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三章 隐身于敌

hcxy2000 收藏 3 16
导读:抗战之责 正文 第三章 隐身于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8/


“八格呀鲁。”

宪兵队长大介洋三看着手里的报告,气不打一处来,两个月时间,从这里到南京短短的七十公里距离,竟然发生了12起暗杀落单士兵的事件,造成12名士兵死亡,死亡原因都是脖子被人从后面用刺刀割断了。


“太可恶了。”大介洋三心里埋怨着春树联队长,他竟然说因为目前华中方面军正在组织进行打通南北交通的战役(指抗日战争期间的徐州会战,台儿庄大战既发生在期间----作者注),兵力不够,不能派兵清剿。


大介洋三争了半天,最后不得不同意春树联队长的意见-----和北方部队的会师,的确是很重要。自从占领支那首都,部队狠狠惩处了那些支那人以后,支那军队的战斗力和抵抗力似乎并没下降,反而有了提高,弄得军队的兵力几乎只能维持守城了。


“支那真是太大了。”这是大介洋三离开联队队部后的感慨。


大街上,稀稀落落的支那人低着头,匆匆而过,两边铺子生意冷冷清清的。


大介洋三的思路回到了一个月前,作为关东军情报部的一名干部,他和其他四位同事被任命为南京周围城市的宪兵队长。长官当时对他们讲,到了以后,要管束驻军,不要再出现大的屠杀、强奸事件,国际上现在对帝国军队在南京的表现非常愤怒,大本营也下命令,为了维持战争,对占领城市。要改变做法,毕竟帝国的兵力还要集中作战,支那部队还有几百万,可以组织当地对帝国友好的人帮助维持治安。


大介洋三认真执行了上级的安排。他一方面强令商场营业,一方面阻止对难民的公开大规模屠杀并强迫难民参加废墟的清理。一个月很快过去了,现在,他终于明白“支那人多、地大,帝国人少”这几个方面的关系了。


现在这里驻军的主要任务,就是保障前方作战部队的粮草,可是不消灭现在的武装反抗,粮草如何保障?


大介洋三沉思着走进办公室。宪兵队现在只有30人,还有一支200多人的警察----这是大介洋三利用以前的警察局长黄长羽组织队伍。


这黄长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当警察局长多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他是在大介洋三的招聘启事贴出后,从地洞里趴出来应聘的,当即被大介洋三任命为局长,他又利用关系,拼凑组织了200来人,帮着鬼子维持治安,抓捕抗日分子、漏网的国军士兵、军统的特工等等。


现在,黄长羽就站在大介洋三面前。


“太君,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会派120人,5人一个组,对从这里到南京的100里范围内,进行拉网式检查。他奶奶的,我就不信哪个这么大胆子敢和皇军作对。”黄长羽低头媚笑着对大介洋三说。


“不错,我分析过我们遇害的士兵,他们都是在一个人的时候,在休息时被杀的,手法都一样,用刀割断脖子。但是,只要皇军两人以上走在一起,都非常安全。所以,肯定是一个人干的。自从皇军解放这里后,还重来没有出现非军事人员伤害皇军的情况。黄局长,你的人对这一带都非常熟悉,这个暴民,就交给你了。不过,”


大介洋三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


“这个暴民很厉害,胆子很大,你的人要小心才好。”


“谢谢太君关心。”黄长羽感动得几乎要跪下了。


肖彦梁提着枪,坐在许小菇的坟前。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墓穿上已经冒出了一一点绿色。


肖彦梁呆呆看着,两个月来他不断寻找着杀鬼子的机会。而每一次他干掉鬼子后他就会到许小菇的坟前说说话。仿佛说说话,紧张的心情就会平静很多。


“老婆,我来看你了。知道吗,我已经杀了12个鬼子。鬼子现在都是两个人再一起了,越来越不好杀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停止的。你看这些,”


肖彦梁摆弄着面前的几根小竹管。


“这是我新做的一种地雷。”


前一阵子的暗杀,每一次都要冒被发现的危险,并且,现在鬼子放哨都放双哨,已经没有下手的机会了。


这种雷,是以前局子里关的一个土匪教他的。把弹簧固定在小竹管里,加一根铁钉,形成撞针,上面再固定上一发子弹,人只要踩到埋在地里的竹管,引起撞针击发,子弹从土里射出,射穿脚掌,这人就废了。以前那土匪的山寨就是用这法子阻挡军队的。土匪同时也对肖彦梁说过,弹簧好找,撞针的力度不好把握,要试几回。


肖彦梁有16根板簧,那是鬼子步枪里的击发板簧,反正那枪太长,也用不上,肖彦梁正是在思考如何处理的时候想到那种雷的。(我好心痛,给游击队或新四军嘛--------大概作者新中国电影看多了,瞎想)。


肖彦梁用了10天,消耗了50发子弹,完成了16个子弹地雷的制造。


“老婆,这种东西死不了人,不过踩着了,也就残废了。怎么样,老婆,你高兴吗?”


泪水已经挂在了肖彦梁满脸的胡子上了。


肖彦梁来到小河边,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好憔悴。


叹了口气,肖彦梁洗了洗脸,向着大路走去。


天明,集中在城外的200多匹骡马在100名日军的护送下,向南京出发了。


大介洋三无奈地看着运输队,卡车基本上用来向北部运兵了,只有靠这些牲口了,好在自从皇军占领之后,这一带并没有什么反抗活动,除了那个人。想到着,大介洋三回头看了一眼黄长羽。


“黄局长,你的人怎么样?出发了吗?”大介洋三的中国话很流利,这完全得益于他在中国的几年和自身刻苦的学习。在这一点上,大介洋三得到了上级和同事们不少的表扬和称赞。


“太君,他们天一亮就出发了,您放心,没有问题的。”黄长羽望这身边的日本人,哈哈腰说道。希望派出的便衣组今天可以完成任务吧.


从晚上起,肖彦梁就在大路上埋好了雷,通过两月的经历,他知道大路上百姓很少,前面正打着仗,谁还敢出城?即使是逃难的,也不会走大路的。每天经过的鬼子队伍倒是不少,大多是运东西的骡马车队。他干掉的12个鬼子就是这种队伍里的,利用放单哨、到井边打水等机会得手的。可惜现在鬼子干什么至少也是两个人以上活动,没有下手机会。


肖彦梁小心地弄去埋雷时地上的痕迹,退到远处,紧张看着。


大约正午时分,一队鬼子押运着东西过来了。


鬼子很悠闲,有的走路,有的坐车,有的嘴一动一动的,伴随着肢体动作-----是在唱歌吧?正午的天晴晴朗朗的,太阳照在身上懒洋洋的。


空气中传来轻微的“啪、啪”声,肖彦梁看见两个鬼子一下子矮了下去。其中一个鬼子向前跪下,身上更是多了几个血洞,已是不见活了。


其余的鬼子大吃一惊,不知怎么回事,另一个受伤的鬼子的脸已经吓得雪白,要不是旁边有人在自己突然受伤的时候扶住自己,恐怕。。。。。。


这时,鬼子已经布成警戒阵型了。刚才,明显是从地下射出的子弹,伤了同伴,难道支那军队藏在地下了?可他们既然已开始射击了,怎么还不进攻呢?


好一阵子,鬼子才放松了警戒状态,受伤者伤在了脚部,整个脚掌被击穿,可能以后都不能正常走路了。


支那人太可恶了。鬼子拿枪对着地打了一阵子,除了融化的雪迹,什么动静也没有。


地雷吗?不太可能呀?有这种雷吗?


鬼子把粮食包一包一包抬下,重重地抛在前面,以期能引爆地雷。


肖彦梁心里冷笑着,16个雷,他以4个为一组,铺在道路两旁,先后距离约2里地。


果然鬼子试了约100米,又重新整队前进了,当然,没过多久,再一次有鬼子中奖,其中有一发子弹甚至穿过鬼子脚掌,射入胸口,那鬼子当即死掉了。


余下的鬼子惊恐不安,不再前进了。不久,五个鬼子骑马从来路返回,应该是去求救吧。前面的路根本没法走了。


肖彦梁知道已经没什么看头了。“哼哼,看你们走到什么时候。”鬼子已成惊弓之鸟,这种雷,探测、排除都很费力。


“的确是好东西,就是难弄。”肖彦梁想到。


前面就是树林了,肖彦梁感觉就象到了家。不过这种感觉只维持了一会儿,因为小菇坟前一片混乱,立的木牌也被折成几块散落在墓地四周。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个人。


肖彦梁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他快走几步来到墓前,一个一个查看,都是中国人,年轻的几个人都死了,还有一个老人,一摸,倒还有气。肖彦梁扶起他,检查了一下,老人的伤是在肩上。


肖彦梁一看就知道这些是鬼子刺刀弄的。对于鬼子刺刀他实在是太熟悉了。现在是一见刺刀,心里就怪怪的,仿佛感到鬼子在用刺刀戳他。


肖彦梁暗叫一声侥幸,差点就让鬼子摸了后路。


肖彦梁心里涌起一股怒火,小菇这样子了,鬼子还要来打扰,“日本鬼子,我和你没完!”肖彦梁在心里大喊一声。


老人的穿戴倒还富贵,象个地主老财。他只是因失血而昏迷,肖彦梁用雪敷在老人伤口上,背上他,向自己的住处走去--------离这里大约5里地的一间小屋。自从许小菇不在了,肖彦梁就一直住在那里。


进屋放下老人,肖彦梁开始生火烧水。他把老人的衣服撕开,洗了洗伤口,再从灶里抓了一把草灰敷在老人伤口处。


疼痛使老人醒了,睁开眼看看肖彦梁,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


当肖彦梁把姜汤喂给老人后,老人有了一些精神。


肖彦梁大喜过望,喜滋滋地到灶屋作饭去了。两个月,他除了许小菇,没和人说过话,心里憋得难受。


正要下米,门“砰”地一声被踢开,两个人闯了进来。他们虽然穿着老百姓服装,手里却拿着盒子炮。


“你,出来。”其中一人用枪向向着肖彦梁点了点。


当门被踢开的一瞬间,肖彦梁楞住了,为了防止救的那个老人吃惊,他把枪藏在了灶屋的草堆里,此时他是手无寸铁。


肖彦梁顺从地走了出来,另一个马上上前对他搜身。


见没搜出什么,让肖彦梁蹲下后,两人神色轻松了下来。


肖彦梁面向傍晚的太阳,心里一面猜想着对方的身份,一面夸奖着对方:


“有经验,让抓捕对象面向阳光进行搜身,使自己处在绝对有利的地方,他们是谁呢?”


这时,从那老人屋里出来一人,瘦高的个子,人还是挺精神的,只是耳朵只有一只。


看守肖彦梁的两个人立刻向那人哈哈腰:“队长。”


“队长?是国军吗?不会吧。”肖彦梁疑惑地抬眼看着那个叫“队长”的人。


“小子,你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那队长没理会手下,直接问肖彦梁。


“长官,小的以前是南京的,仗打到南京,我逃了出来,白天路过树林子,救了一个老人,到这里见这里没人住,老爷子又受了伤,就住下了。”这些话,肖彦梁早已想好了。


“屋里是人是你救的?”


“是小的今天下午在林子里救的。”


队长没有再问话。他向着屋里喊了一声:


“德贵,老太爷醒了没有?”


“老太爷?!难道他们是家丁?可是。。。。。。”肖彦梁心里登时释怀,“他穿的那么好,当然是有钱有势的人。我居然救了一个财主。”


“醒了。”屋里答应了一声,接着两个小伙子扶着那老人出来了。


“老太爷安康。”另外三人忙向老人打个千。


“是我儿子叫你们来的?”老人靠在小伙子身上问道。


“是。。。。不是,这事回去再向老太爷细说。老太爷您这是。。。。。。?”那队长陪着笑,小心答道。


“混帐东西,怎么对待我的救命恩人的?小伙子快起来吧。”老人没有回答,眼里却闪出一丝怒色。


肖彦梁看了看队长。


“叫你起来就起来吧。”队长对肖彦梁说道。


“谢谢长官,谢谢长官。”肖彦梁说着,慢慢站起来。


“我儿子呢?”老人见肖彦梁站起来,问队长。


“还在城里呢。老太爷,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抬您回去。”


“好。”


当下,几个人把床板卸下,扶老太爷躺好,抬着向城里走去,肖彦梁自然也跟着回去。天知道自己怎么会救一个汉奸的父亲。


听说回城,又看见这么大架势,肖彦梁早已明白这老人------老太爷的儿子是一个汉奸,而且肯定还是个大汉奸。肖彦梁此时是又恨又悔。


回到城里,天已经完全黑了。


听说父亲受伤,黄长羽又急又气,匆匆忙忙地找来大夫,直到给父亲上完药,才来到客厅见肖彦梁。


肖彦梁坐在客厅里看着黄府的人忙上忙下,心里已经悔死了,恨不得马上离开,可是那队长一直寸步不离地看着他。


“王八蛋,有你的。”肖彦梁心里骂着。


黄长羽来到肖彦梁面前,一拱手:“小兄弟,谢谢你,要不是小兄弟援手,家父恐怕早已。。。。。。。”


“长官,这怎么敢当,折煞小人了。”


“这是我们警察局长黄长羽黄局长。”队长介绍说。


“黄长羽?怪不得这么眼熟。”肖彦梁一下子想起来眼前的局长是谁了。


前年肖彦梁的上司过生日,周边警察局的头面人物都来道贺,这黄长羽当时正是自己接待的,还是在一张桌上。


自己杀鬼子的事,鬼子肯定有所察觉,那队长一伙肯定是搜查队,看他那样对附近很熟的样子,对自己这个外来人怀疑得很呢。看来,只有靠黄长羽这棵树解除自己的不利了。只是老太爷怎么会被鬼子袭击呢?


想到这,肖彦梁双腿一并向黄长羽敬个礼。


“黄局长,原南京下关警局巡警队长肖彦梁敬礼。”


听到这句话,黄长羽疑惑地看了看肖彦梁。马上他也想起来了。


“哈哈,原来是肖队长,好久不见,怎么落魄成这样?”黄长羽再一次向肖彦梁一拱手,满脸笑容地问道。


“唉,别提了,日。。。。。。皇军进城时,上司们全跑了,那个叫乱。小弟我也只好跑路,可又不知道往哪里跑。在乡下藏了几天,想来想去还是回苏州老家。今儿白天路过树林,见到老太爷负伤倒地,我被着他走了5里多地才见到一间屋子,一瞧,没有人住,小弟也管不了那么多,先救老太爷要紧。,老太爷真是好运气,那户人家走得匆忙,还剩了不少东西。刚喂完老太爷姜汤,正作饭,这位。。。。。。”肖彦梁望着那队长。


“兄弟叫张旭,”那队长一拱手:“肖队长,不好意思,方才多有得罪。局长,我是见到那屋烟囱冒着眼,带兄弟们去看看,正好碰见老太爷的。”


“张队长客气了,我现在是个逃难的人,别叫肖队长,叫我彦梁得了。见到怀疑的事和人,本来就应该那么做,我哪会怪队长呢。”肖彦梁冲着张旭也是一拱手。


“只是,局座,老太爷的伤是皇军的刺刀伤的,怎么。。。。。。”


“唉,”听见肖彦梁叫了一声“局座”,黄长羽心里很舒坦,“在首都混的,就是不一样。”


“前两天我把我这里的情况派人通知了老太爷,要他不要担心,过两天我派人去接他过来,谁知老太爷说村里土匪闹得厉害,一心急,带了几个人自各儿来了,不想遇见一队日。。。。。。皇军,他奶奶的二话不说就开始抢东西,打死了几个家丁,刺伤了老太爷,还把三妈和两个丫鬟也抢走了。”


“肖兄还没有吃饭吧,走,里屋请。”黄长羽大致说了一下老太爷的事,向肖彦梁一伸手。心理怎么想的,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说这话的时候,黄长羽的眉毛往上挑了挑,好象很高兴老太爷大三姨太被抢。


饭桌上,肖彦梁一声“得罪”就开始吃起来,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好好吃饭了。


吃完饭,黄长羽带着张旭、肖彦梁来到书房。


“肖兄,告诉我,前阵子皇军被袭的事,是不是你干的?”黄长羽看着肖彦梁,沉声问道,张旭的手已经握住了枪柄。俩人一前一后夹着肖彦梁。


肖彦梁想都没想,“扑通”一声跪下,头一抬,眼泪已经涌出了。


“局座,想当初南京城破,皇军大肆杀人,我肖彦梁如丧家之犬逃了出来,整日为填饱肚子四处晃荡,我怎么敢。。。。。。肖彦梁愿入牢房,待局座查清了,再放小人不迟。”


肖彦梁早想到会有这么一问,黄长羽既然不知道老太爷被袭,还四处派人严格搜查,这人当汉奸是铁了心了。自己在南京也不是白混的,做戏作得十足。


黄长羽盯着肖彦梁看了一阵子,渐渐地眼角露出笑容。


“不是就好,兄弟我也很难呀。你起来吧。”


肖彦梁闻声,很累的样子,扶着书桌站了起来。


“我看这样,肖兄以前也是当过警察的,不如留在我这里,继续当巡警队长,这样,张旭也可以把精力多放点在城外事情上。反正肖兄回老家也没事做。”


“这样行吗?”肖彦梁迟疑地问道。


“我说行就行,不用担心。张旭,告诉你那几个弟兄,肖彦梁是我父亲的随从,别给老子到处乱讲。”


“是,局座。”张旭也不是傻子,瞧见肖彦梁喊了“局座”那黄长羽舒坦的样子,也马上改口。“放心吧,谁敢,我就剥了他的皮。”


这时,门外有人禀报:“报告局长,大介洋三队长来了。”


注:肖彦梁所使用的子弹雷,大量见于78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现移于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