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31.恶魔的第二种报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话说回来,载镔的流氓劲头虽然发作了,但数千年古老文明还是告诉他要先礼后兵.也就是说,最后一次为现实好处努力一下,不行再卑鄙无耻.

五月八日,载镔召见YF公使与所谓[和平]谈判的首席代表斯特伦中将,坎贝尔和拉德贝似乎又看到了载镔脸上那充满阴险与奸诈的微笑,要不是他俩没有足够得权力,恨不得立即答应清国事实上完全正义的要求,可他们没有那种权力.斯特伦中将呢?他只是听说,也没有回国看看,其实不很了解那个传说中比恶魔更可怕得少年,军人的强硬又使他不会轻易低头.不过,斯特伦就是想低头也只能代表个人,归根结底,他也没有足够得权力.可想而知,在一个都不把战俘当人看的时代,清国手上的筹玛并不大,YF只是想拖时间而已,双方都认为战争还在继续吗!

载镔[温和]得询问着原本知道的谈判进程,既然知道,今天的工作就不是由耳朵负责.所以,坎贝尔刚刚通报完清国的要求,还没有表示不满或抗议,话头就被打断了:"我国的要求不合理吗?或者说是讹诈?"

"不不不,监国王万岁,您知道,我个人不这样认为,还在我们共同所认为的第一阶段战争正进行中,我个人已将贵国当成强者尊重了."

"个人?坎贝尔先生,我---个人---十分欢迎您观念上的转变,可在这里,您无法代表您个人说话.如果拉德贝先生与斯特伦中将都是代表着个人,那双方之间的谈判纯粹是在浪费时间,我国将为贵方在谈判期间的花费提出索赔,同时,我国将以自己的意愿行事."

相当了解载镔的坎贝尔和拉德贝闻言后大惊失色,两人不能肯定这个大权在握又极具能力魄力的少年嘴中的个人意愿是什么,但肯定是YF两国难以承受地,这个少年的确比流氓还流氓,比魔鬼还魔鬼.嘴快得坎贝尔哪管斯特伦中将诧异兼恼怒的神情:"监国王陛下,请原谅我只能代表个人向您承认,鸦片的确是......的确有害身体健康.Y国向贵国输入鸦片,的确是一种......一种不妥当行为.我想,我们愿意尽力促成YF两国放弃这种行为......"

"放弃?或者是一个不再向我国输入毒品的条约?"

"我们愿意全力促成一个条约出现......"

"似乎很给我国面子的感觉."

"没有,我们绝对没有这种想法."

呵呵呵......载镔笑了,坎贝尔偏偏却从心里感到发冷,那笑声像是魔鬼发怒的前兆.不错,载镔已决定不要赔偿,不要YF承认贩毒,只要报复.因为,坎贝尔所说的一切不过是空中楼阁,YF不可能从政治上认输,它们远远没到那地步.这次谈判,照载镔的本意只是要钱,根本没打算要YF承认国家犯罪行为,不过是YF等着下一轮战争爆发,清国为下面的战争做准备,双方都在拖时间才将这一条摆在桌面上扯皮.现在既然YF连钱都不愿拿出来,还谈什么?

"我相信坎贝尔和拉德贝两位先生,甚至于斯特伦将军,就我们的情报显示,将军对这场看不到利益的战争并不涌跃.可是,坎贝尔先生,您可能的努力不会有效果,即便我答应您,充其量多一段时间,但您不见得能想出什么对策.何况,那个条约还有必要签订吗?我国还会允许毒品入境吗?或者贵两国再次派兵护送?"

"当然,当然......"坎贝尔掏出手帕擦擦额头:"我不得不承认,的确是想争取一些时间."

"呵呵,如果禁止贩毒条约不是在贵我两方之间,而是个公开签订地国际性条约,YF公开承诺不向全世界任何一地贩卖鸦片,并给予受害者一定补偿.当然,可以不提受害者这个称呼,那么,我国就算吃过大亏,也不是不能接受......"载镔一副我是为全世界人民健康考虑的大仁大义.

"这......这......我似乎无能为力......."

话没说完,觉得坎贝尔太丢大Y帝国贵族脸的斯特伦抢着发话了:"监国王陛下,很赞同坎贝尔先生的话,我也愿意将贵国当一个强者尊重,但贵国管地似乎太多了,也似乎过于自大了,一个国际性公约,并不是贵我两方三国随便说说就行."

载镔立马儿反击,食指举到眼前,又猛往前一点:"没错儿,我实际上就没准备为什么国际公约努力.这不像YF畜牲恶性屠杀我国平民,我国展开报复也屠杀YF平民.因为,我国......嗯,我个人并不想这么干,我承认我有魔性,却不是畜牲,屠杀平民我会手软.可是,毒品不同,毕竟不是直接杀人吗,对不对?"

"您想怎么样?"斯特伦终究听过不少魔鬼传说,意识到自己多嘴了.

"很简单,即便有那么个狗屁国际公约出现,在我国没完成报复行动前......"载镔猛然间站起来,一掌拍在御案上:"老子也不承认."

"您想怎么样?"声音带着颤抖,是坎贝尔在问.

"记住我说的话,谁敢做初一,我就敢做十五,报复----是没有底限的,YF两国会为侵略我国所承受的损失而感到后悔,这将是两国历史上最大得败笔.我不敢说你们会因此而万劫不复,但我敢肯定,你们的得到将比不上付出.最后通知各位,谈判终止,让我们各以各的意愿行动吧!送两位公使先生和斯特伦将军回使馆."

"不接受YF两国的任何接见要求."听了朝臣大半个钟头的讨论,载镔临散朝前只下了这个命令.怎么对付流氓,一定要用流氓手段.书生意识未改的大清国官员们怎么比得上监国王万岁,讨论个啥!记得魔鬼敢说敢做就是了.

几个月没出京了,正好去视察一番.内阁的工作虽尚未走上正轨,却已让载镔省心了很多,事也不是少了,但都是大事,如内阁拿不定主意的清普建交之类,非要监国王拍板不可,不像以前,大事小事多要监国王咬牙切齿着提毛笔打叉划圈.就是少了手机那类方便玩意儿,咱又不能常闷在京城.嗨,好久没YY过了.

天津,华北战区司令部,只有载镔和刘铭传两人在低声交谈,其他人都回避了.参谋们还奇怪,监国王万岁向来不摆架子,怎么这次那么神秘?废话,干坏事儿的都偷偷摸摸的.不过,载镔一点儿不心虚,只不过做坏事儿总不好大声嚷嚷不是.

谈判如何如何,我想怎样怎样,原原本本与刘铭传说着,刘大司令的嘴越张越大,就差脑门子上趟冷汗.

"怎么着,怕啦?"

"监国王莫误会,末将怎是怕事之人,只是......只是这么干不和......不和您常说那民族习惯啊!哦,咱们的民族习惯是要改正,但您这所为是不是......是不是太过了点儿?"

"据说有一个人,鼻子被别人咬了一口,结果,任何赔偿他都不要,只要咬还一口......"

"哪儿有那么一个人?"

"咱们国家没有,不等于其它地方没有.说老实点儿,YF要真答应赔偿我国几千万两银子,有了这笔发展资金,虽说总体上还是我国吃亏,但为了目前和近期几个目标,我们还可以接受.可是,YF强盗老大当惯了,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所以,我决定咬还一口,嘿嘿,这还只是伸嘴,牙齿还没挨上YF的鼻子呢!"

"这样倒是解恨,但往后......"

"千秋骂名,我一人承担,但这事儿我一人干不了啊,你总要给我派帮手吧!"

"末将哪里是怕后世骂名,人死如灯灭,谁能把我从棺材里骂活啰,那可真是感激不尽.只是,对YF之后续反应,监国王是否考虑妥当?"

"数万战俘,咱们养起来,YF不会感激,白白放回去,人家骂你是傻蛋.留着做苦力,很难管理不说,我清国也不少这几万人,干嘛要他们占着几万个工作岗位,只因不用发工钱吗?照我说地干了,大不了打仗就是了,反正怎么着也是打.只要YF军队还在我国周围,他们不打来我们也要打过去.左右是个打,怕什么?打赢了,一切我说了算,打输了......"

"在自家门口,解放军不会输.就算打出去不行,咱们只要退回来,YF倾举国之力也胜不了解放军."刘铭传一听到输,打死也不服气.

"老刘,你可只三十出头啊,只要一直在军队待着,什么都有可能碰到."

"末将非是狂妄,但方才所言也有两个条件,一是大清始终有监国王这般信人用人之领袖,二不算打出国门千万里之远."

"第一个条件,五十年以内不会有变.第二个条件,怕你刘将军不愿不算吧?"

"末将深知监国王万岁最恨嘴上仁义,腹中盗娼.其实......其实末将巴不得明日即能到YF两国去烧杀抢劫.什么后世骂名,我宁愿恶事做绝."

载镔一拍大腿:"这不就得了吗!怎么样?那事儿......"

"愿听监国王万岁吩咐."

"咱们也就是负责组织,这一段要保密.事儿出来之后,YF爱怎么骂就怎么骂,咱有得是歪理,反正那俩王八也是两棵歪脖儿树,它们要扯什么正义公理,只会笑掉人大牙.靠他奶奶来着,那俩王八倒是俩强奸犯,还真不是婊子.只不过F国被Y国强奸过一次,马上又要被普鲁士强奸,不是他妈什么烈女贞妇,也就一风流娘们儿.我的目标,不,我国的目标就是强奸Y国."

"嘿嘿,监国王万岁,您真......真豪爽!您不是还要那个......那个倭人么?"

"我靠,倭人,那就是一时时刻刻叉着双腿的荡妇,还吃了半斤春药,正等着强力摧残呢!你不强奸它,它反倒要咬你一口."

刘铭传闻言,竟没在意载镔的粗俗,而是其中涵义:"至于么?倭人是那样一个国家?"

"它就是,倭国就是一头长成人样的畜牲,刘将军才高八斗,不会没看过关于明朝倭寇的记载.对这个国家,不但要强奸,还要奸而后杀.从军事上说,就要抢干净后彻底占领.杀光则不至于,但一定要这个国家彻底消失."

"总需要一个理由,倭人没侵略我大清国......"

"清国?清国能代表脚下这片土地吗?清国存在了几千年吗?明朝被倭寇屠杀的无数百姓不是你的祖先吗?这一切都不谈,那琉球该不该保护?我国的战略安全需不需要琉球?将军指挥了两年现代战争,战场空间扩大了多少?不会看不到琉球对我国的重要性吧?"

"是,倭寇侵略了我们民族,我们有足够得报复理由.为了国家战略安全,解放军最少肯定需要在琉球群岛驻军,不需要任何理由也要进驻."刘铭传握住了腰间的刀柄,脸上涌现出战场上才有的杀气.

"对,没有理由,那就制造理由,因为我国至少需要琉球群岛.可是现在,不要说小日......倭寇在起腻,连YF两国都在与我们争夺琉球的控制权了."

"干死那俩孙子."

哈哈,刘铭传本就是皖北豪强.什么是豪强?其实就是组建了黑社会的大地主兼大流氓.不是骂他,刘邦就是流氓出身.流氓原本只是个稍带贬义的词汇,指无业爱捣乱的人,有业就不是流氓了,这不,刘铭传不就是一方诸侯了么!豪强,就是对古往今来有成就流氓的尊称.

五月十七日,卑鄙史上值得纪念的日子,除了Y国几乎成为史诗般卑鄙的国家公开贩毒,这一天足以列入公开卑鄙史前十.

天津战俘营是最大得一个,因为发生在华北大地的两场血战中,YF联军仓惶撤退时,连许多伤员都无法带走.而广东战场上曾发生了多起杀俘报复事件,其后的战俘营又负责与YF联军交换回解放军战俘,慢慢比不上天津战俘营里的待价猪仔多了.

京津是鸦片的主要销售区,瘾君子多如牛毛.载镔对YF的报复行动说起来简单极了,把戒不了毒的瘾君子们和YF战俘关在一起,反正这帮渣子也废了,要吸鸦片就吸好了.这次搞地好,算是为国家出气了.完事儿后都软禁起来,天天好吃好喝,鸦片抽着,一直抽到死.载镔又不准销毁缴获地鸦片,几个军队秘密仓库里堆成了山.除了几个化学家申请了几十斤研究毒品提纯技术,以便让鸦片早日成为外销的白色[差一点,成黄色也行啊]粉末,就没动过.

你说载镔要怎么着?

他命人组织了一批大烟枪和YF战俘关在一起,好几千人啊!个个儿离死不远,个个儿宁死也要抽鸦片.早有人跟他们说好了,就是去当教唆犯,让YF战俘个个都上鸦片瘾.教唆不成,就让YF战俘吸二手烟,让他们日久生烟情.事后,悲哀而有[慷慨赴死]的教唆[英雄]们要是想戒烟,朝廷鼓励并尽力.不想戒也好说,那就抽吧,早死早超生.

"老子就从没怕过有谁知道这是我组织地,老子说的出来就干的出来.YF不是说鸦片是美妙得东西吗?那好啊!从此往后,谁说鸦片是毒品老子都不承认.只不过咱清国人不能沾那东西,老子也不想害不相干得国家,只对付贩卖过鸦片的国家.嘿嘿,老子不拿刀压在Y国佬F国佬脖子上逼他们抽鸦片,是要尊重我自己签署得<<北京公约>>,这已经是掏着心窝子摆良心了".

这是载镔将几个大型战俘营的卑鄙行动安排好后,过了几个月后,听到汇报说,有YF战俘开始哭着喊着要鸦片,之后笑嘻嘻着说地原话.

谁能说载镔残忍吗?

YF用军事力量维持毒品贸易.用某些二百五道德家所言,工具是无罪的.呵呵,载镔有着伟大得歪理:破坏犯罪工具怎么会有罪呢?

去他妈的仁义道德.古往今来,世界就是恶棍的世界.就像豪强其实就是流氓一样,伟大得恶棍其实就是枭雄,就是名君,就是领袖.古往今来,那么多高高在上得帝王,绝大多数都是白痴,他们都不配当恶棍.古往今来,老百姓的确像草一样,恶棍们想怎么割就怎么割,所谓得民主社会都一样.狗屁得仁义道德,只不过是恶棍们玩弄草民的工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