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天生郭奉孝

五五二十六 收藏 57 14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一次发书,请大家原谅!



第 一 章 人死如灯灭

我叫郭佳,现在三十一岁。因自我怀疑心里有阴影(从小喜欢窥人隐私)所以在报考大学的人生转点上,选择了第五军医大学心理系。分数不高、免学费、上学就有薪水拿,是每个懒人的绝佳选择。经过了几年的大学生涯后,被分配到了学院心理咨询中心工作。在这个可以对前来咨询问题的病人的隐私想怎么问就怎么问,还不用担心挨揍的工作岗位上我是如鱼得水。


只可惜在中国愿意来做心理咨询的人太少了,一般人都把心理疾病等同于神经病。所以难得有放开了发挥的机会,而幻想中能来咨询性问题的漂亮妹妹更是一个也没碰到过。哦!对了也不是一个没有,当初刚工作的时候碰到过一位相貌很是漂亮的年轻妹妹。当听到敲门声抬头看到如此漂亮的美女来咨询心理问题,我怎么能不激动的立刻冲上去拉着漂亮妹妹的手就是一顿海侃。


当我刚从少女的青春期发育时初经的苦恼谈到性心理卫生的重要性和月经期精神抑郁的危害,还没等我讲到更年期后的性生活应注意的事项的时候,我的一只眼睛就已经睁不开了,然后就晕了过去。事后才知道,这个女孩是中心主任准备给我介绍的对象。姑娘到是停大方的,说是要先去看看人就来我这里了。结果是练过武术的她用她那能打爆沙袋的拳头轻轻慰问我了两下,对象自然也没相成。而后我就有了一个月(经)大夫的外号,而打那以后也再没人愿意给我当红娘了,可怜我至今还是独一人在窥视他人隐私的道路上艰难的行走着。


“当!当!当!”有人敲门说:“请问月大夫在吗?”


我无语,那群发疯的小女兵护士们是一代接一代把我的外号发扬光大,而且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以前还是背着我偷偷地叫、后来是开玩笑的时候低声地叫、现在当着面大声地天天地叫!


门被推开了,两个带着甜甜的笑容的小脸从门口探了进来:“月大夫您再啊!”


笑的这么甜,说话这么温柔,还用您来称呼我。哼……无事献殷勤非奸既盗!坚决不于理睬。


两个小护士鬼鬼祟祟的凑到我的桌子对面说道:“月大夫,您相不相信有神鬼!”


拍案而起,我严厉的看着这两个小丫头说:“我是心理医生,不是神汉。你们两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受党多年教育,在军队这个大熔炉里也混了,不是锻炼了一年多了。怎么能相信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呢!”好久没这么爽的教育人了,心里这个美啊。


“不要装了纯洁了,是谁前天到山上的庙里又是磕头又是拜的,还说什么如果能给个媳妇,就怎么样怎么样的来还愿的。”两个小丫头撕下了虚伪的面纱的同时也揭穿了我的真面目。两天前受不住寂寞的我到庙里请佛主帮忙找个媳妇,不过这件事她们是怎么知道的,想不到她们窥人隐私的功力如此深厚,以后有机会还是交流一下的好。


想我堂堂的少校军医怎么能被两个小小的上等兵难住,大义凛然的说:“我那是理论联系实际,用实践的方法来确定鬼神的不存在。而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实践。懂不懂?我们要以理论为基础,以实践为准绳。从自身做起,发动广大群众,坚决地、彻底地将封建迷信那一套歪理邪说屏弃掉。”


“靠!”


这么粗鲁,让你们两个一辈子也嫁不出去。


这俩小丫头一副鄙视你的表情说:“不要胡扯了,月大夫。我们是问你个正事的。”原来最近几次夜班,这两个丫头总是听到窗户外面有人在说话,可是出去一看却见不到人。


听她们这么一说,我来了精神问:“你们两个确定,不是得了青春期妄想症或长时间夜班双向聊天过多而导致的缺乏多边交流幻觉症。”


“你才得了老年痴呆症和配偶缺乏宗合症呢!”这两个丫头一点都不遵守中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的传统美德。三从、四德在她们身上是一条也看不到,尊老爱幼一项也不见,谁娶了她们算是倒大霉了,强烈鄙视现代教育制度。


为了打发走这两个瘟神,我只好强打精神问:“那你们说说都听到了什么?”


两个小丫头一个跑到门口看了看然后把门锁上,另一个到窗户前看了看窗外然后关上窗户拉上窗帘。而后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我身旁,两张如花似玉脸差几公分就贴到了我的脸上。她们不是想非礼我吧?虽然我很想找个人进行人类繁衍这样的伟大事业,可一下来两个我可受不了。


“我们听到:七月十五日,改运换命天。开门于子时,就在槐树下。千年才一会,决断莫迟疑。”


什么乱七八糟的,时间地点都很清楚了,还来问什么。一定是这群丫头闲着没事拿我设局开赌,看穿了她们的小把戏我拿出了长官的威严把俩人哄了出去。不是我自我吹嘘,凭我在心理学上研究一般人所做所为都能被猜个八九不离十的。下班回宿舍时一路碰到的小护士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更加确认了我的想法。嘿嘿!一群黄毛丫头想和我斗,差远了!想着输的眼泪花花的小护士我忍不住吹着口哨快步的走向餐厅,今天要大吃一顿!兴高采烈的我全然没发现自己的大前门完全敞开着(晕死,上完厕后没拉拉链!)。


时间今天晚上(阴历七月十五日)十点三十分,地点医院后院最大的槐树下,人物我自己。被蚊子叮咬的满脸疙瘩的我虽然明了这事的原委,但还是来了。皮肤比较敏感的我最怕蚊子了,被咬上一口好几天下不去。哎!好奇心有时候会害死人的。


喜欢窥人隐私的我回去后忍不住又开始了胡思乱想。这么简单的局还真有可能这群单纯的小丫头们能想出来的,但是从她们平时古灵精怪的表现上看,却怎么也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让我识破吧?难道她们两个打的睹是我绝对不会出现在槐树下?还是另有高人指点我一定会去?到底去不去呢?


去就去,不过不是子时去。呵呵我提前上半个小时到那里打个转,如果没人在自然就没一点问题。如果有人我差上个三五分钟就撤退,就凭部队的时间观念,她们打的赌自然也是分秒不差的。


奇怪了,我左三圈右三圈围着大槐树方圆几是米找遍了也不见有其他人的人影。这个时候值班室内的几个丫头片子正唧唧喳喳的吃着零食并围着老主任说,明天月大夫脸上几个包就该由谁请客……果然是有高人指点啊!原来他们打的赌是我脸上要被蚊子要几个疙瘩。


找累了,确定根本没人在深更半夜里来这里喂蚊子的我靠着大槐树休息一下就准备回去。抬头看了看阴森森的月亮,不由得的打了个冷战。今天中元节,俗称鬼仔节,据道教宣称,此时阴间地府会打开鬼门关,让很多久经饥饿的无主孤魂散鬼到人间觅食。而槐树在老家又叫鬼树,老话讲前不栽槐、后不栽柳就是说的这种树。虽然我是半个无神论者(就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那种人)但还是觉得这里鬼气森森的。


感到背后一空,失去支撑的我就倒退着掉进了槐树上突然出现的大洞里。大洞就在槐树粗大的树身上出现,上面还有磷光闪闪的三个大字——鬼门关!


牛头马面刚打开大门准备放孤魂野鬼出去觅食,就见一个黑影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两个执法人员抬脚就踹,把不明飞行物踢出来了好远。这个被踢飞了的不明飞行物不用说就是我了。本来直线下坠的我被这两脚踢了个魂体两分离——挂了。还不知道已经光荣牺牲的我感觉自己迷迷糊糊轻飘飘的就向下落去,而我的肉身则充分体现了牛顿定律重重的砸了下去。


奈何桥边喝过孟婆汤的魂魄正摇摇晃晃的排着对等候跳入转生池投胎,一个魂魄刚喝完汤正在那里美呢!再也不用在这里乌漆吗黑的地府里做鬼了,可一个东西从天而降正好把他砸进了忘川河。


鬼差听到扑通一声就知道有人跳进了忘川河,摇头叹息道:“又一个心有牵挂,不愿意投胎的。”说完低头继续自己的事情,耽误了投胎可不得了。“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他每念到一个鬼的名字就有一个鬼跳进转生池,“郭嘉!”


刚好飘落到等候投胎的队伍里的我听到有人叫自己立刻习惯性的答“到!”然后就又挨了一脚被踢入了转生池,接着我就感觉到象是被强行塞进了一个罐头盒大小的东西。在一阵剧烈的疼痛后刚轻松了一下,就发觉被人提溜着脚给倒挂了起来,然后屁股上挨了狠狠的巴掌。


“我靠!这是谁啊!”话一出口却发觉从自己口里出来的竟然是哇哇的婴儿的哭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