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杨丽娟列传

tsl_1977 收藏 10 159
导读:史记*杨丽娟列传

杨丽娟者,陇金城阿干人。幼无大异,父言女适年二八,忽梦刘姓港优。时刘以才貌见雄于海内,影视歌皆冠绝天下,翩然俊逸不可方物,人多以其图悬于室,冀此得慰其心。杨自言某夜梦刘款然对己,语绵绵而见情深,遂引为至亲,深惑之矣。后即日日以刘事为乐,凡见刘图及影,或报刘形迹之刊,辄珍之藏之若宝,人不可动。迷久,难自弃,学竟辍;至长成,亦无心谋生,唯闭户呆坐思刘而已。


杨父勤冀,书香第,其父兄皆高校为人师表。身短而其貌平常,传其弟因疾斫母,起于杨年长而久难觅内,弟曾携女某见于母,母言曰:莫若以此女禅于其兄?弟有怒色,遂事起。杨母陶姓,少有姿容,常以聘于杨而自叹自怜。初迷,父母皆好言劝慰,然女不为动,尝言:尔今忤我恋 刘,他日我恋于刘即见弃于尔!父母无言,终因溺而默许之,但女乐,虽千金亦为。


倏忽十三载,垂髫少女已宛然近三旬,貌虽平然思刘之心未解而愈烈,自言未尝一日忘之。凡十三载,不涉情事世俗,千里赴港四度,虽倾家荡产不惜,然苦于无门,几番辗转仍不可得。杨家素非富户,至此中落,惭于金。因事奇,遂见于报,为天下知矣。或言女傻,或言女痴,或言女诚,不一而足。至此,已非杨事,天下谈资矣。街头巷尾,网媒平媒皆热炒之,风雨飘摇间,已树欲静而风不止。


丙戌仲夏,杨父公于天下,欲售己肾圆女梦,一时海内大哗,莫不呵之斥之,言女因己私而不见容于父,宜先治心理暗疾,然女言乃父与刘,刘重矣。杨父亦言为女此身可抛。而刘终现身而言:杨女此举不正、不义、不孝,不可理。及后卖肾事虽未谐,然杨终不懈。


丁亥春,杨售金城故宅,携父母至港,刘亦感其诚,或惮于世人,于歌迷会亲见之,并合影。然杨言此间人良多,期与刘独处而苦诉衷肠,刘不许。杨心生恚怒,恼己半生迷刘不过尔尔,悲从中来。杨父瞥女如此,心下黯然,颇不平。待女眠后,与妻出,呆坐食店整晚,埋首疾书,而妻渐怠,遂急走奔于怒海。


杨父白首人客死异乡,遗言刘绝情自私,爱女之情拳拳,虽失之偏颇然亦情有可原。此不啻訇然雷,天下舆论亦有所动,有愿捐杨葬父之资者,有欲以死逼刘娶杨者,更有甚者,江浙富豪某誓愿心向痴情女。。。各色人等皆粉墨登场,唯此时杨痛失爱父,谁明其心?谁问其心?

近言杨葬父毕辄返港,欲重见刘,并于名人多居处遍扪其门索刘,则其心已非常人矣。有好事者诘于刘,刘或言:微斯人明吾心悲也。


妖言:年少人朦胧,谁不为情种,然杨姓女痴情乖戾于斯,实罕。十三载痴情梦父丧尚不可醒,大半生荒唐行人言竟不能畏;红尘万里,与谁相依?掬一杯忘情之水,或可醒痴情之人。华仔无过,痴情亦无过,若女果病则病更非过,则过在何处?天下人诸辈、媒体诸辈于茶余嗤笑时,诚宜深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