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筱莹夫人

妙心幻玉 收藏 0 5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筱莹夫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隐玉站在那里咬着牙,暗自恨道:“大夏天的哪有风寒,酸文假醋的。”她一把掀开竹帘跟进去。

太阳已落山,阁楼里灯火通明。

这是装饰得极其雅致的房间,墙上挂着几幅兰草瘦竹图,意境甚为高远。在窗边的花架上摆放着一大束蔷薇。

第五长醉和那位姑娘已经坐在圆桌边。

那姑娘向隐玉招手道:“隐玉姑娘,快请坐吧。整天赶路,一定累了。”她笑得优雅迷人。

隐玉坐下,冷声道:“你是谁?”

“小女子花筱莹。”她给隐玉倒了杯茶递过去,那动作优雅得完美无缺。

“你找到我是为了宝藏吧?”

花筱莹娇笑着,眼波流动地看向第五长醉,道:“隐玉姑娘好像不太喜欢我。”

第五长醉轻轻咳嗽一下,道:“让花姑娘见笑了。”

花筱莹娇笑声更响。

隐玉忍不住在桌下狠狠揣了第五长醉一脚,第五长醉动都没动,仍面带微笑看着花筱莹。

这时,竹帘掀起,一行十几个小伙计端着托盘鱼贯而入,一时间,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酒菜。

花筱莹道:“略备薄酒,不成敬意。”

第五长醉道:“花姑娘太客气了。”

“那我先敬二位一杯。”说着花筱莹端起小酒杯一饮而尽。

第五长醉赶忙也跟着一饮而尽。

只有隐玉坐着没动,她实在看不惯第五长醉那个样子。看着他们一言一和地说笑,一杯一杯地喝酒,好像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也许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由第五长醉引她到这里将她藏好,等待她能把藏宝图招唤出来再杀掉她。就算不是一伙的,那他们的目的也是一样,都要利用她找到宝藏。

想到此处,隐玉站起身,冷声道:“我没兴趣看你们的表演,实话告诉你们,我是能听懂鸟语,但却没能力招唤出藏宝图,你们死了这份心吧,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说完大步向门口走去。

花筱莹连忙道:“不要生气嘛,你一口一个宝藏的,我是听说过宝藏,但我根本不知道会鸟语的人就是你。”

隐玉转头看着她道:“别装了,不管你们是不是一伙的,目的都相同。”

花筱莹咯咯娇笑,道:“隐玉的脾气还真大。既然你一口咬定我是为了宝藏,那好,你现在就离开这儿,我绝不拦你。”

隐玉没再说话,更没瞧上第五第醉一眼,就连眼角的余光都不屑扫到他,她掀起竹帘大步走出去。

花筱莹轻轻叹气道:“她竟真的走了。”

“她走不正是你的目的吗。”第五长醉淡淡地道。

“你却没走。”

“你没让我走。”

“我让你走你就走?”

“你让我走我也走不了了。”

花筱莹娇笑声再起。

“为何?”

“姑娘明知,何必多问。”


天已黑透,星稀月明。

隐玉在梅树从中快步走着,警惕周围的一切动静,细心分辩是不是她潜意识里想要听见的那种声音。

突然,她听到了。

脚步走,正向她走来。

随着脚步声传来的还有另一种恐怖的声音:“隐玉,我们又见面了。”

隐玉全身一颤,她记得这声音。

她猛然转过身,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走路像根棍子一样的人。

隐玉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阴恻恻地笑道:“上次你离开第五长醉就遇见我,这次又遇见我,你说我是什么人?”

“你是第五长醉的人,上次你们在演戏?”

“哈哈……够聪明。”

“不对,你不是他的人,第五长醉还没蠢到这个地步。你是花筱莹的人。”

“说你聪明还真不假。”

“其实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必须死。”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随后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影。

隐玉吃惊非小,来人正是把她从东方珊瑚手中截走的那个中年男人。

皇上的人。

隐玉暗自叫苦,自己一路上都被跟踪,此时这些人才出现,正是因为自己离开了第五长醉。

与第五长醉在一起,确实比孤身一人要安全得多。但一想到他看到花筱莹骨头都酥了的那个样子,就不禁银牙紧咬。

中年男人背负着双手,开口道“木棍蟒,你是自己了结还是我替你动手?”

木棍蟒僵硬的身体一动未动,手中却多了一柄短刀。他把短刀慢慢指向自己的胸口,仿佛在下一瞬间就要刺进去。但他却突然出手甩出短刀直击中年男人,眨眼间人已窜出数丈开外。

中年男人只一抬手便接住短刀,向着木棍蟒逃窜的方向回敬出去。

只听一声惨呼,他重重摔倒在地上。

中年男人走到隐玉面前,施礼道:“公主殿下,臣司马藤壶受皇上之命,接公主回宫。”

隐玉道:“我不回去,我不是公主。”

司马藤壶道:“你是公主,赫子修穷凶恶极,一心想夺取江山,他一直在骗你。”

“我不相信。”隐玉一边后退一边喊叫。

“回去吧,皇上在等你呢。”

隐玉突然飞身掠起,向最黑暗的梅树林深处逃去,不顾一切的向前狂奔。

但是,她听到了司马藤壶就在她后面紧紧跟着。

突然,无数点寒星在她身边滑过,接着传来金属激烈碰撞的“叮叮”声,她不敢回头去看,加快速度向前掠去。

但是,她的身体却突然被一条绳子缠住,接着便不由自主地被绳子拽向右边。

她看到一棵梅花树立在那里,马上就要撞到树干上了,而自己的身体却被那条绳子的巨大力量牵引不受控制。

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憋住。

但是,她并没有撞到树干,而是被人巧妙地化解了冲力落在地上。

那人并不说话,拉起她就跑,瞬间钻进一间屋子里,并回身向外看了看,把门轻轻关上。

隐玉以为是第五长醉,但她错了。

是东方珊瑚。

她忍不住惊呼:“是你。”

东方珊瑚连忙掩住她的嘴,轻声道:“司马藤壶还在外面。”

隐玉不想见到东方珊瑚,但也不想见到司马藤壶,她大睁着眼睛惊恐万状。

而此刻,惊恐万状的不止她一人。

东方珊瑚背后标枪般地站着一个人,已将她的穴道封住。

隐玉脑中嗡嗡作响,险些晕厥过去。

她看见,站在东方珊瑚身后的人正是她的师父赫子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