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中华战兽 卷2 深山求生记 第二十五章 狼王的本性

龙居士 收藏 1 36
导读:异时空之中华战兽 卷2 深山求生记 第二十五章 狼王的本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4/


第二十五章 狼王的本性

雪团小小的身子,穿过狼王咬断的竹门破口,如利箭般射了进去。扑到母娘身下,口中呜咽有声,小小的身子,筛糠似的抖着,似乎无限悲哀。

这些天,雪团吃多了狼奶,早把这头母狼当生母了。只是对狼王没有什么感情,开始主人与狼王战,雪团站在一边观战。见主人占上风,常用60度仰角,崇拜白炽。却不料主人忽然使计,杀了母狼,雪团不胜悲伤。

雪团拱了拱母狼,见母狼不动,确认它死了,将头偏向竹门外,两眼怒睁,瞪着白炽,发出一声狮虎之吼。

白炽心惊,我现在是雪团的杀母仇人了,不知雪团以后还会不会原谅我?又见狼王的头露了出来,白炽搭箭弯弓,想射去。雪团发现了主人的异动,竟将身子移到了狼王头部之前,挡住了箭道。白炽一惊,叹道,“谁说狼子野心?”手中的长弓无力的垂下。

狼王见雪团突然闯进,吃了一惊,又见雪团围着“亲爱的”围围转,知道它无恶意,放松了下来。这会儿,闻到雪团身上熟悉的气味,更是将雪团当作了自己的孩子。见雪团挡在了自己的头前,暴露在门外猎人的弓箭之下,张口叨去,走向洞中,将雪团放进草窝。

草窝在山洞拐角,白炽看不见,不过,熟知狼性的他,猜也猜出狼王的动作。

没一会,狼王又出来了,这次它没有凶像必露的进攻竹门,也没有发出悲惨的嚎叫,而是咬往死去母狼的一条后腿向洞中拖去。

白炽心道,好狡猾的狼啊,早先就知道,狼王聪明,善于躲进死角,逃避白炽的弓箭。这次出来拖母狼,仅露出了一角狼吻,白炽隔着竹门,那怕是神射手,也别想射中它。

母狼尸体拖回,狼王身上负伤多处,已是又累又饿,急需补充食物。张口便向母狼尸体咬去。顿时血肉横飞。

雪团见狼王撕咬“母亲”的尸体,怒不可扼,从草窝中立起,冲着狼王发出悲嚎。

狼王抬头看了一眼雪团,然后继续啃食。雪团窜出草窝,张口便咬狼王后腿。狼王吃痛,它无法理解“儿子”为什么要咬老子,张开巨吻,回头咬去。雪团急忙松开嘴,朝洞外逃去。

在洞外的白炽听到雪团的悲嚎,心道,坏了,一定是雪团的伪装被狼王拆穿,雪团与狼王打起来了。忙着搭箭弯弓,无奈竹门挡住了洞口,白炽进不去。只得将弓搭在了竹门缝上,拉圆了,喊道:雪团,快回来!

话间未落,雪团身影已如白色闪电,出现在洞口。

狼王灰色的身影,在后急追。此刻它已完全忘记了竹门外,还守着猎人,只顾着教训自己不孝的儿子。

白炽瞄准狼王的头射去。当长箭及身狼王时,由于狼王速度极快,已经让过了一个身位。结果射在狼王的后尾脊椎上,发生偏转,从左臀部透出,钉在地上。

狼王收不脚,只听嘶拉一声,整支箭从狼王后部拉透,狼王吃痛,发出一声哀鸣。雪团从断竹处窜出。狼王跟进,结果一头撞在竹门断口处。轰的一声响,竹门发生一阵颤动。

白炽见狼王之头卡在断口处,心道好机会。急忙退步,搭箭,使上全身的力气,瞄准狼王的头部,就想要一箭结果了狼王。此时狼王与白炽相隔不到三米,长箭几乎是顶着狼头。一箭射出,必定是百分之百的中。

咔嗒——

就在这关健时候,由于用力地猛,苏格兰长弓被他从中间缺口处拉断。白炽心一凉,去丢长弓,拔出竹剑,朝着狼王的左眼就刺。一剑正中,狼王的左眼球如灯泡一样炸开,灰的白的液体流出。白炽收剑,再斩狼颈,直听“嚓”的一声,竹剑又断了。

狼王接二连三的被击伤,暴发了凶性,怒吼一声,狼豪针张,硕大的身体,弯曲如弓,肌肉块块累起,用力一顶,断竹上下两截向外突出,卡住狼王脖子的左右两根巨竹弯曲。“卟”的一下,狼王巨大的身体已然从洞中窜出。余势未尽,狼王腾空飞出三米多远。

白炽的心急促的跳动起来。赤手空拳的自己,岂是狼王的对手?

原本朝着狼王狂啸的雪团,见狼王窜出,掉头便跑。狼王左眼被刺瞎,看不到左边的白炽,便怒吼着追赶雪团。

白炽追上去,从地上拾起竹矛,双手执紧,朝雪团暴喊,“回来!”

雪团听令,一个急转身,贴着狼王的身子,掉头而回。狼王身躯庞大,掉转不灵,窜出五米多远后,才掉过头来,继续追赶雪团。

白炽此时已将害怕丢出九霄云外,不是人活就是狼死,要逃肯定是逃不过狼王的。当下,大吼一声,鼓起勇气,挺着竹矛,对着狼王冲去。

狼王吃多了白炽的亏,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放过雪团,狼眼锁定白炽的脖子,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在五米开处时,飞身窜起,呼,犹如一道灰色闪电。

白炽此时精神高度集中,两眼死盯着狼王的动作,见狼王飞身,巨口张开,便挺着竹矛,朝着狼王之口突刺。狼王见尖尖的竹矛刺来,想躲,无赖身已腾空,无处借力,直能眼睁睁的看着竹矛一点一点的进入自己的口中。

在这一刹那,白炽奔跑速度达到最大,每秒不下十米。而狼王的飞空速度不下每秒二十米。再加上白炽双臂持竹茅直刺的动作,多种速度之和。竹矛与狼王的相对速度,因该不下每秒四十米。如此快的速度,产生无坚不摧的力量,竹矛从狼王喉咙突入,经过胸、腹、从肝门刺出。将狼王从头到尾刺了一个对穿。

既便如此,余势未减,竹矛透出一米有余,白炽握竹矛的左臂滑进了狼口。手臂上皮肤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狼口呼出的热气。腥臭之味直冲白炽鼻孔。好在此时狼已死透,巨口无法合拢,要不然白炽的左手,只怕就废了。

狼血沿着口尾两处的竹矛淌出,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就染红了一大片。

这一刺端是惊心动魄,只要偏上一点,没刺穿狼王的话,白炽此时必定身首异处。

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白炽虚脱了。确信狼王死了之后,无力的松开竹茅。屁股向后坐去。几乎与狼尸同时着地,发出“嘭”的一声。

已经逃到白炽身后的雪团跑了回来,见狼王已死,嘲它吼了一声,像是在示威。然后返回白炽身边,轻轻的舔着白炽的右手臂。白炽绷紧如石的右手臂肌肉,感到一阵麻痒,松弛了下来。反手抚摸雪团如丝如缎的白毛道:“差点被你害死了。”

雪团好像是知道自己犯了错,乖乖的趴了下来,原本封住耳道的两片毛茸茸的耳朵支开了,一副俯耳恭听,老实认错的样子。

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白炽恢复了气力,返回山洞,拆了竹门,挤了进去。

失去父母的三只狼崽,瞪着六只小眼,可怜巴巴的望着白炽,嘴里呜呜叫着。

白炽心道,“反正你们也活不了,我让结果你们吧。”

抓起一只,便要扼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