走过杀戮峥嵘岁月--红眼狙击(四)饕餮台海(下)

四张地图

对照地图,叶长风透过望远镜在仔细研究战场环境,金门诸岛:横置厦门外海,扼守厦门咽喉,屏障闽粤东南要地,与台澎休戚相关、互为犄角,金门、马祖一南一北,乃是我攻台本岛的重大障碍,更是台军锲在我家门口的两颗毒牙,使我寝不安枕的关切所在,一旦我军大举攻台,如不能直下金马,敌必以岛上重型火炮、反舰导弹、防空兵器,甚至远程陆攻巡航导弹,对我整个作战进程严重挚肘,并有可能搅乱我全盘计划,是为极大威胁,心腹大患不可不除之。当年我军独留此家门口二岛,是考虑海空军实力虚弱,奉行老人家有打有拉的斗争策略,与其彼岸跨过去争、不如留在此岸看着打,而今日实力渐长、羽翼渐丰,拿下金马门户已是不争的意向。

大金门岛:岛形似哑铃,两头宽、中部窄。其中部、东北部、及西南部为标准丘陵地,起伏较大,北太武山、双乳山等中部高地形成该岛的脊背,地势向两侧渐次低下;东部、东南部、北部及西部呈准平原地形,海拔一般均在30米以下。

朱王礼并未透露其已调至战区指挥部的秘密,开门见山地问叶长风:如果你是台军金防部司令,你认为我该如何打法?叶长风点了点地图:首攻的突破口,会选在这个中间的哑铃地带,处在西面127守备旅和东面119守备旅的结合部,是个兵力守备空虚的薄弱环节,上陆后一旦纵深攻击达成纵贯南北,即可将大金门岛拦腰斩断,瘫痪其整个防御体系。但此点台军伏有杀招,一为北太武山制高点上居高临下的火力压制,将使我军很难向纵深突进,容易陷入海滩上与敌守备旅的缠斗,短时难以抽身;二为北太武山后纵深配置的584装甲旅,这是台军的打击旅,战斗力比守备旅要强出很多,将其配置在二线避实就虚,用意恐怕即是冲着海滩登陆而至的我军,必趁我军立足未稳之际,适时从纵深防御转入战役反冲击,更在北太武山的火力支援下,将我军重新压缩回海滩。这个哑铃中间手柄,看似薄弱空虚,可生门而出,其实暗藏祸心,是死门而入……

这边高谈阔论,那边更多感兴趣的人围了过来,叶长风继续讲:说白了,前面配置的两个守备旅,不过是送死的料,主要目的是消耗我军的锐气。后头的那个装甲旅才是真正的杀招后招,只等我军填满整个海滩,被守备旅粘上时,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敌装甲旅必后发先至、谋而后动。若是我为主帅,在全程火力准备时,我会招呼到金门的每个角角落落,但唯独留下这个中间哑铃地带不动,直至总攻开始的最后一刻,才将主要火力打击转移到这里来,让台军误以为我军必由此攻金。而真正的目标,是北太武山,这才是攻金的战略关键,得此一制高点,前可瞰制海滩上的两个守备旅,后可阻敌装甲旅前出海岸一线展开反冲击,落子定势可一点定全局……

叶长风并未想到,在他身后已站了一群将军们,军衔最高的是中将,这位中将稍稍点了点头:那小伙子,要你真的是主帅,那你看我们究竟该怎么打。大家都笑了起来,叶长风摸了摸脑门,也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朱王礼趁机在这位南京战区的中将参谋长面前,大肆夸耀了叶长风一番,一群将军们知道了是对印特种作战的首功之臣,不禁感叹道:后生可畏,后生无畏……

叶长风一看这帮首长很感兴趣,索性大胆直言,但一张大比例尺军用地图所能显示的地幅太小,并不足以展开大场面。于是叶长风在地上展开并拼起“四张地图”,指点比划起来:海滩一线的敌一东一西两个守备旅,战力并不足虑,但须加强心战攻势,而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将军夺心就用我刚才的虚实相生,而三军夺气,则要在心战宣传上,告诉他们是肯定要被出卖的,肯定是当炮灰的角色……

唯足虑的就是纵深配置的那个装甲旅,原本按照非对称作战的效费比法则,由我军出动陆航部队,打击敌装甲部队,用坦克杀手是最好最优的办法,但金门岛遍布敌防空武器,火力配置密度恐怕全世界首屈一指,以我军陆航部队防护能力脆弱的假武直,去攻敌密集防空火力护卫之下的装甲旅,恐怕绝非明智之举。所以若攻金,首攻打响必在北太武山,下此一点,海滩上的守备旅腹背受敌,原本心性不定、意志不坚的低落士气,必会重创衰无,必致其全线溃退。而守备旅溃散后,势单力薄弱的装甲旅想有大作为也难,只要我军坚定扼守北太武山三个小时,后续上陆部队源源不断,装甲旅绝非对手……

朱王礼思虑要为特种部队争取到角色,于是赶紧补充了一句:夺占北太武山,最好的办法不是由下往上攻,而是从上往下攻,以陆航空骑部队,直接登顶夺占之。但是就有将军就说了:那样机降下去的时候损失会很大,恐怕敌全岛的火力都会压向山头,而我军陆航部队直升机的保有量本来就不多,且少有能直接吊装轻型火炮的,即使能下得去,也够呛能守得住三小时。叶长风道: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下去之前必须要搞个大阵仗,最好能直接把整个山头,连人带工事全部削掉。我觉得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用的办法就很好,造一个五吨、最好十吨当量的超级炸弹,用运八、伊尔这种军用运输机,直接打开尾舱,然后象老母鸡下蛋一样扔下去,把整个山头炸飞,留下的大坑可正好用作我军现成的防御工事,连直升机悬停机降时,差不多都能藏在里头……

一群人都在哈哈大笑,为着叶把扔炸弹比作母鸡下蛋的形象贴切。一个军科的少将补充道:这种炸弹原理其实很简单,最早是在越南战争,美军空骑部队用来在雨林中,开辟机降场地的……

中将参谋长终于点头的动作大了很多:有点道理,很有嚼头,首战即斩首,全面震慑、盖住、压住敌军的士气,这个炸弹要搞,且要搞得越大越好,最少也要在十吨当量以上,最好能直接在山头上炸出磨菇云来,让全金门岛的台军都能看见,告诉他们谁负隅顽抗,谁就要挨这种超级炸弹……

中将讲完,一群人纷纷激烈讨论开来,中将首长突然又掉过头来:小伙子,你是干什么的……

叶长风被吸收到了战区指挥部,与朱王礼搭档,一同策划北太武山的作战方案,把三营这个摊子扔给了姜营长和李教导……

姜铁柱营长暗下决心,要把三营重新纳入他的个人风格,他要把在军校进修时所学到的本事,全部灌输到他的三营。于是拼命三营开始了拼命训练,有老兵讲:这个姜柱子,更象《兄弟连》里头的索柏尔上尉,简直是个疯人军棍,要把大家累死累瘫累垮……

一帮卫生员的小姐妹十分惊讶,瘦弱的李晓娜居然能把吴小胖,使劲拖动着向前爬行开来;李晓娜的力气确实见长了,但仍不足以拖动原先的吴小胖,吴小胖已经瘦了十五斤,赵行德开玩笑讲他瘦的速度,快赶上猪猪生长的速度了。在经过痛苦的炼狱之后,吴小胖的体重终于按姜营长的要求,基本能够合格达标了,所以吴小娜才能拖动他。赵行德似乎逐渐忘却了蓝裙子姑娘,在武装负重越野十公里后,已能武装泅渡一千米了,已是浪里白条、水中蛟龙,赵行德决定退伍后,去参加国际铁人三项赛,拿了冠军后,再去找他的蓝裙子姑娘。

官兵们终日从登陆艇上爬上爬下,象来回搬砖一样,把物资装进去,再把物资卸下来,很多人吃了吐、吐了吃,到最后连黄胆都吐出来的时候,就不再吐开了。二级士官王登科现在当了班长,能在旋梯上带头眩耀似的,来回连续晃荡两百多圈,早已不再晕船了。

但天气逐渐热了起来,更多的人长期泡在海水里,连洗衣服的时间也没有了,开始禁受不住南方潮湿闷热的天气,开始烂裆、烂脚,营军医张恨水已经忙不过来了,不得不把一些简单的任务分派给女卫生员们。李晓娜脸一红,把烂裆药扔给笑眯眯的老兵油子沈天放:每天三次,抹在患处……立即快步跑开了。爱清洁的女兵们也没了更多的讲究,只是午饭前从海里疲惫不堪地爬上来,把衣服用清水漂一漂,搭在墙上一挂,吃过饭后就再次将湿乎乎的衣服穿上,继续参加临战训练。总讲战争让女人走开,但这场特殊的民族统一战争,却把更多的女性卷了进来,有些是不自愿的,却有更多自愿的……

姜营长现在有了更多的新名号:索柏尔少校,姜柱子,姜呕吐,姜晕船,姜黄胆,姜搬砖,姜烂裆,姜烂脚丫子……

而姜铁柱还振振有辞地讲:对大家要求如此严格,这是在对大家负责任,我们现在的能力与战时要求,还远不适应……

现在的姜营长就象叶长风刚来时一样,很容易引起大家的逆反心理,但在你逐渐融入一个战斗团体之前,拥有一些五花八门的众多名号,也是必然要经历的阶段。就象否定之否定一样,经历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过程,在二次否定过后,“营长”这一备受尊重的光荣称号,才会真正出现,你才能真正被这个圈子、这个团体所接纳,真正成为其中的一员,而这在部队历来一直是个不可超越的潜规则……

专断时刻

6月5日,朱王礼和叶长风在欣赏着他们共同的杰作--那个超级巨型炸弹,那是北方兵器工业公司不分白天黑夜加班打造出来的,据说战斗部填装了一种新型的爆炸材料,号称只有核电厂里的超高压条件下,才能生产出来。叶长风在猜测,这很可能是传说中的金属氢氧,只能通过超高压将气态的氢分子和氧分子,直接压缩为固体状态,而一旦引爆,其威力更是普通TNT当量的几十倍。炸弹并不算太大,至少比美军母鸡下蛋的那种要小,叶长风不知道这个炸弹里面填充了多少吨这种怪物,但他估计其最低当量也在百吨以上。几位将军在慈爱地抚摩着这个大怪物,不住地发出感叹……

简陋的校场阅兵台上,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三军整肃、杀气冲天,战区首长亲自到场,铺上迷彩布的桌子上,茶杯被震得颤颤巍巍……

新兵们只知道,在部队能戴墨镜的肯定是大首长,所以今天格外卖力,而小女兵们捂住耳朵,直感觉耳膜几乎要被震破了,这是H师在举行战前誓师动员。拼命三营的旗帜高高举起,但只是万花丛中一点红,三营的位置太过于靠后,任凭官兵们如何在姜营长的带领下,声嘶力竭地呼喊口号,却没有一个大领导向这边抬一眼,校场上的近两万名官兵都在拿出吃奶的劲,卖力的呼喊着、高举着双手奋争着,并不突出的三营希望越来越渺茫。官兵们在埋怨这个姜脚丫子不如叶营长有面子,人家叶头在师常委里头都能插一脚,看来这个军长女婿也是个受气的小娘,金玉其外、驴粪蛋子其中,近来终日艰苦训练,早已累得面黄肌瘦、血气不足,还白白浪费了那么多鲜血,实在是得不偿失,害得大家呼喊得越来越有气无力。

列日当空照,全副武装的官兵们已略显疲态,成群的苍蝇闻到了血腥味,围着三营的请战书标牌正群魔乱舞,那是三营所有官兵挨个咬破手指,共同以鲜血书成写就的。于是又有老兵突发其想,不知谁低声讲了一句:个日的姜苍蝇,请不来战,招不来首长,只能招来一堆苍蝇。引来大家呵呵直笑……

6月6日这天,美国纽约、洛杉矶和英国伦敦、日本东京等大城市,突然遭受了基地组织的“脏弹”袭击,在沉寂了数年之后,基地组织并未偃旗息鼓,眼见美国双拳难敌反美阵营四手,国内守备空虚、防范麻痹,感觉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终于坐不住再度卷土重来。中国外交部发言称:对此我们表示极大同情,对美国国民表示极大安慰,同时对恐怖分子的卑劣行径表示极大愤慨……

美国媒体这才发现,美军的十二艘航母,刨去海湾中东的四艘、欧洲大西洋的三艘、东印度洋的一艘、西太地区的三艘,只有一艘停靠在东部本土附近,且大多数航母已经历了长期高强度任务的折磨,急待返港维护保养。脏弹袭击引发了巨大恐慌,从经济、金融、军事直至国民心理,都极大重创了美国自身,美国国民彻底倒向了反对党民主党一边,开始了大力抨击美国国会及总统的误国政策:太过于热衷插手他国事务管闲事,真正的切肤之痛、心腹大患,却好了伤疤忘了疼……

多艘航母夹带着大批军机战舰,迅速开回本土,一些被暂时按下的矛盾,一些被暂且浇灭的热点、焦点,再次浮出水面,此起彼伏的葫芦瓢们,直让五角大楼焦头烂额、防不胜防。原定紧急送往台湾的美式武器,掉转船头中途返回,本已部署到位的西太美军,再度各自打道回府,紧急收缩回本土防御。那里有太多惶惶不安的灾民需要安抚救助,有太多的灾后重建、秩序恢复任务需要担当,没有人再会关心一个迟早会陷落、不甚相关本国核心利益的巴掌小岛……

长风日记6日:并不是美国孤立主义的东山再起、重新抬头,而是美国自身的力量确已被用到极致,完全没有了一点弹性,物极必反、过犹不及,极致到自身防护能力已降至十分危险的最低点。它是如此的强盛,从全球的十二大战略通道,从赤道周身到极地圈,都处在星条旗的阴影之下,一个全面超越大英帝国的日不落帝国;但它又是如此的脆弱,一个小小的自杀式袭击,即能造成空前震撼,而致经费入不敷出的中情局,曾经无孔不入、无所不能的宠大特务机构,也只能望洋兴叹。一个超级强势帝国衰落的开端、一个空前未有大国没落的源由,亘古皆是由此,只可惜美利坚文明的历史不过只有短短的二百年,尚不足以积累下足够的经验教训,去作下前车之鉴、后世戒之慎之……

台独当局感到空前的失落,破口大骂美国背信弃义,终究是靠不住的立牌坊婊子货,它与生俱来的孤立主义最终要出卖台湾、害死台湾,而那双鬼哭神嚎的女鞋也再度被请下神坛,经飞机空运去了美国,若不是军警阻拦及时,差点就要扔在了美国总统的脸上,史称“女鞋门”事件。而基地组织更是发出威胁:要对韩国、台湾等美国的走狗仆从,发动脏弹袭击。恐怖大亨本拉登的亲自现身说法,让台湾民众再度陷入空前的恐慌之中,台北股指大幅下泄五百余点……

当日《台湾时报》头版:台北股市已经没有下陷的空间了,连股指都能跌停了……

而中国当局在争取到时间从容应对国内危机的同时,也不忘给台独当局制造一点点小麻烦,中国情报组织适时抛出了内幕消息:08年在台湾总统大选时,原本民调不敌的苏谢配,通过从菲律宾、新加坡、印尼、泰国等地,高薪聘来了大批做票高手,不仅将连宋配的有效票变成了废票、失踪票,更是造出了无数张假票……

一时间,刚刚沉寂的“废票案”再度盛嚣尘上,台独当局在内外交困中水深火热,终日焦头烂额、不胜其烦,一场全民疯狂的台湾式文革再度上演、拉开维幕……

而随着做票案的全面曝光,又链式反应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不仅出乎大陆情报机关的意料,更是让菲律宾、新加坡、印尼、泰国等国政府,也尝到了被该案附产品波及的苦果:给台独党做票的精蝇们,同样也是推自己上台的幕后高手。此间地震,彼岸海啸,今日的世界是如此之小,想作壁上观者,谁又能担保独善其身……

6月7日,台军“中卫一号”侦察卫星发现:大陆军队似有回撤迹象,鹰厦铁路有大批军列车皮调进,诸二炮导弹部队正撤往二线纵深,空军战机也正准备转场,大量解放军官兵涌上街头,在街上购物闲逛,气氛已大为缓和……

6月7日这天,三营官兵也同样获得了长时间高度紧张之后的放松,只有姜营长感到空前失望……

但台独分子不改疯狗本色,而狗争了是会跳墙的:美国人眼中的麻烦制造者,不甘心就这么边缘化出局,不甘心就舍弃了大好时机,不甘心就这么被做票丑闻拉下马……

6月8日,金门、马祖地区出动军警,大肆驱赶我海上作业渔民,打死我渔民七人,打伤数十人……

同日,两架台军幻影战机挂弹飞行,打破了两岸双方原有默契,并在磨擦战中将我军一架未挂弹的苏-27战机击落……

翌日,金马台军展开挑衅性炮击,在无事前通告预警的情况下,突然炮轰我正在沿海训练的三十一军及H师官兵,造成我一艘登陆艇被击中,二十余名官兵牺牲……

台独当局只想把刚刚冷却的热点再度升温,把稍事平息的矛盾再度激化,妄想把全世界的焦点,重新拉回到巴掌小岛上来。只要逼大陆动手,即便是非常不情愿的,美日也必然会再度返回,为其火中取粟,主导权自会重新回归,既能渡过岛内危机,又能全面达成台独事实……

日本首相大为光火:只有猪才会在这个时候这么做,美国航母都撤走了,仅凭四个十九舰队是不行的,到不了台湾海峡就得被堵回来,谁来保卫我们的四千海里海上生命线。打雷啦、下雨啦,告诉天皇赶紧收衣服啦……

韩国总统倒吸凉气:我菜,美第八集团军都撤走了,金老二那个狂人要是这会一发镖,谁来保卫我们首尔。还是赶紧着,给中国老大奉上一份厚礼,让对外贸易部那边赶紧把什么倾销案、关税壁垒给我消停了,新闻媒体也不准再播中国货有质量问题的报道,只准大肆宣扬中国货物美价廉远超日美,另外我要带头开中国车、穿中山装、看中国电影、学习汉语,要大力鼓励号召我的棒子们多买中国货。还要说服国会把首尔再改回来,重新更名为汉城,至于端午申遗、韩医、渤海国、白头山、西海争端等问题统统都不允许再提了,而金老二那边,今年他过大寿时,我给他每人派送两手豆腐就能打发了,只要给点吃的,让他的弟兄饿不着肚子不上门滋事就行,更要紧的只要说服中国不给他们长本事就行。见面不打三分礼,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交足了保护费,谁还能跟有钱的主过去不啊……

印度总理喜忧参半:喜的是美国第五舰队回归本土,只留下一个空壳司令部,山中无老虎、猴子也称王,这回又可以独霸整个印度洋了;忧的是美国要拉拢小巴,在阿富汁的崇山峻岭中,继续跟本拉登玩捉迷藏的游戏,而要想小巴用命,肯定要放血大派送了,小巴实力渐长,印度在南亚次大陆上的霸权就不那么结实了。且实在是不明白的是中国支那为何同小巴那么铁,从来都是全天候的盟友,即便是人家美国插一脚也不吃醋,换了我们阿三自己就没这么大的肚量了,英明神武毛老爷子的后代还是政治胸怀比咱宽广啊。不过估计那些美国援助的武器,最后都进中国腰包了,这兵荒马乱的世道,没便宜的事谁干啊,要不我们的阿琼、LCA怎么没人家的好啊,矶矶歪歪地搞了三十多年,也没见搞出个名堂来。且也奇怪,小巴抓拉登都那么多年过去了,连个毛也没抓住过,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越南主席焦头烂额:娘的,这油价也涨得太厉害了,这物价也涨得太离谱了,能源紧张、房产泡沫、金融危机、贸易制裁……原来是看人家中国经验好,我们放下屠刀改种田、马放南山搞生产,照猫画虎的学中国,原模原样的描中国,可现在人家有什么毛病,咱就学出什么毛病了,人家牵一发、我们动全身,不想挂钩也被粘乎上了,他打喷嚏我们就流鼻血,他上火我们就长痣疮,他呛口水我们就得淹个半死,都是中国经济圈惹得祸。且东盟十国号称铁板一块,其实全是些乌合之众、散沙一盘,民主国家的通病、东盟民族的劣根性,天天为了选票打得头破血流,天天为了一已私利掐得死去活来。这不,那边又因为做票案掐上了。得了,这世道谁都靠不住,还是承认人家中国老大的领袖地位吧,成也是他,败也是他。不好,老大又要打摆子了,恐怕传导到我们这边就要地动山摇了,还是先表个态吧,早消停早完事,才能早安生,明天庙祝祭祀时,请胡志明主席知会老毛爷子一声,中越两国山连山、水连水,同宗同族同文,一定协助中国度此难关、共建和谐……

俄国总统暗自窃喜: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们要卖更多的武器、更多的石油,大发战争财,气死他个欧佩克……

英国首相无可奈何:查韦斯这个混蛋,居然鼓动整个拉美支持阿根廷,主动挑衅跟我们叫板,我们连万里之外的马岛都顾不过来,还是高挂免战牌吧,不去趟这滩美日的混水了,何况在大英帝国的地图上,台湾只是角落里的巴掌小岛……

法国总统十分失望:原本指望着往两边都多卖些武器,可是这么打将起来,矛盾完全公开化,中国就要撕破面皮力争,台湾的定单显然是落空了;而对华售武解禁的问题也不好操作了,德国那些眼红的小资政客们,就会在背后指指点点,欧洲老大的地位就不巩固了,看来只能把早先出厂的大件武器全部拆散,一件一件的赔钱甩卖……

德国总理暗自庆幸:使劲掐、用力打、不要停,等法国憋不住了对华售武解禁,我们正好抄其后路,打压法国的国际地位,看他欧洲领袖的位子怎么坐得牢,且等着那边法国解完禁,这边我们德国一样不含糊,谁手里还没两件象样的宝贝啊,我们德国货价格虽高,可是品质信誉有保证,比法国货地道纯正有品味,比俄国货售后服务有信誉,不怕他中国心急火撩,不接受漫天要价……

美国总统极为愤怒:打吧,打吧,这种麻烦制造者,打死一个少一个……

而东盟诸国,正忙于平息国内反对党牵头的骚乱游行,根本没空理会这些,一连几日都无人过问对外政治口径了,新闻发言人不得不擅自作主:这原本就是中国内政问题,而我们正忙着招呼自己的内政,当然更犯不着管别人的事情……

全中国的民众,终于出离愤怒了,请战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华夏九州在惊天彻地的口号声、在潮水般涌动的人群中,发出震撼世界的怒吼……

情报村被全面查封了,凡通敌卖国者,连坐三甲、诛连九族,一部部手机短信群发器被抄了出来,一部部通敌电台被搜了出来,对台通信渠道全被掐断了。福建沿海的当地民众自发组织起来,本着怀疑一切的原则,积极配合国家安全和军队保卫部门,严密监视任何居心叵测的敌特奸细。在广大群众的积极举报下,一些潜伏多年的敌特分子被揪了出来,接受游街批斗,然后被就地审判、就地枪决……

一些戴着红袖标的大爷大妈们,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在三营驻地四周巡逻,警惕地看着任何可疑的来往人群,不多时他们就揪住了一个在营区外偷拍的年轻人,然后五花大绑着捆束到部队,保卫部门查过后,原来只是一个喜好在网上发帖子的狗仔队,随手就交给了当地公安。但不幸的是这位年轻人,受到了地方政府十分过头的高度重视,一直被关到了战争结束时,才被从劳改所里请了出来。

海滩一线,重新武装起来的民众,主动担负起了岗哨勤务,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布下了严密警戒,任凭敌特变成麻雀,也休想从一双双警惕的眼睛里飞过去。在很多地方,你都能看见,一些老人胸前挂着毛主席像章、党徽,扛起老式步枪,在海风中挺立……

叶长风对金厦一带的民风有了新的认识,他只感觉自己早前太过武断……

军分区、人武部前,要求应征入伍的地方青年,排成长队,可还未到征兵时间,国家也未发布战争总动员令,少有人能真正遂愿,很多人十分嫉妒羡慕那些能先加入预备役的弟兄。等到国家用人时,这些接受过初步训练的人,将会第一批上前线……

一位青岛的红旗车地哥,转手了心爱的出租车,先到人武部要求应征,结果被告诉已经超龄了,且即便想进当地预备役高炮师,担任炮手也得排队等候。于是辗转来到福建前线,要求给个支前民工的活干干,哪怕是扛扛炮弹箱子做苦力也行啊……

一些热血沸腾的大学生们喊出:让学业抛荒去吧!让花前月下成为昨日黄花去吧,有血性的男儿生来就战死沙场、马革裹还,看看你们自己,连半边天都不如,还有何脸面独存于世……大学生们,甚至一些本该安心学业的高中生,纷纷来到福建前线,担负起后方勤务……

早前几年在对台战事准备时,按照“战略物资过江、战役物资过岭”的要求,一线后方仓库还是储备了不少战备物资,但部队大规模进驻后,上头算计一下小打是足够了,但要大打的话还是太少,且没人敢担保形势不会发展到大打,于是方案被重新制订、帐目被重新过堂,于是更多作战物资被源源不断地拉过来、运过来,小小的福建沿海已不能容纳,军方后勤部门已不堪重负,被迫全面告急……

但是今天,福建省军区的战勤处长却发现:地方上一些政府机关、厂矿单位、私企老板,还有更多的民众,却主动腾出了自己的营房、仓库,手头上突然多出了太多可以存放物资的地方;且滞压在火车站、汽车站、港口的物资,一下来了很多热心的学生、民工,甚至花甲老人也加入进来,卸载物资的速度大大加快了……

全国各地捐赠慰问前线官兵的物资堆积如山,越堆越高,省政府派员带队组织完慰问后,更多的市、区、县开始行动了;各族人民发来的慰问信如雪片飞来,仗还未打起来,邮电局就已经不堪重负了,但没有哪个人敢把寄到部队的信件遗漏耽误……

从雪山之颠到大漠苍狼,从白山黑山到椰风海浪,从三教九流到贩夫走卒,从街谈巷议到茶馆酒肆,多少年早已尘封的心灵被触动、被震撼,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白发老人如此评述:国人如此心齐之团结一心,是多少年未有见过的了……

国家财政入不敷出之下,央行和财政部适时推出了战争债券,利息寥寥,比之市面上高息揽储相差太远,只是去掉了其间的利息税作为少许优惠。新闻上在展开宣传攻势:这是你们的亲人、孩子去打仗……于是小朋友们把心爱的存钱罐掏空了,老人们把压箱底的宝贝拿了出来……

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军队打胜仗,正如林则徐所言:民心可用也……

中国当局内部,也终于结束了争论,主和派受到全面压制,主战派、少壮派开始引领主流舆论,在这种情况下,对台动武已是不争的事实。唯独争论的焦点,是全面开打,还是首攻金马门户,先行震慑台独之后,以观后效再决定是否开打本岛。而主和派仍就坚持:把台湾本岛彻底打烂了,日后局面如何收拾,难道去接收一个战争废墟、重新治理历史包袱……

面对会场上的激烈讨论,身着迷彩作战服的最高统帅神色凝重,一边听着主和派文官的众口一词,一边看着主战派武官的激愤表情,最终决断要由自己做出,但听取意见的过程还是必不可少,很显然意见仍不统一,且最高统帅也并不是那么好当的,在各种政治势力、各方意见代表的背后,掺杂着太多的利益派别、政见分歧,需要自己一一地去鉴别甄选,似乎谁忠谁奸、谁恶谁善、谁明谁暗、谁厚谁薄、谁近谁疏都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的意见更符合国家国民的长治久安、更符合民族民生的战略利益……

在已连续多日进驻地下指挥所之后,繁重的国务军务、通宵的不眠不休,统帅的脸色已是略显苍白疲惫,在各路诸候的告急文书、福建前线的血书战报,仍纷至沓来的情况下,是需要集党政军诸般大权于一身的自己,做出最终决断的时候了。想到二战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曾力排众议,从稍事助战到最终全面参战,其间也多遭非议、备受责难,最后甚至纵容绥靖日本偷袭珍珠港,借敌之手终于炸醒了美国民众,才一举摧毁了孤立主义政治势力……

最高统帅鼻息两旁的法令纹不禁微微一颤,善于察颜观色的军委秘书立刻明白了:最高统帅即将做出最后决断……

一些政治直觉敏锐的大员们,立刻停止了讨论,会场上逐渐平静下来,在同诸常委相互交换眼神后,最高统帅终于开口:形势的危急显然已不须多讲,刚才大家的争论也都讲明了,恐怕这是建国以来,我党我军不曾面临过的最严峻挑战、最困难形势。三军震怒、举国震怒,请战的血书雪片飞来,民众的示威游行几乎要将整个地球踩塌,全军上下齐整肃,翘首以待中南海,只待得一声令下,全力投入攻台作战。

到了这个时候,这种形势下,已经不需要再多的争论了,我们的一些高级领率太过于缺乏危机管理意识了,做出反应总是比美日慢半拍,政治敏感、政治直觉甚至不及我们的民众,每每造成被动不利局面,这笔帐要等打完了仗再了结。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战争,不管打得赢还是打不赢,都要党政军上下其手、军民鱼水协力,全力投入到保障战争、保障打赢的任务中来。打得赢尚且还好,要是打不赢了,我们就很可能彻底失掉执政地位,我们每个人也都逃脱不了民族千古罪人的责任干系,还有何脸面赖在台上不走。现在我宣布,由以下几位同志担任战时中央管理委员会、最高统帅部成员,他们可对任何不积极配合战争需要、任何消极抗命殆工的人,操控生杀主宰大权……

举手表决开始了,一多半人立刻举起了双手,而一些主和派也不情愿地举起了手,高层的大改组开始了,主战派更多的进入了决策层……

最高统帅平静地发布了命令,整个过程水到渠成、十分自然,他并没有愤怒地拍桌子掼茶杯,多年宦海沉浮已历练出宠辱不惊、喜怒不形,但善察政治风向的主和派们显然明白,不管他们代表谁的利益,他们都最终必将失势,而一个中国的新纪元即将开始……

当一个国家处于生死存亡的时刻,当一个民族深陷空前未有的严峻挑战,当一支军队面临十万火急的紧迫情势,需要最高统帅“专断、决断、果断”时,那么请为了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存亡与否、兴衰与否,为了我亿万华夏子民的命运,最终做出专断吧,整个国家、全军上下都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没有人会质疑你的权威,亿万双期盼的眼睛会注视着你,果断坚决地按下战争总动员的按钮……

长风日记6月10日:其实中国根本也从来不需要一部《国家统一法》,就象《劳动法》保障不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食品安全法》禁止不了假冒伪劣有毒食品进入市场……,如果没有领袖的坚强决心,没有决策层的坚决果敢,便是有再多的统一法、主权法、领土法,也只能是一部部根本无从落实的空法,只能是太多政治借口说法的托辞而已……

法律只是公开示人的政治工具而已,权术也只是暗藏怀中的政治利器而已,在中国这个社会,正如法家集大成者韩非子所云:势之权力才是真正核心,商鞅重法不善谋势而殃及自身,慎子重术而不善固权而祸起萧墙,无论法律、权术都只不过是为巩固权力、谋夺权力而服务的工具。

因此在诸子百家中,韩非子代表的法家徒有虚名,而更应该称之为“势”家。且两千年的中国封建专制历史,也从来不是儒家当道,势家思想才是历代大家先王,永远需要在被窝中偷练苦学的密技绝招,只是中国的唐宗宋祖们都太过精明、也太不公平,唯独只让孔孟儒家永享牺牲、香火鼎盛,唯韩非子一人独坐冷板凳,这位封建专制的天工巨匠,这位始皇帝中央集权的始作俑者,却永远如泥瓦匠一般,登不得大雅之堂,示不得真实面目,沦落于历史烟尘间、消逝于历史长河中……

中国永远都不需要政治挡箭牌的法律,从来都只需要最高统帅一人的“专断”而已,仅此就足够了……

一个个党令、政令、军令,开始源源不断从最高统帅部发出,中国为之一震,世界为之一颤……

6月10日,台军电讯发展室报称:金厦一带,共军高层人士使用的军用CDMA手机信号,突然密集出现在金厦及福马地区,其中多有军委办公厅、总参作战部及统帅部领袖秘书手机,通话往来极为活跃。台军衡山指挥所立即知会电令金防部及马防部:军情已十万火急,恐共军已有大举攻台之意向,万望加强戒备、坚定屏障,为本岛守备完成争取宝贵时间……

10日夜,台军军事情报局(前身为军统局)急报总统府:我在大陆情报网突遭大陆军方和安全部门闪电突袭,大批上线核心成员被捕,包括数名为我策反的高级将领及高层官员,而下线底层成员被捕更是数以千计,看来大陆早已掌握了这些人的行踪和动向,只是早前并未急于动手。从我情报网络完全遭到摧毁来看,绝对可以肯定大陆即将对我动武……

随后台领率机关立即简短研判情势后,迅速向美国和日本政府知会告急:十万火急,不日大陆军队将对我发动全面战争攻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