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少尉,左边还有一个!”

“好的,赶快搞定这一个,我们也好收工!”齐祖仁少尉瞄准了他的第八个目标,距离800,非常好的一个射程,足够让弹丸保持一定的速度,而且出现一点失稳,这样杀伤力更大,但是少尉没有几着扣下扳机,他想再等一等,或者说是想多观察一下目标的情况,这是他要射杀的最后一个目标。

增援的到来,迅速的改变了战场上的局势,原本占有优势的一方立即变成了被猎杀的一方。当那两架没有被打掉的运输机飞速撤离战场的时候,余下的那些欧美特种兵其实已经被抛弃了,而原本应该载着他们离开的那架运输机已经变成了地面上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中国特种兵的战术很简单,就是利用一切机会,用最迅速,也是最有效的办法来消灭任何一个敌人,绝不手下留情!

形势的急转直下,受到最大打击的当然是士兵的心理,原本的猎人一下变成了猎物,即使是特种兵,也不可能完全适应这一变化,而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至少有一半的人永远的失去了还手的机会。其实,造成最大杀伤的不是特种兵手中的步枪,而是那些武装运输机上的重型火力,机关枪,航炮,自动榴弹发射器,以及火箭弹这些武器的威力远远的超过了特种兵手中的步枪,而在没有多少掩护的村庄里,被猎杀者几乎找不到有用的抵抗办法,在第一轮的冲击过后,已经有十多名欧美的特种兵倒在了血泊之中。虽然单兵医疗系统的微型机器人在尽职尽责的工作着,将伤口迅速的修补好,但是这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因为绝大部分伤都是致命部位的贯穿伤,在医疗机器人开始工作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

山坡上,哈里上校紧张的注视着周围的情况,山下的战斗对他来说并不遥远,而且在望远镜里看得很清楚,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出手相助,即使那是他的职责,因为,在附近还埋伏着一名拿着狙击步枪,对他构成了致命威胁的敌人。

前面的战斗中,另外三名特种兵都是因为忍受不了,为下面的突击部队提供了一点帮助,然后就立即遭到了射杀。而每当哈里调转枪口,准备寻找那个隐藏的目标时,他的动作都慢了半拍。至此,哈里再也不认为那只是名简单的情报军官了,那人肯定受过专业的特种战训练,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特种兵,而且精通狙击战术,从没有将任何的破绽暴露出来!

这更让哈里少校感到紧张,因为这意味着他绝对不能够轻易的暴露自己的位置,虽然少校不担心撤退的问题,因为他可以走出山区,只要找到自己人的巡逻队,那他就能够安全的返回营地,洗个热水澡,然后再泡上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而不用在这里忍受煎熬了。但是,少校却只能够看着下面的突击小队被逐个歼灭,自己却没有尽到职责。军人有的不只是义务,还有职责与荣誉,这三点都让少校感到非常的羞耻,他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而且现在干得与自己的职责不相符,荣誉感也正在消失。

必须要做点什么!少校心里这么想着,同时还在盘算着应该怎么办,当然,目光也在继续搜索着周围那每一块都可能是那名狙击手的山坡,但是仍然一无所获。下面的战斗正在迅速的进行着,突击队正在崩溃,虽然他们已经找到了突围的方向,但是少校很清楚的看到,在距离他1200米外的地方,还埋伏了两名狙击手,而只要这两名狙击手没有被干掉,那么突击队就根本不可能突围!

该死的,他到底在哪?少校觉得手心里面已经冒出了汗来,虽然隔着一层手套,但是他仍然觉得握枪的动作并没有那么的准确了。肾上腺素的迅速分泌,让少校不免有点紧张起来,一瞬间,荣誉感占了上风,少校准备拼命一博,无论如何也要干掉那两名中国的狙击手,让突击队向山区撤退,这样才可能减少损失,避免全军覆没的结局。当然,少校并不莽撞,他迅速的为自己找到了第二个隐蔽阵位,他只有开一枪的机会,而随后,他有50%的机会逃过第三者的追杀,然后在新的阵地上隐蔽起来!这就如同一场赌博一样,而且是少校经历过的最大的赌博,他押上的是自己的生命!

在距离哈里大概500米的一片乱石堆里面,陈伟一动不动的注意着那名少校隐蔽的地方。陈伟选择的隐蔽点非常好,这里的石头都不算小,正好能够让他身上的那套山地伪装服完美的嵌入到周围的环境中去。但是,这个地方有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射界太窄了一点,他只能够看到对方的下半身,而且还无法完全肯定,当然,要想一枪射杀目标,这绝对办不到!所以,陈伟一直冷静的等待着,他知道自己需要耐心,需要一个更好的机会,所以,在干掉了那三个目标之后,他并没有急着对第四个目标下手,他不希望自己栽在这最后的关头上。

目标稍微动了一下,但是仍然隐蔽得很好,或者说近胡完美。哈里是他们这队的指挥官,战术修养确实不错,即使看到下面的突击小队正在遭到屠杀,他仍然没有行动,就这点心理素质,陈伟都觉得很佩服,这可不是一般的特种兵能够锻炼出来的,而且大部分的特种兵都会选择站出来勇敢的面对,所以那三人被干掉了,而少校还活着!

陈伟的视线离开瞄准镜2秒钟,他看到了山下的那两名还不知道危险的中国特种兵,虽然这两人的隐蔽工作做得很到位,在联系干掉了几个目标之后,都没有引起突击小队的注意,但是这不表示他们就能够瞒过山上的猎人。一般的作战服在隐蔽性能上都有方向性的,而且会随着所处的位置不同,而有所不同,当然,一名优秀的特种兵都知道应该怎么利用这种方向性。但是,此时下面那两人显然没有意识到山上还有敌人,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后上部分的伪装,加上他们的行踪一直在监视之中,所以现在他们的伪装几乎没有起到一点效果。

真该死!陈伟发现少校又向前移动了一点,但是挡在他右面的大石头仍然将他挡了个严严实实,没有给对手留下一点机会。很明显,少校要动手了,而且肯定是马上就要动手了。虽然心里咒骂着,但是陈伟仍然没有急于行动,他现在没有机会,即使开枪,也绝对无法保证能够射杀目标,而这对他没有一点好处,也帮不了下面的那两个倒霉鬼!

这简直就是一场最残酷的游戏!陈伟虽然深知特种战的残酷性,他也接受过一定的特种战训练,而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关于特种战的电影,那几部在好莱坞以及香港拍的那几部反映外高加索战争的电影是他最欣赏的,特别是那几部反映中国特种兵的电影,但是现在看起来,电影中的虚构成分仍然居多,因为在实际的战斗中,双方几乎都是无声的在战斗中,而且比的是耐心与耐力,远没有电影场景中那么的火暴与激烈!

陈伟慢慢的抬了下枪托,让枪托顶在了自己的肩窝上,虽然这把狙击步枪的后坐力很小,但是仍然有一点,而且照样会影响到射击的精度。特工心里早就盘算好了,如果少校敢开火的话,那他肯定会在开火之后立即选择新的隐蔽点,而在他周围50米的范围之内,只有西面那个隐蔽点要稍微好一点,那是必然的选择。所以,陈伟其实也只有一次机会,就是在少校开火之后,在他转移的时候找机会干掉他!陈伟不担心自己的枪法,这是他在训练营内学得最好的一种技能了,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只有一半的机会,因为要打中一个高速移动,而且还是有所准备的目标,并没有那么容易!

哈里将扳机上的保险开关换到了单发的位置上,然后将瞄准镜的放大倍率调为了5倍。少校没有选择在这个射程上最理想的12倍,他不想让自己的视野变窄,而且少校对自己的枪法很有信心,这一枪肯定能够干掉目标,成功率在80%以上!这已经足够了,而且就算无法消灭掉那个狙击手,也能让他必须要小心来自身后的威胁,为突击部队创造了机会,这已经足够了!

少校的狙击步枪是无声的全电磁步枪,虽然一般可以使用双动发射方式,即在扣动扳机的时候,借助扣扳机的力量将第一发枪弹压进枪膛,但是少校没有这么做,而是手动的将弹匣里的第一发子弹推进了枪膛。这样他只需要使出15牛左右的力量就能够击发了,而不是40牛的力量,这让射击变得更平滑,自然对精度的影响也就降低到了最小的程度。

目标隐蔽得很好,如果只用肉眼判断的话,确实很难将他与一块岩石区分开来。那名特种兵显然经过了专业的狙击训练,而且下的工夫还不少,为了保证隐蔽效果,他将自己圈成了一团岩石的形状,而且这还没有影响到他的射击效果!这确实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干到的,就算是一般的特种兵也难以做到这一点,这让少校再也不怀疑中国特种兵的能力。但是,在连接到狙击步枪上的战术电脑的分析下,目标的特征相当明显,虽然在使用5倍放大倍率的时候,无法完全看清楚目标的特征,但是这已经足够了,上校把瞄准镜中间的绿点压在了目标的身躯上,这是一个理想的瞄准点,因为要想打中目标的头部,难度确实太大了一点,只要能够干掉目标,打中身体与打中脑袋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好了,让上帝饶恕他吧!少校是个笃诚的基督教徒,即使这时候他也忘不了向上帝祷告,只是不知道这是在为他自己祷告,还是在为别上!

少校扣扳机的动作相当的平稳,而且在感觉到肩上传来的一股冲力之后,少校立即飞快的爬了起来,猫着腰朝他预想的新隐蔽点冲去,只要4秒钟,他就能够重新隐蔽起来,但是这4秒的路程他永远都走不完。

当少校抬起头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从北面射来的一束亮光!瞄准镜反射的阳光!少校心里一惊,但是人身体做出反应所需要的0.2秒时间确实是太长了,一发由电磁力推动的子弹在0.2秒的时间内足以飞行600米,但是猎人距离目标的距离只有500米,所以,当少校准备隐蔽,但是身体还没有能够接收到大脑发出的信号的时候,一发6.5毫米直径的硬质金属子弹已经穿入了少校的左胸,接着因为子弹所遇到的介质的密度发生了骤然变化,失去了稳定性,在前进了5厘米之后就急剧翻滚,将入口处8毫米左右大的创伤扩大到了10厘米以上。接着子弹因为受到的正面压力不均匀,迅速的崩裂,产生了数十块只有米粒般大小的金属粒。这些金属颗粒都不大,但是都带着巨大的动能,在目标内向四处散射,这造成了更大的,而且是致命的一击,此时即使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加上最好的医疗设备,恐怕也无法救回少校的性命了。在心脏被几颗金属颗粒击碎之后,少校并没有立即丧命,但是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发现从他开始忽略掉的一堆岩石中,一个模糊的身影正站了起来,向这边小心的走了过来!

“少尉,目标距离750,开火!”耳机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但是目标仍然在靠近,观察员愣了一下,“少尉,少尉,快开火……”

观察员突然停了下来,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发现隐蔽在他后面大概20米处的少尉手中的狙击步枪的枪口指着天上,而且少尉的身体正在踌躇着。

“少尉,你怎么了?”观察员迅速的,而且没有忘记隐蔽的爬到了少尉的身边,眼前的场景已经不需要再解释什么了。少尉佩带的单兵自动救助系统正在帮助他缝合身上的伤口,但是子弹明显是从左背部射进去的,心脏受到了致命的一击,任何救助系统都无法挽回这名士兵的生命了。

观察员愣了一下,突然清醒了过来,因为从子弹射入的部位来看,这不可能是村子那边的敌人打过来的,只能是从山上打过来的。观察员的动作并不慢,他迅速的将少尉拖到了一块岩石后面藏好,接着启动了少尉单兵电脑中的紧急救助程序,接着,自动救助系统就把至少5毫克的吗啡打进了少尉的身体里,但是这最多也只能让他的生命延长5分钟,也许还没有5分钟,2分钟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小心……小心后面……不要让敌人跑了……”

观察员用尽了力气才听出了少尉嘀咕出来的这几句话,他含着泪接过了少尉的那把狙击步枪,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从他跟随第一名教官学习狙击战术的时候,他就学会了当兵的不能哭,但是他现在确实想哭。

少尉沾满了鲜血的右手艰难的举了起来,摸到了观察员的脸上,少尉肯定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看他的样子是想笑,但是他笑什么呢?观察员没有能够来得及问出来,少尉的手就瘫软的滑落了下去,而急救系统发出的急促的警告声已经表示少尉已经牺牲了!

妈的,我操你大娘!悲伤袭过之后,观察员差点就失去了理智,但是他立即控制住了自己的感情,接着,把枪膛里的子弹退了出来,装到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又压了一发子弹进去。现在,他只能够一个人战斗,但是他还可以继续战斗,因为他就是观察员,即使他的枪法没有少尉那么的准确,但是要在800米的距离内命中目标,这绝对比他用筷子吃饭都还要容易!

第一个目标在距离他不到700的地方被放到了,观察员几乎是看着子弹射入目标脑袋的。接着,他在740米的距离上干掉了第二个目标。现在观察员已经顾不了在放两枪之后必须转移阵地这个战术要求,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快的干掉尽可能多的目标,为少尉多拉点陪葬的,就算是给少尉的祭品!

陈伟很小心的靠近了地上的那具尸体,当然,这是他在蹲下来确认目标已经死亡之后才知道这只是一具尸体的,而在此之前,他一直把枪口对准了目标,他不想在最后的时刻犯下低级错误。

目标的眼睛仍然睁开着,而且就朝着开始他隐蔽的那个方向!陈伟面无表情的拿走了目标是身份标志牌,虽然这对他来讲没有多少意义,但是也许以后这东西还有点用吧!

山下的战斗仍然非常激烈,大批的中国特种兵已经下了飞机,正在分散成散兵进攻线,向那些准备逃跑的欧美特种兵压了过去。但是,这些欧美特种兵的退路却被一名疯狂的狙击手给挡住了。这人确实疯狂,竟然在开了好几枪之后都没有想过要换阵地。当陈伟拿起了望远镜的时候,才发现那名狙击手的旁边还躺着一个人,肯定是他的搭档,而且已经牺牲了,这大概是让他变得疯狂,而且失去了理智的主要原因。

虽然陈伟不认识这些特种部队的人,但是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同胞,或者说是自己的战友,至少在这场战斗中是他的战友,所以他赶紧拿过了哈里少校手中的狙击步枪,只有这把狙击步枪的射程才够!然后,迅速的找到了一名正隐蔽好,还在调校的美国狙击手,在对方开枪之前将他干掉了!

真是千钧一发!陈伟没有犹豫,他不会朝那些只拿着步枪的突击队员开火,因为那些突击队员都被阻挡在了山下的那名狙击手700米之外,他们手中的突击步枪对狙击手构成不了威胁,而真正的威胁是对方的狙击手!

显然,那些美国兵肯定也没有料到会有来自山上的威胁,虽然按照计划,他们的支援就应该在山上,但是现在他们没有获得支援,而且还多了一名他们无法对付的敌人!

从村子里向外突击的队员也加快了进攻的速度,而那几架完成了运输任务的突击运输机也开始在低空盘旋,将它们携带的弹药向下面的目标倾洒下去。战斗很快就转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而且屠杀的速度非常快。

当最后两名美国特种兵将步枪抛出来,准备投降的时候,战斗结束了,但是这两人并没有能够获得战俘的待遇,因为这是一场秘密战斗,双方都不会收俘虏!

陈伟从埋伏的地点站了起来,长长的出了口气,战斗持续的时间不到1个小时,但是这却让他觉得这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陈伟收起了装备,向山下走去,但是才走了50米,他就收住了脚步,愣了下,然后转身从新回到了一隐蔽点,接着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背靠着一块巨大的岩石坐了下来。

他现在还不能下去,至少穿着身上的这套美国特种部队标准沙漠山区作战服的时候不能下去,不然被自己人误杀了的话,那中国就要损失一名最优秀的特工了。当然,陈伟也知道,现在自己还是秘密身份,至少在军情局给他安排新的工作之前,他的身份还是高度保密的,所以他不能让那些特种兵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现在必须要躲起来,等到那些人都走完了之后,再想办法与军情局的联系吧!

“少校,让你们的人先撤吧,另外,保护好将军的安全!”万逸夫是第一个走出房间的,外面的场景让他有种想呕吐的感觉,但是他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战场上的场景确实惨不忍睹,士兵的尸体还没有什么,但是到处都是被炸弹与炮弹炸得支离破碎的肢体,还有人的内脏,这简直不是人间,也许地狱也就这个样!

“好的,我让军医陪将军先走,我们的人不用搞特殊,出了伤员之外,让他们去清扫战场,现在我们人手不够!”

“好吧,另外,注意寻找巴基斯坦特种兵,他们在这一战中帮了不少的忙,不要把他们忘记了!”

“长官,收到命令,让你酌情处理战斗事务!”

“让我?”万逸夫愣了下,但是马上反应了过来,因为这是一次由军情局策划的行动,所以由他来指挥特种兵也是正常的,“还有别的什么吗?”

“只是说这是一次秘密行动,不应该让太多的人知道!”

“好了,我明白了!”万逸夫点了点头,支走了通信兵,“少校,去找几个人来,要心理素质好一点的,另外,把搜集到的敌方伤员都集中到那边的房子里面去,妈的,我们也许会下地狱!”

“这……”少校愣了一下,明白了万逸夫这话的意思,虽然作为军人,他绝对不认同屠杀俘虏这种暴行,而且早在第三次对日战争之后,中国军方就处决了数名屠杀俘虏的军官,当然都是低级军官,而没有涉及到默认这些行动,甚至在暗中支持这些行动的高级将领,但是这在军队中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这也让中国军人认识到了一个问题,人道的对待俘虏,并不是一件坏事。“我们必须要这么做吗?”

“少校,你会把这些事情给别人说吗?”

“不会,接到任务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是秘密任务,我做梦的时候从不说梦话!”

“很好,那你的部下呢,都听你的指挥吗?”

“没有一个不听我的指挥,他们是我带出来的兵!”

“那就好,去召集你的人,不要太多,连你5个就行了,就把这也看着是一次秘密任务吧,当然,出了我们之外,知道这事的只有最上面的指挥官,我相信,我们不说,没人知道!快去吧!”

少校顿了下,最后还是快步跑开了,虽然他接受了这个任务,但是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战争本身就是肮脏的,恐怕没有人会认为充满了血腥,而且是用人命来做交换的战争是纯洁的,不管给战争加上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管给战争盖上多高的帽子,战争都是肮脏的,是人类解决矛盾最为肮脏的一种手段。而处于战争中的军人,在很大的程度上只是一台具有独立行动能力的机器,如果机器人也具备有人的身体素质,而且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的话,那么机器人与士兵就没有什么分别了。当然,正是军人具有机器的这种性质,所以在战场上,军人不会使用他们的自主能力,他们必须接受命令,听从命令,并且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这是每一个军人在其接受基础培训的时候,服从命令就是最基本的一课。所以,此时少校即使知道这么做不对,即使他不喜欢这么干,但是他必须要服从命令,在理性与命令之间,他只能够选择后者!

战场清理工作只持续了15分钟,当三架运输机载着别的部队离开之后,万逸夫带着少校他们五人离开了那栋关押着战俘的房子。战俘的数量还不少,几乎将整间房屋都塞满了,但是大部分都是巴基斯坦内务部队的人。而这些受伤的士兵当看到胜利者离开的时候,恐惧感立即涌上了心头,因为胜利者的行动已经含有某种意思了。

“我来吧!”少校不想让自己的手下干这样的事,他们还太年轻了。

“算了,还是我来吧,你们先到一边去,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万逸夫苦笑了一下,这事要是暴露了的话,上面一追查,肯定先查特种部队,他不想让这些特种兵倒霉,反正到时候他们没有参加最后的一步行动,他们就没有多大的责任,当然,军情局肯定也要受到调查,但是要处理一名外勤特工就没有处理一名特种兵那么容易了,而且这本来就是万逸夫应该自己做的事情!

万逸夫点着了香烟,猛的吸了几口,也许这场战斗死得人太多了!特工的手在空中迟疑了一下,烟头还是被弹了出去,准确的落在了房屋外面的油桶上。这栋房子下面就是卡提拉卫队埋藏燃料的地方,50吨的高品质燃料足够将所有的一切都烧成灰烬了!

当房屋里的喊叫声逐渐停止了下来,火势开始向外面蔓延的时候,来迎接万逸夫他们的那架运输机也开始降落了。特工向那栋正在大火中倒塌的房屋看了一眼,登上了飞机,也许噩梦永远都不会离开他,但是这次的行动总算是结束了!

运输机离开了5分钟之后,一名灰色的身影印着正在露出地面的晨光走到了战场的边缘上,他附身寻找了一会,运气还不错,很快就找到了一部被人遗忘掉的战术通信设备,虽然有几个地方出了故障,但是他很快就将这台战术通信设备修好了,而且惊奇的发现,这台设备竟然可以调到他专用的那个频道上去!

后方,军情局的指挥中心,鲁毅丢掉了2个小时之内的第十三根烟头。

“将军,部队正在返回,目标状况良好!”汇报情况的上校参谋有点兴奋,因为这已经意味着他们胜利了。

“很好,我们的人怎么样了?”

“先前小队的伤亡比较大,阵亡了7人,只有5人活着出来了,增援部队的情况要好点,只有2人阵亡,另外还有几人负伤,而且已经在抢救之中,基地的医疗单位也做好了准备,等到他们一返回,就将做进一步的治疗!”

“很好,记住,不要忘记他们的功劳,嘉奖的事情,等会要记得提醒我!”鲁毅露出了笑容,“战场情况处理得怎么样了?”

“已经处理好了,我们阵亡官兵的尸体都运了回来,而那些欧美士兵的尸体也都被焚烧掉了!”参谋上校说着话的时候没有一点感情色彩,这让将军觉得有点不高兴,这是死人的事,竟然没有一点感情上的波动吗?“另外,已经按照这次行动的保密要求,我们没有收俘虏!”

将军默默的点了点头:“好吧,那我们等下就去外面迎接他们!”

这时候,一名军情局的军官走到了王副局长的身边,在他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王副局长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王副局长,发生什么事了吗?”鲁毅立即注意到了,接着挥手让参谋军官走开了。

“没什么,开始有一名特工用紧急频道与我们进行了联系,好象还是使用的我们特种部队的通信设备!”

“找到你派出去的人了?”将军点了点头,“那还迟疑什么,赶快派人去把他接应回来,这次战斗,恐怕他的功劳比谁都要大!”

王副局长点了点头,赶紧找人去安排接应的事情。

此时,返航的运输机上,那名失去了搭档的狙击手观察员默默的看着下面正在逐渐变亮的大地,黎民到了,但是少尉永远看不到这个美丽的黎民!

“怎么了?还在为少尉的事情伤心?”一名上尉军官坐了过来,他是这个小队仅存的5名战斗队员中的一名。

“不是,我总觉得有点奇怪!”观察员尴尬的笑了下,为了掩饰自己的想法,他转移了注意力。“少尉是被从山上射来的一发子弹杀死的,但是后来却没有人朝我的后背开枪,我当时一激动,也忘记了这点。而且,战斗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在身后的山上有人在支持我,而且使用的应该是大口径狙击步枪,因为好几个差点要了我性命的狙击手就是被不明不白的干掉的,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干的!”

上尉皱了一下眉头,他也想不通,但是他不会去想自己不该想的事情:“好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们不是都活着回来了吗?”

但是少尉永远回不来了!观察员叹息了一下,黎民是一天的开始,是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