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五十五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0
导读: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五十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秋去冬来,时间转眼就翻到了十一月十五日。

一股强烈的北风,兮萧萧的刮了十几天,在这一天终于带来了满天飞雪,白茫茫的飘洒在辽东的大地上。一颗调零的小树孤单的立着,片片雪花落在光秃秃的树丫上,不断的消磨着树干仅有的一丝余温,直到屈服于雪花的冰冷。于是,一片片的雪花就在树枝上堆积,小树仅有的一点尊严也被摧残一空,那些曾经挂满绿叶的树枝被无情的压弯了腰。

对于这颗树来说,或许等到明年春暖花开时,它的尊严与生机会再次浮现,但对于围坐在它边上的这一百多号人而言,不再会有春天了。片片雪花洒在凌乱不堪的发梢上,没有人想着去摇摇头将雪花抖落,两只眼睛无神的看着前面。身着单衣的他们,不知是因为凛冽的寒风,还是因为心里的恐惧,和对命运无奈的屈服正擞擞发抖着,犹如他们眼前那些被寒风刮动的枯草一般。

在他们边上四周,被一百多骑战马围着,马蹄踏击着冰冻的地面印出浅浅的蹄印。马鼻中喷吐出缕缕白气,呼哧呼哧的打着鼻响,绕着他们来回的印出更多的蹄印,就像是一堵无形的铁墙将他们圈在了里边。马背上的兵士手里提着白晃晃的马刀,冷漠的看着他们,一百步外的一个小山头上摆着十几门乌黑乌黑的大将军炮,黑洞洞的炮口正对着这边,立在炮边上的兵士,手里举着浇了桐油的火把,火苗子被风吹的呼呼作响,随时都准备着让火与炮身上的引线亲密接触。

“妈的!”站在炮阵后一个军官模样的青年人眯着眼睛,看到对面山头露出一骑身影后,不知是为了这鬼天气还是为对面山头那骑身影的动作缓慢重重的骂了一声,接过侍卫递来的马缰,翻身上马向着山下插了一把绣着李字帅旗的营帐飞驰而去。

此人就是镇守辽东的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梅,今天他们是来这里“为国洒血沙场”的,而那些围坐在小树底下的人就是他们的“敌人”,那些人里有的是大半年来抓的战俘,有的就是山民。每年的这个时候,李成梁都要出征一次,完了就鸣金收兵等着过年,这一次的“出征”战报就会记在对面的海西女真叶赫部身上,到了来年开春后,再把蒙古战俘与牧民拉出来,也就有了对蒙古土蛮的战功。

李成梁镇守辽东太久了,久的让他的敌人都完全清楚他的脾性,这几年再不敢于秋收后的这段时间出来摸摸这只老虎的屁股,等着他收兵回家过年后再出来劫掠一番,李成梁无奈的只好拉那些“敌人”来充数。其实以李成梁手里的军力,不管是北边的女真还是西边的蒙古部落,只要他想,完全可以把他们打的满地乱跑而不敢再来撸虎须,就是灭了他们也是可能的。可李成梁并不想这么做,只要有他们的存在,他李成梁就可以每年都有仗可打,自然也就每年都可以向朝廷请功,就像是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老鼠都死光了,猫也就失去价值了。

当然,这一点,游戏的另一个主角---老鼠也是明白的,没了后顾之忧,自然是一瞧准机会就会冲杀进来捞上一票,运气好的全身而退,运气不好就当是做了一笔赔本买卖,留下几条鼠毛。再说总不可能老走霉运吧,总会有好运的时候,这就是老鼠的想法。有时猫也会对几只运气好过头的老鼠重重挥舞几下猫爪,反正老鼠不少,少了一只也无所谓。

冬去春来,这辽东一镇北御女真,西抗蒙古,常年的“两线作战”,李成梁也就立下“两百年来所未有”的功绩。位望益隆,奢侈无度,军赀、马价、盐课、市赏随意侵吞,全辽商民之利,尽笼入己。

在中军账里,李成梁举杯呷了一口,抿嘴咽下,呼出一口爽意,将杯中剩余的白酒泼洒到火盘里,盘里的烧红的木炭借着酒精窜起一串蓝色的火焰。

“范先生不来一杯?”李成梁将酒杯放回案上,双手放在火盘上来回搓揉着对站在边上的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说道。

这个李成梁口中的范先生名叫范仲,自从李成梁在辽东当了总兵后他就一直在帐前当着军师,不管是战事还是朝里的政治斗争,时时的为李成梁出谋划策,助其成今天的功业。李成梁对他也很是敬重,还让自己最不长进的第五个儿子李如梅拜在他的门下,跟着他习文断字,故以先生称之。

“不才只是一介书生,配不起这等烈酒啊!”范仲笑着一边说着一边也凑到火盘边上烘着手。

李成梁苦笑一声:“若真以此论,老夫也是喝不得啰,天下唯有一人能喝!”

范仲知道这个主子还为皇上几个月前升了戚继光却没有升他一事耿耿于怀,开解道:“军门大人何必如此自谦,那戚元敬也不过是在东南灭倭时留下点名声,要真说这边防战功哪比得上大人你一年十数战之赫赫战功,这杯酒你比他更有资格去喝!”

“哼”李成梁喉间冷笑一声:“我李成梁也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而已,做不到范先生这等境界啊。本以为得封爵位,就是军中翘楚了,没曾想那戚元敬却是得了二品官衔,封了督师,领着四十万的京军,老夫倒成了他的马卒,还要帮他寻那努儿哈绑进京去供他使唤”

李成梁忿忿不平的说出最后一句话,重又退到案几边上,拿起酒壶自行倒上一杯,一仰脖子全灌进了肚中。想起那努儿哈他心中就有气,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却要劳圣驾下诏,可恨那努儿哈却是给脸不要脸,死活不肯进京,一气之下下令把他给绑了,押到京城交给戚继光,一翻折腾最后为戚继光跑了一回腿,这能不让他气愤吗?再加上他不知道万历为什么要把努儿哈召进京,只是觉得这是信不过他李成梁,这就让他心里更加不平了,才多大的事啊?不就是不小心杀了个把人吗?这点事情难道我李成梁会处理不了?非要劳你这个皇帝亲自出马不可!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