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四篇 东方日落 第十六章 进军台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回到新的前线指挥部的时候,罗开的精神已经好了很多,而且在经过了几天的调整之后,他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高效率的执行着自己的指挥任务。

在日本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而且美国的态度一夜之间出现了180度的转变之后,台湾战场的局势几乎在瞬间就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在这几天之中,解放军如入无人之境,在台湾岛上纵横驰骋,几乎就没有遇到过有力的对手,而解放区也被迅速的扩大,战争已经开始走向收尾阶段了。

做为这几天内的工作重点,策反台湾步兵234师的工作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在民族大义,大局走向的前提之下,大陆做出了一定的让步,表示将为234师的所有将士都做出最好的安排,并且免除对所有官兵的起诉之后,234师的指挥官答应了投降的要求。然后,解放军迅速的接替了234师防御的阵地,将解放区扩大了不少,同时为后面那些正在观望着234师投诚的那些台湾军队做出了最好的表示。

东部战场上,解放军的进攻速度大大的超出了预期的估计。仅仅只花了3天时间,负责这一方向上进攻行动的部队就已经到达了位于台湾中部山区中心地区的龙涧,随后,这里便被建设成了向台湾东部地区进攻的桥头堡,大量的进攻部队在此集结,战争物资以及人道救援物资也被纷纷的送了过来。在只用了不到计划一半的时间完成了第一步行动之后,进攻部队在经过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作战。而在继续东进之后,进攻部队选择了两个方向,一路继续朝东方前进,在通过了阿美族文化村之后,就将到达花莲港外围,进攻这座台湾东部地区最重要的军港,并且分兵北上;另外一路,在龙涧以东约12公里处就开始南下,到达寿丰之后,将沿着台湾东部沿海公路向南进攻,矛头直指台东市。虽然从兵力数量上来看,东进的部队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来保证每一处解放区的安全,但是现在的台湾军队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只要一听到解放军打了过来,逃得比什么都快,所以在维持进攻的力度上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问题。而且进攻开始这么多天之后,仍然没有受到有力的抵抗,这就足以证明台湾军队已经丧失了战斗的信心与意志。

南部战场上,本来被围困在这的这支台湾军队就已经士气低落,而在日本遭受打击,美国态度全面转变,234师起义之后,该战场上的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该战区的台湾军队的最高指挥官到现在仍然没有表现出丝毫投降的意思,但是在基层,特别是在下层军官中间,到底要不要打,是打还是投降已经成了争论的焦点,而最为关键的是,大部分的基层军官都主张投降,没必要再继续耗下去了。针对这一情况,罗开在心理特种战部队的帮助下,迅速的制订出了一套特殊的行动方案来。首先,在继续围困这支台湾军队的同时,开展了大规模的心理战。每天,都有十多架战机在这片战区上洒下数以十万计的传单。其次,放宽了对投降台湾官兵的处理办法,保证那些投降官兵都将受到公平合理的待遇。最后,就是对那些坚决不投降的台湾官兵加强了打击手段,如果在战争结束之前,还有人死强硬的不投降的话,那都将以叛国罪论处!在这三条手段的诱惑与压迫下,虽然该地区的台湾军队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集体投降,但是每天都有不少的台湾士兵以及基层军官放下武器,自发的到了解放军那投降了。长此以往下去,恐怕最后就算那些顽固派再怎么能坚持,手中没兵,要打也没办法打了吧!

最后,北方战场,也就是台湾战争这一阶段的主战场上,变化着的局势也令后方的指挥员们倍感兴奋。由于失去了美国的支持,日本已经无法通过海路将武器弹药,战争物资以及军队运送到台湾。而在先前,虽然日本已经将2个师团的部队投送到了台湾,但是在与解放军的高强度战斗中,武器弹药很快就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到现在,当解放军开始全面进攻的时候,这支日本军队已经没有了多少战力。出了日本军队之外,在台湾北部还有着大量的台湾军队,但是这些台湾军队的战斗力能有多强,是想也不用想的。连日本军队自己都无法保证有充足的供应,怎么会将紧缺的武器弹药给那些台湾军队呢?所以,当解放军开始全面进攻的时候,在北方战场上,根本就没有碰到个象样的对手,一路如入无人之境,战线快速的向北面推去。

而现在,罗开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北方战场上。这才是具有决定性的战场,而在这个战场上,关键中的关键就是能否快速的解放台北,瓦解台独份子的大本营,完成对台湾的统一行动。虽然说,解放军在台湾北部的战斗进行得很顺利,而且几乎没有遇到多强的抵抗,但是困难并不是没有,而且还非常的明显。

在对上个世纪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后,几十年之间,解放军都没有进行过真正意义上的对外战争。即使是在2年多前,在新的世纪中,解放军第一次打出国门,进行了一场中等规模的南海战争,但是在这场战争中,主战场并不在地面,而是在海洋上。而最为关键的是,在这场战争中,几乎就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城市战斗!

放眼现在的台湾战争局势,比起上次在越南或者印尼的作战行动来讲,台湾的地理条件根本就不一样了。台湾这个狭小的岛屿上,生活了2300多万人,而台湾又是一个高度工业化的地区,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城市之中。只要看下地图,就会明白,在台湾,城市主要分布在南北两端,在中部地区的城市反而比较少。而解放军的登陆地点是选择在台湾中部的,在先前的战斗中,城市战并不多,即使对几个大城市的进攻都是以猛烈的火力打击,在摧毁了台湾军队的抵抗意志之后,就顺利的解决了,另外的一些小城镇几乎都没有经过战斗就顺利的接管了过来。而在台湾南部,根本就没有打过一场仗,全是以和平的手段完成了对城市的占领行动。但是,当主战场移至台湾北部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

如果要在地理上将台独份子与支持统一,或者说至少维持现状的台湾人进行一个划分的话,就会明显的发现,那些台独份子主要就集中在台湾的北部地区。所以,当战斗进行到这一地区,特别是要对那城市发动进攻的时候,战斗的阻力就大大的增加了。

当解放军越过了苗粟之后,就已经进入了台湾北部地区。而当解放军沿着台湾西部平原高速公路前进的时候,每走十多公里,甚至几公里就会遇到一座城镇,而且几乎每次都要进行一场攻坚战。

为了保证战争后半段的进程,中央已经调拨了大量的战争物资到台湾战场上去,但是当面对每一座城市都要进行攻坚战的时候,即使有再多的弹药物资供应,也将显得不足了。这是这一时期,台湾北部战场上面临的最大问题。另外,由于战斗的激烈,以及城市战的高伤亡率问题,部队的减员也非常的严重,很多部队最多打上两、三天,就必须退下来休整补充。而越向北,城市的密度就越大,战斗的难度也就越大。怎么解决好这个问题,成了罗开最担心的事情了。

由于在先前与美国已经有着不向台湾增派部队的条件在先,所以现在已经无法将新的部队派上台湾战场,只能将一些补充的部队以小规模的形式送到台湾战场上去。虽然,这能够一部分的弥补战斗减员的问题,但是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所以,罗开也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了,仗打到这个地步上来,虽然离胜利之有一步之遥,但是却异常的艰辛,能够继续打下去,全是靠着解放军官兵的毅力在支持着。

当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解放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新竹以北的杨梅,距离桃源也不过十多公里了。而后面的部队已经完成了对新竹以及周围地区的控制行动,最后的总攻即将开始。而最后的目标就是进军台北,一举解放台湾的首府。为此,罗开进行了周密的准备。

为了达到一战而定的目的,罗开在适当的降低了另外战场行动规模的情况下,着重加强了台湾北部战场的力度。当战役开始之前,已经有1个重型军(38军),2个中型军(40,29军),以及数个独立旅集结到了新竹,这里将是进攻开始的地方。而为了配合地面部队的行动,在日本已经无力威胁到台湾战场上的解放军时,空军调集了至少400架作战飞机用于对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支援。另外,海军也调动了1之分舰队,将在北部对台湾军队执行打击任务,以及做出登陆的举动,作为佯攻,吸引台湾军队的兵力。光是从这些兵力安排上,这恐怕是自台湾战场开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地面进攻行动了。

而在进攻方向的选择上,罗开也是费尽了心思。以现在部署的兵力,以及要达到的目的来看,根本就不可能只在一个方向上开展进攻作战。但是,台湾地区本身就非常狭窄,战场的宽度非常有限,怎么样才能够让这么多的部队都发挥出力量来,成为了整个战役的关键点。

地面上,进攻的部队分做了3个方向。

西线,将以40军为主力,主要是轻型高机动力部队,另外还有一个独立旅作为战役后备队。而在这个方向上,解放军的主要进攻目的横扫台湾北部沿海地区,切断台湾军队与外界的所有通道,在整个战略上,将这里的台湾军队围困起来,到时候,即使打不下台北,也绝对不能让台湾军队能够得到外界的支援。当然,如果顺利的攻占了台北,更可以防止有台独份子利用最后的时刻逃离台湾,躲过民族与国家的惩罚。虽然,从战略部署上来讲,这并不是主要的进攻方向,但是在这个方向上的行动却具有巨大的意义。所以,空军与海军也在这个方向上投入了巨大的支援力量。而按照计划,如果40军的进攻顺利,并且让大部分的台湾军队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它的身上的时候,海军陆战队的佯攻将成为辅攻,将在基隆附近进行一次战役规模的登陆行动,达到两面夹击的目的,以求更快的断绝台湾北部与外界的联系,达到战役目的。

东线,将以29军为主力,主要是山地部队。他们的进攻目的将是台北南部的山区。如果顺利的话,将迅速的穿过台湾中部山脉北段,到达台湾东部海岸线。到时候,即可以南下与东部战场上的解放军部队会合进攻苏澳,也可以北上,从东面把台北包围起来。而在这一地区,因为主要的战区是山地,所以动用的都是山地部队,另外还有一个旅的空中机动部队作为补充。当然,空军也对这一地区进行了支援,只是在山地作战中,空中打击的效果并不是那么明显,所以空军的支援将非常有限。而留给29军最大的安慰是,将有大量的特种部队参与到这个方向上的行动中来,为29军提供最有力的支持。

而在三条战线中,主要的方向还是在中线上。38军,有着“万岁军”称号的中国第一军,一直是中国陆军,甚至是全中国人的骄傲。自从在朝鲜战场上打出了威风之后,数十年中就一直担负着北京卫戍部队的职责,即使是南海战争期间,38军都没有离开过北京。而为了更快的完成国家的统一,在台湾战争爆发之后,38军就被调到了前线,并且一直担负着最艰难,也是最危险的战斗任务。整整两个多月过去了,38军出了进行过三次部分休整之外,大部分的官兵都战斗了这么久,这虽然是在考验着38军全体官兵的意志,但是更是在证明着“万岁军”的强大战斗力。而在这个方向上,担任主攻任务的正是38军。

中线上,进攻部队将从新竹出发,沿着铁路线北上。而第一个要解决的目标就是驻守在桃源的十五万台湾军队,以及一个日本师团。随后,将继续朝东北方向前进,进攻矛头直指台北。而为了保证进攻的速度,并且尽量的减少伤亡,降低战争的代价,空军的主要支援力量都用到了这个方向上来。因为台湾已经没有象样的防空火力了,连日本师团都没有多强大的防空力量,日本空军也已经无力再支援台湾战场上的行动,所以空军的主要任务就是对地打击,压制台湾与日本军队,为进攻部队打开通道。另外,在38军之外,还有一个独立坦克旅以及一个独立空中机动旅将进行协同作战。光是从这支强大的打击力量上来看,在该方向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等待的只是什么时候才能够完全的解放台湾,以及在城市战中,将出现多大的伤亡。

而为了配合北部战场上的行动,东部战场上,已经前出到花莲的解放军部队也组织了一支进攻部队北上,将进攻的矛头指向了苏澳,目的很简单,解除北部东线战场进攻部队的后顾之忧,并且加快对台湾的解放速度。

当罗开在北京办完必要的事情,赶回前线指挥所的时候,这场规模宏大的战役已经开始一天了。虽然没有能够亲自指挥这场最后的战役,但是当他知道在这一天中,解放军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后,也感到非常的欣慰。

按照原订计划,在战役开始24小时之后,西线战场上,40军必须到达大园与竹围之间,最好能够完成对竹围的控制工作,而东线战场上,29军必须攻占乌来,中线上,38军如果能够攻占桃源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但是当战役开始还没有24小时的时候,40军已经前出到了八里,并且直接威胁着淡水港,29军也已经完成了对乌来的攻占行动,一支特种大队甚至已经到了宜兰北部,38军也已经完全控制了桃源,正在收拾残余的台湾军队,后记赶到的工程兵也在加紧修复桃源基地,这里将成为进攻台北的前线基地。而从战果来看,取得的成绩更是惊人,战役才开始一天多,已经有12万台湾军队被歼灭或者投降,而解放军的伤亡数字还不到一万人,损失的装备也不多,部队的战斗力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唯一欠缺的一点是,在38军完成对桃源的合围前,那个日本陆军师团已经溜了出去,并且正在向台北市赶去。虽然空军已经组织起了大量的打击力量来对付这支日本部队,希望能够在他们撤退的时候尽可能多消灭日本侵略者,但是现在已经无法阻止他们逃回台北了。即使有这个遗憾,战役的第一天取得的成果还是让人非常满意的,至少,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38军的补给都已经送上去了吗?”沉默了半晌,罗开终于开口了。

“正在组织调运中,应该在3个小时后全部到达!”伍尚武看了下手表,又解释了一句,“由于三条战线上的作战都十分激烈,而且进攻速度太快,现在我们的后勤供应已经快跟不上消耗的速度了,是不是应该降低点进攻的速度?”

“没这个必要!”罗开摇了摇头,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东部战场上的部队从花莲出发了吗?”

“已经出发了,大概3个小时后就能够到达苏澳附近,对东线战场进行支援!”伍尚武皱了下眉头,对罗开开始的决定有点担心。现在部队打的就是消耗战,虽然士兵的伤亡不高,但是这都是以大量消耗弹药来保证的,如果弹药供应跟不上需要的话,那即使能够保证进攻速度,部队的伤亡都将增加不少。

“恩,很好,让东部战区的部队加快速度,另外……”罗开犹豫了一下,再仔细考虑了一番后,才接着说道,“另外先对东线战场进行补给,让东线部队加快速度进攻,争取能够与东部进攻部队在苏澳会师。同时,让中线战场上的部队暂时停止进攻,等到补给跟上后才开始吧!”

“好的,我马上去安排!”听到罗开这个命令,伍尚武这才松了口气,但是抬起脚还没迈出去,就又转过身来,“另外,北方的海军陆战队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是不是要他们开始登陆作战?”

“海军陆战队?”罗开愣了一下,“台湾海岸防御部队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们都已经被40军吸引过去了吗?”

“应该是……”伍尚武也愣了一下,看到罗开怀疑的目光,赶紧解释道,“从我们才收到的卫星侦察情报来看,台湾海岸防御部队正在从基隆附近向西面运动,我们的侦察机也得到了同样的情报。如果没错的话,台湾的海岸防御部队应该准备将主要的方向转移到40军这边来了!”

“那好吧,让海军陆战队做好准备,当40军完成补充,进行下一轮进攻的时候,按计划进行登陆作战,尽快夺取基隆港!”罗开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现在他根本就不担心这是台湾军队的佯动,如果台湾军队不怕空中打击,不在乎伤亡的话,就算是佯动,也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想到没有什么问题需要请示罗开之后,伍尚武才离开了罗开的指挥室,去外面下达这些新的命令了。战斗打到这个时候,虽然前线仍然是那么的激烈,但是已经没有一丝的悬念了!


台北市,衡山战略指挥中心。

当陈水扁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之后,整个会议室内的人没有一个的脸上有点兴奋的色彩,全都是失望,极度的失望。

对于这些台独份子来说,也许在战争开始之前,甚至是在战争的前半段时间中,都从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全问题,他们并不担心被大陆抓住,不用担心被送上断头台。但是现在,他们却不得不好好的考虑下这个危险了。

当日本受到了中美联合打击之后,这些台独份子都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最后关头来了,也可以说是他们最后挣扎的时刻到了。以现在日本的情况来讲,已经无力再为他们提供多少援助,即使留下了两个师团的部队来帮助他们对付解放军的进攻,但是在潮水般的解放军面前,根本就是螳臂当车。而且,这些日本军队还非常不好斥候,当年美国占领军在日本可以说是太上皇,而现在这些日本军人到了台湾之后,也开始将在美国那受到的气发泄到了台湾的身上来。而另外一个方面,美国的态度已经表现得很明确,现在他们已经开始与大陆全面合作,连日本都可以连手对付,又怎么会在乎台湾呢?所以,要想获得美国的帮助,即使让美国援助台湾一发子弹,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当战争打到这个份上来的时候,这些台独份子考虑的已经不是胜利与失败的问题,因为这已经很明显,根本就不需要多考虑。他们想的是怎么才能够逃过最终的惩罚,即使是苟且偷生的度过后半生,他们也不会选择去面对民族正义的惩罚。

在战争开始的时候,他们也许还想着,即使是失败了,他们也能够到日本或者美国申请政治避难。以当时的情况来讲,他们也确实可以做到这点。但是现在日本已经与台湾失去了联系,海面上不用说了,空中通道也已经被解放军给关闭了。所以,他们要想在这时逃离台湾,几乎成了比登天还难的事情。也许,很多台独份子都在后悔,特别是这些高级官员更在后悔,为什么在有机会的时候不逃走,为什么要听信日本人的鬼话,要留在这鼓舞士气。现在没有了机会,要想再逃出去已经不可能了,而日本也没有能力实现他的承诺,将他们安全的接到日本去了。

“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沉默了半天,陈水扁终于要死不活的冒了一句话出来。因为解放军的进攻速度太快,几乎都要把他那颗脆弱的心脏吓出病来了,而以前一些老毛病,也因为过分的焦虑以及担心而发作。恐怕就算中华民族不治他的罪,他也苟且不了几天了吧。

“情况非常糟糕!”国防部长李杰按实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灰心的话来。虽然并没有说明具体的情况,但是结果已经很显然,现在他们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了。

“那我们还有办法出去吗?”吕绣莲在这个时候焦急的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陈水扁横了这名女副手一眼,虽然眼神里全是失望,但是并没有表示反对意见。

“基本上……”李杰顿了一下,“基本上,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离开台湾了!”

“从空中不行吗?”吕绣莲的这个问题却显得很白痴。如果能够从空中走的话,虽然速度最快,但是也最危险,而且李杰也不用说没有办法了吧!

“这个肯定不行!”李杰再次老实的回答出了事实,“现在大陆空军已经完全控制了台湾上空的制空权,只要我们的飞机一离开地面,就会被发现,然后被击落,而且我们也根本没有护航战斗机,要突破大陆的封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我们能够从海面走吗?”陈水扁有点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个地方,因为他的“独立大业”还没有实现呢!

“这更不可能!”李杰的回答让陈水扁很失望,“走海路不但速度慢,而且海面上已经被大陆海军封锁了,我们也没有合适的战舰可以使用!”其实李杰的话也有问题,他们不但是没有合适的战舰,其实现在台湾海军根本就没有战舰了,残余的舰艇中,最大的就是一走150吨的巡逻艇,而且已经千疮百孔,恐怕不用花费解放军的导弹,它都开不了多远就会沉没吧。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吕绣莲更不想死,因为在所有的台独份子中,她是最招摇的一个,如果落到了大陆的手中,那结果将会非常悲惨。

“路是有一条,但是非常难走!”李杰的这个回答让所有人心中都重新燃烧起了希望的火花,“我们可以走海下,但是却有很多的困难。首先,我们的潜艇都已经被大陆击沉了,而现在能够使用的两艘退役的潜艇正好在基隆港内,如果马上进行修缮的话,应该还可以使用。其次,我们必须要隐蔽的到达基隆港,这并不容易作到。最后,大陆在周围海域部署了大量的潜艇,我们的那两艘潜艇突破出去的希望非常渺小,但是比另外两条路要稍微好一点。所以,虽然这条路很危险,但也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那好吧,你快派人去负责这件事情!”陈水扁也兴奋了起来,他至少不用担心逃出去的生活,在国外银行中的巨鹅存款足够他无忧无虑的过下半辈子了,但是他马上又补充了一句,“这件事情必须得保密进行,绝对不能够传到会议室以外的地方去,我们不能让另外的人知道这个决定,大家都明白了吗?”

见到陈水扁严肃的样子,所有人都郑重的点了下头,他们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保密的重要性,如果传了出去,恐怕还没等到解放军打过来,那些知道被他们出卖了的台湾军人就会先动手把他们解决掉吧!

当陈水扁正想继续说下已经不重要的战场局势问题的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了,一名神色惊慌的上校参谋冲了进来。

“什么事情这么急?”李杰的第一反应就是发生了严重的事情,神色马上变得很紧张了。

“报告总统,部长,大陆……大陆……”那上校参谋哽了几下,却没有说出来。

“大陆怎么了,他们打到台北来了?”陈水扁如果不是因为身体不好的话,肯定给吓得跳起来了。

“不……不是……”那上校参谋这才喘过气来,“大陆已经在基隆港附近登陆,马上就要攻占基隆港了……”

“什么?”陈水扁一下瘫在了椅子上,最后一条路也被封死了。

“好了,你先出去吧!”李杰前做镇定,心里照样是惊恐不已。谁也想不到,解放军会在地面进攻如此顺利的时候还进行这场登陆作战,这不是拿部队来伤亡吗?

等到上校参谋出去之后,会议室里没人敢首先说话,现在他们已经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即使再做多少挣扎,也都是秋天里的蚱蜢,跳不了几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