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三节 辞公召见

国产坦克 收藏 1 14
导读:民国军旅之随波逐流 来到民国 第三节 辞公召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6/


报告交了出去,刘建业开始了无聊的等待,原先感到舒适遐意的住院生活,好象也突然间变的很令人不爽,使的刘建业时而对着护理自己的女护士也发上了小火。


这段终日无聊等待的日子,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这天,一个高瘦的戴着上校军衔的30岁左右的军官,来到了刘建业的病房,一进门,打量了一下房间,用带着江西口音的话,开口问道:‘请问,这里是59师刘建业营长的病房吗?‘


‘我就是刘建业,请问有何贵干?59师撤编了,我也不是营长了。‘刘建业正郁闷着,自然没有什么好口气。


‘鄙人黄威,11师副师长兼31旅旅长,特来和你商讨一些问题。‘不愧是有名的倔脾气,说话中气很足。


‘原来是学长大驾光临,请恕卑职未能远迎,条件简陋,请随意。‘看来,报告已经交上去,开始起作用了。


‘我不喜欢太客气,就开门见山直说了。‘


‘请学长尽管直说。‘


‘你的报告,我看过以后,已经上呈给了辞公,辞公认为很有见地,兼顾了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问题,有一些需要进一步搞清楚的地方,所以,辞公就指派我来和你探讨一下。‘


‘卑职的报告里面只是一些个人的浅陋之见,既然辞公和学长有兴趣,卑职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就这样,刘建业和黄威在病房里面就我的报告里面涉及的各方面问题,进行了广泛的讨论,甚至在某些问题上,两人的意见相左,言语激烈,争的面红耳赤。黄威不愧是土木系内的理论专家,后来的人民共和国多名将帅都指出的书呆子,在理论上的造诣,显然不是刘建业这个半吊子的军事爱好者所能相比的,幸好,刘建业比他有着多出数十年见识的优势。对于机械化战争,大纵深机动作战,闪电战,空地一体化作战,立体作战,山地作战,特种作战,沙漠战,丛林战等,他自然是不能和刘建业相比。虽然,使用常规的战术,刘建业肯定被他修理的很可怜,但是,刘建业总是能不时冒出一个被他看来匪夷所思的歪招,让他费上不少脑筋。


‘一不注意,时间已经这么晚了,外面天都要黑了,我就不继续打扰了。今天的探讨,收益很多,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们继续探讨交流。‘黄威主动伸出手,与刘建业握手告别。


‘学长的学术造诣,令学第不胜佩服,学长有命,学弟敢不从命。‘


‘以后,就不要学长学长的称呼了,私下就称我的字‘培我‘好了,不然就见外了。‘黄威拍着刘建业的肩,亲热的说。(黄维的字本不是培我,是为了表示感激委员长对他的所谓知遇之恩,自己改的。)


‘那学弟仲良就忝颜称呼学长培我兄了。‘刘建业自然顺着杆子爬,拉上了近乎。


刘建业把黄威一直送出了医院大门,转身回来,不免感到些许的激动,费了那么多的脑细胞,总算是在上层引起了一些注意,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不用多久,出院以后,肯定会有新的任用,说不定还会有所晋升。


一个星期以后,刘建业伤愈出院,段金锁和张建都来帮忙收拾东西,准备一起出去,然后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上一顿,一来庆祝出院,二来发泄闷气,毕竟两个多月以来,一直没有给他们安排新任的职务。


就在他们准备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一辆美国出产的黑色福特轿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下来一个年青的少校军官,掏出一张照片,对着他们几个看了几下,走到刘建业的面前,‘你就是原59师少校营长刘建业?‘


‘鄙人就是刘建业,请问有何事?‘刘建业满脸的疑惑,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他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


‘是你就好,军座有请,请跟我走。‘


‘好的,我先和我的袍泽打个招呼。‘刘建业转过头,向段金锁和张建打个招呼,要他们先到我们的临时住地等着自己,自己回去找他们,转身就上了车。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随它去,大不了回宁波去,继续当花花大少,想到这里,刘建业索性闭上了眼睛,来了个闭目养神。


汽车行驶了大约20分钟,停在了一座两层的花园小楼门前,门前的一名卫兵上前打开了车门。刘建业下了车,看了一下这座红砖小楼,也不说话,跟着带自己前来的少校军官,进了门厅,进入一间会客室模样的房间。


‘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向总座汇报。‘少校军官打了个招呼,不等刘建业回答,就径自走出房间。


刘建业在房间里独自苦坐,还必须保持着标准的军姿,心里还有一些忐忑不安。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尽管腰已经开始有一些酸痛感觉,六月的南昌天气绝对不凉快,使得额头有了细小的汗珠,但是,刘建业依旧保持着标准的坐姿,所有的扣子扣的整整齐齐,不敢有所懈怠,不知道什么时候正主就进来了,可不能因为个别细枝末节的问题,留下不好的印象,破坏自己的青云之路。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音,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三个人走了进来,刘建业看了一眼,打头的是自己的上司,中路军总指挥,18军军长陈成(1935年9月,陈诚才辞去军长职务),到医院见过自己的黄威,还有一个大概是副官的中校军官。


刘建业赶紧立正,敬了一个军礼,‘卑职原59师175旅少校营长刘建业奉命前来,请军座指示。‘


‘不要这么拘束,坐,坐‘陈成看到刘建业向他敬礼,招了一下手,指了一下椅子,‘今天找你来,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是谈谈前一阵子你让培我转交的那份报告。‘


‘军座,那份报告只是我的一些个人见解,如果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还请军座代为转圜。‘刘建业知道自己的报告里面,对于国军内部的一些地方实力派人物和中央军内的一些大佬有所微词。要是报告落在他们手里,这些人可能对付不了老蒋面前的红人陈成,但是要是对付自己这个小萝卜头,可是绰绰有余。


‘不用这么紧张,你的报告,我已经交给了委员长亲阅,委员长阅后深表欣慰,认为报告直指国军的时弊,很有价值。我叫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见解和看法。‘陈成显得很和蔼可亲。


刘建业略微的放宽了心,于是将自己在报告里面的看法和自己对于解决报告里面所指出的问题的一些想法,在陈成面前全盘托出,侃侃而谈。


陈成听着刘建业的阐述,一会眉头微皱,一会又眉头轻舒,不过,一直没有打断刘建业的话头。直到刘建业讲完,陈成才接着讲道,‘这次的失败,全怪我指挥失误,和你们这些做下属的没有关系。你就不要自责了,好好地养好身体,来日方长,我们一定能够报仇的。至于,国军的那些弊病,委员长已经开始采取必要的措施,逐步予以解决。前一段,11师的那些被俘士兵和下级军官,已经被共匪释放了回来,姑念他们也是身不由己,我也就继续收留他们,把他们和军里特务团新成立的一个营合编为66团。原本,我是打算把这个团交给胡连,后来想到你是有战场经验的,也是黄埔出身,对于战事又有很好的看法,所以,我现在打算把这个团交给你去带,你有什么看法嘛?‘


‘军座,胡连兄不论从资历到经验,都远胜于卑职,卑职又是败军之将,不敢言勇,故而卑职以为这个团,还是应该由胡琏兄带领比较好。‘刘建业赶紧表示一下谦虚,不过说实话,胡连打仗的确很有一手,既悍勇又不缺少狡猾,抗战时候的石牌要塞和常德会战,解放战争时候屡次从中野和东野的包围里面杀出血路,在金门岛又打的解放军吃了从未有过的惨重失利,怎么是自己这个二半吊子能比的上的。


‘不要太谦虚了,你虽然年轻,但是你很有想法,看问题有见地,这就很好,只要忠于党国,忠于委员长,又有能力,肯定是要重用的。好了,就不要继续推辞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委任状,我也已经带过来了,顺便晋升你为中校军阶。培我,现在他就是你的下属了,明天,你就带着他去正式上任吧。仲良,我很看好你的能力,要尽快把部队带好,不要让我失望。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送你们了。徐副官,你就送送他们吧。‘说完,陈成站起来,拿过卷好的委任状交给刘建业,拍了拍站立着的刘建业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站在小楼的门口,刘建业对着徐副官说:‘鄙人今天才有幸得到军座的召见,聆听军座的教诲,深感荣幸。今后,还望徐副官有机会的话,能够在军座面前为鄙人美言几句,鄙人将不胜感激。‘说话的同时,刘建业的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卷红纸包着的大洋,放进了徐副官的上衣口袋,可怜啊,刚领到的两个月军饷,一大半就没了。


徐副官的手掂量了一下,口气马上客气了许多,‘仲良兄胸有大才,又得到委座和军座的赏识,前途未可限量,以后还要多关照关照徐某了。‘


‘徐副官客气了,徐副官这里事关机要,职责重大,不敢多做打搅,就不劳徐副官相送了。以后,有机会的话,请务必赏个薄面,让小弟做东,我们好好交流交流。‘


‘一定一定,仲良兄既然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会驳你的面子呢,届时,一定会去。兄弟还有事,就不多送了,培我兄,仲良兄,请走好。‘


走出花园,走在街上,黄威只是一直看着刘建业,没有说话。


‘培我兄,你肯定在奇怪我怎么对徐副官这么客气甚至谦卑,看不起我刚才的举动。我也不想多解释,我知道培我兄素来性情梗直,不屑此等作态。我只想说,对那些大人物身边的小人物,能拉拢最好,不能拉拢,至少也不能得罪,宁可得罪阎王,也不能得罪小鬼。他们一旦得罪了,许多事情就不好办了,时间久了,见得人多了,培我兄自然就明白了。‘望着前方,刘建业轻声的对黄威说。


在路口辞别了黄威,刘建业自己独自走在街上,才感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汗水全部浸湿。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