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二卷 大明功臣 第二十节 力挽狂澜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6 4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不等符强回答,熊延弼又说道:“他们肯定知道劫囚的时间,可他们自己又不敢动手。现在把他们夹在咱们中间一起走,咱们要是有事他们也脱不了些关系,所以他们一定会为难不已。这一路要密切注意他们和韩宗功父子的神色,一旦有变化,那就是敌人要来了。”

在连山驿歇了一晚后,队伍开过了兴城河,这里是锦州到山海关地带之间,边墙内地界最宽的一段地界。临海平原的西边,连接着低地丘陵。熊延弼已经把那些马车还给了奴儿哈赤的人,让他们自己驾驱,由秦邦屏的队伍裹着一起行走。

游哨和探马时不时的出没在符强的视野内。他不经意地向韩祈梁看了一眼,发现那张被太阳晒得汗渍渍的脸正紧张地不住往奴儿哈赤和吴襄那边转,被他看着的俩人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变化,踩在脚镫上的双腿却夹得紧紧的。

符强立即想到敌人很可能已经隐藏到了附近的地方,要不然这些人不会这么紧张。他截住几个在丘陵边回来的游哨,询问情况,游哨都说没有发现异常。符强心里十分困惑,他摸了摸怀里的望远镜,和熊延弼说了一声,打算带着丰有信等人去侧前方几里处的黑风山观察。张名世正好在熊延弼边上,要派些人随同护卫。符强怕被人知道望远镜和后装枪的秘密,急忙谢绝。而且他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出去游哨,人多了反倒容易暴露目标。

出发前熊延弼以安全为由,让符强他们在马蹄上套上麻包,又让卫士们把三姓堡配来的炸雷让丰有信等人每人再带上四个,张名世还特地塞了几个信炮过来。这种信炮里加了硼砂,放出来是绿色的焰球。

符强带着丰有信等三十六人牵着马登上黑风山高处。

丰有信向四面张望了一下,说:“确实没什么动静,咱们还是回去吧。”

说着他取下头盔擦了把汗。

符强用望远镜看了看,除了被风吹得微微起伏的草木外,也觉得没有什么异样。他正想招呼大家下山,突然发现丰有信头上的发稍一动也不动,急忙拿起望远镜又向那些草木看去。

望远镜扫过黑风山前的几个丘陵凹陷,那些原本会动的草木都倒伏了下去,两三万鞑靼人样式的各色毡帽和马匹露了出来。靠近黑风山这边四百米左右的地方,一排小树突然倒了下去,露出下面的几十个穿着更鲜亮服装的人来。

丰有信把头盔一扣,带子都来不及系,就点着了信炮。一连串绿色的焰球向天上飞去。

焰火引起了下面哪几十个人的注意,其中一个举刀一挥,那些凹地里的人飞身上马。两万多人向黑风山两侧的山外冲去,轰隆隆的马蹄声闷雷一样响起,振颤山野。

符强回头看见队伍那边混乱不堪。像是秦邦屏和吴文杰的轻骑正向内收缩的时候,队伍发生了什么变故,混乱了起来,刚好把戚金和张名世的铁甲骑铳正在摆列的阵势也给冲乱。熊延弼举着自己哪把钞票苗刀狂挥乱舞,似乎在呵斥轻骑营就地转身迎敌。

“只有两里多,再不摆好阵势就要溃阵了!”丰有信着急地叫道:“咱们往哪几个敌酋那边杀下去,给他们缓缓劲。”

其实不用丰有信说,符强也知道自己这边要开打。下面有三百多鞑靼骑手,正在哪指挥的家伙吆喝下打马往山上冲来,已经进到了三百米内。看来下面的人也判断出山上只不过是些哨探游骑,打算一口吃掉。

符强立即下令龚铁砧带十二个人准备炸雷,等那些骑手进入投掷范围后再扔。

“全部打举刀的那个,倒了再打他边上的人。上山的不要管,到了六十丈再理会他们。”符强大声吩咐。

虽然新枪在四百米的距离上,误差就比较大一些,但是现在丰有信这帮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很快就能掌握物理误差的规律,远距离的射击效果一样非常惊人。二十多枪响过之后,举刀的人连同边上的几个家伙一起倒了下去。估计边上连带着倒下的那几个人到死也没想到,自己挨上的枪子绝对不是瞄着自己打的。

其他没挨到枪子的人全都僵在原地,可能是没想到火铳能够打这么远。那三百多正在向山上进攻的骑手听到枪声后顿了一下,却加快了冲击的速度。估计是没有发现身后的异状,认为山上放枪的人胆小,没到距离就瞎点火。

三姓堡这些人一路上没事干的时候,就背着巡按卫士们练卸壳和装枪弹,早就把这个动作练的迅速无比。没等那些发呆的人回过神,符强他们就打响了第二轮、第三轮,这下子没倒的人一哄而散,一个个跨上自己的马,在第四轮枪响中没命的往西边奔逃。

上山来的鞑靼骑手们趁着这个机会又冲近了一些。符强等人立即装弹向冲上山的鞑靼骑手们射击,十几个人往后一仰,栽下马去。

龚铁砧等十二个人不愧是铁匠世家,一斤多的炸雷扔出了一百多米,一个个落在继续前冲的马群里。

这些人七八秒之内居然把自己的六枚炸雷点着全扔了出去,手快的还在掏开枪的人身上的炸雷。那些骑手本来就被炸得团团乱转,符强和丰有信又是几轮乱枪,把剩下的一百多个打得往山下狂奔。

山里那些鞑靼骑手冲出去的还不到四分之一,和后边那些还没有冲出黑风山外的鞑靼骑队一样,在连续的爆炸声响起后立即混乱起来,掉头就跑。符强和丰有信等调转枪口,向山下两侧正在逃回的骑手射击。几十个身躯栽下马后,被拦截的后续者拨马乱走,一时间丘陵地带的满山遍野都爬满了逃命的马和人。

熊延弼方向刚刚整好阵势的两营人马,应该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也移动起来。戚金、张名世的闽浙骑铳兵和秦邦屏、吴文杰的轻骑从黑风山两侧呼啸而入,追杀掉队的鞑靼骑手。

闽浙营中跟随追击的只有三十来辆战车,符强有幸看到了大明战车冲锋杀敌的雄姿。因为佛朗机装在车座的炮架上后,要比马头要高出一些,驾车的又是双辕马,正前方有足够的空间供他们在行进间射击。

马车由一人驾驶,一人担任炮手,两个助手站在炮的两边,各自准备着自己的工作。炮手发射完毕之后,管子炮的助手用钢钎把子炮后边垫实的硬木撬起。这时候对面拎着大小头木锤的助手,已经把子炮的炮栓敲出卡槽。管子炮的助手拎出子炮后,对面的人往母炮的炮膛里塞入一个四公分大的铅球,顺手用木锤的小头一锤敲进去。他收起锤时,子炮助手已经紧接着放入了子炮,同时也把硬木垫在了子炮和母炮炮腹的后边,等他用木锤敲下炮栓和垫木。每辆车的两个助手显然都在长期的配合中,形成了无比楔合的默契,整个过程就像是一个人完成一样,没有任何中断。

炮手自始自终用炮口跟踪着目标,子炮一装好,他就点火发射。佛朗机的射程比火绳铳要远的多,目标在三百米的距离左右就开炮,专门往人马群里打。四公分的小铅球呼啸乱飞,不时可以看到那些被打没了脑袋的鞑靼骑手跌下马来。符强默算了一下,惊讶地发现他们的射击速度竟然达到了每分钟五发以上。

符强等人收集好弹壳来到熊延弼身边。路上他远远就看见炮队外围翻倒着奴儿哈赤的那些马车,满地都是撒得乱七八糟的貂皮、鹿茸和人参。

没有跟随张名世追击的那二十辆佛朗机炮车,炮口全都对着奴儿哈赤挤成一团的人马。炮手们和巡按卫队的卫士们,一个个怒容满面地看着他们,奴儿哈赤身边的吴襄正在像熊延弼解释着什么。囚车里的韩宗功父子瑟瑟发抖,满脸绝望地看着鞑靼人溃逃的方向。

奴儿哈赤好像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正在佛朗机炮口威胁之下,还在贪婪地盯着瞄着自己的佛朗机和卫士们手上的火绳铳。

熊延弼正在冷冷地向奴儿哈赤说:“佟都司,你不解释一下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