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六节 福建事变

国产坦克 收藏 3 1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接下来的两天,刘建业忙着在自己的房间里复习一下以后在学习时将要学到的军事理论,参谋运输勤务,兵器弹道,军事筑城,政治等知识,顺便温习了一下英语。黄威作为陆军大学的前辈可是告诉过他,陆军大学入学以后3-4个月的时候,还会有一次甄别考试,如果有人不幸挂了,那就对不起,请你回原来的部队去吧。刘建业作为本期唯一的免试入学的学员,自然是当仁不让的会成为其他人眼里的异类,憋着劲等着看他的笑话。别的什么不说,刘建业可不想那么灰溜溜的回去,丢不起那个人,不是吗?这期间,王家的儿子也没有再给刘建业难堪,只是脸色嘛,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脸。王家的女儿倒是多次在见到这样的情况以后,向刘建业道歉赔礼,给自己的弟弟打圆场。


陆军大学终于正式开学了,刘建业也开始了在陆军大学的学习。第一学年第一学期学习各兵科战术和师战术。各兵科战术由德顾问讲授,专研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新战术;师战术由本国教官讲授,专研师在一般地形的攻击、防御、遭遇战、追击、退却的战场指挥。图上研究完毕后,还要学习一周以上的现地战术,使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德国顾问的专业水准和敬业精神,使刘建业深感来到陆大学习的正确。就在此时,11月20日,从福建传来一个震惊全国的消息。驻守福建的19路军,这支‘;一二八‘;淞沪抗战的英雄部队,在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人等人的率领下,由于他们的抗日要求和行动得不到南京国民政府的支持,与最高统帅的矛盾日益激化,在福州召开中国人民临时代表大会,发表《人民权利宣言》。21日,李济深等通电脱离国民党,随后联合第三党和神州国光社成员发起成立生产人民党,以陈铭枢为总书记。22日,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宣告成立,由李济深、陈铭枢、陈友仁等十一人任委员,李济深任主席,改民国二十二年为“中华共和国元年”,并宣布革命政府的中心任务是外求民族解放,排除帝国主义在华势力;内求打倒军阀,推翻国民党统治,实现人民民主自由,发展国民经济,解放工农劳苦群众。一时之间,国内民间一片支持声高涨,强烈要求国民政府正视国家面临的深切危机,集中力量抗日,反对中央对日妥协。


陆军大学的学生们,对于这件事情,也是议论纷纷。由于陆军大学当时还没有设置政训处,所以,薛家巷的空气还没有附近的黄埔路(黄埔军校后来成为中央军官学校,南京本校校址就在离珠江路不远的黄埔路,薛家巷也在珠江路附近)那里那么压抑,大家私下里发表对于事件的各种看法。刘建业虽然感动于福建军政方面对于抗战的热诚,但是,对于他们的前途,并不看好。在和同学的讨论里,刘建业就指出,19路军这支曾经的最高统帅的准嫡系部队,自从淞沪抗战以后,就和最高统帅在政治上屡有不同看法,在部队的装备和人补充上,实际上已经被打入另册;福建地狭民瘠,不足以对抗中央军的广泛优势;虽然广西的桂系对他们大力支持,但是由于广东的陈济棠态度暧昧,桂系的支持其实并不能有什么实际效果;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伙伴,红军内部掌握权力的是所谓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这些人都是苏联回来的,对于军事可谓一窍不通,对于肃反,倒是有很大的兴趣,他们对于19路军也是三心二意,如果,中央军对19路军进行镇压,红军恐怕不但不援助,还会乐于见到他们所说的‘;狗咬狗‘;的情况;而且,最高统帅纵横国内,无人能够抵挡的最大法宝,不是他的军队战斗力强,而是最高统帅最善于对自己的对手内部收买,分化瓦解,桂系,西北军,晋绥军,唐生智等人,无不是一时豪杰,在这个招数面前,都载的很惨,这一次,最高统帅肯定还会使出最拿手的银弹战术。刘建业预言,中央只要开始军事行动,19路军很快就会被击败,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月。此言一出,陆军大学内多数人都抱有怀疑,毕竟,19路军战斗力并不差,在上海的时候,面对绝对优势的日本军队,还打的那么惨烈,支持了那么长的时间,中央军战斗能力还不如日本军队,福建的地形山地众多,也利于防守,怎么看,两个月解决19路军,都是一个字——难。尤其是来自广东部队的同学,更是对于刘建业的见解不屑一顾。(注:19路军是由北伐时候赫赫有名的铁军第四军的一部发展出来的,所以,骨干力量和大多数官兵都是广东子弟,尽管离开了广东,但是依然和广东军政方面,有着密切联系。)


面对同学的疑问,刘建业也不去多做争辩,只是说到时候自己看吧,就又是埋头看书学习。其实,刘建业的观点没有什么希奇,也只是照搬了后来人对福建事变的研究和分析,可他总不能说自己是来自未来的,那不就成为怪物了吗?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了以后,就保持沉默,让时间去验证。


历史一直在按照自己的轨迹运行,这一次也不例外。到了1934年,也就是民国23年的1月底,随着19路军的最后阵地泉州、漳州相继失守,福建事变终告失败。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福建政府的首脑人物逃往香港,第十九路军的番号被取消,军队被蒋介石改编。


‘;虽然,我很敬佩他们的爱国热诚,但是从军事角度来说,我认为他们发起事变的时机不好。他们的力量太过于单薄,周遍的态势也不好,使得他们起事以后,军事上孤立无援,所以,他们不可避免的遭到失败。当然,从政治角度上来说,他们的起事,显示了国民政府内部始终存在着主张对日抗战的力量,而不是全都想着妥协退让,尽管,这股力量,现在看上去还比较弱小,不够强大。但是,如果有那么一天,日本人开始发动全面的侵略,政府内部占大多数的的中间势力,就会转变态度,主张抗战的。‘;刘建业在书桌前,向王靖芸讲述着事态发展的过程和自己的见解。王靖芸这一段时间以来,只要周末一回家,就抓住基本上周末时间都在钻研军事理论的刘建业,要求他介绍时局的发展和未来可能的走向。


‘;那你是中间派,还是主战派,或者妥协派?‘;王靖芸明亮的双眼,直视着刘建业,仿佛能用这样的眼神逼出刘建业的真实想法。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可饮匈奴血,朝天阙。‘;刘建业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用了岳飞的满江红词的一段作为自己的回答。


‘;这么说来,你也是主张抗战的了?‘;王靖芸轻声的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刘建业在王靖芸的面前,并没有可以的隐藏自己的观点。事实上,主张抗战在国民政府内部也不乏其人,只要你不去到处呼喊,给国民政府找麻烦,或者让国民政府感觉你和GCD一个腔调,这些声音也是可以容忍的。


‘;可是,你看上去可不象。‘;王靖芸小声的说。


‘;我看上去不象?那你说,什么人才象?‘;刘建业好象有了兴趣,问了下去。


‘;就象我弟弟学校里面那些同学们一样,散发传单,开设讲座,宣传抗日的道理。我也去听过的,讲的真好。‘;王靖芸抬起头讲着,接着又低下了头,‘;你就和他们不一样,从来不公开表达你的看法,好象生怕别人知道你是主张抗日的。‘;


‘;我是军人,表达自己的看法,是要冒风险的,我可不想还没开始抗日,就先进了老虎桥,那就折本了。那些同学的做法,我不反对,这也是唤醒民众的一种方法。不过呢,由于身份地位的不同,我和他们的想法和方式,有一些不同。散发传单,是可以唤醒民众支持抗战,参与抗战,但是,就象蒋百里先生讲的那样,日本军国主义绝对不是依靠散发传单就能够打败的,所以,他的做法是脚踏实地的对日本的社会,军事,政治各方面进行充分的研究,结合对中国的充分了解,完成专业的对日作战方略。我没有蒋百里先生那样的大才,因此,我的做法就是先老老实实的学习军事知识,学好在战场上打败日本人的方法,一旦抗战军兴,就在沙场上和他们血战到底,这是我作为军人的做法。‘;刘建业耐心的向王靖芸解释着自己的想法。


‘;这好象也很有道理。那你说,如果抗战开始了,我们这些人应该做什么?‘;


‘;你们也不是没有事情做的,你知道吗,甲午战败以后,中国支付给日本2亿两白银的战败赔款,日本依靠这笔款子,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建立了覆盖全国的全民义务基础教育体系,使他们的国民教育水平很快的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人的素质提高了,就有了国家发展的坚实基础。我们国家的民众受教育水平相比日本,差的实在太多了,大多数的人并不识字,这就很大的限制了国家的发展潜力,对于国家的未来,实在不是好事。你们作为接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人,正可以投身国家的教育事业,让更多的人有文化,明白更多的道理,这是造福国家千秋万代的事。有了大量受过良好教育的民众,国家的未来就有了可靠的保障。你看呢?‘;刘建业内心里还是比较容易接受战争让女人走开的道理。


‘;你说的好象很有道理,我想这的确是一件对国家很有必要的事情。‘;王靖芸想了一下,回答道。


‘;这就对了,抗战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人都要上前线,前方有军人去拼命,后方也要有人去生产,供应前方,去做其它国家需要的事情。‘;刘建业看着灯下王靖芸清秀的脸庞,心里忽然有一种想要去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的冲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