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争辉 第一部 第十四章 黯然而去

而山 收藏 1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苏扬胡同口有一株大树,茂盛的树叶林林密密荫了半边街,楚寒随着陈诗嫣走进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胡同,这是他第二次走进这种布局合理,全是大门大院的胡同,前一次是去马珉家,这种胡同以前都是富贵人家集中居住的地方。

“陈诗嫣同学!这是去哪里?”楚寒很担心又是像上一样的什么聚会。

陈诗嫣诡秘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楚寒皱皱眉,他很不喜欢玩这种神秘的游戏。

走进半个胡同,在一扇绿色的铁门外停下,陈诗嫣不按门铃不叫门卫,迳自掏出钥匙打开门,这时楚寒已知道这可能是陈诗嫣的家。

果然,院子里门卫亲切道:“诗嫣回来了!部长也在家!”

陈诗嫣点头:“知道了!”接着转对门外的楚寒嗔眸:“呆子!进来啊!还怔着干什么?”

楚寒踟蹰,事先没个招呼,这样太冒昧了!

陈诗嫣又踏出门,欲拉着楚寒往里走,楚寒连忙进门,免了两人的拉扯,但眼尖的门卫还是注意到了两人的暧昧,不由仔细打量楚寒,倒是一表人才,配得上诗嫣!

院子比之马珉家略小,但花草剪得更整齐,陈诗嫣领着楚寒走进正厅,正厅里古朴讲究,一张沙发,几张雕木靠椅,一个茶几,墙角还摆着一盆兰花。楚寒扫一眼后,目光集中在茶几上的那个泥褐色的茶壶上,那茶壶应该有点年代了!

“楚寒,你坐!我叫我爸出来!”陈诗嫣扭着屁股走进了内屋。

不一会儿,从内屋走出一位中等身体,身体健壮的老人,陈诗嫣跟在后面。老人看起来并不老,精神矍铄,红光满面,像个中年人,但楚寒早从陈诗嫣处知道他已近六十,这个年龄对于中央领导人来说正属年轻。

“年轻人请坐!”老人声音宏亮,有一种以生俱来的威严。

楚寒微躬身,落落大方坐下,不见一丝紧张与惊慌。反是陈诗嫣惴惴不安,老老实实地站在老人身后,显然她家教很严,从小惧怕父亲。

“年轻人叫什么名字?”老人动作生硬地为楚寒斟上一杯茶。

楚寒一直紧盯着老人带有老人斑的手在动作,他发现那有些年代的茶壶里戴着满满一壳的茶叶,老人居然不倒出,也没有添新茶叶,就这样灌入开水泡茶了。

楚寒喝着浓浓的茶水,味道十足,暗赞是好茶,但同时也暗不满对方对自己的轻视。

“晚辈楚寒!陈诗嫣的校友!”好半晌,楚寒才放下茶杯不亢不卑回答。

老人暗蹙眉,却不得不佩服楚寒的镇定自若,少有人能在他面前如此从容。

“学什么的?”老人坐姿端正,更增威严。

楚寒目不转睛:“电子物理!”

“电子物理好!国家工业基础薄弱,正缺这方面的人才,你可以在这方面为国家作贡献!”老人挤出一丝笑容。

楚寒谦逊:“还需首长多提携!”

老人睇一眼,皱起了眉头,其实这只是楚寒的一句客套话。

老人当然知道女儿陈诗嫣今天叫年轻人来家的目的,年轻人长得倒不错,只是城府太深,令人看不透。“国家积弱,百废待兴,中央将加大对工业的投入赶超美英,会有你们年轻人用武之地的!”

赶超美英?楚寒暗好笑,还在不切实际的“放卫星”!“晚辈认为现在倒还不是加大对工业投入的最佳时候!”他舒展一下身子,靠在软沙发上。

老人浓眉张扬,脸变得像一块结冰的铁板,年轻人太狂妄,藐视问:“什么时候才是最佳时候?”

楚寒毫不发憷:“民以食为天,农业是第一产业,现在国内物质紧缺,还处于票证时代,中央首先应该加大投入解决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

这话在理,老人点点头,不由对楚寒刮目相看,年轻人不错。一旁的陈诗嫣在刚楚寒说出违驳之话时,她一直向楚寒使眼色,特别见老头子脸变冷时,她的心更是揪得死紧。现在见老头子点头,她才松出一口气,伸出大拇指赞赏楚寒。

楚寒瞟一眼,淡淡而笑,丝毫不以为然。

“怎样才能解决全国人民的吃饭问题?”老人有兴趣地问。

楚寒自信道:“解放生产力,激发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老人追问:“怎样才能激发农民的积极性?”

楚寒说:“这就是中央的政策问题了!让农民有更大的生产空间,有更多的支配自由,应是方法之一!”他说得很委婉,这时他还不敢说什么分田到户,联产承包之类的话。

这不是私营化,鼓励农民长资本主义尾巴吗?年轻人不知不怪,老人不动声色,转换一个话题:“你对《光明日报》最近刊登的题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有何看法?”

这个是目前最敏感最具争论性的话题,《光明日报》发表之后,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军日报》又转载了这篇文章,这在全国引发了全民性的大争论。对此,中央没有表态,下面的官员也大多不敢表态,任由民众自辩自论。但私下里,谁都有一个态度。

楚寒刚委婉地谈农业问题时,就想通过老人的态度判断其政治倾向,谁知老人深沉,滴水不漏。

这个问题楚寒不怕回答,虽然中央没有表态,但还是有几位中央领导人个人作了表态。“我赞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观点!”

老人瞟一眼,不紧不慢地问:“那么说毛主席他老人所说过的话我们都不用听了?”

楚寒解释:“任何理论都不是一堆僵死不变的教条,它要在实践中不断增加新的内容,还要在现实中接受实践的考验!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你这是反对毛主席语录,反对毛主席!”老人盯着楚寒。

楚寒说:“毛主席亦非神仙圣人,他也有错误,他说得对的我们当然要听,当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他老人家说的一些话也会出现局限性!”

老人暗冷哼:“黄毛小子!你懂什么?胆敢评论毛主席,毛主席说的就是对的!”

楚寒还要再说,但陈诗嫣已在拼命的摇手,熟知老头子脾气的她知道老人不言不语,不摇不动时便是十分生气之时。楚寒对陈诗嫣的明示熟视无睹,接着道:“认为 ‘圣经上载了的才是对的’是错误的思想,这是‘四人帮’强加在人们身上的精神枷锁!”

“这么说我是错误的了?我跟‘四人帮’是一伙的了?”老人终于忍耐不住,拂袖而去。

陈诗嫣狠瞪一眼,跟上老父亲欲作解释。内屋传来老人的厉声:“你今后不准跟这种人来往,以免犯错误!”

楚寒听了,黯然而去,连招呼亦未与陈诗嫣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