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二章 大将风度

收藏 30 9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你手上有表,自己不会看啊?”霍凤凰笑着提醒他,顺手从身后拿过来半张烙饼,一块儿狍子肉和半截咸菜,“吃中饭的时候,弟兄们看你睡得正香,没舍得叫醒你。这是我...”忽然脸一红,“这是弟兄们给你留的!”


“哦,”刚睡醒得孟大虾没有注意到姑娘脸上的红云,接过东西就开始大口的嚼囊。风卷残云一般吃完,这才抹抹嘴,一看到霍凤凰眼里的笑意,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吃相是多么不雅。


孟大虾脸一红,赶紧找点事儿来掩盖一下——


“罗杰回来了吗?‘蓝狐’的情况怎么样?”


“罗杰!大队长找你汇报‘蓝狐’的事儿。”喊完罗杰霍凤凰狠狠瞪他一眼,起身走了。弄得孟大虾心里直犯嘀咕——又怎么得罪着小姑奶奶了?


“大队长,‘蓝狐’已经把鬼子大部队引开了。”


“就这么简单?就凭你们几十号人,小鬼子就那么容易上当?”


“哪儿啊。可费老鼻子劲了。一开始我们是在北谭庄和鬼子遇上的,接触了一下小鬼子不上当,就派出来一个小队追我们,其他的都向北走。结果被我们一顿手榴弹给砸回去了。然后又派出大约一个中队,追到了北城寨,就踩上了爆破组埋的诡雷,然后我们又按你的嘱咐,在路上扔了好多矿工兄弟穿过的破衣服,又分组分段的对鬼子打了几次埋伏,这小鬼子的大部队才被吸引过来。”


“嗳。这还差不多。小鬼子现在大概在哪儿?指给我看看。”说着话孟大虾从背包里掏出地图。


罗杰抬头看看太阳,估摸了一下时间,然后指着地图行唐和曲阳交界的一个地方说道:“估计现在到这儿了。”


孟大虾看了看,然后收起地图:“好啦。小鬼子往东追,咱们就往北撤。就算他现在明白过来也晚啦——隔着三四十公里呢。集合!”


“这就走啊?这不天还没黑呢吗?”特务连的一排长可能是直肠子,也可能是对孟大虾言听计从了。因为他记得孟大虾说过天黑才走的。


“等不到天黑了,”孟大虾把背包背上,“就凭‘蓝狐’那点儿人作诱饵,小鬼子早晚会明白过来。等他们回过头来一搜山我们可就麻烦了。快走吧。”


几千人马(好像没马)浩浩荡荡,从东岔头经上阎庄、上连庄,一路穿村过寨,直奔东城铺。一路之上居然平安无事,一直走到晚上十一点钟,连续走了六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了东城铺。


警卫员报告说特务连回来了,陈漫远和王平小跑着就迎了出去,看到孟大虾就喊:“老孟啊,你们究竟搞了多大动静啊?怎么把小鬼子惹得像疯狗一样到处咬啊?”


“怎么啦?”孟大虾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陈司令您还是在这儿说吧,因为我估计您一会儿听我汇报完了还得出来。”


“好,那就在这说——”陈漫远司令员一时没听出孟大虾的话中话。王平政委却悄悄的走开了。“——今儿一大早,我们的内线就送出情报说:保定、望都和定县的鬼子都在向新乐集中,聂司令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我惹着鬼子啦?我当时一猜就知道是你们把鬼子惹毛了,结果这一大批鬼子在灵寿集结后,直接就杀奔了阜平,可不知后来怎么突然又转到向东进了行唐,哎哟,可把聂老总紧张了一下子。这股鬼子足足有两千多呢!我说老孟啊,咱们不就抢他一个破矿嘛,至于搞这么大声势吗?他奶奶的!”


“真要抢他一个破矿的话,鬼子可能还真没这么小气;”王平政委没容孟云霄说话就又走了回来,“可是司令员你去看看吧,——他们把小鬼子的三个矿区都抢了,还把人家的家当都搬回来了!哈哈哈.....”


“啊?!”从陈司令这一惊叫开始,一直到看完了全部战果,陈司令的嘴巴才合上——


矿工:3766名;金砂:217.8斤;机床和发电设备:29台;消灭日军三个看守矿区的加强小队共计224名......


“老孟啊,”陈司令好不容易把嘴合上,“我当初就想弄他娘的几十斤金砂,解放千八百矿工,你怎么一下给他连窝端了?难怪小鬼子像疯了一样呢!”


“陈司令,您是埋怨我也好,是高兴也罢,能不能先等一下再说。这几千矿工兄弟和这些大兵们还都饿着肚子呢。您还是先准备点儿吃的给大家垫补垫补吧。”


这下东城铺可热闹起来。满打满算不过四百多户的镇子,一下子挤进来比居民还要多的人口,吃饭马上就成了大问题。虽然陈漫远早有准备,可也就是准备了一千人的粮食。不过八路军的群众工作做得好,青救会、妇救会、农会全部动员起来,已经睡觉的老百姓都起来了,家家户户翻箱倒柜的找粮食,能吃的东西全倒进锅里,风箱拉得呼呼响。这个时候可多亏了前几天孟大虾带来的6000斤麦子,换走了白面的老百姓又把麦子拿了出来,反正有八路军的欠条,早晚八路军都会还上的。


孟大虾此时则和陈司令、王政委坐在“谈判”桌前,商量着“分赃”的问题。


“金砂我们要一半好了,”王平政委先开口,“矿工嘛,全归你老孟;至于这些机床设备嘛,能不能给我们留下几台?”看来王政委的条件还算公平。


孟云霄却笑着摇摇头,于是陈漫远说道:“机床设备我们不要了,金砂我们就要三分之一如何?”反正只要有黄金就能搞到机床。


孟云霄还是摇头。


“那老孟你开个价,凡事儿都好商量嘛!”


“既然要我开价,那就只能是一口价——没得商量!”


陈漫远一咬牙:“好!那你说吧!”


“金砂我一两都不要,全归八路军;机床设备,凡是一样型号的,一家一台;至于矿工们嘛,人家也是人,是不是跟我也要征求他们自己的意见,强扭的瓜不甜——愿意参加八路的,留下,想跟我走的,欢迎。就这么着吧!”


“老孟啊,”陈漫远紧紧握住孟云霄的手,“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果然是大将风度啊!”


“什么也别说,我得赶紧去吃点东西。”


第二天一早,在陈漫远司令员和王平政委的陪同下,孟云霄率领廖天时的二营和矿工们上路了。并非陈司令有意要送,而是因为三分区的司令部驻扎在曲阳县的北台镇。


矿工们连吃了几顿饱饭,又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又都是些年轻人,体力恢复迅速,五六十里山路,太阳刚歪过头顶就到了。于是北台镇的军民又热闹了一番。


刚吃过饭,负责在这一带接应的骑兵营就派人过来联系,孟云霄找到了陈漫远——


“陈司令,我们的骑兵营就在附近。现在也是该分手的时候了,就请陈司令把人集合起来,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看看谁愿意跟我走。”


陈漫远也不再客气,结果在打谷场上把人集合起来一问,想留下参加八路军的不过百十号人而已。陈漫远不禁苦笑——看来是自己太穷了,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啊。


王平政委却不那么想,王政委认为这其中的真正原因是——矿工们全是国民党的战俘,国共两党打了那么多年,现在刚刚握手言和,虽然是在“蜜月”期间,但是这些普通的士兵和基层军官根本就不知道国共合作的意义何在,在他们看来,只有“党国”才是正统,也就难怪他们不愿参加八路军了。


这个结果也是大出孟云霄的意料之外,他满意为这一天多以来,八路军的政工教育多少会起点作用,现在看来最多也就是“水过地皮湿”了。


既然是这么个结果,大家也就无话可说。孟云霄告别了陈漫远,出镇会合了尔格的骑兵营,然后直奔神北镇。晚上宿营在了军城,在此会合了等候已久的‘蓝狐’小队。第二天继续赶路,晌午的时候,终于回到了神北。接下来自然又是神北镇热闹一番了。


等大家热闹过后,孟大虾才在操场上把大家集合起来,开始训话——


“昨天在北台,八路军的陈司令已经就大家愿不愿意加入我独立旅的问题问过大家,征求过大伙儿的意见,我现在也就不再废话。我现在要宣布一下咱们独立旅的纪律——第一条:抗日;第二条:卫民!至于其他的细节问题,将来你们的营、连、排长官们自然会告诉你们。但是请弟兄们记住我下面的话:你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参加过内战,现在既然加入了我独立旅,就要和共产党八路军捐弃前嫌、共同抗日!我们独立旅的人交朋友有一个原则:真心抗日的人都是我们的朋友,破坏抗日大业的就是我们的敌人!现在我再最后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孟云霄说着一挥手,有人在台下抬过来十筐大洋——


“愿意留下的去那边报名领军装,现在有改变主意的拿上两块大洋走人!我孟云霄决不强留!”


台下的人群嗡嗡的议论起来。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矿工走出来,大声问道:“孟长官,俺从小在矿上干活,没当过兵,只会开矿上的机器。可俺想留下来,你们要吗?”


“哈哈哈,”孟云霄在台上大笑,“怎么不要?咱们的枪械修理所正需要你们这些能开机器的人呢!抗日救国不见得只会当兵打仗才行啊!要!”


“那好!那我们就都留下来!”随着话音,从人群里又走出一批人来。


“好啊,弟兄们!大家别乱走动,听我说:报名的时候请大家说明自己的特长,我们会根据大伙的能力安排大家。”


陆子宇上前对孟大虾笑道:“云霄你真行啊!不但给咱补充了兵源,还给后勤建设注入了新的活力!真有你的。”


“还不止这些呢。”孟大虾笑着走下台,“参谋长,我给你介绍的那个廖天时才是宝贝。他的人不但能打仗,还有军工和战术工程方面的人才呢。”


“真的吗?你要不说还真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没关系,反正要不了多长时间你就知道了。参谋长,我打算叫各位兄弟都回来,咱们开个会,商量一下。”


“行啊,这不简单嘛,我去通知他们!”




“弟兄们,情况就是这样。”孟云霄介绍完了此次行动过程,最后说道,“现在,咱们手里有了三千多兵员,除了修械所、卫生科挑走了一百多名懂机械的矿工和二十八名医务人员以外,具体还剩3208名。大家商量一下这些人员怎么分吧?”


“这还用说吗?”孙尚尉说道,“大队长你可是答应过我们炮兵营,有了兵源优先让我们挑选的。”


“四哥你根本没听明白我的意思,可能我也没说明白。”孟云霄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重庆方面给了我们一个旅的番号,是按照一个甲种团和一个乙种团的编制给的装备,我们......”


“哎...等等等等,”任义汉不客气地打断孟大虾的话:“六儿,你就真得那么稀罕当那个少将?”任义汉斜楞着眼睛问他。


“这话怎么说的?”孟大虾一听就急了,“我孟云霄是那种想升官发财的人吗?”


“哎哎,我说,都是自家兄弟,瞪什么眼珠子啊?”苏仲康赶紧站起来劝道,“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嘛?”


“三哥误会我,我不爱听那话。”孟大虾觉得满腹委屈,嘟嘟囔囔的。


“老六你瞧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啊?老三你也是,老六明明不是那种人,你还故意气他。”陆子宇也开口说道。


任义汉也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过头:“六儿,三哥说错了,别介意啊!呵呵!”


“你们都别说了,”霍凤凰总是语出惊人,“你们差点儿上了人家的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