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十章

巴渝 收藏 10 13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二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二十章


一九七一年十二月十八号,三营全体出征将士,在大坝下迎着凛冽的寒风,听完柯猛营长的战斗动员后,紧随他的一声命令“出发!”全营汽车的马达便开始轰鸣起来,引来附近不少老百姓驻足观看。

营部摩托通信员周全今天特别神气,这个普通话说得很遭糕的广东兵,只见他头戴棉帽,一副防风镜遮盖了半张脸,左右肩斜背苏式文件包和“五四”式手枪,瞧他那副打扮简直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他骑着一辆保养得很好的三轮摩托车,全营炮车将以他为前导,紧随其后。

江海洋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他曾在一本回忆录上看到过,抗美援朝被美军俘虏的第一个志愿军士兵就是一个广东兵。而现在我军作战的主要对象是苏军,但愿他不要重蹈覆辙,成为苏军的第一个俘虏。

在周全的后面是营指挥车,江海洋和吴班长就在这辆车上。赵全利也坐在营指挥车上,不过他现在的身份是营部通信员了。紧随其后的是按战斗序列行进的炮车,每五十米距离一辆,时速为三十公里。加农炮都用帆布做的炮衣紧紧的裹着,让路人感到惊奇神秘。它们浩浩荡荡,摇摇晃晃的行驶在蜿蜒的公路上,真称得上是一条货真价实的钢铁巨龙,然后慢慢地消失在老百姓的视野里。

部队第一天晚上的宿营地是驿亭铺,那是一个很大的国家粮库,大得能直通火车到粮库里,由此一斑可看见它的庞大。没想到军民一夜情,便让江海洋一年后,有幸在这粮食的海洋里“遨游”了十个月。部队住下来后就马上埋锅造饭,营首长们则被粮站领导请去“拥军”去了,酒醉饭饱直到半夜才归,这当中自然也包括那个早已凸现将军肚的张管理员。


第二天,部队按预定演习方案,沿7号公路行进。炮兵们坐在炮车上摇摇晃晃,不打盹的便放眼四望。在来苏场(据考证此地因苏东坡来过而得名),他们赶上了参战的步兵。此时,江海洋是坐在营部的收容车上,是全营的最后一辆车,与炮阵地的最高指挥官马贵涛副营长同在一起。

前面的炮兵已开始向步兵得意洋洋的“挑衅”了:“向步兵老大哥学习!”声音听起来怪怪的,让步兵们听了心里老大不舒服,也很不服气。

“向炮兵老二哥致敬!”步兵也故意把声音拖得很长,给人以懒洋洋的感觉。

“记住,最后解决战斗还得靠我们步兵呐!”有一个小个子步兵学着《南征北战》里小胖子的台词大声冲着炮兵吼道。

“班长,他们炮兵是啥子兵哟?啷个他们坐车我们走路呢?”一个新兵大声的问道。

步兵班长不屑一顾的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道:“他们是老爷兵!”

“哈哈哈!他说我们是老爷兵。”坐在车箱后挡板右边的朱冲锋听见后,看了看马副营长和江海洋大声笑着说,生怕他们没听见。

“要是他们能成为摩托化步兵就好了,这样机动性也强多了。”江海洋挺同情步兵,“听说SSB军就是全军的唯一一支摩托化陆军?是不是?马副营长?”他问坐在对面的长官,却没得到回答。

马副营长正忙里偷闲,他半眯着眼,似睡非睡,身体随着汽车的颠簸而起伏。也许他在想明天的演习?也许在思念他远方的老婆?也许在养精蓄锐?江海洋这想。

望着公路两边戴着伪装帽的步兵,使江海洋想起了杜甫的《兵车行》的诗句,“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下午十五点正,部队按规定的集结时间准时到达黄瓜山下。假设敌的敌情通报也通过无线电波,传到步炮合成演习指挥部。

柯猛营长传令召开排以上干部的军事联席会议,他一脸严肃,就像个处于高度临战状态的指挥官,除了没有翘胡子,现在与其说他像面带凶相的“萨利的爸爸”,不如说更像面无表情的蒙哥马利将军。他看了一眼部下,站在军事地图中央,宣读起刚刚收到的敌情通报。

“军炮团三营及YYY团一营:根据军区情报部所获悉的敌情,现通报与你部。苏军第三摩步师,第四摩步师在第七坦克师和第九坦克师的掩护下,采用‘闪电式’战术,已于昨日拂晓前攻克并占领川西北平原重镇益州,经短暂休整和油料补给后,于今日下午十六时,沿益江公路和4号及6号公路向南快速推进,企图与南面苏军的第二摩步师,第五摩步师和第六坦克师,第八坦克师以及地对空导弹旅汇合,然后挥师东进以期与先期占领梁平的苏军第一摩步师,第六摩步师,第十炮兵师,第五坦克师和第五保障旅的先头部队合为一股,尔后沿长江而下继续东犯。……”

柯营长念完敌情通报,脸上是雪上加霜,他紧锁双眉的说:“大家先议一议,集思广益后,再由周副营长提出具体作战方案,由我和尤民教导员及YYY团钱勇营长下决心。”

从来没参战过的青年军官大多心里没底,也只能就敌情通报上所说的瞎扯。

“乖乖,来这么多。敌强我弱呀!”九连炮排长侯德彪说。

“苏军机械化程度这么高,推进神速,南北夹攻,我部是腹背受敌哟。”八连指挥排长平衡力有些担忧的说。

有名的“二杆子”军官雷达光马上站起来反驳道:“二位岂能未战先怯阵,灭自己的威风,长敌军之士气。不怕,任他敌军千重围,我们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定能无坚不摧,无往不胜。”

他的话就像精神原子弹一样引起效应,众多军官纷纷表示支持同意。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就竟谁怕谁?我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连美帝老大都不放在眼里,何况苏修老二!我们敢于歼灭一切来犯之敌!”

“兵来将档,水来土掩,怕个么子嘛。”

“对头,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

“……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只有外号叫“鸠山”的九连长李久山听了后直摇头,慢悠悠的吐出他改编了的《南征北战》里面李军长的台词说:“我军以往演习的失败,往往就在于轻敌呦。”

柯营长听了这些议论后,也在心里骂道:“一个二个简直是荒唐,又不是打精神仗!”

他非常怀疑这些在“支左”和突出政治中提拔起来的下级军官,能否担当得起这次军事演习中的指挥员角色。

“大家静一静,我来发言。”周副营长也听不出大家有啥子高见,于是他站起来说道。这位前石家庄炮校的高才生先环视了一下在座的诸位,然后颇有大将风度的走到军事地图面前,抄起指挥棒,胸有成竹的侃侃而谈,他把自己对敌情通报的分析理解与作战方案合盘托出。

“兵书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以为,首先我部的集结是准时的,它为我们这次打穿插赢得了宝贵时间,奠定了必胜基础。从北面来看,地理条件对苏军有利,平原地带,交通发达,如果沿途不受民兵的干扰袭击,五百公里路程,苏军昼夜兼程,将于明天拂晓前出现在我军炮火射程内。而南面的苏军受地理条件的制约,高山沟壑,摩托化部队不宜展开战斗队形,行进必然缓慢。我部可以请求军区演习指挥部拟以空中打击,以确保‘梁平战役’的顺利进行,同时也为我部争得了阻击北面的苏军赢得了时间。当前,我部应以黄瓜山为屏障和依托,炮兵的当务之急是迅速在山南脚下构筑隐蔽炮兵阵地,营指挥排应迅速占领787高地,并建立炮兵指挥所和观测站。各连指挥排也应同时抢占787左右两翼无名高地,建立观通站。至于步兵应在山北脚下构筑弧型防御阵地,并在距离阵地前沿五公里处布置反坦克地雷,加强对4号和6号公路的火力封锁。我部只有坚持72小时,才能力保大部队对‘梁平战役’的实施,从而完成对苏军的战略反包围。不过……”

“不过兵力是不是少了一点?”柯营长手里拿着刚刚收到的电文问道,见周副营长点头后,他仿佛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接过话题补充道:“我完全同意周副营长的作战方案。我要说明的是,宜南军分区独立Y 师正强行军赶来增援我部,炮YYB团也从江州风驰电掣赶来与我部汇合,组成拦截火力网,省军区独立R师正向我部南面一带迅速移动。……现在我命令。”

下级指挥官们“唰”的下全部站起,听候柯营长下达战斗命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