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一章 奇谋奇策

收藏 28 32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七十一章 奇谋奇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孟队长,我们就在这儿不走啦?”问话的还是八路军的那个二排长。


“不走啦,不走啦!”孟大虾懒洋洋的回答,“这儿多好啊,山高林密,草木清幽。咱要走出去,不但要被大六月的日头晒,还要被行唐和灵寿还有新乐三个县的小鬼子追着跑;再说咱们还干了一宿的活儿,也该歇歇啦!”


“小鬼子有那么大动静吗?”二排长显然不信。


“有没有那么多谁也没看见,咱也甭抬杠,”孟大虾没架子,好脾气,“可你想想,咱们现在可是抢了人家二百多斤金砂不算,还把人家所有的矿工带了出来,又杀了人家那么多人,还炸毁了矿井,要是换了你是小鬼子的头头,你能善罢甘休吗?”


“说的也是,”二排长点点头,“那咱们就在这儿歇着吧。反正有吃有喝,也饿不着咱们,”


不仅有吃有喝,伙食标准还不错呢。展翼和罗杰提前把几千斤大饼运到这儿藏了起来,还在对矿区侦查的业余时间里,猎到一头野猪,七八个狍子;而在南燕川矿区的时候,二排长还杀了矿区的几条狼狗;更因为有了廖天时捷足先登的帮助,临撤退时,大家又从容的洗劫了日军矿上的厨房,虽然搜到的白面现在没法吃,但是两百多斤咸菜可以就着烙饼下饭。


一想到廖天时,孟云霄就想起了什么,四下一看,廖天时正和他手下几个说话呢。孟大虾冲他招招手。


廖天时早就注意到孟大虾和二排长说话了,只不过因为后来在夜里转移的路上听‘蓝狐’的大兵们说孟云霄已经是委员长亲自晋升的少将了,所以才有点拘束,一时间不好意思过来。见孟云霄冲他招手,赶紧跑过来,马上立正敬礼:“国民革命...”


“你快拉倒吧!”孟云霄一探身拉住他的手,“都是一家兄弟了,哪儿那么多繁文缛节啊?快坐下,咱们摆摆龙门阵,闲着也是闲着。”


孟云霄的随和打消了廖天时的拘谨。廖天时轻松的坐下来。


“哎,廖营长,我有个事儿想问问你:据我们侦查的结果,除了矿区大门以外,小鬼子早就把各条能上山的路都给封死了,你们是怎么进入南燕川的矿区的?”


“这个呀,说出来一点都不奇怪——矿区后山有一条废弃的旧矿道,我们是从那儿摸进去的。”


“不是吧?”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展翼闻言坐了起来,“我和罗杰侦查的时候,当地的老百姓确实也提到过那条旧矿道,可是那条矿道在鬼子占领矿区后又给炸了一次,完全坍塌了啊?”


“的确是这样,”廖天时点点头,“可是我们二营又把它给挖开了。”


“哦。”展翼不说话了,孟云霄却听出了兴趣——完全坍塌的矿道可不是几百人想挖就能挖开的,矿区周围刻有不少的小鬼子巡逻看守呢。这可是个大工程——


“你们挖的时间不短吧?”


“呃...”廖天时地头想了一下,“差不多一个月。”


“我操!”展翼又坐了起来,“合着你们没事儿天天挖石头玩儿啊?”


廖天时红着脸笑笑:“不怕孟长官笑话,咱们二营自从被长官扔了以后,也和日本鬼子碰过几次,可每次都是损兵折将。这不,六百多人的加强营就剩不到四百了。所以,这次偷袭日矿,咱们只能用这笨法子,不过这也是咱二营的强项。”


“噢,你们二营的强项就是像老鼠一样挖坑打洞啊?”


“展翼!”孟云霄喝斥一声,“怎么说话呢?”


“的确是这样!”廖天时却不以为意,“咱们二营在事变之后的任务是看守军部的弹药库。弹药库就是建在大山里的地洞,像个地宫一样。所以小鬼子占领井陉以后,我们虽然没有撤走,但他们也找不到我们。我们都藏在了地宫里,并且封死了弹药库的入口。好在地宫里不缺食物,罐头、肉干什么都有。这一藏就是一个月。后来弟兄们都憋不下去了,都想出去。但是又不知道地面上鬼子的情况如何,也就不敢打开原来的入口。于是我们几个长官一合计,就打算在别的方向重开一个出口...”说到这儿廖天时掏出一棵烟叼上。


“我操,你倒是说呀!”别说孟云霄,展翼等人都来了兴致。


廖天时点上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可这大山里全是坚硬的花岗岩,光凭几把工兵镐根本就无济于事。后来就有兄弟提议:用炸药。反正弹药库里多的就是这玩意儿。但是我们不知道地面的情况,动静大了如果被地面上的人听到怎么办?就算地面上的人听不到,万一引爆了弹药库弟兄们不也就全玩儿完了吗?弟兄们纷纷献计献策,后来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从几百人里挑出一组懂炸药的,专门挖出一间石室,让这些兄弟在里面试验炸药的用量——多少炸药可以把多重的石头炸开,多少炸药可以把不规则的石头炸裂,而且还要最小限度的引起地面的震动。其余的兄弟则继续挖洞。为了不让爆破工程引爆弹药库的炸药和避免伤人,弟兄们挖洞的时候都不敢直挖,而是先左边挖进一段儿,炸完了再向右挖进一段儿。这样一来二去的,后来不仅把弹药库重新挖开了一个新出口,而且还在不知不觉中把一部分兄弟训练成了火药专家,其余大部分兄弟则成了土木专家。而那个弹药库呢,则被我们挖的左一条隧道,右一条隧道,真真正正的成了一座迷宫,没有我们二营的兄弟带着,进去就会迷路。所以展兄弟说我们像老鼠一样挖坑打洞,我们一点都不介意,我们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哦。”听廖天时讲完,众人恍然大悟,然后意犹未尽的又纷纷躺下去休息。孟云霄继续和他聊——


“这么说,去年十二月,你的老长官吕(正操)司令带着部队来阜平整训的时候,你们当时应该正是掏山洞的时候了?”


“是啊。等我们挖通出口,再得到老团长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孟长官大闹保定师团司令部的时候了。”


“吕司令最近经常在安国、定县、新乐一带活动。”二排长突然插嘴。孟大虾听了只有苦笑——真是各为其主啊!


廖天时道:“这个消息我们也知道。可是弟兄们这半年多以来,一直在这大山里活动,怕是去了平原地区不习惯啊!只会给老长官添麻烦。”其实廖天时放弃找老长官的原因是因为有别的顾虑——吕司令现在是共产党的八路军,自己的人马可向来都是以国军自居。这一点孟大虾也很清楚。于是孟大虾赶紧岔开话题——


“对了!二排长,有个事儿我一直纳闷呢,就是昨天晚上,你和你的兵是怎么制服那几条狗的?”


二排长也觉得当着人家孟长官的面儿就“挑拨”人家和新下属的关系有点不仗义,听孟大虾转移话题,赶紧说道——


“这个呀,根本不叫个事儿。”说着话从兜里掏出一件东西来,只见这玩意儿大概三四寸长,拇指粗细,两头削的尖尖的,“就用的这东西——枣木橛子!”


孟大虾大感兴趣:“就这?这东西怎么用啊?”


“孟队长您瞧,”二排长说着话把枣木橛子在手里一握,正好两个尖头从拳头的上下露出来,“就这么一攥,等那狗扑过来的时候,把手往那狗嘴里一伸,往上一返腕子,那狗的上下颚和舌头就会被这两个尖头扎住,狗感觉吃疼会使劲咬,结果就越咬越紧,最后想吐都吐不出来。想叫也叫不出来。”二排长得意的一边比划一边说着。


“这办法是不错,可这机会瞅不准也会被咬到啊。”


“是啊,”二排长道,“可咱从小就玩儿这个,也是被狗咬出来的经验。咱小时候家里穷啊,吃不饱饭。半大小子的时候正长身子,就更吃不饱啦。咱就发现那些地主老财家的狗啊比咱们穷人吃的都好,个个养的滚瓜溜圆的肥。得,你他娘的长这么肥干吗,老子就吃你!后来就用这办法,专门偷地主家的狗。都说咬人的狗不叫,可越是不叫唤想咬人的狗这个法子越管用!”


“嗯,不错不错。回头得和‘蓝狐’小队的人说说,借鉴一下。”孟大虾摆弄着那个枣木橛子自言自语。


说起‘蓝狐’小队,二排长问道:“孟队长,你那个‘蓝狐’小队的人干嘛去了,怎么不见他们人了?”


“他们呐,带着小鬼子们‘游山玩水’呢!”孟云霄随口说道。


“游山玩水?”二排长不解,廖天时也瞪大眼睛。


“是啊。你们看,”梦云霄随手拿了几块石头在地上一摆:“这是灵寿的几个矿区,这是阜平县,这是灵寿县城、行唐县城和新乐县城,这是平汉铁路线。咱们在灵寿折腾了个底朝天,小鬼子肯定气急败坏。他们很容易就会通过平汉路调来大批的机动兵力到新乐县,如果再加上灵寿和行唐的鬼子,这股势力可不小啊!而且小鬼子也不傻,他肯定能想到偷袭者带着几千矿工要想尽快到达安全地带,最快的捷径就是直接北上,毕竟灵寿矿区离阜平才几十公里。咱们虽然是藏起来了,可小鬼子必然会一直追,他们要是窜到阜平可就麻烦 了,这里可是晋察冀边区政府所在地,聂司令在这儿呢。咱们总不能惹了麻烦去让聂司令给咱擦屁股吧?所以我就派‘蓝狐’小队去吸引鬼子,让他们带着鬼子在行唐、曲阳一带的大山里转几个圈圈,小鬼子‘玩儿’累了,自然就会‘回家’了。”


孟云霄说话的语气虽然轻描淡写,可把几个八路军的排长吓出了一身冷汗。真要像他说得那样,小鬼子奔向阜平的话,那聂司令可要措手不及了。幸亏人家孟队长为人仗义,把“蓝狐”小队放了出去,不然可真麻烦了。


“‘蓝狐’小队的几十号兄弟可也打了一夜的仗了,他们吃得消吗?”二排长担心的说道——既然人家孟队长这么仗义,关心一下他的部下也是应该的。


“放心吧!”孟大虾一脚把那几个石块趟开,“他们虽然叫‘蓝狐’,却一个个比狐狸还精呢。说不定他们现在也在什么地方睡大觉呢。”说完往后一躺,也开始闭目养神。


这是可能就有读者大大问了:怎么孟大虾光顾着和几个当官的聊闲天,也不去关心一下那些矿工战俘呢?这个“我爱我家”可清楚——这是孟大虾故意的。孟大虾有自己的主意:现在保护矿工的除了八路军的特务连就是廖天时的人。特务连可是陈漫远司令员精挑细选出来的最勇敢、最忠诚的老革命战士,除了打仗,这帮人做思想教育的政工工作那绝对也是一流。所以战俘矿工们有这些人看着,老孟绝对放心,而且他还正想着让这些人接受一下共产主义思想呢。


至于廖天时的人呢,老早就对神话传说般的孟大虾如雷贯耳了。虽然他们不会向战俘矿工们灌输共产主义思想,但他们会把孟大虾的传奇经历讲给这些战俘听。你说这些战俘矿工们要是先有了一点儿先进的共产主义教育,再有了对个人的崇拜,那等孟大虾再收编他们的时候,是不是就简单多了?


孟大虾一边想一边差点笑出声来。不只是因为这些矿工战俘,最让他开心的就是廖天时那一营人马和那个地下迷宫一样的弹药库。——“看来老子不想有一番作为都不行!”孟大虾想着美事儿,一会儿居然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可够香甜,一直睡到太阳偏西孟大虾才醒过来。一睁眼,霍凤凰在身边坐着呢。孟云霄赶紧坐起来。


“醒啦?”


“什么时辰啦?”孟大虾揉着眼睛问。


“你手上有表,自己不会看啊?”霍凤凰笑着提醒他,顺手从身后拿过来半张烙饼,一块儿狍子肉和半截咸菜,“吃中饭的时候,弟兄们看你睡得正香,没舍得叫醒你。这是我...”忽然脸一红,“这是弟兄们给你留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