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帝国梦 (一) (四)

腾飞的欲望 收藏 0 18
导读:旧日帝国梦 (一) (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72/


杀了慈喜——替光绪除去付绳绑索!郑鸿仕霍地坐起身来,脑中突然出现这个念头,心里狂跳不已。 激动得几欲跳起来。对,杀了她。这女人犯下的罪行——卖国罪已经够深重,她多活一天,就多出卖一份国家利益,杀了她也死有余辜。如此或许还有些许强大国家的希望!主意既定,就脱掉外衣躺在床上细细盘算着具体行刺步骤。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竟忘了恩师的告诫。

首先准备刺杀的武器,就用王永平送他的那支勃朗宁步枪。因为怕难以靠近攻击,只能用枪。以自己的枪法,当不难办到。当时握枪的感觉很顺手,不知实际射击效果如何。郑鸿仕等到了假日独自一人带着枪和两发子弹来到一片远离城区的旷野,这里人迹罕至,就在这试枪。他双手持枪,略一瞄准,食指一扣扳机,“砰”的一声,只见前面约三、四十米远的一棵树上一根拇指般粗的树枝应声而落,再试一枪,依然准确击中目标。郑鸿仕心里一阵欣喜,这枪竟像是他自己挑选好似的。

行刺的武器没有问题,接下来就要查看及熟悉目标所在的环境了。郑鸿仕利用周末时间乘火车去北京扮作一个游客在紫禁城外墙周围转了一圈。踏看已毕,就选定在紫禁城西面城墙翻人。因此处没有居民居住,较为僻静,还有金水河流过,不太设防。郑鸿仕一连去了几次,心里算计着如何进去如何出脱。

还是等到一个周末,郑鸿仕前往北京开始行动。他不住客栈,以免人多眼杂,对己不利。他在街市逛着,等到夜色完全笼罩大地,便在街角阴影里换上一套宽大的夜行衣,一身黑色。准备停当,就向紫禁城方向走去。来到距离紫禁城有一百多米处,他往那看去。这是个平静又平常的日子,此时恰是冬天时节,天气已很是寒冷,冷淡的月光下没有一个人影。

郑鸿仕先用一块黑布蒙住脸,把枪背在肩上,用一条长布带把枪紧紧绑在腰间,把全身扎打收拾得紧身利落。他来到城墙下,从怀里拿出一副飞爪,一手抓住绳头,另一手抓住绳子提着飞爪,然后将飞爪飞快地甩转起来。因为紫禁城的墙很高,看样子有三丈高。所以他酝酿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往上一甩飞爪,飞爪直往墙头飞去。几秒钟后,听到“当”的一声,他扯了扯绳子,感到飞爪的拱勾已经稳稳地抓住墙砖。他又用力拉了拉,确信飞爪已经抓牢。他就双手紧抓绳子,两腿朝墙上走去。手脚交替着在墙面上动作,从远处看,象一只巨大的蜘蛛在墙上爬。到了墙头,把飞爪转过一边来勾住墙头,又手抓绳子,脚踏墙面向城内下降。

到了地面,郑鸿仕把绳子整齐地绕在手腕上,然后捋下来,连同飞爪藏进怀里。由于以前未进入过紫禁城,只听说过,全城分为外朝和内廷。外朝在城南部,内廷在城北部,是皇族生活和游乐之地。现在是夜间,慈喜应该在城北。他思考完后就提高警惕向北走。一路上,虽是夜里,然借着皎洁的月光仍能见到楼亭殿宇林立,古松苍柏成荫。花木扶疏,清净幽深。在各个宫殿、亭台楼榭之间的走廊过道里,常有一队队巡逻的官兵背着洋枪执行警戒与保护之职。郑鸿仕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见到有人来即隐于树木或假山后,或藏于楼阁的阴影里。

走了一段时间,就见到巍峨的正殿,宽大的广场。忽见一座宫殿的东部厢房中透出一些灯光来,他赶紧向着那边轻快地走过去。在距那间厢房约三十米远时,他先躲于一棵树后,观察了片刻,见并无巡逻的官兵,便三两步跑过去跳进走廊,然后朝着有灯光的那间房蹑脚走过去。这是养心殿的东暖阁。郑鸿仕食指在嘴里蘸了点唾沫往窗格子点去,那窗纸马上湿润进而出现一个洞眼,他就透过洞眼往里看。

只见房内灯光非常明亮,红毡铺地。房内正北部有一宽大的宝座,座后悬挂着一条黄纱帘。透过这一薄薄的纱帘,后面隐约可见到还有一宝座,其左侧是一座炕,炕上坐一老妇,面颊苍老、多皱,穿着华丽,端着一盏茶正喝着。她面前两侧分别有一个丫鬟和一个太监伺候着。郑鸿仕刚好可看到那老妇的全身,他想这应该就是慈喜了。恰好这时那太监回答那老妇道:“是,老佛爷。”

郑鸿仕听了心中一喜,果然是慈喜!他忙取下枪,小心地装上子弹,又将那个洞眼撕得约有拳头般大,将枪管伸进去两、三寸长,就向内瞄准。这时他不禁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心也遏制不住加速跳起来。他极力稳了稳激动的心。枪口已经十分准确地对准慈喜了,而且是致命部位。他觉得已经十拿九稳了,就果断地食指往后一勾“砰”,只听得一声惨叫后,里面有人惊慌失措地尖叫,还有瓷器摔碎的声音,又听得有人慌乱地走着。但几乎在枪响的同时,郑鸿仕听得侧面传来一声大喊:“快抓刺客!”

他忙转过头望去,只见一个官员估计是个皇宫侍卫从走廊尽头跑来,手里提着灯笼。那侍卫边跑边掏出把盒子枪,对着郑鸿仕开了两枪,郑鸿仕急向旁一闪,子弹击中身边的柱子。这一闪,脸上的蒙面布却一松,落下来,只遮住嘴巴的一小部分,其余皆暴露无余。

郑鸿仕急转身向走廊另一端跑去,那侍卫紧追不舍。郑鸿仕跑着突然跃上走廊的护栏,站于上面,手从胸前衣内掏出一物,对着那侍卫一按那物件。侍卫正追着忽见前面一道光线急射而来,他只道是暗器或枪射击的火星,急闪躲于一根柱子后。郑鸿仕趁这间隙一纵,如大鸟一般向前跳去。等侍卫跑过来,刺客已经无影无踪、无手无息。

两天后,郑鸿仕在教室里给学员上课,他脸上并无丝毫异样神情,一如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和平日课堂无两样。列位要奇怪了,他是如何逃脱出来呢?紫禁城城墙高不可攀,没人时爬起来尚且不易,惊动宫中侍卫队后,更无可能翻墙而出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