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四节 庐山受训

国产坦克 收藏 1 90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四节 庐山受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次日上午,在黄威的陪同下,刘建业带着自己的两个旧部,到了31旅66团的驻地,开始担任自己的新职务。


为了能够尽快地有效控制部队,刘建业经过黄威的同意,把自己的两个旧部段金锁和张建分别任命为七营和八营的营长,这样,全团三个营,有两个掌握在自己人的手里,自己也能放心一些。另外一个营的营长职务,刘建业费了一番心思,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什么适合的人选,既要有能力的,还不能是和其他人有太多的瓜葛的。这个问题,让刘建业犯了愁,直到他无聊的翻阅团里的军官花名册的时候,才终于找到了解决问题的人选,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七期的杨伯韬,历史上,他可是18军在淮海战役时候的军长,被俘以后,一直对于兵团司令黄威的指挥颇有微词,在战犯管理所里经常和黄威顶杠,这个人可是很有一些本领的,本来,他要到1935年才晋升到营长,现在,情况变化了,刘建业把他提前晋升了。


到了自己的新部队,为了打好开门红,同时给这支大多数都是被红军释放回来的俘虏组成的部队打气,刘建业先是向代理师长罗尤青申请了一笔款项,从军官到士兵都配发了每人两套新军装,下令伙房每顿饭必须做到一荤两素,三菜一汤,每个连每月的伙食费用在月底的时候,要向全连官兵公开,坚决杜绝喝兵血的现象,带兵的人,你今天可以喝兵血,真的到了要大家玩命的时候,士兵肯不肯就成问题了,做的差的,打你黑枪都不一定。同时,刘建业亲自主管内务检查,全团官兵要求做到勤于整理内务,剃头、刮脸、洗澡,营房内外要求作到一尘不染,营房内物品摆放规整有序。经过一个星期的整顿,刘建业的66团至少面子上看起来,有了一些精锐部队的样子,不象刚组建时,每个人都没有精神,委靡不振一样。


有了精神头,士兵们训练时候的面貌就比往日大有改观,口号比以前响了,训练时候也敢于做动作了,队列看上去也整齐了许多。


为了实现所谓的规范化管理,刘建业找来了相关的操典和条例,把团里所有的日常事务都推给了团副韩英斌处理,自己一个人呆在宿舍里面,数易其稿,整理出一套团内实行的士兵管理制度,内容包括:士兵三民主义教育、军事文化学习制度、内务管理条例、武器装备管理条例、伙食标准管理、士兵薪饷管理、纪律奖惩制度等八个方面,着重强调了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体现透明化管理的精神。


第二天,刘建业一早就叫来勤务兵,把自己写好的一封信和士兵管理制度的草稿叫他送往师部,交给师长罗尤青和副师长黄威审阅,如果两位长官没有意见,就可以在自己的部队正式施行了。


早上,吃完了早饭,刘建业把本团的连以上主官召集到了团部开会。


当刘建业走进开会的会场,全场军官一起立正,不错,就是电影里面的那种感觉,过瘾。


走到前排正中,刘建业向下面的同僚敬了一个礼,脱下军帽,放在桌子上,开始了自己的施政演说:‘各位同僚,学友,鄙人前几日刚刚接受上峰的命令,接任本团的团长一职,这是鄙人的荣誉,也是上峰交给的重任,重任在肩,本人实不胜惶恐啊。在座诸位,有的作战经验比我丰富,有的黄埔资历比我深厚,以后,鄙人在本团的工作,还望能够得到各位的鼎力支持,以不辜负蒋委员长,辞公和罗师长的期望。前一段,我们18军是打了败仗,但是罪责不在官兵,各位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即使是汉尼拔,拿破仑不也打了败仗,我不也是打了败仗逃回来的?打败仗没什么大不了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的精神不垮,下次再还对手一下不就是了。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够切实做到黄埔校歌里面所言‘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亲爱精诚,继续永守‘,发挥黄埔的精神,我们是不会让上峰失望的,我们依旧会是国军最好的部队,最能打仗的部队。‘


一段说完,下面的军官立刻鼓掌,看来,这番刘建业精心准备的说辞效果还不错。


接着,刘建业开始向下属军官宣读自己拟就的部队训练计划。这份计划,是根据刘建业来到这个时代之前接受的几次军训和由于军事方面的爱好看过的军事书籍里面接触的知识所编写的,包括每天早上的全副武装十公里越野,上午的队列和体能训练,下午的战术动作训练,每周每个营还要搞一次连级的对抗训练,对抗训练的内容五花八门,从阵地防御,山地作战,游击和反游击作战,甚至连巷战也包括了进来。


‘这份计划,下发到各连,从下星期开始施行,团部将不定时派人进行抽查,检查各部队的训练情况和效果,有功的奖,想混日子混资历的请自己走人,不然,不要说鄙人到时候不讲情面了。记住,各人的面子是要靠自己挣回来的。散会。‘


训练的事情,本着能者多劳的原则,被刘建业充分放权给了参谋长潘裕坤,实际是刘建业自己这个半吊子要是亲自抓这件事情,肯定会大出洋相,不如放权给懂行的干,出了问题,也可以推的干净。


刘建业自己又要干什么呢?他当然有事情做,带着团部直属的工兵连,在团部的训练场开始大兴土木,挖坑,堆土坡,搭建人工峭壁,挖水池,建独木桥,拉绳网,仿真民居,凡是他能想得到的后世用来训练士兵的各种设施,全都搞上,搞的团部得人都对团长腹诽不已。


半个月后,新式的训练场建成了,上报到师部的士兵管理制度也得到了已经升任11师师长的黄威的批准,正式开始在全团内部施行。刘建业把工兵连派出到下属各连依样兴修训练场以后,开始整天操练起团部下属的特务连和警卫连,带着他们终日在训练场冒着南方七月的毒辣阳光摸爬滚打,挖战壕,交通壕,陶瓮式掩体,防炮洞,猫耳洞,时不时再搞个夜间紧急集合拉练,练的那帮人几乎每次训练完毕都累的象死狗一样。还别说,一个月下来,刘建业自我感觉身上的那点肥肉几乎没有了,肌肉块也开始出现,特别是腹部明显的八块腹肌,看上去,整个人都变的精干了,帅气了。


这个月的下旬,刘建业正在训练场上冒着大太阳,操练那帮团部的特务连和警卫连,团副韩英斌跑了过来,‘团座,有电话,是辞公找你。‘刘建业赶紧放下训练,向团部走去,边走边疑惑的想心思,这个时候找我,会有什么事情?训练,自己可是坚决按照三从一大训练的,这可是后来中国体育走上世界前列的法宝,应该没问题才对;管理制度,那可是经过师部批准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轮不到自己;任用私人,最多也就是用了那两个自己的死党旧部,这在国军里算个什么事,屁大的事都不算。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未必有什么坏事,就是有,大不了回老家,仗着正牌黄埔的出身,混个保安总队里面的职务,还不是小菜?发财都发的快。


‘报告辞公,卑职66团团长刘建业报到。‘


陈成在电话里亲切的询问了一下刘建业在团里的工作和生活情况,表示了一下慰问,然后温和的说道:‘你今天晚上把团里的事情先交代一下,安排好代理人员,明天早上带着部下的几个营长,到军部来。马上,委座在庐山要办一个中央暑期训练团,加强对军队指挥人员的政治思想教育,提高对‘领袖‘的信仰,研究‘剿共‘策略。第一期的参训人员,都是剿共部队营长以上将校官,这是一次加强和其他部队军官交流的好机会,不要错过了。‘


‘卑职一定竭诚努力,务必不使辞公失望。‘


‘好了,没有别的事情,你就忙自己的事情吧。‘陈成说完挂断了电话。


庐山的中央暑期训练团,不就是习称的庐山军官训练团吗,看来,训练团结束不久,马上又要发动新的第五次“围剿”,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年底的时候,福建的十九路军会发动要求抗战的福建事变,以18军的驻扎位置,难以避免会进入福建,和十九路军大打出手,自己可不能掺合进去,要自己向这样一支为抗战立下殊勋的部队下手,估计自己还真的下不了手;参加“围剿”,也不是好办法,这次“围剿”,红军在那个共产国际派来的洋顾问的胡乱指挥下,面对按照德国顾问团设计的改用“稳打稳扎,步步为营,修碉筑路,逐步推进”的新作战方针的国军,绝对是必败无疑,损兵折将,只能实行战略转进。自己可不想在手上沾上太多的红军的鲜血,不然,解放后,难免有老红军找自己的晦气,那可就不好办的。虽然,刘建业平时不怎么喜欢动脑筋,因为他感觉大多数事情没有那个必要,但是这不代表他的脑子不好使,就在几步路的时间,就给他想到一个办法。南京的陆军大学,今年会招收第12期学员,陆军大学的学制是三年,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避开参加内战,等到自己毕业,那就是1936年了,再整训一下部队,就可以实现和鬼子血战沙场,登陆日本,血洗东京的夙愿了。别说刘建业有民族主义倾向,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前,他可是在南京出生长大的正牌南京人,大屠杀的血泪历史,可是他怎么都不会忘记的。


打定了这个主意,刘建业不再唧唧歪歪了,吩咐团部参谋给各营打电话,通知各营长明天一早全都到军部去,然后欣欣然继续操练那帮团部的小子们。


庐山的避暑胜地的名声真不是吹的,走上了山以后,刘建业顿时觉得周围的温度比山下要凉快的不少,山上的牯岭镇上有上百座的各种风格式样的别墅,连在欧洲都不多见到的挪威,瑞典式样的别墅都能在这里见到。当然,这些别墅,基本都是外国人修建的,属于中国人的不多,少数中国人的,房主也是非富即贵,不是一般的身份。‘那些洋人,还挺精明的,占了这么好的地方,等老子发达了,老子也要在这里搞一座别墅,不,要搞就搞两座,一座老子住,一座就给我关着。‘刘建业看着那些别墅直眼馋,可惜,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还不够,只好给自己设上一个伟大的目标,鼓励自己不断努力。


庐山军官训练团的团长是老蒋挂的名,实际事务是由陈诚这个副团长兼教育长全面负责。本来,对蒋委员长来说,第四次围剿失败,给陈成一点颜色看是必要的。一来压一压陈成的骄狂习气,二来平息一下舆论,避免国军内部离心倾向的进一步发展。但是,陈成毕竟是他的心腹爱将,两人的特殊关系和“剿共”事业的需要,使得委员长又重用起陈成。对于委员长的苦心孤诣,陈成自然心领神会,感激涕零。因此,他一上庐山就立即表示,要以“决死的精神”,痛改错误,克服堕落,从颓丧中振奋起来,为蒋委员长效力。陈成以老蒋的名义调了不少老将宿儒及知名之士为教官。以南昌行营第四厅厅长朱怀宾为首的政治教官,一上课,就对着那些国军的中高级军官们,大讲‘三民主义‘如何适合‘中国现状‘,‘共产主义祸国殃民‘,‘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对蒋委员长所规定的训练要旨、目的、方法和多次精神训话的重复和演绎,宣传“信仰领袖”,“服从统帅”军人思想,对蒋委员长进行形象塑造,将蒋委员长比做是“普照天下焕发于万古”的“宝石”,就差鼓动学员们学习德意,见面就喊‘委员长万岁‘,每天向着老蒋画像早请示晚汇报了。这些东西,当然提不起刘建业多少兴趣,再怎么造神,能比过文化大革命那么蝎虎?不过,深知‘枪打出头鸟‘道理的刘建业自然不会做出当堂睡觉打呼噜等不给老先生面子的事情,在这里,不给老先生面子就是不给陈成面子,不给陈成面子就是不给蒋委员长面子,不给蒋委员长面子,你有几个脑袋,你真的不想混了?再说,好歹,刘建业现在还是陈成手下18军的,时刻注意留给上司好印象,可是职场上的金科玉律。所以,刘建业使出了前世上大学时候练就的功夫,表面看上去,绝对是认真听讲,实际早已魂游太虚,找周公一起下棋去了。只有在上步兵战术,军事筑城,军事通讯,射击等军事业务科目的时候,刘建业绝对是打足了精神,可谓是一丝不苟,严肃认真。没办法,谁叫这个刘建业是一个半吊子呢,想要战场上保住命,就要多学东西。结业前的时候,训练团要求每名学员写出一份学习心得,以此作为学习成绩的评定依据。刘建业使出了当年在学校时候写思想汇报的功力,不出一个下午,一篇可谓是花团锦簇的文章就出炉了,内容嘛,自然是自己在学习过程中,深入学习三民主义,蒋委员长思想,使自己的思想境界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对于党国的伟大事业抱有无比坚强的信心,共产主义一定在蒋委员长的英明领导下被彻底清除消灭云云。现代人的马屁功夫,怎么也是在前人的基础上继承和进一步发展了的。八月四日,刘建业同学和其他一千八百余名同学,怀揣作为蒋委员长学生签署的毕业文凭,手捧蒋介石授予的《剿匪手本》和《剿匪部队训练要旨》,腰佩镌刻着蒋委员长题签的“军人魂”短剑-用陈成的话说,“这把剑是给大家为主义奋斗,与敌人肉搏到最后的时候,做一个不成功便成仁的志士所用”就是用来自裁之用,以优秀的成绩结束了军官训练团“思想洗脑”、“换灵魂”的学习生活。


在离开庐山的前一天晚上,刘建业特意拜访了庐山军官训练团总教官,陆军大学校长杨捷。刘建业在前世翻阅军事杂志和书籍的时候,就多次看到有关此公的记载。他是旧中国享有世界声誉的杰出军事理论家,军事理论方面的造诣和声誉仅次于蒋柏里先生。早年就读于云南陆军学堂、保定北洋陆军速成学堂,一九一八年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后自费考入警日本陆军大学第十五期。军学超群,曾受到日本天皇的赞赏,有“天才将军”之称。一九二四年毕业,杨捷拒绝日本当局的挽留,回国投奔广东,参加国民革命,备受蒋介石的倚重。“九一八”事变后,杨捷思想开始发生变化,主张坚决抗日,尽力培养抗日军事人才,为国军高级将领中不愿参加反共军事的为数不多者之一。此时受命为庐山军官训练团总教官,说明了蒋介石对他卓越军学的赏识。刘建业对他可以说是久仰大名了,不管是为自己上陆军大学做准备,还是为了未来的对日战争,都有必要拜访一下这位国内的兵学大家。


‘刘团长前来鄙处,不知有何贵干?‘杨捷在私下里,颇有古代名士风范,敞怀穿着一件白绸衬衣,手里拿着一把蒲扇。


‘杨校长,卑职打算今年报考陆大12期,所以,想向校长征询一些意见。‘面对这样的一位军中前辈,刘建业还是有一些拘谨,显得必恭必敬。


‘报考陆大,不错,坐,不要太拘束。不过,据我所知,你们11师马上就要开上剿共前线,这个训练班也是为了剿共服务的,你们这些学员都是参战部队的,你怎么会这个时候想报考陆大?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刘建业知道,在这位坚决主张抗日,反感内战的前辈面前,说些虚伪的话,恐怕并不合适,所以,他也不打算对他隐瞒:‘校长是打算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真话怎么说?假话又怎么说?‘杨捷开始对面前的这个晚辈有一些兴趣。


‘假话就是晚辈想要在陆大镀金,混个更好的资历。‘


‘那么真话呢?‘


刘建业打量了一下周围,站起来走到窗前,把窗子关上,顺便把门也带上。


‘真话是晚辈不想参加剿共,对于内战没有多少兴趣。晚辈认为,目前对中国最大的威胁,不是南方的共产党,而是东面的日本。‘九一八‘事变以来,日本的野心已经充分暴露,他们不仅仅是想要东北四省,他们的胃口是整个中国。前不久的长城抗战,就是具体的体现,政府和他们签的《塘沽协定》,实在是丧权辱国,是在割自己身上的肉来喂一只胃口永远填不满的恶狼,只能让他们越来越饥饿。政府对待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各种做法,也实在不能上台面,只能是姑息养奸,让日本人胃口越来越大,侵略的步子越来越快。晚辈认为,未来的中日全面战争不会很遥远,就在几年之内,必定会爆发。这场战争将是两个民族之间的以民族命运做赌注的决斗,我们的战事肯定会很艰难,毕竟,我国的实力远没有日本那么强大和现代工业化。但是,作为一个中国军人,即使明知打不过,也要坚决的打,因为,在这场战争里,我们将不再有任何的退路,除非我们甘心做日本的奴隶。晚辈正是想要在陆大里面充实自己,学习现代化战争和大兵团作战,学好了东西,再和日本人好好的较量一下。‘


杨捷看着显得有些慷慨激扬的刘建业,打量了一番,点点头,‘不错,我支持你的想法,不要拘束,坐下来,我们好好谈一下。‘


杨捷大概是在国军中很少能遇到和他的看法接近的军官,不但谈了报考陆大的注意事项,报考科目,还拉着刘建业谈起了未来中日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幸好,刘建业以前可谓什么杂书都看,所以,有幸浏览过蒋百里先生的《国防论》和毛主席的《论持久战》,也就没有在杨杰面前丢上很大的脸面。当他搬出了蒋百里先生的《国防论》对日战略三要点,即第一,中国对日不惧鲸吞,乃怕蚕食,故对日不应步步后退,而要主动实施全面抗战,化日军后方为前方,使其无暇消化占领区,从而使日本无法利用占领的地区提高战力;第二,主动出击上海日军,迫日军主力进攻路线由东北-〉华北-〉华中-〉华南的南北路线改为沿长江而上的东西路线,从而充分利用沿江的山地与湖沼地利,抵消日军兵器训练方面的优势;第三,以空间换时间,行持久战,通过时间的消耗拖垮日本,具体做法为将日军拖入中国地理第二棱线,即湖南四川交界处,和日军进行相持决战;最后说道:‘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同它讲和!‘


此言一出,杨捷不禁击掌叫好,‘难得这么年轻,就对时局有这么清楚的认识,难得,你这个学生不必考试了,我和你们军长陈辞修直接去说,再和初试复试委员会打个招呼,我的话还是管一些用的,你就到时间去南京报到吧。‘


‘多谢校长赏识,晚辈在此谢过了。‘


‘我希望你进陆大以后,能够在研修学业的同时,脚踏实地的对日本的社会,军事,政治各方面进行充分的研究,结合对中国的充分了解,完成专业的对日作战方略。我们和日本的战争,是关系民族存亡的事情,是不能存在马虎的,这一点你要谨记。‘


‘学生一定牢记在心,时刻不忘。‘


离开杨捷的住处,刘建业浑身都感到了轻松,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避开参加内战的命运,又可以在陆大里面深造,学好真本事教训小鬼子,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