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二十三篇 志愿战争 第一章 志愿军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北京,中南海。

今天,既当巴基斯坦在南部战场上的行动结束,成功的将那8万军人营救回来之后,中南海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而这也是在印巴战争爆发之后,巴基斯坦总统第一次离开国家,对外的第一次正式访问。

关于穆沙拉夫在这个时候出访的原因,闭着眼睛都能够想到,当然希望能够从中国这里获得更多的支持。但是,穆沙拉夫这次访问中国的原因并不是这么简单的,而且从随后战场上的变化可以看出来,巴基斯坦总统的这次访问,对整个战局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可以说,中巴首脑的这次正式会晤,是第四次印巴战争的第一个转折点,也是最重要的转折点!

当王一林在三天前收到穆沙拉夫将正式访问北京的时候,先是一惊,但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知道巴基斯坦总统到北京来的目的了。当然,这位精明的国家领导人也迅速的做好了迎接客人的准备。而作为两个具备有联盟性质的国家,即使现在中巴并没有宣布结盟,中国仍然给予了穆沙拉夫最高级别的待遇。

负责在机场迎接穆沙拉夫的是关爱华总理,这是一个很正式的迎接程序,就连美国总统正式访华,也是由总理在机场迎接的。而且,在战争爆发之后,关爱华是与巴基斯坦接触最多的中国领导人,作为中国国务院总理,以及前外长,关爱华在中巴联系中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由她来迎接穆沙拉夫,自然也是很到位的了。

在机场上,迎接巴基斯坦总统的队伍非常庞大,包括了近十位政府官员,以及中央办公厅主任,中央对外办公室主任等等。随后,在天安门广场,穆沙拉夫检阅了中国仪仗队,并且奏21响礼炮欢迎了这位巴基斯坦国家元首。在会见了巴基斯坦驻华外交人员之后,穆沙拉夫被直接请到了中南海,与中国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进行秘密会谈。

穆沙拉夫并不是一个人参加这次会晤的,陪同他一起访华的外交部长,内务部长,以及几名军队的将领也都被请到了中南海。而中国方面,也不是王一林一个人会见了这些巴基斯坦高级官员,总理关爱华,外交部长焦孟常,特别联络员林娜,总参谋长周国辉上将,许常青中将,齐飞上将,以及龙腾海上将都参加了这次的会议。虽然,这是一次秘密会议,但是从这规模来看,恐怕比很多正式会议都要大了,看来,这次还真要考验中南海会议室的大小了!

会议正式开始之后,王一林亲自代表中国政府向穆沙拉夫的来访表示了慰问与感谢,接着,会议进入了正式阶段。

“主席阁下,很感谢你们的热情接待!”穆沙拉夫虽然是军人出身,而且是通过政变走上政治舞台的,但是却显得很有修养,说话更有礼貌,“当然,我更要感谢中国对巴基斯坦无私的支持与援助,而我这次来访,就是要商量我们双方合作扩大的事情,当然也希望中国能够继续支持我们的抗战,一起对付那些破坏和平的侵略者!”

会议中并没有翻译,穆沙拉夫说的是英语,而在坐的各位中国官员与将领都能听懂,当然,有的官员的英语说得并不好,到时候就要麻烦关爱华,或者是焦孟常,或者是林娜来帮他们翻译一下了。而不设置翻译的主要原因,仍然是为了会议的保密,显然,在这次会议上说的事情,是高度机密的!

“总统阁下,很高兴你能在在个关键的时刻来到我们这!”王一林只表现出了有限的礼貌,而且从一开始,表情就很严肃,“对于巴基斯坦的情况,我们非常了解,当然,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我们也会坚定的站在巴基斯坦一方。但是我们也更希望巴基斯坦能够从一个中立的角度出发,来考虑我们的支援问题!”

王一林说的是一口流利的英语,穆沙拉夫一下就听懂了,同时也愣住了。可以说,中国领导人的态度让他有点意外,特别是与以前的态度一比较,就会发现,中国现在的态度要冷淡了许多。其实问题谁心里都明白,就是关于中国派遣“志愿军”,而巴基斯坦并不想接受这支强大的军队,只希望从中国继续获取援助,将战场的主动权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由中国来操控印巴战场上的局势。而中国在收到了巴方的那些限制条款之后,很干脆的拒绝了巴基斯坦的要求,并且表示,现在中国只能以派遣志愿军的形式来援助巴基斯坦,如果连这方面都不能达成一致的话,那中巴的合作永远不可能战胜印度。而中国的援助是有限的,所以,到最后,巴基斯坦必然会输给印度!而这次,穆沙拉夫来访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解决现在中巴关系中出现的不和谐的声音。

作为一名通过政变走上政治舞台,并且成为国家元首的总统,穆沙拉夫非常清楚军权对他意味着什么。而在50多年前,新中国第一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起到的作用,他是非常清楚的。而在随后,朝鲜却站到了中国的对立面上,虽然最后并没有与中国翻脸,但是却严重的妨碍了中朝关系的发展,最后导致了朝鲜半岛上的一次和平演变。而中国上了一次当之后,绝对不会重蹈覆辙。如果现在向巴基斯坦派遣了志愿军的话,那巴基斯坦就失去了独立指挥军队的权力。换句话说,巴基斯坦的统治权就从穆沙拉夫手中分离了出来。只要等到志愿军一进入巴基斯坦,凭着这支强大的军队,穆沙拉夫还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虽然,穆沙拉夫知道志愿军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但是现在他却不敢对中国说硬话,如果中国不再支持巴基斯坦的话,以巴基斯坦自己的力量,恐怕连一周都坚持不到!而这也是穆沙拉夫为什么在战争这么紧张的时候出访中国的主要原因了。

会议一开始,就进入了正题,显然双方都不想浪费时间。对中巴来讲,早一分钟达成一致,那就少损失一点。所以,尽快解决双方之间的分歧,是双方的共同期望。只是,最后到底能不能达成一致的意见,却是个未知数了。

“主席阁下,我们也理解中国提出派遣志愿军是为了尽快帮助我们战胜侵略者!”巴基斯坦外长见到总统一时没有说话,这时候接过了话题,“但是,我们也请中国能够理解我们的为难之处。现在巴基斯坦并没有到需要志愿军来帮助战斗的一步,我们已经完成了国家战争动员,现在已经拥有常规部队300万,另外在一个月之内,可以将部队的数量扩大到500万以上。现在我们最需要的是武器装备,如果能够获得足够的武器装备的话,我们将有能力独立的迎战印度。如果中国真想帮助我们的话,那就请为我们提供更多的武器装备,并且在印度方向开辟新的战场,来牵制印度军队,达到为我们减轻压力的目的!”

周国辉冷冷的笑了下,显然是在笑巴基斯坦外长的无知。王一林也用眼角看到了上将脸上的表情,所以有没有接话,示意周国辉来应对巴基斯坦外长的这些问题。很显然,现在巴基斯坦还没有死心,只有通过军队的将领来给他们施加点压力,才会老实下来。

“外长阁下,请问你是一名军人吗?”周国辉的语气中没有含斑点客气的成分,见到巴基斯坦外长尴尬的点了下头后,才继续说到,“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正式发动地面进攻,但是对印巴战场上的每一分变化,可能我比你知道得更清楚!”上将顿了下,他确实有资格这么说,现在巴基斯坦的战略情报基本上都是由中国提供的,而且中国还有大量的援外军事人员在巴基斯坦军队中担任中低级指挥官,以及协助指挥的任务,显然印巴战场上的所有变化都在这位总参谋长的掌握之中。看到巴基斯坦外长低下了头,周国辉继续说到:“从现在的局势上来看,巴基斯坦并不是缺乏部队,而是缺少有经验的部队!你们也知道,印度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这次战争,而且受到了美国的全力支持。所以,在半年前,印度就扩大了军士一级军官队伍的培养,以现在印度的军士数量,他们足够武装起500万有战斗经验的部队。而巴基斯坦呢?虽然现在已经拥有300万正规军了,但是其中多少有真正的战斗经验?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数量应该不超过100万吧?而且这些部队每天都在消耗,即使不断的有新部队投入到战场上去,但是情况却无法马上得到改变。虽然,巴基斯坦有着强大的人力资源,我们不怀疑,你们甚至可以将军队的数量扩大到2000万,但是这已经不是冷兵器时代的战争了,不是人越多,那战斗力就越强大,如果无法用先进的武器来武装这些军人的话,送他们上前线,是不是等于送去当炮灰呢?”

巴基斯坦外长一直在暗暗的擦着汗水,等到周国辉话语一停顿,马上说到:“我们也正是这么想的,所以希望中国能够提供更多的战争物资,武器装备,好让我们将这些军人武装起来……”

“外长阁下,你仍然没有搞清楚我前面那些话中的含义!”周国辉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巴基斯坦外长的话,“战争中的主要因素绝对不是武器,而是人员。如果这些军人得不到充足的训练,就算给了他们先进的武器,又能够发挥出多少来呢?而且,你们也过高的估计了中国的实力,中国并不是美国,即使是美国,也不可能永远的提供援助。现在,我们自己的军队也在换装改革的时候,我们已经尽力向巴基斯坦提供武器装备了。你们也知道,在这短短的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中,我们已经向巴基斯坦提供了至少20个坦克师,30个机械化步兵师,50个步兵师的武器装备,另外还提供了至少5000万吨燃料,2000万吨的弹药。而在空军战机方面,我们的战机工厂已经日夜加班,到现在,我们向巴基斯坦提供的战机数量超过了2000架,另外还有近500架战机正准备交付给你们的空军。对于这样的援助,恐怕谁都不能够说数量少吧,这甚至可以重新武装两遍战前的巴基斯坦军队了!而结果呢?结果是你们在战场上仍然节节败退,仍然是迅速的消耗着宝贵的战争资源,并且让人员做出无谓的牺牲,换来的却是印度军队辉煌的战果。难道,巴基斯坦准备将这个情况持续下去吗?而这样的援助,我们是不可能持续多久的。难道真要等到你们非要志愿军参战来挽救巴基斯坦的时候才向我们提出要求,或者才答应我们的要求吗?到时候,恐怕就算我们派遣志愿军,恐怕也起不到多少效果吧?”

上将的话,如同无情的巴掌一样扇在了这些巴基斯坦人的脸上,一个个的都红着脸,而神色激动的巴基斯坦外长被总统横了一眼,尴尬的把说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老实的坐在那,低下了头去,像是受到训斥的小学生一样。

“参谋长阁下,我非常明白你的意思!”尴尬的局面之下,巴基斯坦总统不得不亲自出来解释了,“我知道,以巴基斯坦现在的力量,即使获得了中国的援助,也不可能独立的对付侵略者的,所以,我们希望中国能够通过更切实的行动,来减轻我们身上的压力。而从战局来看,如果中国能够及时的开通第二战场的话,将大大的缓解我们身上的压力,这更能够对我们起到帮助,是不是?”

周国辉淡淡的笑了一下,开始发泄了一通,现在感觉舒服得多了,而且他也不想表现得太极端,更不能以总参谋长的身份来反驳巴基斯坦总统,毕竟穆沙拉夫是国家元首,地位与身份自然与一名外长不一样。当然,如果能够让一名地位稍微低一点的官员或者将领来回答穆沙拉夫的问题的话,自然会减少两国之间的这种紧张的气氛,所以,周国辉向旁边的许常青中将使了个眼色,让这位战区前线指挥官来帮自己应付这位总统了。

“总统阁下,显然你提出的要求,从军事角度上来讲,是非常正确的!”许常青的态度自然温和了许多,但是接着语调就变了,“但是,开辟第二战场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安排。相信总统阁下也清楚,在我们与印度之间,隔着喜马拉雅山,而这个巨大的天然屏障为我们开辟第二战场创造了非常巨大的困难。从印巴危机开始,我们就已经着手在准备对印度进攻的事情了,而直到现在,我们在经过了巨大的努力之后,仍然只能在正面战场上部署不到8个军的进攻力量。而现在,印度在中印边境地区部署了至少20个师的防御部队,另外还有至少50个师的预备队。出了兵力上的差距之外,印度方面有更多的前线机场,能够使用更多的空中部队进行战场支援,以及争夺制空权的战斗。而且,印度有地理上的防守优势,如果我们匆忙开辟第二战场的话,结果很明显,我们将陷入与印度的苦战之中,而且印度根本就不需要抽调印巴战场上的军队,也就起不到减轻巴基斯坦压力的作用,这对巴基斯坦又有什么好处呢?”

穆沙拉夫一愣,显然还没有搞清楚发言的这位中将的身份,旁边的一名巴基斯坦将军马上在总统耳边小声的把这位中将的身份说了出来,穆沙拉夫才反应了过来:“许将军,你的话也很有道理,但是现在中国不是正在设法从缅甸获得一条更有力的陆上通道吗?如果能够从这个方向上,在印度东部地区开辟第二战场的话,肯定会让印度的战略中心东移,这已经能够对我们起到很大的帮助了。”

许常青有点为难的笑了下,他并不是不好解释,而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向这位固执的巴基斯坦总统解释了。周国辉看到许常青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的样子后,示意他坐了下来。但是,还没有等他说话,旁边的一名官员就站了起来。

“总统阁下,我知道是希望我们能够尽快的通过中缅陆上通道,在印度东部地区开展一次大规模的进攻吧?”说话的是关爱华,显然总理是向从政治与外交方面阐述这个问题,“虽然,我们现在已经取得了缅甸的支持,但是缅甸北部地区的情况非常糟糕,现在在这一地区活动的匪帮数量并不少,大多数都是被我们摧毁了的毒贩的余孽。而我们也已经派遣了大量的工程兵部队在修建这条公路,但是要在丛林中修出一条绵延上千公里,而且还要保证安全与质量的地面通道来,并不是说说话那么简单的事情。而且,从缅甸的立场来讲,在印度没有显露出败绩之前,为了自己的安全,缅甸是不可能完全站在我们这边的。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通过缅甸,在印度东部地区投入的部队数量将会非常有限。所以,为了让缅甸彻底的支持我们,我们更需要在别的方向上表现出战胜印度的实力,你说是不是呢?”

“总统阁下,关总理的分析只是政治与外交方面的,而且从军事方面来看,我们也不应该对缅甸这个方向报太大的希望!”还没等巴基斯坦总统开口,周国辉又补充了一部分军事方面的问题,“首先,从整个战局上来看,印度东部地区距离印巴战场太短了,而且现在印度也已经完成了国家战争动员,美国对印度的援助也一刻也没有停过。所以要想通过开辟第二战场来达到减轻巴基斯坦压力的目的,并不是现在就能够做到的。而从军事角度上来讲,即使缅甸北部的公路修通了,我们也最多在这个方向上增加4个装甲军的兵力,这对印度东部地区的威胁并不会增加多少。而为了增加第二战场起到的作用,我们就必须要在印巴战场上充分的消耗印度的有生力量,只要等到印度的兵力分配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自然会立即开辟第二战场,这时候,不但能够起到援助巴基斯坦的目的,而且还能够一战奠定胜利的基础。总统阁下是军人出身,相信也明白两种方法的差别,更知道谁是最有价值的吧?”

一句简单的反问就把穆沙拉夫难倒了。这些问题确实很简单,作为一名曾经的将军,穆沙拉夫自然知道什么时候开辟第二战场更有意义。但是政治上的要求在很多时候都胜过了军事上的要求。所以,这位国家元首也不得不打住了话题,思索了起来。

“总统阁下,你应该知道,得到了美国全力支持的印度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王一林这时候也开口了,显然是要给穆沙拉夫施加更多的压力,“印度在得到美国的支持之后,虽然他们的海军航母舰队已经被我们摧毁了,但是在常规军力上,已经超过了我们。另外,即使印度失去了核反击能力,但是他们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也让巴基斯坦的核武器失去了威胁能力。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要联合起来,用全面合作来战胜印度。在我们双方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之下,难道还会怀疑我们会伤害巴基斯坦的利益吗?在派遣志愿军的问题上,我们也思考了好久,这是现在唯一能够更大规模帮助巴基斯坦的办法,当然,其中,也会有很多的问题,而这些,也绝对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现在,我们肯让自己的军队上前线,让我们的士兵为保卫巴基斯坦的利益而战斗,已经是我们能够提供的最大的帮助了。而这不但是在帮助巴基斯坦,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所以,请总统阁下相信我们合作的诚意,更要从大局着想,放下分歧,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穆沙拉夫点了点头,显然已经心动了。中国国家元首这番话的含义很简单,就是条件还有得商量,尽量保证双方的利益。但是,总统旁边的几位将领却有点不甘心的样子,显然,这些高傲的巴基斯坦将军仍然不愿意接受志愿军,这主要是从面子上考虑的。如果接受了中国志愿军的帮助,那就是说巴基斯坦军队无能了,而对这些将领来讲,那不就是大丢面子的事情吗?

“如果大家还有什么疑惑的话,也尽管提出来吧!”关爱华得到了王一林的暗示之后,话语直指那些巴基斯坦将领,“只要能够对我们双方的合作起到帮助,任何问题我们都可以讨论,当然,前提是在我们双方精诚合作的基础之上,如果连合作的诚意都没有的话,那任何讨论都是没有意义的,是不是呢?”

“主席阁下,总理阁下!”穆沙拉夫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了,“我很相信中国所表达出来的诚意,而且中国一直在用实际行动支持我们的反侵略战争。但是,我们也希望中国能够明白,派遣志愿军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可以接受中国的援助,甚至可以为中国的部队开放自己的领土与领空,协助中国军队战斗。但是,志愿军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军事问题,这中间涉及到的复杂的政治与外交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所以,我也希望中国能够理解我们的难处。当然,如果这些问题都能够得到解决的话,我们是很乐意看到兄弟国家的军队为我们而战斗的!”

王一林郑重的点了点头,目光在巴基斯坦人的身上逐一扫过:“总统阁下,我知道你担心志愿军对巴基斯坦内政的影响。而我在这,也可以郑重的表示,我们派遣志愿军的目的,只是协助巴基斯坦抵抗侵略者,绝对不会干预巴基斯坦的内政。也请总统阁下重视与相信我们的承诺,对于朋友,我们绝对是以诚相待的,绝对不会插手朋友的内部事务!”

“但是,志愿军的指挥权,以及战场指挥权的问题怎么解决呢?”一名巴基斯坦上将很急切的提出了这个问题。虽然穆沙拉夫横了一眼这名上将,却转过头来等待着中国方面的回答,显然这也是他想问的问题了。

“关于志愿军的指挥权,我想这个并不需要讨论,这当然由许常青将军统一指挥!”周国辉回答了对方上将的问题,“而在整个战场指挥权上的问题,我们并不想取代巴基斯坦最高指挥部的位置。而为了解决军队协调作战方面存在的麻烦,我们可以派遣几名将领加入到巴基斯坦最高指挥机构,负责协调巴方军队与志愿军的协调指挥工作。但是,为了彻底的解决志愿军指挥与巴方指挥机构的矛盾,我们希望,由志愿军单独担负一个,或者两个方向上的主要作战任务,只需要由巴方提供后勤保障,以及在必要的战场上协助作战。我想,不应该能够很好的解决我们双方在指挥权上的存在的矛盾吧?”

穆沙拉夫点了点头,虽然这个办法中仍然存在问题,但是这已经解决了他最大的心病,只要巴基斯坦的军队还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就不用担心因为与中国的不和,导致自己被赶下台的事情发生了。

“但是,出了指挥权的问题之外,志愿军的费用由谁承担?”巴基斯坦外长见到总统肯定了第一个问题的解决办法,赶紧提出了第二个问题,“特别是在志愿军的驻扎基地的使用费用,志愿军的消耗,以及志愿军的伤亡费用方面,这应该由谁来承担呢?现在巴基斯坦的情况你们也知道,如果要我们全部承担这些费用的话,那将是我们无法应付的压力,甚至会影响到我们的整个国家战争计划!”

这个问题虽然没有政治问题那么敏感,但是更尖锐。如果所有费用都由巴基斯坦来承担的话,无疑是让巴基斯坦请了一支庞大的雇佣军,而这根本就不是巴基斯坦这样的国家能够承担的。如果搞不好的话,这将直接搞垮巴基斯坦的经济,最后即使赢得了战争,恐怕也要背上沉重的战争负担了!

“呵呵,外长阁下,看来你的担心还不少啊!”周国辉摇了摇头,“志愿军要战斗的话,自然需要基地的支持。而在这方面,我看巴基斯坦并不缺少军事基地吧!而且,我们也将尽量控制志愿军的数量,相信,为几十万志愿军提供军事基地,并不会对现在巴基斯坦的军事保障机制造成多大的压力吧?而在基地维护方面,我们将派遣自己的人员来进行,只需要巴基斯坦为我们提供足够的基地就够了,相信这应该不是个困难的问题!”

“其实,在志愿军的作战经费方面,我们也一直在考虑!”关爱华没等巴方人员回答,就接上了话题,“从志愿军的性质上来讲,他们是为巴基斯坦战斗的,大部分费用自然要由巴基斯坦来承担。但是,请你们不要激动,这并不表示,我们要巴基斯坦拿出钱来雇佣这批军队。在军队的战争消耗上,我们可以从对巴援助中支取一部分,我们也将提供一部分战斗消耗。而在军队伤亡方面,作为为巴基斯坦战斗的军队,我们希望,巴基斯坦方面拿出合作的诚意来,而且对我们的战士来讲,也要让他们知道,为兄弟国家战斗,也是他们的义务与责任。当然,我们也并不需要巴基斯坦拿出现金来支持这批部队。我们也知道,以巴基斯坦现在的情况,是无法支持起这批志愿军的。在充分的考虑到了巴基斯坦的情况之后,我们决定,可以进行欠债式贷款。换句话说,这些费用都可以先欠着,到了战后再来商讨解决的办法。而巴基斯坦也可以通过提供军事基地,重要的陆上通道,以及与我们进行全方面的经济合作来抵消部分债务。当然,我也相信,如果我们双方能够在经济上进行全面合作的话,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的!”

听完关爱华的话,穆沙拉夫尴尬的看了下自己带来的巴基斯坦官员,很遗憾的是,这次他并没有将负责经济方面的官员带到中国来,所以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征询谁的意见了。最后,只有将目光落到了内务部长的身上。

“总理阁下,你的提议确实很有诱惑力!”巴基斯坦内务部长显得很镇定,“但是,这中间的利息怎么计算?而且,这会影响到现在中国对我们的援助吗?”

“总统阁下,你们这就是多疑了!”王一林挥手让关爱华不要发言,自己说了起来,“为了表示我们坚决支持巴基斯坦的反反侵略战争,我们将免除所有的利息,这都是对巴基斯坦的无偿贷款,而且在战后,我们也可以根据实际的情况,减免部分债务。当然,战争期间对巴基斯坦的援助我们不会减少,我们将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向巴基斯坦提供援助。相信,战胜印度侵略者,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只要我们为了共同的目标战斗下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穆沙拉夫的目光转向了内务部长,见到内务部长轻轻的点了下头之后,才开口说到:“很感谢中国对我们的巨大支持,而在我们面对共同的敌人的时候,相信我们也能够继续合作坚持下去。而中国能够派遣志愿兵参加战斗,也符合我们双方的利益。现在既然主要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相信我们的合作能够进行得更彻底!”

“当然,我们的合作肯定会更彻底的!”王一林站了起来,友好的向穆沙拉夫伸出了手来,紧紧的握住总统的右手之后,“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另外的细节问题就留给我们的谈判人员去解决吧,现在我们已经为总统阁下,及各位巴基斯坦的客人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国宴,请大家都去参加吧!”

这次秘密会议到此就结束了。关于中国与巴基斯坦在这次会议中就派遣志愿军所达成的协议对印巴战争有多么巨大的影响,是几句话根本就解释不清楚的。而当中国志愿军踏上印巴战场的时候,整个南亚地区的战局必将发生巨大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是彻底的改变。而印巴战争的主动权也快要因此易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