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本能寺之变

倪辰 收藏 7 462
导读:[原创]本能寺之变

本能寺之变⑴

我总觉得,今天的月光很凉,很冷,我伸出手臂,张开五指,或许是想用这手掌遮住这冰凉的月光吧,但,透过这五指,或者,这只左手本身也分明开始感到寒意。

我转念作罢,管他的,我这是要去迎接又一场胜利,没错,到处都是胜利,东南西北面,哪一面都告捷,或许我该感谢我的这些属下,不过可惜,我天生不会说也从没对谁说过“谢谢”。

举起右手的酒壶我又押了口酒,大概我是醉过头了,酒竟然会越喝越冷,算了,也该是睡觉的时候了,明天还要向中国⑵赶路。

“主公⑶,天凉了,该就寝了。”

是兰丸⑷的声音,我知道是他,他或许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理由是我可以安然在他面前睡去。

“啊。”我一边轻轻地答到,一边踉跄的想用右手扶着阳台支起身子,但是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我确定我是真的喝醉了。

兰丸见了立刻上来扶住我还拿着酒壶的右手。

“谢……”。在我发觉我将要脱口而出之前,突然愣住,还是把这两个字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嘿嘿……”兰丸小声的笑了起来。

我也对于他的顽皮,不禁露出一丝无奈微笑。

不过,这笑很快就僵住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一阵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个声音每次都伴随着荣誉,死亡,眼泪,狞笑……我怕是自己酒醉听错,于是比平常多凝神了一会儿,最后我确定,那的确是——马蹄声。并且,从声音来判断,这是一支军队,正往我这里来,速度很快。

“兰丸,你听到么?”我问身边的侍童。

“听到什么?主公?”他用天真的眼神看着我,反问。

“快派人去打探!”我发觉自己的声音终于恢复到以往的不可违抗,命令的口气。

“是!在下这就去。”他好象给我吓坏了。

我再次静下心来细细聆听着马蹄声,1000,2000,3000,4000,5000,6……一支上万人的军队。他们为何而来?这方圆百里还有哪里不是我织田信长的土地,不该是敌人,难道是保驾?不,不,没接到任何的报告,也无需连夜以这么快的速度赶来,那么……

“主,主公,有,有一支部队很快的往这里赶来了…………”兰丸忽然慌慌张张的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微微皱起眉头,斜了他一眼,“就探到这些?”

看的出来我的这一眼神让兰丸很惶恐,“是,小,小的这就去叫人再探。”他又匆匆忙忙的退了出去。

那么——我继续我的思路——只能是叛变了,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我有些恍然大悟,的确,身边只带了100侍从,真是个叛变的好机会……“呵呵。”我不禁笑出声来,我织田信长也终于到了今天……“是,是哪个混蛋!!!”我忽然气愤得骂出声来,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这句话从这庙宇的阳台上传播开去、孤零零的死在月光下,死…………

“是死吗?……”我第二次自言自语……

“主,主公,好,好消息,是我们的,我们的军队。”兰丸也第二次闯近我的卧室。

“笨蛋!!!当然是我们的军队,这还用你说?!我让你去查是谁,是哪个城主!”

“是,是。”兰丸第三次退了出去。

我…… 我或许不该发这么大的火,他还是个孩子……,这里早不会再有公然与我为敌的人了,因为,至今为止,那些我的敌人们没一个还活着的,好吧,这个叛变的人会是谁呢?让我再想想,是猴子⑸?不会,他还在打仗,不可能回来;柴田⑹?他也太远;丹羽⑺?不,不,他没那个胆子;家康⑻么?他倒是个不会久居人下的人,不过他也不会这么笨,笨到在这时候杀我……啊……只能是他了……

忽然,一匹马竭力的嘶鸣划破天际,紧接着,传来附近平民孩子的哭声,惊慌失措的人的喊声,牲口受惊的叫声,“这么快,已经到城里了吗……”

“主公,是,是明智⑼大人的队伍,只是,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何杀了城门口的守卫。”兰丸又一次气喘嘘嘘跑进来。

“兰丸啊……你又晚了,我早猜到了……”我一边背对着他抬头眼望月亮一边喃喃的对兰丸说。

兰丸诚惶诚恐的双膝瘫倒在地,“小,小人,办事不利,小人知罪。”

我轻轻摇了摇头,一边伸出右手对着兰丸所在门口的位置摆了摆,“你,你去把这次我带来所有的士兵召集到这来。”

兰丸似乎有些费解,我没听到他出门的声音,于是我微微把头往后偏了偏,对身后的他说,“快去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是。”兰丸再一次离开,我兀自猜想他的犹豫到底是因为我没有因为办事不利责怪他,还是我这难得用着近似慈祥的口吻发出这最后的命令,如果,他能猜到这几乎是最后次命令的话…………

100 人对10000人吗……,根本不可能有胜算了,况且对方是明智光秀的军队。光秀啊,你这个蠢货,是为了平时我总是责打你而报仇的吗?只怪你自视出生高贵啊,髦下看不惯你的人太多了,要不是我,你怎么可能活到今天?你这个傻瓜,以为今晚杀了我能改变什么吗?只不过让你自己的死期同样提前了而已。

死…… 我再次想到死,想我织田信长一生杀了无数人,没想到这么快轮到我了啊,也罢,这乱世本就是人不杀人便被杀的世界:我杀信胜⑽是因为他先起兵攻我;杀龙兴⑾ 是因为岳父之托;杀长政⑿是因为他背叛我;杀比睿山⒀那帮秃头是因为他们窝藏逃犯……就这么不知不觉杀着杀着眼看快夺取了天下……呵呵,我苦笑一声。

忽然想起右手上还握着的酒壶,忙提起再喝一口,无奈,已经空了,于是我轻轻将它丢在一边。

其实我信长从没有真正夺取天下的意思,武田⒁和上杉⒂才该是那种问鼎天下的男人,只可惜他们都病死了,我打败的只是一些乌合之众罢了,为什么我快夺取天下?是因为那些比我更适合的人都死了,而我,只是杀了一匹又一匹的笨蛋罢了,这个世间不再有我惧怕的人,于是我便可以夺天下,在我想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主公,这次的112位随从已经在门口集结完毕了,请您发落。”兰丸很冷静的向我汇报,从他的口气我听出来,他也已经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象刚才那般懵懂了。

我依然站在阳台上慢慢地转过身,平静地注视着门口的兰丸和门外那一帮织田家的武士们。

“敌人有10000人以上,所以,这次,想离开的人可以向前一步,我不怪你们。”我也平静的说出以上这席话,不知道在月光的照耀下,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威严。

或许他们觉得大魔头织田信长不可能如此仁慈,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不用怕,我立誓决不杀你们。”我再次向他们保证。

终于,一,二……当我绝望的数着这个数字的时候竟然发现,它们到二为止已经不再增加。一瞬间,这间房间不再有任何的声音。

“没,没有人再走了吗?”我连自己都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别人眼中的“第六天魔王”,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开始微微颤抖。

“主公,我们誓死保护你!”有一个人从队伍里站出来,对我鞠了个90度的躬,义正言辞的说道,然后我发现,我居然不认识这张脸。

“好,好。”这一瞬间我选择再次转过身去背对他们。少顷,我又轻声的对着月亮说,“要走的那两个,你们赶快去吧,再不走就没时间了……”

“谢,谢主公……”他们回答的比我更小声。

随着脚步声的渐渐远去我也再次转过身去,眼神和声音都回复了以往的威严,“武士们!”

“在!”110个声音齐声说。

“按着这座五层塔楼开始布防,去吧,保卫你们的主人。”

“是!”士兵们回答完后,头也不回的准备去执行命令。

“慢……” 我又放低声音留住他们,他们也都停下了脚步,“你们……我会记住你们的,不会让你们白死的。”我说完后,士兵们还是默默的走了,或许,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又或许,他们根本已经不在乎。望着这100多个背影,我清楚的知道,1个时辰之后,他们将变成100具尸体,和我的尸体一起……

塔楼下的嘈杂声愈来愈大了,我知道光秀的军队已经近在眼前了。我……我死后天下会如何呢?又该大乱了吧,下一任统治者会是谁呢?只有家康和猴子比较聪明又有这个野心了,呵呵,不是我死的话,你们只是给我提鞋的角色而已。我的天下,我的野心,再见吧……

倒是很想再见归蝶⒃一面,我爱她么?不,我不知道,或许是不爱的,我只是习惯和她在一起了;就象,就象我从来没有朋友,只有无数的属下一样,我已经习惯他们是属下,不可能再做朋友。归蝶啊,从此我不再可以保护你了,希望你安好。至于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我本来就没什么腻爱,他们要么成为各路诸侯一统天下的垫脚石,要么踩着别人的尸体夺天下,就象年少时直到今日的我一样,只能靠自己。

“主公!!!”;“织田家万岁……”;“主公,我先走一步了……”,我开始听到部下们死前的呼喊了,我明白他们已经开始攻打塔楼,这110名忠诚的部下,开始一个个成为尸体了……

“主公……主公你不找个地方暂避?”我听出这是兰丸的声音,原来他还在。

“避?往哪儿避?如果可以跑的掉,我会带着你们离开的,但是……呵,对手比我们多100倍,我们根本跑不掉。你呢?你只是个小姓⒄,为什么不逃?”

“回主公,我已经成年了,我是一个武士。”

“呵呵,还在怪我不让你元服⒅?”我难得调侃到。

“不,不,我虽然想当武士,但是我也喜欢服侍主公,主公在哪里我就必须在哪里。”

“好,好……”此时我和兰丸都听到喊杀声已经震耳欲聋,附近千白只火把也已经把夜空照耀如白昼,我甚至可以从这阳台下看到下面人头篡动,少数几个发现我的士兵开始用弓箭向我射击,不过这五层楼的高度使得我的处境很安全——他们的箭在离开我很远的地方便已经蔫了。

“兰丸!”

“在!”

“去,拿我的弓还有110支箭来。”

兰丸稍有疑惑。

“呵,我说过不会让那100人白死的。”

“是!!!”

……

此时,兰丸已经很忠实的拿来了110支箭,“主公……110箭会不会少,万一射偏…………”兰丸有点担心的问。

“哈哈,”我已经拉好了弓搭好了箭停了下来,对着他大笑两声,这大约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笑的如此开怀,“不要以为我只会坐在中军指挥打仗,你仔细看好数好了。”

“嗖!”我的第一箭顺势而下,因为我所在的高度,他们的箭很难射中我;但是我的箭可完全相反了,反而因为地势的关系,威力加倍。

“中了!1,2,3……”兰丸依然兢兢业业的数着……

“30,31,32……”兰丸数到这里,忽然一支箭穿过人群,直向我飞来,在快射中我时稍稍偏离,直击中我身后的门梁,“主公,”兰丸担心的问,“还是到房间里……”

“呵呵,刚才那个你忘数了。放心吧,杀死110个人之前我不会死的。”我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向他伸出右手示意把箭递给我。

“67,68,69,70,71……”兰丸数到这里,我们都听到楼下开始惶惶不安,只听到有人喊“放火!放火!!放火烧死信长!烧死信长!!!”紧接着发现塔楼的底部已经被点燃,还有人不断的向塔楼上泼油,以助火势烧的更旺。

“主,主公……”兰丸又担心的对我说。

“哈哈,哈哈哈”,不知是否因为杀戮的快感我开始放肆的大笑,或许这才是魔王的本性,“堂堂一万大军居然攻不破只有一百人把守的塔楼,还要靠火攻,哈哈,哈哈哈哈”,“箭!!”我蓦然停止笑声,命令似的对身旁的兰丸说。

“107……108……100…………109,110…………”兰丸数完忽然瘫倒在地。

“兰丸!”我忙丢下手中的弓,伸出右手扶助他。原来,他的左肩早已中了一箭,扶着他的右手沾满鲜血,“你,什么时候…………”

“主……主公,”脸色苍白的兰丸,居然对我露出了微笑,“兰丸,第……第一次看到主公的箭法,原来,原来这么神准……咳……咳”

“好了,别说…………”我的话还没对兰丸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主公,主公!”是一名浑身是伤的士兵,从门外冲了进来。之所以是冲,因为抬头才发现火势已经蔓延到五楼,整个门口都已经被熊熊大火阻隔,我原来已成了瓮中之鳖,“主公,他们已经杀进来了!你快,快逃吧!!啊!!……”他说完,已经被背后的一名敌方士兵从背后刺死。

我和兰丸呆滞地看着这一幕……中刀倒下的他依然挣扎着微微抬起头望着我……

“你安息吧,我已经实现诺言,提前已经为你们报仇了。”

听完我这句话,他露出一个笑容,微微抬起的头终于载倒在地……

怀里的兰丸不忍的闭上了眼睛,而我,平静看着杀了我衷心的护卫的那个家伙,他举着刀绕着我和兰丸慢慢跺了几步,又倏忽猛的举刀向我和兰丸砍来……只是我早已洞悉这一切,止用空出来的左手拔出腰间的配刀割开了他的咽喉,顿时,飞溅的鲜血洒在我的脸上。

“原……原来主公的剑法也这么好…………”兰丸再次调侃道。

“好了先别说这些了,现在门口火势这么大,他们的士兵一时冲不进来,你快换上这家伙的衣服,只要不要光秀看到你,混在他们的军队里能逃掉的。”

“主,主公,不是冲进来一个人吗……”兰丸有气无力的左手指了指门口。

我顺势望去,一个身影从火焰中慢慢的接近,一个熟悉的声音平静的说出以下的话,“魔头织田信长,你的死期到了。”——是明智左马介秀满⒆。

正在我稍稍错愕时,兰丸已经飞快的拾起尸体手中的刀朝秀满杀去……不过,一个小姓怎么可能是武士的对手,秀满轻轻一拨就去掉了兰丸手中的刀,然后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刀刺入兰丸的腹部,再拔出……兰丸随着利刃割开皮肤和内脏独特的声音,双手捂着腹部跪倒在地……

此时我依然来不及接受这一连串的事件,还保持着刚才怀抱兰丸,单膝跪地的姿势。而光秀的士兵也陆续进到房间来,只是他们都站在秀满的身后手执兵器,待命,秀满示意他们别轻举妄动。只见兰丸就如此跪着,微微向我转过头来,依然面带微笑——为何今天死在我面前的人都面带微笑呢——他慢慢的说,“主公……,兰丸只是不明白,为何112人里面那2个人要走……”

“啊……”我平静的回答道,“光秀用兵一定早把这里围的水泄不通了,那两个人根本逃不掉的,光秀不可能放走一个人的,他不会笨到让暗杀我的消息这么快就走漏的,那两个人只是让我省下两支箭罢了。不信的话可以问秀满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秀满听我这么说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主公……你,”兰丸好似笑的更开心了,“你果然是魔头……主公,主公刚才已经用刀多杀了一个小兵,也,也已经提前为兰丸报仇了,兰丸死而无撼,”说到这里,森兰丸将偏向我的头再次慢慢转了回去,“请,请允许兰丸,先…………先走一,步。”终于,他垂下头,扑倒在地……

接下来一秒发生的事情我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年过40的自己大概有生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眼泪。

“接下来轮到你了,信长。你们都别动,他由我来解决。”秀满充满自信的说道。

“左马介啊,你不觉得自己和兰丸有点象么?”我一边这么说,一边这么站起身子,拿稳手中的刀。

“什么?”

“都愚忠啊,一个为了保护主人自杀,一个为了自己主人不惜谋反。”我静静地说。

“不许这么说父亲!你这魔头杀了你又如何?!”秀满冲了过来…………

………………

此时他已经被我用刀尖抵住了脖子,仰躺着双手微微支撑身体动弹不得,他身后的士兵也不敢轻举妄动。

“动手吧。”

听秀满这么一说我也微笑了,我也明白过来兰丸他们死之前为何要微笑了,“秀满啊秀满,如果你不姓明智的话,一定能够干出一番事业的。”

说完这句我迅速的把自己的反过来拿,刀尖对着自己的腹部,狠狠刺了下去……我感到体内一阵冰凉没有疼痛,而眼前的人们都呆住了,少顷,明智的士兵都反应了过来,相继在我的身体上多插上无数把刀——无数阵冰凉——我只记得眼前那一幅幅铠甲和不断抽插的刀,还有依然错愕的仰躺着的左马介,和兰丸的尸体。原来,什么野心,天下,都不及一颗眼泪来的真实,我也和他们一样瞑目了……

我的记忆是在这之后停止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支持我说出这最后一句话的:“人生五十年,如梦似幻……”

⑴ 本能寺之变:1582年,羽柴秀吉进攻山阳道的备中高松城,由于高松城位置重要,毛利家派大军增援,羽柴秀吉一时无法攻克,而织田信长为了援助秀吉(其实也是秀吉知道何为好大喜功,故意请主公来把功劳让于信长),率军从居城安土先行出发。1582年6月1日信长本人仅带100人进入京都的本能寺。是夜,长期对织田信长不满的明智光秀发动叛变,率军11000余人于6月2日晨急袭夜宿在本能寺的信长,自知逃生无望的织田信长终于举火自焚,年仅49岁,近侍森兰丸、长子织田信忠、家中重臣村井贞胜等战死。

⑵中国:此处“中国”指日本地区名,主要指本州岛大阪以西的地区。

⑶(此处指)织田信长:被称为“第六天魔王”,织田信秀的嫡子,幼名吉法师。年少时因为行事乖张放荡而为家中众臣所轻视,被称为“尾张的傻瓜”。父亲信秀死后成为家督,而后平定了弟弟织田信行的叛乱,巩固领地。之后更因为在1560年桶狭间一战奇袭今川义元,名动天下。随后攻下美浓,开始天下布武,拥立将军足利义昭,后与义昭失和,流放了义昭,在长篠大破武田军,降伏了长期与自己对抗的石山本愿寺,并与“中国”地带的毛利家进行战争,向着天下一统的方向前进,但是在1582年由于明智光秀发动叛变,最终在本能寺举火自焚,一代枭雄葬身火海。

⑷(此处指)森兰丸:又名森长定,担任信长的小姓。因其聪明机智,容貌俊美,从小被信长所宠爱。

⑸(此处指)丰臣秀吉:又称羽柴秀吉,因长像似猴子顾有“猴子”的外号,从一介农民出生,到信长死后迅速统治全日本的战国第一风云人物。

⑹(此处指)柴田胜家:织田家第一猛将。

⑺(此处指)丹羽长秀:织田家重臣。

⑻(此处指)德川家康:织田家同盟者,先后侍奉于织田和丰臣,最后秀吉死后夺取天下,开创了德川幕府。

⑼(此处指)明智光秀:织田家重臣,因其才智与谋略被信长重用,但却突然与本能寺谋反,在杀死信长后被丰臣秀吉的讨伐军于山崎合战中击败,并在逃亡中遭到杀害,人称“13日天下”。

⑽(此处指)织田信胜:织田信长的亲弟弟,父亲死后谋反失败,被亲哥哥信长杀害。

⑾(此处指)斋藤龙兴:美浓的大名斋藤道三的次子,父及兄亡后继承大名之位,为信长所败。

⑿(此处指)浅井长政:近江的战国大名,娶信长的妹妹阿市(号称战国第一美女……)为妻,遂与织田家结为同盟,但以前的同盟朝仓家被信长攻击后助朝仓,最后还是给信长所败,主城被攻破后将阿市与女儿托付给信长后自尽而亡。

⒀ (此处指)火烧比睿山:比睿山号称圣山,延历寺是大阪石山本愿寺的下院,而本愿寺僧徒与下级武士相结合,经常介入诸侯间的斗争,成为近畿一股强大的割据势力。信长毫不留情地火烧比睿山。以表示他对旧的所谓王法、佛法的蔑视,但也因此佛门中开始视其为邪教徒(信长一度皈依基督教),信长“第六天魔王”的称号便由此而来。

⒁(此处指)武田信玄:武田信玄,本名晴信。由于父亲信虎暴虐,晴信由众家臣拥立,并和今川家结盟,将父亲信虎放逐至骏河安置。之后得以锐意培养国力,诸次击败各豪族完成本国甲斐的统一。之后率领日本最强的骑兵队,将四方领土延伸至信浓、美浓、骏河、关东,世称「甲斐之虎」。信玄最有名的就是与死对头上杉谦信的君子之争。1572年冬,信玄为响应将军足利义昭的“信长包围网”,亲率大军从骏府出兵西上,但于途中病逝,享年52 岁。

⒂(此处指)上杉谦信:日本战国的“军神”,被称为越后之龙的上杉谦信是战国时代屈指可数的猛将。从山内的上杉家继承上杉姓氏后,获得了关东官领之职的他改名为谦信。深信战神毘沙门天王,在战场上的他,总是 以突然亮出印有“毘”字的军旗来拉开战斗的帷幕。以宿敌& #8226;武田信玄和关东的北条氏康氏政父子为对手,并在一生之中与他们进行了无数次的战斗。

⒃(此处指)织田归蝶:斋藤倒三之女,信长正室。

⒄小姓:同侍童。

⒅一般日本武士15岁便会元服(成人礼),森兰丸本是武士之子,但是信长十分喜欢森兰丸,不忍让其离开自己当武士,甚至18岁后还未给他元服……

⒆明智左马介秀满:也叫明智秀满,明智光秀的女婿,本能寺事变时担任攻打本能寺的先锋。山崎之战中担任守备安土城,得知光秀战败后在安土城内放火自焚而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