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七章:德里之变(三)

红色猎隼 收藏 15 18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七章:德里之变(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在这个季节从温暖的孟买来到位于寒冷的印度西北拉贾斯坦邦旅行显然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不过此刻坐在一辆普通的越野吉普车中,印度国内最大的跨国公司—塔塔集团的掌门人赖斯特.塔塔却不得不开始这一段自己并不认可的拉贾斯坦邦之旅,而原因只是因为他所信任的两位占星术大师共同的建议。和普通的印度人相比,赖斯特.塔塔有两位顶级的占星术大师在为他指点迷津。一位是他的私人星象大师—马克苏,而另一位则是印度最为著名的星象学家,被称为“湿婆之眼”的西德罕塔。

与衣着褴褛,干瘦但却酷爱美食的“湿婆之眼”—西德罕塔相比,赖斯特.塔塔的私人星象大师—马克苏却是一个喜欢身着白衬衫、戴着金丝眼镜,俨然一幅和蔼可亲的学者模样。虽然有些身体发福变胖,不过在饮食和起居方面这个富有的占星术大师却异常的简朴。与深龙见首不见尾、喜欢到处游历的“湿婆之眼”—西德罕塔不同,马克苏居住在班加罗尔的一处普通的住所里,他家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谁都可以前来聆听他的教诲。上至印度中央政府、各邦的政客,下达贩夫走卒,马克苏总是热情的招待每一个来访者,而不是象西德罕塔那样看心情才指点一二。

虽说印度是个占星术十分发达的国度,据说从事或信奉的人达数百万。不过,称得上大师的占星师不超过10个。而西德罕塔和马克苏绝对是其中最为顶尖的两个。虽然赖斯特.塔塔同时拥有这两位占星术大师的指点,但是赖斯特.塔塔却从未刻意将两位大师的预测进行过互相的印证或者比较。不过这两位大师在很多问题上的预测虽然角度不同,却往往出奇的相似。西德罕塔的预言往往博大景深,往往可以感应到关于整个次大陆的种种幸运和不幸,而马克苏的建议则显得更为具体一些。

比如在2004年底印度洋海啸发生前一个月,西德罕塔便以外的出现在赖斯特.塔塔的身边,告诉他自己预测出将有一场特大灾难降临在印度,死亡人数会达几千人。当时他曾把这一预测告诉给当地一家报纸,然而没有人相信。而马克苏则会选择写信给赖斯特.塔塔,提醒到他和他的家人近期应该避免去东南亚沿海地区的一切商业和旅游行程。在信的最后,马克苏会特别强调,不要去海中游泳和远离地势低平的海岛。而令赖斯特.塔塔一生都难以忘记的一次预测则是多年之前,马克苏对他前途的预测。

当时同所有家族经营的企业一样,塔塔集团也面临接班人问题。而他父亲拉坦.塔塔已经67岁了,尽管公司专门为延长他的任期修改了公司条文将退休年龄从70岁延长到了75岁,即便这样再过不到8年的时间他也将退休。在将塔塔打造成为一个真正的跨国集团的关键时刻,拉坦的退休无论如何对他本人来说还是对公司都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而当时45岁的赖斯特.塔塔虽然已经进入了集团内部工作,仍只在集团负责一小块零售类业务。如果他要想成为整个塔塔帝国的继承人,他还得加倍努力来证明自己的领导能力才行。而他的前面有着无数优秀的管理人员正在对集团总裁的位置虎视眈眈。

虽然拉坦一再表示:“赖斯特非常敬业。我们集团目前正处于快速成长的阶段,我想,诺埃尔肯定也会与整个集团一起成长。我很高兴大家都已经开始关注他,我自己目前也在观察他会成长到何种程度。”但是拉坦也曾说过:“实际上,我们公司所有像赖斯特那样有才能的人都有机会在其职业生涯中获得锻炼和成长。重要的不是你姓什么。”

正是面对这样的困局,马克苏预测还在公司中层的赖斯特将会担任塔塔集团新一任的掌门人,当时包括赖斯特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对大师的判断将信将疑,然而马克苏却非常郑重地给赖斯特写了一封预测信,直到今天赖斯特都保留着那封信,因为上门明确的写着,某月某时赖斯特将会成为塔塔集团的总裁。果然,几个月后赖斯特最终在激烈的角逐中如愿以偿。

率先提出这次拉贾斯坦邦之行的是“湿婆之眼”—西德罕塔,和他的每一次出现一样,他毫无先兆的告诉赖斯特.塔塔,照耀在新德里上空的帝星正在日益黯淡,凶星宛如狼群一样包围着新德里的天空。而在数天之前有一颗代表着希望的流星划过孟买的上空,陨落在拉贾斯坦邦的方向。按照西德罕塔个人的推断,赖斯特.塔塔应该立即动身亲自前往拉贾斯坦邦。“命运中注定的际遇,将在将来的挫折中最终挽救你和印度,至少是半个印度。”这是西德罕塔匆匆离去之时留给赖斯特.塔塔独自玩味的最后一句话。

与二战时期纳粹德国高层所信奉的汉堡学派占星学(Uranian Astrology)相比,印度占星学是保留着他们自古以来的传承,是以论断事件为主,不注重或者说根本就缺乏心理描述的内容,直接从事件的论断下手,简单几句话就把人生的遭遇点出,因此而更具有神秘主义色彩的。面对“湿婆之眼”—西德罕塔的忠告,赖斯特.塔塔第一次感觉到了犹豫不决。因为近期实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留在孟买亲自处理。

遵守着国家大事遵循西德罕塔的指引,个人事务问计于马克苏的宗旨。在是否亲望拉贾斯坦邦的问题上,赖斯特.塔塔前往了班加罗尔寻找马克苏的帮助。虽然没有提到西德罕塔的预言。但是马克苏还是微笑着告诉赖斯特.塔塔:“大家都把我看作星象大师,可是我从来不自认为是占星师,我更愿意人家仅仅把我看成是一个古鲁。伟大的占星师是预测的大师,而我的使命则是向普通人传递神的信息和祝愿而已。”

在赖斯特.塔塔的面前,马克苏亲自在后院的祭祀场所进行了一次祭神仪式,以解开赖斯特.塔塔的困惑。祭祀正式开始。参加者只有马克苏和祭司两人。他们席地而坐,地上放着很多精美的碟子和小罐,为神准备的鲜花、香火、水果等礼物都在其中。在祭司引导下,马克苏和他一唱一和,振振有词地念咒语。印度人是通过重复咒语来唤起拜神者对神的意识。而那些咒语能把人从世俗琐事中摆脱出来,进入全新的精神世界。1小时后,祭祀活动进入高潮,随着圣火的点燃,在浓烟中,马克苏和祭司把所有敬神的食物一一放进圣堂。最后独自一人回到家庭的祭祀神龛前冥想片刻,整个祭祀仪式才算完成。

在完成了为赖斯特.塔塔所进行的祭祀仪式之后,马克苏虽然有些疲惫但却异常的兴奋,他激动的告诉赖斯特.塔塔。他一定要尽快前往拉贾斯坦邦,那里不仅将带给他事业未来的辉煌,还将打开他个人生活的幸福之门。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那么等待着塔塔集团和他个人的将是无边的厄运和毁灭。“摘下那朵美丽的花朵,神将最终祝福你和那些景仰你的人们。”马克苏一改自己明日里直言善谏的讲话风格,竟也打起了哑谜来了。

带着满心的疑惑,赖斯特.塔塔将公司的日常事务将给塔塔集团的二号人物,他的弟弟贾姆.塔塔打理。虽然这个年少气盛的企业家已经多次展现了自己大胆的经营手段,但是这次的离开却让赖斯特.塔塔的心中充斥着不满。毕竟在拉贾斯坦邦究竟有什么,两位大师都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拉贾斯坦邦位于印度西北部与巴基斯坦东南部的交界地带,面积34.2万平方公里,是印度第二大邦,人口约在4500万。这里气候干燥,冬季寒冷,夏季炎热,而且常刮热风。年降水量由东而西递减,从800毫米到100毫米以下或甚至数年无雨。除了东部恒河支流的昌巴尔河流域,是半干旱的农业地区外,大多数地方都是不毛之地。但是被称为印度旅游的“金三角”的三座城市斋浦尔、焦特布尔、乌达普尔却也都位于拉贾斯坦邦境内。

究其原因可能是缘于这里,自古以来都是印度通往西方的主要通途,宛如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一样,这里曾为无数富足的小国所统治着,在英国人统治这里时,这里仍有18个国王和2个萨拉达尔(苏丹)。所以至今境内仍遗留着许多精雕细凿而且依然十分辉煌的皇宫古堡和寺庙。

和所有的游客一样,赖斯特.塔塔的拉贾斯坦邦之旅也是从拉贾斯坦邦的首府,著名的“粉红之城”(pinkcity)—斋浦尔开始的。旧城里包括王宫在内的所有建筑都是砖红色。走下自己的私人飞机,感受着5摄氏度的当地气温。赖斯特.塔塔还是没有任何一点宿命的感觉。庞大的塔塔集团旗下三大子公司之一的塔塔钢铁在拉贾斯坦邦的Bhiwad拥有一座大规模的钢铁厂,但是此刻的赖斯特.塔塔显然对去看看自己的工厂没有兴趣。毕竟他所要关心的只是公司盈利的报表而已,对于工厂本身的情况他无暇去顾及。

庄严肃穆的宫殿,七彩缤纷的市集,古色古香的城堡令斋浦尔弥漫着一片浓厚的中世纪气氛,身穿长裙、脸遮红纱、挂满银饰的女人,裹着头巾的威武男子及东歪西倒的骆驼车,更加重了斋浦尔如幻似梦的色彩。在这一地区,几乎看不到殖民色彩的文化,只有浓郁的中世纪情调,镂空和弧形的技巧经常出现在宫殿寺院甚至村落民居,本土印度教的传统文化和伊斯兰文化融和在一起,形成印度西部特异的缤纷又充满迷蒙的色彩。“算了,权当是一次计划之外的旅行吧!” 赖斯特.塔塔在孟买就为自己在斋浦尔租了一辆越野吉普车,从而开始了他的拉贾斯坦邦的旅行。

当自己驾驶着越野吉普车开始在这片陌生的土地奔驰起来,赖斯特.塔塔不仅想起了,自己麾下塔塔钢铁公司的总裁几年去曾经对自己的抱怨,当时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商人蜂拥而入,他们开着吉普车,满印度地到处找铁矿石。以至在印度南部卡纳塔克(Karnataka)邦富含矿藏的Bellary-Hospet地区,90%的铁矿石都被出口到了中国。以至于塔塔钢铁公司在铁矿石富足的印度本土都难以购买到足够的原料。当时自己对中国商人的这种开拓精神感到敬佩,但往往没有想到今天自己也会如此漫无目的的寻找起来,不过中国人是在寻找他们的矿石,自己又在找寻什么呢?他目前还一无所知。或许只有全知的神灵才能告诉他答案。

他一边用自己可以直接与卫星直接与世界同步的掌上电脑关心着这几天来有些异常的孟买股市行情,一边展开地图思考着自己这场旅行的行程。斋浦尔显然只是一个起点,他应该去望何方呢?距斋浦尔400公里的人心旷神怡的湖泊王国—乌代浦尔,在保留完好的水上宫殿上流连?还是前往焦特浦尔的梅兰加尔古堡?那座古老的城堡修筑于120米高的红岩山头上,号称从未被攻克的堡垒。

但是思索再三之后,赖斯特.塔塔决定前往被称为印度最蓝调的地方—久德普尔,这并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充满情调、适合小资逗留的地方。而是因为在这座城市的市郊有一个18公顷的公园,园内有一座豪华宫殿。那座始建于1930年的宫殿属于塔塔集团,也就是他所有。

但是很快赖斯特.塔塔就为他的决定后悔了。久德普尔位于斋普尔西方大约300公里处,虽然是拉贾斯坦第二大城市。但是在这两座城市之前却是一望无垠的沙漠地带。当赖斯特.塔塔和他越野吉普车行驶了近一半路程之后,糟糕的路况便将他彻底征服了,跳下抛锚的车辆,虽然掌握了一些汽修知识,但是赖斯特.塔塔显然无法让罢工的车辆再度运转起来。他不得不打电话向自己的属下求助,但是最快的支援也将在一天之后抵达。赖斯特.塔塔无奈的在沙漠中开始了等待。

而就在他陷于绝望之际,在落日的红霞中一队隐隐越越的驼队的身影引起疲惫的他的注意,当无法分辨这是否是海市蜃楼之前,早已被孤独折磨够了的他张开双臂大声的呼救之后。虽然他的呼救引来了对方的注意,但是当数十骑单峰骆驼奔驰而来,迅速将他围在中间时,他意外的注意到这些蒙着脸的骑手背后闪亮的AK-47自动步枪。


2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