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左岸

飞扬的云 收藏 41 433
导读:[原创]左岸

想告诉你,窗外冬意渐浓,万物萧瑟,房间里你送我的水仙却已经快开花了。你虽已远去,但照片里的你依旧对我灿烂地微笑;你说水仙盛开时,就是你的归期。我说会在这里等候,其实我知道,那是你在遥远的天边守候着我。

我想告诉你,即使地中海的风越过美丽的欧罗巴吹进了太平洋,天空里的云彩还是亘古未变的模样。不列颠岛一定又是雪花绽放的季节,而这里,总是一眼望不尽的枯黄。等你脱下军装,一定要陪我重回“左岸”,我们荡漾在塞纳河的碧波绿水上,体会清雅秀丽的巴黎像一位淡妆少女,悄悄向我们展示她宁静柔美的另一面。

我想告诉你,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窗外灯火逐渐稀疏,睡意悄悄爬上眉头,可止得住我的睡意,止不住对你的思念。”—婷萱日记


不知不觉在铁血已经一年多,似乎也能鼓起勇气以“老兵”的身份自居了,可惜我这个“老兵”没什么优点,还学会了“潜水”,尤以这几个月为甚,实在很不好意思!想到这一年自己和周围发生了不少变化,在铁血也认识了许多朋友,家人和朋友们带来的温暖,对我的康复是至关重要的。病重的时候,差一点让大家体验到了生离死别的滋味,在感情上总觉得有许多亏欠。

所以,就写点什么纪念吧,自娱自乐,或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吧。

写点儿什么呢?……前不久……大约3个月前吧,曾在MM区见到过蓝斑斑的一篇随笔,感觉有许多共鸣,就着这个话题写下去吧。MM区的正式名称叫作时尚女性区(感觉不如MM区平易近人),既然说到时尚,就聊一聊“左岸”这个概念吧。“左岸”,挺时尚吧?

有人说过:“巴黎是法国的脸,而左岸是巴黎的脸”。我接触“左岸”却在不经意之中。

回国前半年,我在巴黎亲戚家居住,闲来无聊,经常去先贤祠附近的一个图书馆打发时间,偶尔“混”到索邦大学听听讲座(法语的,基本听不懂,混进去赚眼球的),每天都在这块被人们叫做“左岸”的地盘上穿梭往来。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绵绵冬雨中,伴着扑鼻的糕点香味儿和塞纳河汩汩流水,独自往来于几所大学和居住地之间,一路经过新新旧旧大大小小的书店、咖啡馆、花店。有时天气放晴,也会坐在路旁的咖啡馆旁,沐浴着难得的冬日艳阳,随意翻看从路边旧书摊里淘出的书。或是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懒洋洋地半卧着,想象着虚无飘渺的心事……我喜欢这种恬淡、安宁的生活,逃离了熙熙攘攘的喧吵,没有故作高深的思想,放慢自己的生活节奏,让心情自由飞扬。

我的“左岸心情”即由此而来。

那时候对“左岸”的种种掌故只略知皮毛,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向往和享受,发自内心的自由自在是最珍贵的记忆,就是这样的无意间,让我领略了“左岸”的本色。

后来,我知道了从地理上讲,“左岸“是指巴黎塞纳河边的一个居住区。塞纳河水由东向西将巴黎一分为二,顺着河水流向,南为左,北为右。“右岸”,凝聚着奢华和宏大的建筑,比如香榭丽舍大道、刚果广场、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卢浮宫等等。而“左岸”,则代表卓尔不群,更多地被赋予了人文的气息,以四国学院、三语大学和索邦大学为发源地,聚集了林林总总的书店、出版社、小剧场、美术馆、博物馆,当然少不了还有咖啡馆和啤酒馆等等。我以为,无论如何华丽的文字,都难以形容“左岸”的内涵。

大概是自由散漫惯了,回国后一度很不适应,主要是觉得生活节奏太快了,周边的朋友和同事除了事业、工作、政治,似乎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国内虽然很多地方也在标榜“左岸”的概念,记得好像什么楼盘、咖啡店,甚至一个小书店等等看得见,还有网站、商标、音乐等等无形的东西,似乎一贴上“左岸”,便脱离了世俗,时尚起来。但这种概念更多的被赋予了金钱和物质的定义,在气质上总觉得和“左岸”相去甚远。

生病前,我经常到什刹海边遛弯儿,那里也有很多酒吧、咖啡店、但丝毫没有那种恬淡的感觉。经常和外子开玩笑说,“什刹海没有左岸、北海没有左岸、永定河没有左岸、全中国都没有左岸”。

一年前,外子“训话”说我这个“军盲”外加“小资产阶级”,应该看一些军事方面的书籍,或者上网学习一下,于是,找到了“铁血”,又来到了MM区,认识了许多朋友,竟然在这里体会到了久违的“左岸心情”。这里给我带来的宁静、随意和自由,就如同静卧在卢森堡公园的树荫下,听着塞纳河上的流水声,看着三三两两的鸽子自由地走动、飞翔般享受。

蓝斑斑谈到了MM区的主题,我想,“时尚”更多的是一种心情,时尚女性区,展现给大家一个清雅淡妆的面容即可,“小资”一点儿又何妨。—4月15日深夜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