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六章 刺刀见红

hcxy2000 收藏 8 18
导读:青山为证 青山为证 第六章 刺刀见红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55/


柿子要挑软的捏,自己的实战经验不足,厉害的交给柴万红这样已经上好刺刀的老兵吧。和他对上的那个鬼子个子矮矮的,人也瘦瘦的,一看就比较好对付。

看见一个中国士兵拿着没有刺刀的枪向自己冲过来,那个鬼子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笑意。挺着刺刀,站稳了脚跟,就等着他上来送死。

李德明猛冲了几步,蹲下身子,举抢就打,那个鬼子此时才明白,为什么这个中国士兵会傻傻地拿着没有上刺刀的枪冲上来。

李德明上前一把将鬼子尸体边上那把已经上好刺刀的枪拾起来,大喊一声:“把鬼子赶下去”,提着枪就向搏斗的方向冲了上去。

前面一个鬼子兵刚把一个川军刺倒正在往外抽刺刀,李德明已经使出全身力气,狠狠地把刺刀刺入他的后背。鬼子身子一僵,遍往前倒。带着李德明一个趔趄,一道寒光贴着他的肩膀滑过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李德明就势倒地,想抽出刺刀,不料用力过猛,竟没有拔出来。袭击他的鬼子已经再一次举起刺刀。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他抓起被他刺死的鬼子尸体挡在自己面前,“噗哧”一声,那尸体胸前冒出一截刀尖,带着鬼子的体重和冲劲向他的身子压过来。

李德明双手往外一送,整个身子已经钻了出来,抬脚就死命地蹬在鬼子的裆部上。鬼子惨叫一声,松开拿枪的手,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李德明站起来,脚踩在尸体上把刺刀拔出来,对着还在嚎叫的鬼子肚子上就是一下:“叫,叫锤子叫。”说完一口口水吐在他身上。迎面向另一个鬼子走去。

他的技术显然没有这个鬼子好,刚一交手,他就冒失地抢先下手,接过被鬼子轻松地把刺刀调开,顺势就插了过来。

李德明惊出一身冷汗,松开枪,贴着刺刀滚进了鬼子怀里,双手已经摸出腰上别着的峨嵋刺,死命地刺了过去。

用力过猛,精钢打造的峨嵋刺竟然双双断在鬼子胸膛里。那鬼子显然不明白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瞪着眼睛不甘心地到了下去。

容不得李德明惋惜,他抓起鬼子的枪,四处张望,然后松了口气这时才感到腰部的肌肉冰凉冰凉的。

短短的时间,白刃战已经接近尾声。抬头看见那边五六个士兵围着三个背靠背的鬼子,还没有结束。那三个鬼子很是顽强,身上都已经挂了彩,犹自不投降。几个士兵骂骂咧咧,却忌惮对方刺杀技术,不敢再上。脚下就躺着五个兄弟。

“瓜皮!开枪!”李德明气得大吼了一声。他一边骂,一边举抢,一扣扳机,只听见一声空响,枪里竟然没有子弹。

“拼锤子刺刀,有枪不用。开枪!”他来不及上子弹了,又吼了一句。围着的士兵这一下听见了,呼啦拉后退,举起了武器。

眼见生还无望,三个鬼子大叫一声,左腿前迈,向前做了一个刺杀的动作。几声枪响,不甘心地倒在了地上。

“瓜了侒?求本事莫的,和鬼子拼刺刀?”走上前,李德明也不管认识不认识,一人一个巴掌打在几个士兵的头上。

为了避免炮火误伤,提前进入的鬼子并没有多少,白刃战的时候,付安民带着援军几乎和鬼子的大队冲锋人马同时到达,一顿手榴弹又把鬼子赶了回去。

一场战斗下来,上当的守军损失过半,郭营长受重伤已经背抬下去了,这一段阵地现在归付安民指挥。

打退了鬼子的偷袭,付安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拍了拍李德明的肩膀,给他们留下一个排的援军后,带着预备队就离开了。

“李排长,你很不错哦。”送走了连长,柴万红满身是血地来到李德明边上,递上一根烟:“一点都没有初上战场的样子。”

“也不知道咋整的,这鬼子的炮一响,就特别兴奋。”李德明暇逸地吐出一股青烟,却看见阵地前横七竖八的尸体,心情一阵黯然:“妈逼就是上了回瓜当,兄弟们牺牲得不值。”

“对了,你腰杆上别的是什么东西?那么厉害?”柴万红想起李德明的峨嵋刺,好奇地问了一句。

“嘿嘿,那叫峨嵋刺。”李德明得意地笑了笑,又非常惋惜:“可惜断求了。”说到这里,忽然想起没看到孙和:“喂,你看见孙老哥没有?”

“没有。说不定都已经阵亡了。就他那个个子,根本无法和鬼子拼刺刀。”柴万红毫不在意地弹了弹烟灰。

“我日。。。。。。”粗话说了一半,李德明没有再说了。人家毕竟是外军,哪里晓得他跟孙和的关系。丢下烟,他往边上的阵地一边跑一边喊:“孙老哥,孙老哥。”

“排长,孙班长好象,好象。。。。。。”一个兵拦住奔跑地李德明,指了指外面,嘴巴动了动,想说却不敢说。

“妈拉逼,说,好象啥子?”一直找不到孙和,李德明心里渐渐地被绝望充满,他一把抓起士兵,睁着血红的双眼吼道。

“孙,孙,孙班长,好象和鬼子一齐,一起死了。”用尽全身力气说话的兵在被松开后,瘫倒在地上直喘气。

李德明脑袋“嗡”地一下懵了。过了一会,他发疯似的跳出掩体,跑到刚才那个兵指的方向,在尸体里寻找着孙和。

“哒哒哒。。。。。。”

“啪,啪。。。。。。”

看见一个守军跑出来,鬼子毫不犹豫地把机枪、步枪对准了开火。

“排长。。。。。。”

“兄弟。。。。。。”

阵地上的守军谁也没有想到李德明会赶出这样的事情。眼看着他趴下身子,翻滚着躲避子弹,都在着急地喊。

“掩护!”柴万红大叫一声,举抢就打,鬼子的机枪立刻停了,随即另外一挺机枪的子弹就打在他的面前。成功吸引鬼子的机枪,柴万红跑到另一侧,冒出头,警惕地看着远处。

阵地上守军的枪也是响成一片,吸引了日军的火力。

在距离阵地大约60米的地方,李德明终于找到了只剩下半个身子的孙和。要不是靠着那杆烟杆,他甚至无法认出这半边身子的人就是孙和。

尸体周围躺着三个同样被炸死的鬼子。李德明几乎可以想象,矮小的孙和无法和鬼子拼刺刀,最后毅然拉响手榴弹和鬼子同归于尽的样子。

“孙老哥,老孙头,你狗日的也不通知兄弟一声就走了,你龟儿子不厚道。你不是恨嚣张吗?你不是吹你自己再凶的仗都活得下来,你虾子说话不算话。”李德明忍不住泪水长流,抱着孙和的头失声痛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明白,在心里面,他一直是把孙和当成亲人的。

孙和几上几下的经历,使得他实际上就是一排的主心骨。出了李德明,每一个老兵抖知道把孙和贬为班长,是为了给李德明腾位子。

这个大他十岁的长得猥琐的男人,就是付安民,他也没有放在眼里,更别说尊重这个年轻的,有关系的顶头上司了。是李德明用自己的豪爽,家里的大洋,过硬的军事素质,最终赢得了他的好感,也赢得了全排兄弟们的认同。

当排长不过短短半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孙和就经常和他开玩笑,但还是不尊重他。也就是在这些玩笑,不尊重当中,教会了他很多战场上的经验。就是在战场上,他也经常擅自离开岗位来照顾李德明。

“明娃子,快回来,你娃没上刺刀。。。。。。”耳边似乎又传来孙和最后的声音。

李德明恨,他恨自己为什么在躲避炮弹的时候不上刺刀,他恨自己为什么在拼刺刀的时候,不挑那个长得壮实的鬼子,盲目地相信老兵的能力;他恨自己为什么不去保护这个老大哥。

“老哥,我们回家。”李德明哭了一阵子,拖起尸体往回走。走了没两步,忽然一声枪响,一个身子重重倒在地上的声音跟着传过来,马上又被一阵机枪的声音掩盖了。

李德明吓了一跳,看清是一个鬼子脑袋冒血的躺在距离自己十来米远。眼前地上的黑影晃动,抬头一看,三个穿土黄衣服的鬼子端着枪已经无声无息地摸到了自己身边。看他们的行为,大概是想活捉自己吧。

又是柴万红救了自己。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在多想了。

李德明大吼一声,放下孙和的遗体,拾起边上死掉的鬼子的枪,站了起来。一对三,自己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他一点没去想,胸中只有一团怒火在燃烧。

刚才的白刃战,他只是靠偷袭和反偷袭得手,并没有真正和鬼子面对面拼杀过,现在不仅要正面拼刺,还是一对三!

一米六八的李德明看起来比三个鬼子要高一些,他又立在高处,位置很有利。如此场景,两边的枪声忽然停了,山上山下无数双眼睛都看向他们。

眼见死掉了一个同伴,活捉的意图已经被识破,对方的狙击手已经被机枪压制住了,三个鬼子忽然直起身子,“哗啦哗啦”地把枪里的子弹退出来。

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刚才拼刺刀的时候,他用的鬼子的枪里面没有子弹了。原来鬼子还有这个恶习。心里盘算着等鬼子推完子弹就开枪,但随即就苦笑了一下。

鬼子这样的动作,让他解开了疑问,也同样打消了李德明开枪的打算,因为他手里拿的,也是从拼刺刀的鬼子用过的枪。

他在心里面骂了一句阵地上的守军,为什么不学学柴万红开枪射击?刚才的机枪不晓得他有没有受伤。

枪声停了,冷风一吹,李德明已经冷静下来。既然现在全靠自己,那么自己就堂堂正正和鬼子拼一次,反正命早就赚够了。

冷静地收起步枪,李德明把刺刀取了下来,倒拿在手里,顺手把枪扔了。这一切让守军、日军都大吃了一惊。难道他要束手就擒?鬼子糊涂了。

其实李德明心里明白,他从来没有认真进行过刺刀的训练,因为他根本就看不起这样的行为。有枪不用拼刺刀,瓜了差不多。而且四川人个子又矮,川造的步枪也不长,拼刺刀绝对是吃亏的占大多数。

所以他不练刺刀,所以他练峨嵋刺,跟着舅妈的一个朋友练。这把刺刀实在不能和峨嵋刺比,不仅是一斤多的分量比峨嵋刺重了许多,就是长度,也长了很多。他再一次为那双武器感到惋惜。

轻轻叹了口气,做好准备,他向三个鬼子轻蔑地一笑。

这种笑容是没有国界的,它显然是激怒了鬼子。三对一,这个中国军人还这个神情!沉寂中一个鬼子猛地大喊一声向李德明扑过来。

看着鬼子的刺刀距离自己还有两步远,他向右一跨步,闪过对方的突刺,再往左一步贴近鬼子,手里的刺刀突然伸出,在鬼子送上门来的脖子上一抹,再向右一步,也不看他一眼而是死死盯住剩下的两个鬼子。他可以清楚地听见身后刚才的那个鬼子血从脖子边上喷射的“滋滋”声。

“八嘎!”眼看着同伴匪夷所思地中招倒地,一个鬼子大骂一声,冲了过来。

“杀~”这时李德明突然大喊一声,这一声是如此的响亮,那个鬼子明显地呆滞了一下,李德明左手抓住他的枪杆,往怀里一拉,右手的刺刀已经狠狠地扎入了他的胸膛。

血从鬼子的嘴角溢出,睁着一双小小的鬼眼,仿佛不相信这样的事实。

李德明微笑着想抽出刺刀,却没料到刺刀死死地掐在对方的肋骨间,竟是没能抽出来。这一是他今天连续犯的第三次错误了。他的脸色顿时变了――第三个鬼子已经端着刺刀冲了过来。

“啪!”一声枪响,鬼子的身子歪了歪,头上冒出血花,身子还是由着惯性向李德明倒下来。眼见刺刀就要刺到自己,李德明吓得松开拿枪的手,往后一跳想避开,一个趔趄,仰身倒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两把刺刀在自己的大腿根两边,深深地扎入地下。

看着眼前两个用枪支撑着的鬼子尸体,李德明有些虚脱。看最后一个鬼子中枪的部位,他知道肯定是柴万红救的自己。

冲动以后他再也不敢站起来了,匍匐着来到孙和的遗体处,拖着他往回走。或许是因为阵地前两个临死还站着的两个鬼子给山下日军的震撼太大,这一路李德明竟然是顺顺利利地回到了阵地。

“谢谢你。”进入战壕,李德明真诚地向柴万红道谢。

“兄弟之间还说这些。”柴万红确实没有想到这个排长与孙和之间的感情这么深,他有些后悔刚才对死者的不敬。

“以后记住用力不要过猛,你已经连续几次让肋骨把刺刀掐住了。”伤感了一阵,柴万红右提醒李德明

“我知道,谢谢。以前师傅就说过我太刚猛,不适合练这个的。但是我现在明白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

“报告排长,”一个兵跑过来对李德明说道:“这一次的战斗,加上你刚才干掉的,我们一排一共干掉了三十二个,二排那边是二十八个。我们赢了。”

“啊?”李德明一时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笑了:“告诉周排长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告诉兄弟们,下了阵地我请你们喝酒。”

“是!”那个兵兴奋地敬了个礼转身一边喊一边跑。

“孙老哥!”李德明叹息了一阵,伸手把孙和腰上的烟杆取下来别在自己身上。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平静地接受这个现实了。

“你们几个,找个地方把他埋了。”李德明对身边几个士兵命令道。孙和是可以如土为安了,可是阵地前还有几十个兄弟躺在那里无法掩埋,让李德明心里一阵难过。

“排长,连长喊你去一下。”一个兵跑过来说道。

李德明来到连部,心想着是不是又什么任务,谁知刚一进门,就看见付安民黑着个脸,走过来指着鼻子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臭骂。

“你娃耍长了(耍长――长大了不服管教),侒?不顾阵地上几十号兄弟,跑起去当英雄,侒?是不是要让老子把你撤求了送到团长那里?

你娃不台害(不台害――不知道厉害),不晓得轻重缓急,老子看你在教导队学的都学到屁眼里头去了!啥子高才生,就他妈的一个莽哥(莽哥――有勇无谋的人)!”

“连长,哎呀,付哥,消消气,我晓得我错了,我下回再也不敢了。”李德明换上嬉皮笑脸的样子,赶紧拿出以前对付连长的法子,为自己解脱。

李德明的话和态度让付安民下面的话倒不好再说出来了。

“都不晓得那门(那门――怎么)说你娃了。”付安民话一出口,整个连部的人都松了口气。李德明轻车熟路地上前从连长的口袋里掏出香烟,一人发了一支,再把剩下的装进自己口袋,临了还不忘说一句:“付哥,谢了。来,我给你点起。”

拿出火柴给付安民点上香烟,自己想了想,把烟从嘴边上拿下来,捏碎了,把烟丝放进烟杆里面抽起来。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