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四章 救人到底

hcxy2000 收藏 3 12
导读:抗战之责 正文 第四章 救人到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客厅,大介洋三正在回味刚才茶的余香。

“太君。”黄长羽一出现,忙弯下腰叫了一声。


“不好意思,让太君久等了。”


大介洋三看着黄长羽恭敬的样子,心里感到一阵一阵地满意。


“支那人真是劣等民族呀。‘商女不知亡国恨’,他们的老祖宗都知道自己是这样子,真是没救了,他们占着这地方,实在是浪费。”


大介洋三一面想着,一面满脸笑容地对黄长羽说:


“哈哈,黄局长客气。听说令尊大人在城外受了伤,所以我特地过来看看。”


黄长羽的腰弯得更底了。


“谢谢,谢谢太君关心,家父上了药,业已休息,卑职代表家父谢谢太君关心。”


“听说令尊大人是被皇军伤的?”


“误会误会,想必家父和皇军之间当时有一些误会,才使家父受了点伤,已经不碍事了。”


大介洋三看着黄长羽满脸的媚笑,心里忽然非常鄙视和讨厌对方。在中国这么久,对中国的历史他还是有所了解。他非常佩服中国历史上的英雄的,可是,如果没有眼前这种人,帝国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对支那的占领啊。


大介洋三怀着矛盾的心理,对黄长羽安慰道:“你放心,我会调查这事的,太可恶了,我三令五申要善待平民,他们却还是这样!”


话虽这样说,可大介洋三想的正相反,“太可恶了,杀人居然不杀干净,还要我堂堂宪兵队长亲自来安慰这些低等民族。”


黄长羽感动得几乎要跪下了。


“谢谢太君,家父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皇军也是误会了,卑职和家父哪里敢劳太君大架,再说现在皇军作战正酣,怎么能为这点小事耽误呢?”


大介洋三非常满意黄长羽的话,拍了拍黄长羽的肩:


“你的心肠非常好,你和令尊大人都是识大体的人,有你们的帮助,大东亚圣战一定会取得胜利的。”


“是,是。”黄长羽连忙回应着。


“这事先到这吧,”大介洋三转移了话题,这才是他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黄局长,今天白天,运输队又被袭击了,你的人查得怎么样?”


一说到这事,黄长羽的脸色也开始沉下来。说实话,他其实一直在怀疑肖彦梁,可是看他刚才害怕和委屈的模样,黄长羽又打消了怀疑。


他小心地回着大介洋三的话:“太君,没有什么发现,周围也没有什么来历不明的人。而且,太君,看今天的情况,那个人也太可怕了。”


大介洋三背着手长出了一口气,黄长羽的想法他何尝没有,这个捣乱者居然想的出子弹地雷这种东西,也太匪夷所思了,怎么办呢?


看着大介洋三没说话,黄长羽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


“太君,我看能不能再成立一个巡警队,重点负责城里的治安,便衣队重点放在城外?争取早日除掉凶手。”


大介洋三心头一动,这倒是一个好主意,一主内,一主外,里外随时保持联系。


“可以,黄局长,明天你到我这里来,我们再详细谈谈。”说着大介洋三看看怀表,


“呵,时间也不早了,黄局长我也该告辞了。”


送走大介洋三,黄长羽进去看了看老太爷。


老太爷已经醒了,旁边的丫鬟正一勺一勺地喂他吃粥。


“爹,您怎么样?”黄长羽摆摆手阻止了丫鬟的行礼,径直坐到床边。


“长羽,你来啦。唉,飞来横祸。狗日的日本人。”老太爷狠狠说道。


“嘘!”黄长羽下意识地四周看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事就先不要理了,咱认倒霉。对了,爹,你看那肖彦梁真是路过,偶尔救了您?”


到现在黄长羽还是对肖彦梁不放心,这小子年轻,功夫又好,谁知道呢。


“怎么?怀疑他不安好心?”老爷子眯了眯眼,想了一下,“他确实是路过,那时晌午已过,我们路过那片林子遇上的日本人。妈的,他们二话不说,就抢人抢东西,根本不听你解释,东西还罢了,竟然连你三妈……。不说了,刚才你也讲,你的人遇到我的地方离那林子有5里地,过了晌午,他就没道理跑五里地到林子里去了。”


“也是,那屋里并不缺粮食,林子里又没什么东西,5里地,没事到那儿干吗。”黄长羽豁然开朗。


依他的想法,肖彦梁袭击了日本人以后,应该马上跑掉,他根本没道理往林子里跑。


彻底解除对肖彦梁的怀疑后,黄长羽的心情好多了。


“爹,你好好休息,有事明天再说。”


老太爷点点头,黄长羽便起身离开了。


厢屋里,洗了澡换了衣服的肖彦梁并没有睡着。


“走,走不掉的,一走就暴露了,可是,难道留下来当汉奸?”


肖彦梁陷入了重重的矛盾中。


窗外,已是深夜了。


第二天,黄长羽带着肖彦梁到了日本宪兵队。


肖彦梁无聊地站在走廊上,不时对来往的鬼子点头哈腰,约过了1个小时,大介洋三和一个陌生人送黄长羽出来了。


“黄局长,就这样子,赵队长还要靠你多多帮助才行。”大介洋三转头对黄长羽说道。


“还望黄局长多多指点。”那个陌生人对黄长羽一拱手。


“没问题,没问题,都是为太君服务。”黄长羽慌忙说道。


黄长羽走出宪兵队大门,脸已经阴沉下来。


肖彦梁见状,问了他一句。


“局座,您怎么啦?,那两人是谁?”


黄长羽咬咬牙,回答道:“彦梁兄弟,我对不住你,原打算成立巡逻队,你来当队长,不想日本人却另选了一个人。那个日本人,就是宪兵队的大介洋三队长,他选的替代你的人,叫赵广文,就是那个和大介洋三在一起的人,原来是上海军统局的,日本人进入上海,他就一直跟着,大介洋三昨天晚上才把他要过来。”


“哈哈,”肖彦梁笑了一声,“我当什么事让局座生气,这点小事,局座不必往心里去,小的能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遇见局座,又赏小的一口饭吃,小的已经心满意足了,怎么敢让您再费心呢?”


“哈哈,难得彦梁兄弟这么想。”黄长羽拍了拍肖彦梁的肩膀,“我看这样,彦梁兄弟你先受点委屈,到张旭的便衣队当个队副吧。”


“谢局座赏识。”肖彦梁在昨晚已经决定,先弄一个合法身份,再做其他的打算了。只要有杀鬼子的机会,就决不放弃。


张旭咋一听肖彦梁给他当下手,楞住了,不过他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毕竟老太爷的命,是肖彦梁救的。


肖彦梁换衣的那阵子,黄长羽告诉张旭让他好好地小心监视肖彦梁,说到底,这老狐狸还是对肖彦梁没有完全解除怀疑。


张旭是黄长羽从老家带出来的,一直跟在黄长羽身边,枪法极准,为人又很收敛。对黄长羽来说,在这混乱的年代,张旭是他唯一可以真正信赖的人。


张旭完全同意黄长羽的怀疑,其实,当他第一眼见到肖彦梁的时候,就几乎认可了肖彦梁是他们要找的人。


“旭子,”黄长羽缓缓对张旭说道,“你找机会试试他,不过不要用杀老百姓人的方式,也不要带他到日本人杀人的地方看他的反映。为什么呢,想想当初日本人进城杀人的时候,你的表情吧。虽然我们现在帮日本人做事,但谁知道以后呢?用什么办法试肖彦梁,你自己看着办。不过你要牢记,即便是确认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也不要轻举妄动。”


“局长,不要‘轻举妄动’?”张旭不明白了。


“你想想,日本人来中国半年多了吧,他有多少人?中国有多少人?日本人现在顶多占一些城市。而我们呢,不可能一直在城里吧,还要出城吧?老太爷此次前来,就因为乡下共匪闹的。我看那些子共匪是已经利用国军撤离,日本人无力占领的空挡开始活动了。况且蒋委员长的抗日决心很大呢。再说,他奶奶的,别看我是局长,就他妈一个普通日本兵,老子也要必恭必敬。我们必须给自己留一手。”


“局座,我明白,您的意思肖彦梁是委员长那边的人?”


“说不准呐,这样,待会他出来,你和他结拜吧。”黄长羽端起茶,喝了一口。


这时,肖彦梁换了衣服出来。


“肖队长好精神。”黄长羽笑着夸了一句。


“谢过局座,拜见张队长。”肖彦梁一拱手,向两人行礼。]


“哈哈,肖队长,你我二人这么叫,也显得太生疏了,”张旭反映挺快,打了一下肖彦梁的胳膊,“不说我们以前是同行,现在是同事,更何况你是我们老太爷的救命恩人,我看肖队长不嫌弃的话,我们就此结拜吧。”


“这。。。。。。”肖彦梁吃惊地看着张旭,转头看了看黄长羽。


黄长羽非常满意张旭的反映,见状笑着对肖彦梁说:“既然如此,肖队长,我看你也别推辞了。走,到里屋关帝爷面前去吧。”


拖着惊呆的肖彦梁,三人来到关羽面前,此时,肖彦梁也知道只有结拜了。


论岁数,肖彦梁28,张旭31,俩人当下在关羽面前行完结拜之礼。


“大哥。”肖彦梁饱含热情地对着张旭一拜。


“兄弟块块请起。”张旭慌忙扶起肖彦梁。


“好好。”黄长羽拍着俩人的肩,对张旭吩咐道:“张队长你带肖队长去城里熟悉熟悉,晚上就先住在你那里,等找到房子再搬过去。”


现在肖彦梁穿着一件黑稠褂子,斜跨一支驳壳枪,跟在张旭旁边,往警察局大院走去。


走在街上,张旭随口向肖彦梁介绍情况。


“本来日本人来的时候,城里的人就基本上逃光了,(逃光了?只怕是杀光了。肖彦梁心想。)后来,宪兵队成立后,大介洋三开始全力保护和挽留难民,鼓励商铺开业,现在这样子才有原先那么一点样子。”


张旭边走边说,忽然回头一笑,“兄弟,知道最早开业的买卖什么吗?”


最早开业的买卖?肖彦梁想了想也笑着答到,“不是窑子,就是澡堂。”


“哈哈,高,高,不愧是干这行的。”张旭笑着说道,“最早开张的买卖,是澡堂子。现在城里有五家大的澡堂,其中四个是日本人专用的。”


“专用的?”肖彦梁听了这句话,不由地皱皱眉头。


--------------------------------------------------------------------------------------------------------------


10几天过去了,现在已经是1938年3月了。


肖彦梁已经彻底恢复了原来当警察的习气,和其他的便衣队成员抽烟、喝酒,已经打成了一片。期间,他也和便衣队出去过,并趁机把以前的手枪取了回来。


在张旭的汇报下,黄长羽对肖彦梁的怀疑越来越轻了。


这天下午,肖彦梁在街边吃着凉粉,街上人虽然比他刚来的时候要多一些了,但人与人之间还是少了战争前的那种对生活的激情。


一阵骚动打断了肖彦梁的暇思,抬头望去,一个穿淡蓝色衣服的姑娘匆匆跑过,后面四个鬼子唧唧歪歪一边叫着,一边追着。


熟悉的颜色,似曾相识的场景,肖彦梁站起来,掏出几个铜板放在桌上,转身跟着鬼子跑去。身后,老板收起钱,摇摇头,长叹了一声。


肖彦梁不紧不慢地跟着,路边的人看见这一幕,惊慌地四处躲闪着,乱世之中,有谁愿意去冒险呢?


一个小商贩因为紧张,竟把自己的摊子弄翻了,摊子上的水果登时倒了一地。一群小孩子马上扑上去拾抢。


肖彦梁并不着急,他在南京当警察的经历,使他在便衣队的10几天里,已经基本熟悉了城里的道路。他知道前面是个小巷子,人并不多。既然已经动了杀机,他就并不想过分的让人注意自己。


饶过混乱的人群,顺便抢了一件衣服和一双鞋。他在心里对被抢的人道声歉,而被抢的人在一边大呼倒霉。隐隐看见前方人影晃动,肖彦梁提气加快了脚步。等他赶到,人已经不见了,不过旁边的屋子却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和一阵阵得意的笑声。


“妈的,狗日的动作倒快。”肖彦梁骂了一声,轻手轻脚来到门口。


拨开门,四个鬼子和那个姑娘果然在屋里,其中一个鬼子已经脱了上衣。上好刺刀的枪,放在了墙边上。


肖彦梁,脱下黑绸外装,换上刚才抢来衣服和鞋,深吸一口气,一脚踹开门,一滚身,闪进屋里,双手各拾起一把枪,用力向前面的两个鬼子的胸口刺去。


当肖彦梁踹开门的时候,屋里的四个鬼子一楞,没反映过来,待到肖彦梁手持双抢向自己刺来时,才条件反射,想起应该躲避,可惜已经迟了。


说时迟那时快,肖彦梁手里的刺刀划破黄色的军服,毫无阻挡地刺进鬼子的胸口,手一转动再一抽,血大量涌出,立刻把军服侵湿了一大片,两个鬼子捂住胸口,张嘴想要喊什么,嘴里却喷出大量的鲜血,喊不出来了。


肖彦梁随手把左手的枪仍在一边,双手握紧抢,冷眼看着面前剩下的两个鬼子。


鬼子紧张地看着肖彦梁,甚至那两个同伴重重到在地上也没能引起他们的注意。枪,就在墙边,可惜中间隔着一个人,这个人刚才干净利落地杀了两个同伴,真是好厉害。


仿佛有一种默契,也许是长期训练的结果,两个鬼子大叫一声,左右分开,一矮身,想从肖彦梁的身体两边滚过去。


肖彦梁冷笑一声,也是一矮身,左脚划个圆,揣在右边的鬼子身上,那一脚力量好大,直把他踢得凌空飞起,撞在墙上,昏了过去。


左脚把鬼子踢飞,肖彦梁手里的枪也没闲着,矮身,左脚踢出的同时,手里的枪柄也已经顺势砸在右边鬼子的左腿小腿上。


“咔”一声脆想,鬼子一声惨叫,左腿已经不能动了,可他还是向放枪的地方爬去。


肖彦梁走上前蹲下身,一把摁住鬼子的头,提起枪柄在他的断腿上狠狠砸下去,鬼子发出长长的惨叫声,只不过头被按住,只发出沉闷的声音。


肖彦梁取下刺刀,抓起身下鬼子的头发,把刺刀在他的脖子上用力一抹,鬼子象被割断脖子的鸡,用力挣扎了一阵,不动了。血并没有喷出,只是淌了一地。


肖彦梁看看鬼子已死,起身来到昏过去的鬼子身边,他就是脱去上衣的那个鬼子。肖彦梁取下他的皮带,把他牢牢捆好,又摘下鬼子的军帽塞进他嘴里,然后划了一根火柴,点着了鬼子的胸毛。


剧烈的灼痛,一下子把鬼子弄醒了,当然,胸毛没多久,也烧尽了。


醒来的鬼子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中国人。中国人看他的眼神,和他以前看待死的中国人的眼神竟是那么地相似!


肖彦梁伸手取过军服,铺在鬼子赤裸的上身上,然后举起刺刀,一下扎在鬼子的心房上,再用力搅动,鬼子的身体剧烈地抽搐着,胸口的血已经把军服侵了一大快,却并没有喷出,嘴里涌出的血也把军帽染变成黑色了。


肖彦梁站起身,四处望望,四个鬼子都已经死了,他把四把枪全部摔碎,把三颗手榴弹揣在身上。他拉起已经变得有些傻的姑娘,拉上被鬼子扯开的衣服,伸手拍拍了那姑娘的脸,那姑娘清醒了过来,脸色发白,刚才的一切,仿佛跟梦一样。


肖彦梁拉着姑娘出门,冷清的巷道还是没有人。换好衣服,他两个人东走一下,西晃一下,饶了好大一个圈子。一直到一个面摊才停下来。


肖彦梁要了两碗面,和那姑娘一人一碗,那姑娘的脸色因为走路的原因,已经不再发白了,但是心里还是非常害怕,拿筷子的手,还在微微颤动。


肖彦梁拍了拍她的手,稳定了一下她的情绪,笑着说:“没事了,吃吧。”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