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接到连队的通知,陈明把外出训练的两个排的部队交给二排长带领步行回营地,自己坐着车提前赶回了回来。

“……不管怎么说,就当是活动活动手脚好了,总比一天闷在这里的好。”

车子直接停在了营部的外面,刚下车,屋子里面营长王强那特有的大嗓门发出的声音快把门都撞开了。

“报告!”陈明在屋外大声喊道。

“进来。”王强在屋里回应。

推开门,陈明看到营里四个连的主官已经有3个连的已经到了,屋子里已经坐了十几个人,不大的房子显得有点拥挤,由于人还没有到齐,大家都还在随意的聊着天。而一连和营部就驻在一起,他们一连的指导员叶毅和副连长郑大全早已经之屋内等着他了。

进到屋内,陈明向营长、教导员进了个礼就自己拉了把椅子坐在了叶毅的身边,小声地询问会议的内容。

“二连的还没有来,再等他们一下。”看到陈明进来,营里的主要干部就只差二连的了,王强敲了敲桌子,看到大家都不说话了,就开口继续说道:“有一个消息向大家通报一下。前天我们远征军在哈尔科夫再次成功的将包围圈中的红军部队解救出了大半,再次打破了德国人合围全歼红军重兵集团的阴谋。”

“营长,这个通报早上我们都收到了,这种过时的消息不用通报了吧!”三连长王海涛打断了王强。

“呵呵呵,那就告诉一个你们不知道的消息。”没想到王海涛这个家伙这么“不给面子”他决定放出一个最新的消息重振一下营长的“官威”,顿了一下,他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向王海涛努了努嘴,示意他把烟点上,看见王强吊吊大家的胃口,王海涛从兜里掏出他那个12.7MM机抢子弹壳做的打火机,打着了火,帮王强把烟点着,可微微眯着的眼睛里透出来的意思确是:“如果消息不能让我们满意,那就有你好瞧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王强连吐了三个烟圈,才又慢慢的说道:“据最新消息,在亚洲,由于日本人在东南亚大肆屠杀当地的居民,其中有相当部分的华侨,这在国内激起了极大的民愤,所以,一直留在台湾海峡的太平洋舰队终于出动了,5天前,在巴士海峡东南300海里处,太平洋舰队第一、第二航母战斗群在那里与前来偷袭的日本联合舰队第一舰队遭遇,经过一天的激战,在驻台湾的空军第6集团军14军的支援下,狠狠地踢了小日本一脚,一共击沉了日本战列舰伊勢号、日向号,航空母舰赤城和苍龙号,以及其他十余艘大小舰船,而我军除白起号巡洋舰被击沉、致远号航空母舰重伤外,没有大的损失。”

“万岁!”显然屋子里除了王强以外没人知道这个消息,一瞬间,大家都跳了起来,欢呼声几乎把房顶都掀掉了。

“另外……”王强又停住了,他指了指王海涛那塞着红塔山香烟的口袋,不说了。

王海涛没有在意王强的“敲诈”,痛快的掏出烟丢给了王强,说道:“快说,还有什么?”

看了看这包烟只抽了两根,王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把剩下的都抽出来一人一支丢给了屋内的烟民们,然后继续说道“另外,陆军第14、18、22集团军已经越过中越、中缅边境,在两天内全歼了日军一个师团,现正向纵深发展。”

“好!”

“终于动手了!”

“干死那帮小日本的。”

房间内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老王啊,没想到你的消息这么灵通,看不出来嘛!”王海涛捧了王强一下,想看看王强还有什么料。

“那当然,你以为这几天我泡在团部干什么?”王强自豪的说道。

“营长,你说咱们干嘛宣战这么久了才动手?”四连长是原来3连的一个排长,是同陈明一起提拔起来的新干部,在王强面前没有王海涛那么“放肆”,不过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对于这个问题,王强也听到了一些说法,他说了一种最大众版的,“这个嘛!打战打的是后勤,而石油更是现代军队的血液,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是出了名的贫油国,除了陕西、台湾有点小小的油田外,基本上国内用油都靠进口,储备的那些油根本不可能支撑这样大的战争,所以啊,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可是不敢轻启战端的。就拿援苏来说,除了两国良好的关系以及需要共同对付纳粹这个破坏世界和平的敌人外,通过哈萨克斯坦到新疆的石油输送管线、高加索的油田以及我国50%石油进口的提供者,这些都使得我们必须出兵帮助苏联。至于现在对日开战,据说是日本人在中途岛附近再次重创了从大西洋舰队刚刚支援到太平洋的美国舰队,并且有日本人出现在阿留申群岛附近,现在太平洋除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日本人前进的脚步了,所以,美国人决定由他们出资在北疆省为我们建设一个大型的战略储备油库,并且从阿拉斯加通过油船向我们运送大量的石油,只不过现在我们海军的力量还不能控制鄂霍兹克海,所以目前油船只能走北冰洋然后再通过内河转运运送到北疆。现在,咱们有了苏联和美国两个石油大国的免费石油,当然就可以放心的开战了。”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王强的烟都抽完了,重新又点了一支王海涛的红塔山,他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后面这些都是小道消息,有些是自己推测的,你们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再往下传了,乱传,说岔了会影响同盟国的关系的。”

王强说的这些在陈明看来是有一些道理,不过他觉得国内那帮以他干爹为首的家伙肯定还有更多的考虑,因为就连在基地看了些书的他都知道,中国并不是贫油国,至少基地里书上有记载的就有大庆、胜利、克里木等几大油田,这还不算在这个世界里从苏联收回来的北疆省那里的资源。国内不大规模开采自己的石油一定有更深的用意,没有石油,可能就是个推迟开战的借口。反正苏联、美国等国需要中国强大的军力,他们的石油,至少在战争这几年是免费的,不用白不用。

正在这时,门口一声“报告”,二连长来了。

人到齐了,王强结束了传播“小道消息”,开始了这次会议的正题。

会议进行的时间不长,因为任务很简单,只是在介绍背景情况的时候用时稍微多了一些。

现在苏联的局势还是不妙,虽然中国远征军从哈尔科夫营救出了10多万的苏联红军,可是没有两条战线困扰的德国,又从西欧调来了大量的新组建的部队,苏联的压力并不比另一个时空哈尔科夫部队被全歼的时候轻松。

哈尔科夫战役结束后,德国人整修的时间很短,没有几天他们又继续着前进的脚步,从保卫圈中撤出来的苏联部队,除了装甲部队后撤休整外,其余的步兵都继续留在了前面继续抵挡德国人的进攻,可是这只是稍微减缓了一点德国人的步伐而已,斯大林格勒的局势依然一天比一天危险,斯大林格勒后方的部队已经往前开了,城市防御的力量也在加强,而中国远征军的部队经过激战弹药已经耗尽,由于弹药不通用,在得到国内的补充之前无法投入作战,只能集结在斯大林格勒后面作为城市防御战的总预备队。

德国人的一些小分队这时也开始越来越多地袭击中苏联军的后勤运输车队,面对这种情况,远征军的运输车队需要更多的押送部队,所以远征军在南方战线的这两个担任警卫工作的独立团就需要抽调相当的兵力组成护送分队随同运输车队运送补给物资。

王强的一营接到的命令是立即抽调两个连的兵力,于明天赶到军独立汽车团的驻地,同军汽车团组成8支车队分别赶往萨拉托夫和阿斯特拉罕两地运送弹药和油料等物资。

由于现在守卫的任务还得继续,所以王强决定公平一点:四个连,每连抽两个排,各护送两支运输车队,剩下的部队继续担任各自守卫目标的警卫任务。

接到了自己的任务,由于时间不多,陈明立刻回到了隔壁自己的连部,这时步行返回的部队也已经回来了,他召集了排以上的干部开了个短会,由于长期住院,他觉得自己有点同部队脱节了,而且作为全营唯一没有经过短期培训就提拔的干部,他非常想利用这次任务表现一下。没经过讨论他直接决定自己带领新兵最多的一排、三排出去执行押运任务,指导员和副连长留在这里。

想到陈明回到部队不久,的确需要同战士们——特别是新兵们磨合一下,叶毅和郑大全就没有同他争着去执行这次任务,毕竟这种任务发生战斗的机会也是很小的。只是考虑到也许在途中用的到,叶毅建议他把连部直辖的两个狙击小组带出去执行任务。同以前班里的狙击手不同,连部直辖的狙击小组的狙击手使用的不是那种加了瞄准镜的半自动步枪,而是配备了专业高精度的手动狙击步枪。略一考虑,陈明也觉得这两个小组的狙击手也许带出去比留下来更有用,他接受了叶毅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