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三.借战备战. 75.五十一区.

7821144 收藏 0 52
导读:新华夏荣光 三.借战备战. 75.五十一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878.html


华国很礼貌得没有使用自己的飞行器代步,而是搭乘霉军直升机.看着[娇贵]得华方人员因发动机的噪音微皱地眉头,霉方陪同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对不起,真得很落后,但这已是我们最先进得直升机了."

"没关系,我们的习惯或者并不好......"

即拉开了话题,短短得旅程也就不沉闷了,在霉方的刻意安排下,同机的霉国人都是既懂技术,兼有外交能力的专家,以便随时营造出融洽得交流氛围.

往北飞行了大慨一百五十公里,远处出现了一片干涸的河床和一个空军基地.应该就是[著名]得马夫湖与霉空军从没直接承认过的奈利基地了.

直升机降落后,在基地办公大楼里,一位早已等待着的霉军中校经过了繁琐得手续核对.同机而来地霉国人一脸不安,但眼中的所有华国人都是面无表情,完全没有不奈烦的现像.呵呵,很正常,密研院的保密程度远超五十一区,进出其中一样少不了各种手续,只是密研院的科技水平太高,无需人员直接面对检测就是了.而且,密研院也从来没有传于外界,哪如五十一区那样名头满天飞,像个著名影星.

经过相应程度检测,一行十几人在军人的保护与监视下乘军用吉普越过基地机场,几个年青人禁不住好奇而东张西望:"嘿,空军一号也到了啊!"

车到戒备森严得五十一区入口,一行人刚下车,一阵有响亮却不喧嚣得掌手传来.抬眼看,总统,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空军部长,两个科学院著名专家,三个从没记录地科学家一样的人物,以及少数几个政府高级幕僚,正站在入口前鼓掌欢迎华国专家到来.

"很荣幸能请到代表最杰出得华国科学家到五十一区."总统仅致以一句欢迎词,但很得体,一点不显失礼.

"总统先生,如此大张旗鼓,大可不必."华国首席代表,密研院袁院士,就是他老人家快三百岁了,只是表面看来像个中年人的样子.世上一切都看多了,没经过没见过的很少.以他的身份也完全知道国家对星际战争的政策,怎会不明白霉国人想什么.所以,语气淡淡得客气着.

能当总统,肯定是个人物,能力上难有话说.有人开玩笑说霉国那个叫布什么的总统是个白痴,那终究是开玩笑.这一任总统更是专门在政见温和与外交能力上做选择,为此,霉国不惜修改选举法.最大目的就是劲量不失自己脸面的情况下与华国搞好关系.用华国人的观点看来就是说,霉国新总统很会做人,同时也不奴颜婢膝.

"袁先生,这里所有政府或军方公务员的职务,我想,都不会被您所看重.呵呵,事实上,我们自己也并不看重,您或许知道,总统是霉国人最不喜欢得职业之一.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自豪呢?关于这一点,我国也许的确比贵国优秀.所以,我们在这里欢迎各位到来,谈不上大张旗鼓.至于有没有必要?我认为-----有!"

袁院士露出了微笑:"总统先生说地不错,把当官看地过重的确是华国人的缺点,目前的华国官员素质的确比不上霉国,更应该说差距还很大.关于此点,无需否认也无可否认,华国也不可能样样比别国优秀......"

"您是个坦诚得人,请容许我向您介绍我方人员,这位是......"

随着总统的介绍,大家都知道了那三位从未见记录地人的确是科学家,是五十一区的技术负责人.如果不是三战,如果华国没站到一个令人仰望也难及地高度,他们也许将终生隐姓埋名.这种人物每个国家都有.

倒是这三位专家在惊诧竟有华国人进五十一区核心部分参观中,对华国人本身并没有足够得重视.一在于他们终日与世隔绝,养成了沉默寡言的习惯.二在于对曾经对华国的印像.三在于他们知道霉国是三战战败国,但对三战过程算不上了解,如日中天的华国在与世隔绝的人心中没有常人那样的地位.当然,他们绝不是纯粹得书呆子,还是能明白,一众高官不会没事儿陪一群外国人到国家绝密机构来.

长长得通道需要乘坐电瓶车.一路上不断拐弯,每拐弯一次就要通过一扇厚得能防核攻击的钢门,光这条地下通道就要花费大笔资金,霉国,的确是有钱.

足足过了三十分钟,走了二十公里,才进入一个灯火辉煌得巨大空间,里面的几百个工作人员正在忙碌,一架漂亮得战斗机正在接受测试,机头侧面图有XF---27字眼,下面是0004的遍号,应该是第四架原型机.

但这并没有吸引住华国人的眼神,所有人只是在陪同人员带领下转了一圈,没谁开口,眼睛更多看向沿深着那未尽的通道.

继续向前,大慨两公里后的又一个地下空间,里面是工作人员围绕着的碟型飞行器,袁院士等几位技术专家看到那只能说简陋得核动力发动机,微不可查的牵动了一下嘴角.

再向前进是战斗机器人,样子很威武,但霉国人自己倒先开了口,衷心承认,在华国已大量装备地战斗装甲面前将不堪一击.因为在机动性,火力,抗打击能力,持续力等等各方面,霉国技术都差之太远.

接着,霉国人请华国参观团继续向前,但华国人不愿意走了,袁院士很客气得说:"贵国的五十一区范围真得很大......"

"是的,很大,但再往下也只有两个综合研究区了.您不要见笑,这种地方只可能进行最尖端研究,既是最尖端,总归不会很多."

"那当然,只是我总觉得这个地方不对......"

"您发觉了什么了?"

"五十一区似乎是个幌子,虽然这里的研究成果对华国以外的任何国家都是先进的无以复加.但它并没有传说中的东西."

"您是指......那艘外星飞船."

"贵国专门邀请我们到此,应该不是要我们看这些不会令我们感兴趣得东西,事实上,就算那艘外星飞船,我也会不感兴趣."

"您是觉得那艘外星飞船不在五十一区吗?"

"正常情况下应该不在,因为那艘飞船很大,长度不少于三百米,一种适合正常空间战斗或逃逸地外形,半能量化合金的质量虽小,但飞船总重量不少于两万吨,你们很难能隐密得从六十多公里外运过来,我记忆中,它应该在五十一区西北方六十七公里.或者说,那里才是真正的五十一区,这里不过是个附属基地.虽然这里已经够机密了,目的却是为了吸引眼球."

所有知道这个机密的霉国人都惊呆了,因为,表面上的五十一区里的绝大多数研究人员也不知道所谓五十一区不过是个障眼法.而霉国政府中,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四个人,而且个个名不见经传,却是终生高级公务员,其中两人就在陪同人员当中.而总统等四年一届任期的临时打工仔却没有权力知道,总统并不最大.

"难道是我国的最高机密泄露了么?"总统瞪大双眼询问客人,只是他选择了相信袁院士.

"我说过,对那艘飞船并不感兴趣,也可以说华国并不感兴趣......"袁院士不动声色着回答.

"我想请问一下,经过多年的研究,我们可以肯定,那艘飞船上被人为取走了一些部件,是不是贵国取走地呢?"其中一位真正五十一区的专家发问.

袁院士望了那位专家一眼,稍想了想后回答:"是,但那远在五十一区建立之前."

"那之前多久呢?"在场五个知道一切内情的霉国人更加惊诧的张大了嘴.

"给各位一说,我倒想看看那艘飞船在霉国手上成什么样子了......"袁院士答非所问.

"请请请......"

霉国人本就是真心邀请人来参观最高机密,现在更想知道一个更大秘史,当然不再做停留,直接到了通道尽头一道钢门前,那里有四个军人在站岗.钢门上写着"第六实验室"的字样.

一行二十多人在进入钢门前,五个最高机密知晓者几乎人人叹了一口气,最终也没多说什么,这个机密已经不需要以前的保密规格了.

进入第六实验室反倒没有外面的空军基地麻烦,第一道关卡上的四个军人没任何检查手续,只是那几位内部专家打声照呼就放行了.路上,有人做出说明:警卫一向就有命令,任何第六实验室专家都可以带外人进入,只是从没谁带过其他人进入就是了.也许,正是这个看似毫不严格得措施,使第六实验室没引起注意.

一条不太长的甬道走完,又一道钢门,经过一番高科技电子检测后,一行人进入了一个巨大得实验室,然后是一室目瞪口呆.因为这个实验室里都是知道机密的人,哪见过如此多外人,应该说一个也没见过.接着,两个政府知情者共同宣布了五十一区保密规格降低的命令,当然,安全措施规格不会降低.

一道,又一道,连过六道钢门,每道钢门都由一个第六实验室工作人员打开,不限是谁,但不准重复.每一道关卡出现错误,钢门关死不说,外面的科研人员与军队都会接到警报.至于第六道门打开后出现一辆停在轨道上的磁浮车倒没什么好说了.

十分钟后,磁浮着到站,三位霉国专家先下车,关闭了守卫入口的几台战斗机器人,引领众人进入了真正得五十一区,一个一百多米高,长五百米,宽三百米的超级地下空间.中间停放着那艘外星飞船,当然,是几块残体拼凑而成.

华国人中的其他人对着飞船指指点点,看不出一点震撼与尊重.另两位年长得代表团领导却似有点恍惚,脸上一副回忆中的表情.霉国人趁机询问:"......现在,是否能告诉我们,贵国对这艘飞船的深刻了解呢?"

一年前,密研院的保密级别也有所降低了,或者说,这是华国面对星际战争的战略需要吧.这些细节问题,作者没去查阅过多资料.但却知道,2015年后的密研院只是一个安全保卫级别最高得单位,其本身已不再是一个保密单位了.

而在科学技术上,密研院更是只接受国家要求,却不受限制.当然,密研院专家们只爱好科学研究,大多人又人生经验丰富,活的久见的多吗,不用谁提醒,也不会胡乱放出先进科技.至于说到五十一区这艘外星飞船,在密研院内部,根本就是个被遗忘很久得公开话题,与机密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仅仅是一段历史而已.

同时,国家又有答应霉国一些请求的意思,所以袁院士没打算隐瞒什么,本来就是要给霉国一个顺杆儿爬地机会么!

看着周围的霉国人在提问中将注意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来,袁院士组织了一下语言后缓缓开口:"我本人是第一次见到这艘飞船,其具体来历也没有人清楚,因为当时的星际交流虽有但还很少,只知道它是一艘星际海盗船,至于到地球盗取什么也不清楚,总之不怀好意就是了.但它在华国的隐密历史上,并不算什么大事,一点小麻烦而已......"

霉国人极为震惊,却不至于有与外星人直接交流的震撼,只因华国给予世界的震撼已太多了.趁着袁院士对历史的短暂回忆,还是那位狂热于技术的专家提问:"您的意思是说,这艘飞船与贵国有着直接关系,并给贵国制造了一些小麻烦?"

"当然是直接关系,它不听劝阻,试图侵入地球,因而被我们的星际驱逐舰击落.因为其技术水平与当时的我国相当,又是小巧灵活得海盗飞船,我们是调派了三艘战舰才将其围困并击落地.被击落前,它已接近大气层,如果发射了什么毁灭性武器,我们几乎无法防备.说是个小麻烦,颇有些自我安慰,当时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所以,我们在击落海盗飞船后,专门派人到北美大陆取走了一些危险性部件,如压缩能量燃料块,发动机启动器,超空间宇航发生装置的启动器等等."

"您的叙述虽然简单,但星际战舰战斗的惊险,还是能想象出一点.那么请问,这艘海盗船是什么时候被贵国击落地呢?"

"很久没有提起这段历史,确切时间都忘了,但我能记得那是一七九七年的春天."

"一七九七年?您没说错么?"

袁院士好笑的扫视了霉国人一眼:"没错,一七九七年,两百一十六年前,清朝中期,当时的皇帝是乾隆.我说地够明白么?"

还是那位最好奇得霉国专家梦癔般问道:"也就是说,我们研究了几十年,只得到了一点点边缘技术启发,任何内在科技都还完全莫名其妙得飞船,不过是贵国两百多年前的技术?"

"很奇怪吗?自从另外三个文明古国的文明中断以后,我国科技从来都领先世界近两千年."

"我决没有任何触犯您的意思,但有个问题太令人奇怪了,贵国从清末开始......"

这次的问题是总统,但他的话到此为止.

"对不起,这个问题恕我不能答复."

"请原谅我问了不该问地问题,那么我代表霉国政府向贵国提出一个请求,不知袁先生可不可以代为传达?"

"请说!"

"一切理由都是多余得,霉国政府恳切得希望贵国能接受一批赴华国进修人员."请华国人参观五十一区,为的就是这个.霉国政府陷进了深深得危机感中,最坏得想法中,觉得有灭国的可能.为防万一,没有什么地方比华国更安全,估计华国也不会贪图霉国精英.

"是不是该有个名额限度呢?"

"我们希望是......是一百万人."总统咬着牙,狮子大开口.

"我会把霉国政府的要求传达给我国政府.我相信,要求本身不会很难解决,但贵国的进修人员数量要求,总统先生,您明白的,那不可能."

所以说,只要站在对方立场上,世界上并没几个坏人.总国家角度来说,霉国人自然要为了霉国,只不过他们习惯于使用强盗手段.只听到总统低语着:"我当然明白,但我需要最多得精英得到保护啊!"

以袁院士为首的华国人只当没听见,可以给予援助,但要求太高就爱莫能助了.

此后的参观完全没有了味道.神密得五十一区不被华国人放在眼里,除了技术专家以外的霉国人本身就心不在此.所以说这次草草结束的参观,对华国而言只是一个插曲,但是对霉国却是引导出主旋律的序曲,一次极其精明得安排.

八月初,华国政府回应霉国,接受一万名霉国人到华国进修,请统一在2014年二月份到华国,同时办理学习签证.似乎是让霉国放心,华国并没有说学习签证的有效期是多久.

但霉国会为此而满足吗?当然不可能.他们立刻又找到还在霉国的袁院士,几乎是以哀求的口气要求,华国只接受一万人进修,太少了.

袁院士微笑着告诉霉国人:"一百万不可能,十万都不可能.不是接收不了,而是因此而带来的混乱局面.但我们也不是仅接收一万美国人到华国,而是三万,只不过以进修为名的只能是一万人.您要明白,一次性接受一万人[进修],很难解释两国间是否有什么特殊关系."

袁院士将[混乱]而字说的很模糊,没指请是国际上混乱,还是华国不愿意自己混乱.霉国人也聪明得没对此追问.只是试着将三万人的规模再增大,但得到授权的袁院士从头到尾只有摇头,霉国人无奈接受这个结果.

事后,在华国可接受范围内的混乱终究发生,因为,华国没对所谓的进修事件保密.如此一来,所有国家,不管有没有灾难意识,都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纷纷向华国提出相同请求.这个保护计划既然开始,肯定就是面对全球,不过是由霉国人创造了机会,否则接受霉国一百万人有什么不可以呢!

于是,各国一一得到了华国的正式答复,然后各自选拔人才.到2014年三月初,华国果然以多种名义接收了世界各国一百余万人.注:倭国与印西度尼亚除外.这俩国家已与华国什么关系没有了,好心犯不着用畜牲身上.也不是说这俩国家就没人才,作者又不是什么人物,有话直说:浪费了就浪费了,有什么大不了!

那么,这一百万人到了华国后真得学习到了超高科技了吗?

怎么可能啊![家财万贯]的华国决不至于舍不得拿出部分密研院的低端科技出来与世界共享,但也不至于如此大规模扩散.很难监控地,指望个个科技和平利用吗?

以上只是原因其一,其二是在星际战争当中,哪儿来的闲工夫搞培训啊!防御区内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不断的听到轰鸣的枪炮声,所有人都时刻准备着进行转移.因而,华国正式的对外技术培训直到世纪中叶才能成为现实.此等后话,一笔带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