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三节为民除害得人心

ddtt 收藏 6 10
导读: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三节为民除害得人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他妈的,累死我了,算数学就是累,幸亏我基础好。”张学义睡到中午起来还回忆晚上的事,打掉地主老财后他还给被压迫的家丁用人发工资,每个受压迫的受苦人都分到钱财,都回家可以舒服的过段日子,分给他们的钱可以买几亩地种,另外自己也把地主的地分给他们一点,另外一部分要送给佃户一点,他想今天就分地,听说苏区早就打土豪分田地了,自己迟到了但总算跟上来了,土豪是打倒了把地一分这一片革命就成功了。张学义伸着懒腰起来。

章韩跟他住一个房间,昨天等他一晚上怕他出事,虽然他数落了自己但是自己还要借助他,就凭他哥是张学良也要死跟他,今天上午他又没睡,想了一早晨,“你弄来多少钱?”

“总算军装军饷有办法了,搞来的新枪和子弹也能装点门面,你快联系裁缝做新衣服,把新枪分下去,我一会还给人分地呢,孙中山先生说耕者有其田,我今天就在这里实现他老人家的心愿,以后人人自食其力不许地主财主横行。”张学义从床上起来,从包里拿出几百银圆,“你拿钱做衣服,要快点,多余的你拿去喝茶吧,国民革命军除了陈明仁没有不贪的,剩下的钱归你,跟我一起玩我不能亏待你。”(陈明仁的人品我一直认为不错,大家没什么意见吧)

这小子对自己又打又拉什么意思,还很老练,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吃,好手段那,昨天把我说的啥都不是今天还多给钱,一身衣服最多不到两元,他一次给四百多大洋显然自己有的赚,章韩高兴能发财,又想起昨天被他数落而不痛快,没办法谁让他是团长呢,赚钱吧,他拿上钱出了团部购买布并找裁缝去。


张学义把人都支走,当兵的该站岗就站岗,该跑操就跑操,自己的跟班全去打土匪,自己可以偷懒也没人知道,最近忙的整天跟当兵的一起吃大伙饭,自己肚子里的油水都没了,虽然自己给他们改善生活,可两百人每天吃两菜一汤,在民国也是大开销,自己那舍得再提高伙食费用?还是自己偷着出去吃饭,去酒楼好好的吃一顿。

“报告长官,有俩女的昨天就来了,说是要见您,昨天你出去办公他们等了一晚上,又站了一早晨,您看见不见?”亲兵早发现这个事,没早报告,天亮团长才回来,报告啥,还让不让长官休息,现在长官休息好了报告才对,免得长官休息不好。

“你忙去吧,我去看看。”张学义穿上马靴,穿好军装批上将校呢斗篷戴好军帽把全身收拾好了整理完内务才出了保安团。


团部大门外的确有俩女的,看衣服就知道一个是妓女一个是地主的小妾,昨天自己放了她们怎么今天还来找自己,张学义问:“两位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想当面给您说声谢,团长救我出苦海,我无以为报,想跟随长官做个侍女,我会帮您做饭洗衣服。”被解救的妓女说话很客气,张学义不知道是贴身靠还是真的。(贴身靠是一种江湖手段,就是假亲假近骗去信任然后下手)

“我住在部队怎么能带用人,另外我每天在部队食堂吃饭,用不着另做,衣服么我也自己会洗,我上中学时候还住过学校,不会洗衣服会被笑话。”张学义轻轻的给回绝了,他背着手看看放晴的天,他还想吃完饭分地呢,不过现在走过来很多乡民,张学义马上借故闪开俩女的问老乡,“各位有事找我?”

“是呀,听说团长把地主老财全杀了,我们想问问以后找谁交租还钱呢?”一个老农很关心的问。

“借的高利贷不还,昨天我晚上烧了借条,你们可以找财主家出来的用人问,他们也在场,我跟卖身契一起烧的,所以钱不用还,租子么也不交了,等我休息一阵把地契分给大家,有不少人借钱还不起不是把地给了地主老财么,我原地奉还各位,大家都回去各安生计。”张学义刚说完前来找他的乡亲都感动的下跪磕头。

“这是干什么,地怪湿的快都起来,以后自己打的粮食自己吃,好好回家过日子吧,地契我很快会还各位,以后自己种自己的地。”张学义其实也知道,很多穷人借钱还不起把地给了地主,但是没了生计还要租地种,其实租来的也就是他们卖掉的地,地租还很重,所以他们种的地本身就是自己的地,地契该给他们,只是自己想出去散散心,等明天宣传一下,周围的人都知道了自己统一交还地契。他这么一想孙中山先生说的话很简单么,自己不一晚上就做到了么,怎么全国还不行,看来是人不行,民国的官白痴和废物太多,以至于民不聊生盗贼蜂起,自己这里不挺好的么。

他大摇大摆的往酒楼走,乡亲们都听说可以不还借地主的钱,一切暂时没把地卖给地主的人欢天喜地的庆祝去了,可后边那俩女的还跟着,她们出来以后都带着行李包袱,看来是没地方住,得了自己明白了,今天他妈的是破财的日子,搞不好又要花钱给她们租地方住,名义呢自己是主人他们是仆人,自己用不着租房子,但是租房子的钱还要花,真麻烦。


张学义坐到酒楼的雅间里,点好菜准备吃,跟来的俩女的都跪下不起,继续央求要当用人,他为了能顺利的吃中午饭总算把事情答应了,看来要破财你是躲不过的,他只好答应下。

坐在酒楼上好好吃了一顿饭之后张学义找了个离团部近的地方租了两间房子把她们俩安顿进去,一个月三元钱的房租呢,养着两个不认识的人,不过看在她们抢着支付房租的面子上留就留的吧,等自己部队开拔或者掉走就甩掉她们,有云玉她们一帮人照顾自己,自己还用得着她们。

多花了三元钱把尾巴甩掉张学义才顺利回营。名义上是她们报答自己,可到头来自己还要花钱租房子,自己死也不来这里住,她们爱呆着就呆着吧,自己脚底抹油开溜。

他躲是躲了可事情没完,他躲回团部等了几天一点事都没有这就放心了。

每天张学义手拿精致的紫沙茶壶品茶读书,这样悠闲的日子自从一九二八年下半年开始就没有过,张小六子不对日开战张学义差点没被自己的烟鬼大哥给气死,离家出走两年一直当土匪过的那个苦呀,现在稍微好点了总算有点回到过去的感觉,现在也不知道奉天那边怎么样,辽西怎么样,中学里的同学怎么样了,不知道谁又因为上不起学退学,今天同学们该考大学了吧,要是自己没走肯定会拿钱资助大家上学,现在自己在江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了,委员长已经在本月抵达南昌行营开始亲自指挥对红军的作战,自己坐在这里干着急没办法。

正在他看着书发愁的时候勤务兵进来报告:“团长,有几个女的要见您。”

女的?不会有是自己解放出来的妓女和地主家的丫头和小妾吧,这他妈的都投奔自己怎么是好,张学义心头不由的一惊。

勤务兵笑着说:“来的几个人有的说山西话,有的说四川话,还有用江苏口音的,我也没敢问人家大号,您去看看吧。”

张学义一听山南海北的都有,不错估计是自己的队伍来了,“你忙去吧我去处理。”他放下茶壶书本离开团部。

到了保安团大门外,张学义一看是红玉、莲儿带着云玉来看自己他马上热情招待,“两位嫂子来了,咱们直接去酒楼,别在我这小地方委屈,咱们走。”

几个人进了酒楼坐下点了酒菜才开始说正事。莲儿把宝剑放在桌子上,“你又把我男人派到那去了,怎么他不来接我?”

“哎,我手下无人可用只好把人全撒出去,我身边都没自己人,钱瑞、二才还有其他几个人去附近拜山头去了,踩踩盘子然后准备给当地百姓出出气,收拾几个绿林败类,所以没人在我身边,你们两位不是休假完了回南京上军校的电讯班了么?”张学义问两位兄弟的老婆。

“我那受的了那个管,上了几天我就跟莲姐姐退学了,还去军部把中尉军衔和军籍消了,二才前些天发电报说你希望我们用普通人身份办事,我们呢又不想受别人管,现在不干活也能吃的开饭,何必我们女人穿那身官衣,这不就来投奔你么。”红玉也是跟着张学义有年头的人,中原大战也参加了一起被老蒋收编,只是绿林人不爱受约束也就辞职不干,以非官人身份给自己做事,这样自由而且自己给他们的钱比陆军给的多。

“好,谢谢两位嫂子,你们休息几天也帮着进周围的山头踩盘子吧。”张学义比较高兴,自己的人都逐步收拢回来这就好办事了,有人才能支开套,自己是红花也要绿叶配,没他们鼎力帮忙自己也没今天。

“别光说我们的事,怎么也不跟人家打个招呼。”莲儿说完拿眼瞄了一下云玉,只见云玉一直低着头,该喝水喝水该吃饭吃饭,她可真坐的住呀,把她带出来可不是让她吃饭的,是为了他们俩能‘团圆’。回家没几天莲儿就听到府里的人议论少爷跟这丫头,才知道原来这俩人自由恋爱了,只是老夫人不点头少爷不能娶小,就这么干耗着,幸亏两人还年轻,时间有的是否则可就委屈他们俩。“带你来是‘照顾’少爷的,别只顾自己吃呀。”莲儿故意拿这丫头开心。

云玉马上又是给少爷倒茶又是倒酒的开始忙了。

“行拉,别在我们眼前来这个,等你们单独在一起再表现吧,我可看她对你好我嫉妒没人照顾我。”红玉也是绿林出身,不像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她出道也是土匪,又是标准的四川人,性格十分豪爽,有啥说啥也不在乎,不过她话里有话把云玉弄了个大红脸。

酒足饭饱以后,莲儿问:“往那安排我们呢,我们一群女的住兵营不合适吧?”

“嫂子,我早就安排好了,跟我走,我在本地租了几间房子,平时我也不回去,你们三个去正好住,我连人仆人都雇好,好照顾两位嫂子。”张学义对自己的班子成员很是照顾,她们俩女的不光是自己的嫂子,在也是跟自己打江山的功臣,没人家自己能发了财升了官么,她们也是女中豪杰,现在又来给自己帮忙那能让人家住旅店住兵营呢。

“好,就去你家。”


一行人出了饭馆,红玉、莲儿背着装衣服的小包提着兵器还打了几壶酒,当土匪时候她们也学会喝酒,所以看起来显得性格更加豪爽,更像是哥们,俩人边走边看小镇,到处是通告之类的东西,都是劝有罪的人赎罪的还有劝平日欺负百姓的土匪自首的,街上的行人各个显得十分高兴,看来横把当官也行,明显的比别处强估计把本乡治理的非常好。

莲儿边走边问:“是不是灭了山贼这里就彻底安稳了?”

“是呀,所以我把人都派出去,你们休息段时间等他们回来你们就可以帮我灭了他们,本地就彻底没什么事,老百姓不定多开心呢。”

“怎么这地方没宝局和窑子?”红玉好奇寻找着几乎没个乡镇里都有的东西。

“被我平了。”张学义说的时候很随意没大声表露功劳,但是他的跟班丝毫不怀疑不是他干的,这样的事别人干不成,别看这小子年轻那也是这帮人的头目,敢作敢为就喜欢杀恶人,他干这样的事一点都不希奇,因为他向往的苏区也没这些东西。

说着话就到了所谓的张学义家,一进门两位女仆迎接出来问好,张学义把自己领来的人安顿进去然后告诉她们这是请的人,有事你们商议着办然后他借故开溜,所谓的家门都不进。


进了屋子一看莲儿立即发现问题,两个女扑年轻貌美不像仆人,家虽然收拾的干净但怎么看也感觉有问题,她把宝剑重重的撩在桌子上故意吓唬女仆,心想不会是少爷养妾了吧?这俩人绝对不是正经女人,一看就不像好鸟。

“我问你们,你们俩是不是我家少爷的妾?”莲儿性如烈火马上开始过堂,红玉没事把自己的腰刀也拿出来擦刀,把枪拆卸开擦枪,意思是告诉仆人自己不是等闲之辈,其实就是变相恐吓,没事舞弄刀枪做啥。

“不是不是,我是被卖到地主家做妾的,张团长杀了地主后让家丁仆人恢复自由,所以我就自由了,但为报答团长解救之恩就甘愿做他的用人。”其中一个说了话,另一个接着说:“张团长赶走老鸨火烧卖身契后我就从窑子里跑出来了,也没亲人没家就投奔到张团长门下。”

红玉心想真有意思,少爷怎么还收留这样的人,自己打心眼里看不起她们,不过也不怪她们自身不好,那年月但有一线生路谁这样?红玉的父亲就是被地主逼的落草的,母亲是因为家里还不起地主的高利贷差点被人家收去卖了,后来母亲离开家也落草了,所以自己运气好生在绿林人家,民国就他娘的这德行,跟大清有啥不一样。


放下张学义的跟班不说单说南昌城,自从委员长亲临江西指挥进攻红军,南昌城就变的戒备森严,到处是巡逻队和警卫部队,城市内到处都是军队,安排完部下的委员长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个警卫官在南昌。

委员长忽然站了起来问副官;“那个张学义在那,叫人查查,最近也不知道他忙什么。”

“报告委座,鲁涤平派人来报告过,张学义正在郊区整顿训练保安团,鲁涤平希望把地方军中一部加强管理充实中央军,以便投入到江西南部的前线。”副官如实报告。

“你去安排一下,明天我就去看看他。”老蒋说完又想别的事情。


侍从室的人来到保安团驻地,宣布了委员长视察的命令,张学义急忙开始准备,连夜开始打扫保安团,因为他从各种渠道了解到蒋某人的爱好,知道他没到一地以视察先看厕所,老蒋在日本上了学打仗不会没学会,就会穷干净,当个卫生局局长防疫站站长他合格,作为军界的人他不行。

张学义决心讨好他,临时找仓库改了厕所,还把旧厕所拆了,他就要投其所好,只有自己当了大官才有兵权,有兵就可以对日开战,只有杀日本人才能为老帅报仇,报答人家十几年来的照顾,自己吃喝上学花了人家老张家多少钱,再还钱人家能要么,所以只有起兵反日才是对老帅的报答,倘若当年老帅不死一定能出兵击败日本。

他想好以后命令章韩把新军装新枪全部发下去,并给每个兵五个大洋,让士兵们高兴的去见上级。另外章韩这个人办事心细,他更了解委员长,所以也带兵搞卫生迎接委员长,另外他做新的保安团军装的时候没把剩余的钱贪污掉,而是把剩下的钱全部又买了两百双鞋,一双鞋好几毛钱呢,另外还拿钱购买新衬衫新袜子,整个让保安团的兵穿的里外一新。

这就成了俩装裱匠联手糊弄鬼,老蒋根本看不出来的,他那有这俩年轻人心活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