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二节解救妇女顺手消灭地主豪强

ddtt 收藏 8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我和白马顺利进入江西南边见到真正的红军,他们头戴八角帽身穿灰色军装,用的各式各样的枪,他们那我们仔细观察过没有地主,百姓一律平等,人人有地可种,没有比他们那更好的地方,他们完全跟您说的是一样,所以我们把一些老兵留在那帮助他们,我们的兵可以帮他们修理军械,还能训练他们的士兵,把事忙到这我们就先回南昌的落脚点,看到他们的留的信我们就找到这里。”大胡子说完拿起茶碗大口喝水等着横把的吩咐。

“最近我有这么个事需要你们办,现在我们人少,我想让你们四个人带上好家伙去山里收拾这里的土匪稳定本乡的治安,你们两位跑了两个月,我真舍不得用你们。”张学义不想让疲惫不堪的兄弟们在冲杀了,这几年过的多不容易。

“那有什么,不过横把我有个事要说,有些事情光老爷们不行,有女的才好鉴别山上的胡子是不是侠义盗,纪律好的从小事上就看得出来,您要把钱瑞、刘二的媳妇找来,她们久在绿林,拜山时候让他们去,山上的人有歪歪心或者歪歪人,她们肯定能侦知的。”白马知道女的容易出去搞情报。

“她们俩也是有功劳的,女人应该好好呆家里,我总想兄弟们跟我受累,还让两位女侠继续冒险,我于心不忍。”张学义感觉人手不足,尤其可用的人。

“可不整顿土匪地方永无宁日的。”

“好吧,我去找她们。”


次日张学义把四个铁班底集合起来秘密开会,他命令他们四个人在红玉、莲儿到这之后立即投入到剿灭土匪的工作中,会开完以后张学义又让自己手下的兵写布告,要求本乡犯过罪的自首,如果偷人可以把赃物送回既往不咎,轻的犯罪可以弥补被害人而结案,而重的自首可以不被杀。榜文一出乡亲们更高兴,有的踊跃来提供线索,保安团随即出动抓人,该杀的杀该抓的抓,地方治安逐步一天比一天好转起来。

章韩整天冒着雨操练部队,而张学义的跟班一个个失踪了,有些训练好的士兵整天跟着张学义出去抓人,破了很多案件,他这不是摆明立威立功么,自己整天在这里操练军队有什么用呢,到时候百姓都把他当神,这小子真他妈的鬼,不到二十岁就如此狡诈,日后肯定他成大器,真是气死自己了,自己多比他活这十年都是浪费,眼看地方治安好起来,保安团他是正座,上边一嘉奖都是他的功劳,真她妈的窝火。但仔细想想不行,自己不干心,找这小子算帐去。

下了操以后吃完晚饭章韩来到团部,张学义坐在那喝着热茶穿着干净的衣服真悠闲,自己呢,冒着十二月的冬雨操练人马,南昌郊外的地区冬天最冷不过零下几度,但是麻烦的不是温度低,温度低可以多穿点,但是下雨就麻烦了,天凉又弄一身雨水很难受,即使穿着蓑衣和雨披那冰凉的雨水弄湿身体也够难受,搞不好会的风湿的。

“团长,我们整天踢正步有什么用?”章韩用怀疑的口气问张学义。

“呵呵,这你就不懂,自清朝末有新军以来,最重视的就是队列,队列搞的好就可以升官,其他训练可以一点不弄,为什么你知道么,因为检阅的时候长官只看队伍是不是整齐威武,一点部队训练的好看,军官才可以升官可以搞到军费,否则你拿什么维持军队,你再能打领导谁看的见,只要不打仗就敷衍过去,所以就练队列你才有希望晋升,而我不懂队列所以要劳兄弟你出力,我懂什么队列条令?纪律条令?你说是不是,你别跟我说你天下为公,只立志做大事不立志做大官。”张学义话不多但是说到了点上,短短一段话就总结了新军和北洋军的不足,也总结出升官之路呀。(天下为公,只立志做大事不立志做大官,这两句话都是孙中山先生说的,国军军官没几个不懂但没人按这个做,在民国你要按这两句话活的你会饿死或者被欺负死,不当官地主就可以整死你,你都没地方告去)

章韩一想他说的有道理也就不反驳了,的确不训练队列训练什么,枪那么破子弹那么少怎么训练别人,训练完还怎么打仗,不过他心不服气继续找别的麻烦,“可你保安团抓来犯人不按照法律严惩只是打一顿放走,这有如何解释。”

“这你就更不懂了,我不可能在江西当一辈子官,比如我抓个小偷,他不送还东西我就关他,可我要离开这里新来的官还会关么,要么无故放走要么所要行贿,犯罪者就逃避了制裁,关有什么用,打一顿治服就不错,以后新来的保安团长肯定为了抓共党而把监狱给腾空,那些小偷得不到制裁就没事了。”张学义知道南北省的官全是靠抓共产党邀功,根本不关心老百姓的生活,贼再多不抓,就抓共产党,自己看不起这些官员,所以自己来这里从不过问共产党的事,保安团的监狱里没有一个犯人是因为信共产党被抓的,他就一心把真正做坏事的人给制裁了,不过此事要是被中统陈老板的人知道,那自己就完蛋了。

“那共党做乱你管不管。”章韩打算刺探一下,看看他的态度,倘若他纵容那就他也是共产党,中统不会放过他。

“他们凭什么在我治下做乱,我这里老百姓安居乐业,只要没人穷的吃不起饭没人破产他们凭什么舍弃家业生命挡我的晋升之路,你白当十几年军人了,你真是白活了,就你这样的人跟着我简直丢我的人,你没脑子,我整顿军队维护治安是为什么呢,下一步我把放高利贷的,还有欺负农民的地主和骗取百姓钱财的赌局一拿下,你只要在本地安于生计没人盘剥欺压谁愿意造饭,我说你白混了,孙中山先生怎么用你当警卫,南京警备司令部那么大的衙门养你,你就是废物。”张学义说完披好雨衣拿上自己的MP18冲锋枪挂上M1921冲锋枪,把一百发弹鼓插到枪上,“今天就扫荡窑子,赌场和放高利贷的财主,欺压农民的地主老财,我就要一个月内让此地变的人不受压迫和欺负,百姓永远安乐,我就不信他们会造反,你们把人民当奴隶当囚犯他们不会对你好的,所以你们整天害怕这个害怕那个,你等着看吧,警卫班集合。”张学义说完带兵走了。

章韩怕他出事也起身穿雨衣背上毛瑟步枪挂上盒子炮,另外他的马靴里也有匕首和左轮枪防身,他也冒雨出了保安团,他的警卫也背枪跟他一起走。


小镇上买卖商号不多,最大的就是妓院,其次是当铺(主要是放高利贷),然后还有几家大地主开的饭馆商店还有他们的私人宅院。

江西的冬天总是下雨,阴沉的天总是让人心情不好,张学义骑上刚刚买回的马就带着一班警卫出了保安团,现在他骑马直接奔妓院就去了。

,此时已经是晚饭后的,他们到了妓院门口张学义飞身下马进了一楼的大厅,现在正是妓院买卖最好的时候,大厅里都是喝茶吃菜听戏的散台,虽然外边下雨但是妓院里可热闹,都是些有钱人没事来这,穷人谁来呢?另外土匪也主要来这里消费,冒充大款。

妓院一下来了十几个人一个五十多岁的女老板浓妆艳摸穿着红花柳绿的绸缎衣服,手拿一个花手癣就迎了上来,用江西口音问:“大爷几位?”

张学义闪掉雨衣露出军装,标准的中央军制服上佩带着骑兵上尉的领章军衔,上身全是武装带,腰带左右挂着两支盒子炮的枪套,身背一支M1921冲锋枪,他一手提着崭新的汉阳兵工厂造的仿制MP18冲锋枪(民国叫花机关枪手提机枪,ZB26机枪也带提把但不叫手提机枪只叫轻机枪),他头上的军帽上的青天白日徽借助灯光看的一清二楚,这是一位国军大员。

在场的客人没一个有什么其他想法的,就以为是一个刚冲军队出来的军官,可能是执行任务顺路带枪逛窑子,张学义端着横插梭子木枪托的冲锋枪对准老鸨,“叫所有的妓女下来集合,嫖客也集合,一楼的人都他妈的给我趴在地山上,那个敢不听”,说到这里张学义枪口一抬“哒哒哒”三枪打烂一个宫灯,吓的在场的狗男女尖叫着跑,他回身对士兵说:“上刺刀子弹上膛出去包围这里,那个敢跑管杀不管埋。”

“是。”被他操练出来的士兵各个都被调教的跟张学义一样,平日里他对亲兵警卫最好,好酒好肉喂上,另外给他们的家属送了不少油盐米面和肉,这些兵都是穷人出身,性格不坏,再加上长官对他们的家人好各个都卖命的干事。

当兵的在夜雨中包围了妓院,借助幽暗的灯光刺刀闪着寒光,这是历史上少有的官军主动扫荡妓院的行动之一,士兵们也痛恨万恶的旧社会,这世道不是人活的,清末民国百姓有句话就叫人死王八活,一般被压迫死的都是好人,活的可好的那是王八,因为他们是靠剥削人生存的寄生虫。


旧社会妇女生活的可不好,处处是摧残妇女的,从小缠足,长大了生活不好的被卖为妓女,要不被卖给有钱人做妾,要不就受穷,要不当工人做农民每天干一天活吃不饱饭,另外还受封建礼法的压迫,这不许那不行动辄家族长就可以处死她们,人那太难活了。

张学义什么不懂,闯荡这几年他走了很多地方,目睹了这个封建末世的种种黑暗和丑恶,他痛恨这些人,恨不能把他们全杀了,本来就好斗的他更加喜欢杀人,因为不杀人根本解决不了穷人被欺负被压迫的事实。

妓院里枪一响,来此娱乐的达官显贵都从楼上的房间出来,有的还搂着妓女乐着看热闹,张学义什么脾气,东北长大的性格直另外少爷的生活环境让他脾气变的很大,他端枪扫射楼上不听话的,枪声一响一个嫖客被击毙,这时候人们才知道怕,这家伙不光开枪还真杀人,现场一下就被他控制。

怕死的嫖客都趴着不动,其中有一个坐着不动,继续喝茶,张学义的马靴踩着地毯走到此人面前,“你他妈的没听见?”

“哼,那来的小上尉也敢撒野,知道你爷是谁?”没等这个人说完,张学义端着枪顶在他心脏上就搂了火,冲锋枪突突一顿乱叫就把这个不听话的嫖客给打成筛子。

“你奶奶的,你他妈是谁,你是省长是将军爷爷都不怕你,别说你逛窑子,他张小六子要敢来这种地方爷照样打他,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当个芝麻大的官有几个糟钱装大头蒜,头似高粱花一肚子大粪汤,呸。”张学义打死这个看看身后的一个亲兵,“拿刺刀检查一下。”

“是。”当兵的端起步枪使劲往尸体上挑,不过很快发现硬的东西,仔细一看有银圆、金怀表、小手枪等东西,当兵的一下全发财了。

张学义继续在这里替天行道,端起冲锋枪喊:“嫖客站左边,伙计站右边,其他人站右边,动作快点,否则我全他妈的把你们突突了。”

现场的人都被他吓傻了,他们那见过这场面说杀人就杀人,连个理由也没有太随便了吧,为了活命那有不听的?张学义等人站好了,对准嫖客就扫射,用的是带弹鼓的M1921冲锋枪,密集的子弹雨把几十个嫖客全部击毙。

伙计都吓的拉了裤子了,张学义并不杀他们,走到面前提着枪说:“为吃口饭人都不容易,给人打工的都是不如意的下苦之人,回去安生的找个营生,都滚。”他说完转身奔老鸨面前。

“你,把所有人的卖身契都给我拿来,我不杀你,动作快点去拿。”张学义拿枪指挥老鸨,并使了个眼色让亲兵跟着她去,当兵的手里端着带刺刀的枪她敢不拿。

不多时老鸨拿了很多卖身契从新站在张学义面前,苦苦的哀求张学义,“不要杀我,我把这些契约全拿来了。”

张学义拿过卖身契看了看,想起来以前战国四君子中的一个公子,他的门客烧过高利贷契约,赢得了民心,自己一会还要烧那些东西,还是先把这些烧了吧,他拿出自己的金壳打火机把卖身契全烧了,然后转过脸对妓女们说:“你们有不少是被逼良为娼,我不怪你们,你们现在自由了,在这里整理一下东西,天亮以后走,以后可不许干这个,听到了就回去收拾东西。”

伙计跑了妓女被解放了,张学义对老鸨说:“你是首恶,我跟你去你的房间,把你的钱都给我,我留你活命,要不听我就杀了你”, 张学义掏出手枪把老鸨的腿给打断。

“我听,我听。”老鸨被打成瘸子,扶着楼梯上了楼,乖乖的把钱全拿出来给了张学义。

张学义也不想搜刮干净,虽然她很坏但是自己也从她那捞了钱,今天就放个生吧,他拿盒子枪把老鸨的胳膊和大腿全部打断,“你身上的首饰卖了足够养老的,其他你藏的钱我也不搜了,以后你在敢跟我对着干,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张学义满意的拿着金条银圆从楼上下来,集合起自己的士兵继续突袭下一个目标。


现在张学义解决了一连串的大问题,手里有钱可以发军饷,可以不动自己的老本继续维持部队改善大家的面貌,然后拿钱换新军装,这样可以在上边检阅的时候露露脸儿,往上熬一熬不当这个保安团的团长。

路上无话,一晚上张学义又砸了当铺火烧了高利贷的借据,之后又闯进地主家杀了地主没收的地契击毙了平日有名的恶奴家丁,把被欺压的用人全部释放,卖身契什么的全部给这些,全部把他们释放为自由民。

张学义最后弄了一辆马车把他抢的东西给拉回保安团,折腾了一晚上又没少杀人,还顺利的抢劫了这么多东西,包括地主的钱,财主的钱,以及打手保镖的武器,光崭新的步枪搞了近百支,手枪也几十支。自己以保安团团长的身份冲进这些人的家,一报号没人敢不开门,让打手保镖缴械就缴械,从抢劫程序上、抢劫效率上、抢劫难度上都可以做到让对手一点抵抗都没有,这比当土匪偷偷摸进去先杀保镖在抓地主简单多了,几句话就可以杀掉保镖和地主。

他满意的骑着马拉着一大堆战利品在天亮的时候进了保安团,就见门岗外站了两个女的,一个是窑子里被放的妓女,一个是当铺老板霸占的一个小妾,这些受苦人都被他放了怎么还又找上门来了,他也没理这些人,直接带队回来休息,当兵的都折腾一晚上了,明天该给他们放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