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集合,集合。”值班军官喊着从宿舍跑过,全保安团立即出来站队集合。

章韩挂着盒子炮站在队列前边,威风了好一会然后请张学义讲话,张学义一个人挂了两支盒子炮,斗篷也不披围着四百来号人赚了几圈,他心中感觉兵力不足那,就靠他们根本不行,四百个人打起来估计不如一百个兵呢,怎么办呢,怎么才能裁减笨蛋留下精锐?

他回忆着以前听奉军军官说过的话,然后根据面前的实际情况想着办法,他忽然站住不走,大喊一声,“听我口令,全体立正。”

四百个官兵一起立正站好,张学义知道抽鸦片的一会烟瘾就出来了,现在才上午十来点,让他们好好站一会,军人必须有个军人的样子,连军姿都站不好还当什么军人?他决定先让他们站几个小时,军姿应该是半个小时不动,两个小时不倒,这虽然不动也是对军人毅力和体力的重要考核,他以前小时候没少跟军人打教导,去大帅府没少听军官们聊天,说军队抽鸦片烟就彻底完蛋,一拿烟枪一个兵等于死了,战斗中这种人可以不计算进去。

他也没让士兵报数,自己去宿舍检查谁在里边偷懒,他不进去没事,一进去就闻到空气不好,有鸦片烟的味道,宿舍十分脏十分乱,他在一间宿舍里找到五个军官和十个士兵,全躺床上流鼻涕呢,居然敢不去集合,估计是犯烟瘾,他顿时火冒三丈,他一辈子最见不得就是抽这个东西,就因为张学良扎吗啡他就跟他断交,以后不是朋友兄弟,什么都不是。

他一看这十几个人顿时心里起了火,掏出自己盒子炮对准正在犯大烟瘾的十几个官兵就开了枪,他左手拿枪顶着这些人的脑袋就开火,“啪啪”几枪把几个人全枪毙了。

外边就是一阵大乱,站军姿的人蠢蠢欲动正向离开操场,章韩大喊一声:“都别动,没团长命令都不能动。”

“谁他妈的动我打死他。”钱瑞、刘二才说着就把盒子炮拽出来,枪的机头张着对准一群没拿武器的官兵。

张学义从宿舍里出来,“妈了个巴子的,偷懒别他妈的被我抓住,还有抽大烟的,我奉劝你们最好他妈的给我戒烟,我今天不深究,以后别他妈的被我抓住,我告诉你们我是胡子出身,不喜欢讲什么道理说什么空话,把老子惹恼了我就会玩枪。”

他正说话呢,队伍里又有几个士兵犯了烟瘾倒在地上,有的蹲在地上,张学义正说这事呢又出了这件事,而且还是几个军官,他妈的他顿时心里的火更大了,他一步窜到队伍里把这几个败类全部拉到队伍外枪毙了。

“我现在给你们个机会,有烟瘾的不想死,可以滚出我的队伍,要不就戒烟。”张学义打完子弹把两个子弹桥夹拿出来给盒子枪装好子弹,保安团本来不多点子弹现在又浪费了几十发给自己人。

全团一下又变成三百来人了,张学义站在队伍前又宣布,“妈了个巴子的,就这点人,我宣布全团缩编,按实际兵力编制,现在只成立一个营,第一营,钱瑞、刘二才为营长,从新编制成三个连,我要满编的,现在谁不想吃皇粮给我滚。”

很多保安团的士兵军官一看长官如此残暴,有烟瘾的有劣绩的吓的全部从队列里跑出去,一跑就是几十号人,有的人还在观风。张学义使了一个颜色,他的两个跟班一起用盒子炮向逃跑的士兵开枪,六支盒子枪同时开火,没用一分钟就击毙了全部跑出队列里的士兵。

打完逃兵后张学义边装子弹边说:“妈的,没人把我这个团长当回事呀,都不想活了,现在别站的,给我绕操场跑步,向右转跑步走。”

部队在他的指挥下开始跑步走,保安团从不进行象样的训练,成员主要是农民、城里的无业游民、混混、地痞无赖什么山毛野兽都有,自然这些人跑步时候状态不一样,一些农民子弟跑步跑的快,那些习惯游手好闲的人显然不行,跑了不到十圈就有掉队的,保安团都是地痞流氓多,好人少。

张学义话都不对多说,给自己的跟班使了个眼色,掉了队的兵很快就被他的跟班乱枪打死,今天枪可开张了,已经干掉一百多号人,一个团减员三分之一,都是触犯军规的家伙,就这张学义还是很不满意,他想的是要把部队弄成一个可以给自己私人卖命的私人军队,让兵只听自己的,有劣绩的应该适当剔除一些,只是会隐蔽的人自己怎么对付,当兵的跑步的时候他才想这个问题。

这些人自己不摸底,怎么把那些藏在保安队的刑事犯罪分子全干掉呢,这些人在始终是隐患,万一自己上任后他们给自己找麻烦拆台呢?想来想去他认为还是慢慢来吧,什么人总要会暴露的,暂时先不处罚,以后有人检举告发自己定杀不饶,治理军队一定要严格,军队不是犯罪分子的庇护所。

章韩看着他胡作非为也不阻挡,他倒要看看这个小子有多少带兵的本事,不就是会让人站军姿跑步么,等委员长来这里我看你拿什么军队去打仗。


简单的训练一搞就是一周,通过这十几天的单独谈话和观察,张学义发现剩下的人都还可以,出身于普通农民家的兵还是不少,那些平日欺压善良的坏人都在训练中有气无力的,因为这个自己已经又枪毙了一百来个人,现在剩下不到两百人,混在保安团的地痞无赖大大减少。

以前他看戚继光写的文章里发现,戚继光治理军队从征兵开始,戚继光是世袭指挥使,军人世家长大的,他从来不在城镇里征兵,全部在农村征兵,征召吃苦耐劳诚实忠厚的人当兵,没有游手好闲的人,也没地皮无赖,所以军队纪律好老百姓喜欢,另外能吃苦的人一般都容易成长为好士兵,而那些总想省力气发财的人都是品行奸诈的坏人,不征募这些人对部队改善纪律有好处。

现在经过一周整顿,枪毙了两百多不合格的官兵,部队素质就高了,张学义很满意,另外钱瑞、刘二才还在部队里找了一些很老实很诚实的士兵做内线,了解到谁好谁坏,之后他们清洗保安团,欺负过百姓的全部枪毙,另外还写了很多份布告贴到附近村镇,让当地百姓检举揭发欺负过他们的人,当地方群众帮助清理保安团,毕竟本地人对保安团的人比自己这些外人熟悉。

一切可靠的没犯过错的兵在他的指挥下亲自敲锣出去喊,出去宣读告示,意思就是保安团内有坏人,乡民可以告发保安团任何一个做过坏事的兵,查证属实就地正法而且还照样赔偿百姓损失。老百姓一听报仇后还能给钱,踊跃来保安团检举揭发,因为保安团整天暴露在群众眼下,谁好谁坏当老百姓不知道?人家没事就告你,你好好的什么都没做百姓吃饱了撑得诬陷你?

保安团驻地马上成了法院,一些没在训练中淘汰,没被张学义、钱瑞、刘二才发现有烟瘾或者其他劣绩士兵军官都被老百姓检举出来了。前来告状的百姓络绎不绝,声泪惧下的控诉这些害人的保安团,保安团士兵集合起来由百姓辨认,有的百姓还知道他们名字,但是十个来告的九个找不到被告人,因为很多品行很坏的士兵都被张学义处决,尸体还在营外的坑里呢,百姓们一看少了很多害人的兵,剩下的兵一辨认都不认识,因为这些人没欺负过百姓,当然群众拍手赞扬张学义公正廉明执法如山,他当执法处长都不白当。

张学义接管部队不到二十天,肃清了保安团的败类,老百姓很是感动,这些保安团的兵欺负他们多年了,一旦恶人死了百姓十分感动,居然有的人生活不富裕还把家里的鸡蛋、肉和米送到保安团的团部。

章韩每天看枪毙人,心说话你他妈抢人没人枪毙你,你到做起好人来了,我“呸”,什么东西,还他妈的会装好人,不就是个毛头小伙子么,有什么了不起,我看你把人得罪光了靠谁。

肃清坏人后保安团的局面大不相同,团长宣布完训练计划和纪律,剩下的这些由淳朴乡民组成的部队开始走上正规道路,每天大家都热情的投入到训练中,还开始休整军营,这些兵真开始把保安团当自己的家,每天扫地,还修漏雨的房子,虽然吃的不好但是当兵的还是很卖力气。

老百姓来了一大群不得不接见一下,张学义换好军装没戴武器就出了办公室,看到办公室外全是老百姓,以前是每天有一两个来送东西的被他打发走,今天可不一样,不知道是星期日的缘故还是什么,怎么人都不干活都来了。(农村那有星期日,那天不干活呀,那是大家捧场才都来的)

张学义见到乡亲们,非常自然洒脱的跟每个乡亲打着招呼拉着家长,很多来过保安团的他还记的人家的名字,这让百姓很受感动,非要让他收下这些东西不可,团部外乱的跟菜市场一样。

章韩实在呆不住也出来站远远的看热闹,只见张学义站在人群中,给大家连续鞠躬,就差磕头了,张学义还发表临时演说:“各位乡亲,本人刚刚上任,对本地不太熟悉,以后还烦劳乡亲照顾,以前我没来,有些坏人总欺负大家,现在我枪毙了两百多人,大家有的都亲自见过我杀人,我现在除了杀犯错误的兵还在教导他们关心爱护百姓,自古岳飞戚继光为什么受大家爱戴因为他的兵不伤害百姓,我不敢比古代圣贤,但是希望尽心竭力做好团长,保安团近可能保证一方平安,以后他们谁在犯错误我还是一个办法,那就是枪毙,军队是保护国家百姓的,不是来祸害乡里的,我没本事,约束几个部下还是可以做的到的,大家送的东西就拿回去,各家我看也不太宽裕,自己留着吃吧,我们有国家的俸禄,还是开的起饭的,大家东西拿回,今天我请客,就在保安团院子内,我请大家好好吃一顿,我自己掏钱。”

章韩虽然离的远但是说话听的十分清楚,但自己心理暗自佩服,他真不愧是帅府呆大的孩子,虽然年轻但是手段老练,比他干爹张作霖太强的厉害了,张作霖一成立部队就用本地人,毕竟本乡的人很少祸害他们自己邻居的,再加手后来管理的好,所以张大帅从小小保险队长混起来了,他这干儿子一点都不差,甚至比他强,一个外地人可以用一个月时间买一个乡的老百姓信任,真难得,把一支人人唾骂的部队修理成这样,自古没有几个将军能做到这一点的吧。


张学义一回头叫过一个兵,“你去外边,找个饭馆,叫他们带上厨子和材料,就说我要请客,快去,钱好说,我自己掏钱。”

当兵的知道保安团没钱,几个月没开工资,团长居然还请客,他可够大方,来这一分钱没捞到就大把花钱呀,真是少爷出身,可真舍得,请什么百姓吃饭,保安团处理的败类跟他们谁也不欠谁的就行了么,当兵的怎么想先不说,他跑步去请厨师。

没过一阵来了厨师和伙计,支开大锅就在院子里做好菜好饭招待人,保安团的兵摆好豁子椅子请乡亲入坐,张学义提着银圆口袋走到乡亲面前,“大家喜欢我,送我东西,我也没啥好送的,给大家送几个银子,礼上往来长来长往。”他就往每个老乡手里塞钱,然后吩咐人把东西收下。

拿一只鸡的给两三元,拿肉的拿米的面的总之老百姓一点亏都没吃,东西放在保安团的桌子上比拿到城里还能换钱,张学义都是高于市价把东西收下的,老百姓更感动,祖祖辈辈谁见过这样的军人,去那找这样的好人那,又为民除害又请大家吃饭还给钱。

大家的一片赞扬声中张学义亲自请乡亲们入席,跟大家一起吃饭,他在这一片就立了杆儿,百姓喜欢他,以后就有奔头,他这样是为了征兵和情报,百姓喜欢你才有事告诉你,你才耳目众多,自然也有人真心愿意加入自己来帮自己的忙捧自己的场,他花钱收购东西请客吃饭是为了这个。

章韩坐在桌子上没心思吃东西,再好的菜也吃不下去,他彻底服了,不服气你来,你整理部队,能让百姓这么喜欢么,不过他也知道张学义有钱。另外这样民民同乐的场面几百面都没一次,跟着孙中山先生的时候没见过,出来北伐东征南证的时候偶尔有类似的场面,但是还是没这样场面壮观。

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看来他张学义张某人的志向恐怕在全天下吧,可惜呀他没生在少帅家,他要是坐到张学良的位置上天下就不姓蒋了,想想都让人害怕。


聚会结束部队改干啥干啥,主要还是跑步训练和站军姿,另外开始增加队列训练,张学义对这个不熟悉就让章韩去组织训练,另外还交代给他不要打骂士兵,这些人被枪毙的人场面都没少吓了,用不着打骂他们就很容易管理。

就在团部里没外人的时候,连日来忙碌整顿部队的张学义趴在桌子上思考着下一步的动作,下面该干啥呢,严格治理军队后做什么,他开始回忆母亲给他讲的赵家庙保险队的历史,治理好军队以后他们就出去抢劫官军发财,从而维持军队但这一点自己用不上,暂时手里的钱还够花段时间,当土匪那会赚了不少黄鱼(金条)现在都折合成银圆收买人心,再想想老帅那会做了什么,之后有钱就继续买枪打击土匪保护地盘,对了自己现在就是官军,不用在想想老帅当团练的日子,直接想他当了新民府巡警前路游击马队后做的事。

老帅干什么呢,那就是拿杜立三开刀,自己整理好军队应该也带他们去收拾土匪,土匪被招安最重要的的就是打土匪,想想老帅想想自己,都不例外那。可自己不是本地人,地理不熟悉人情也不熟悉,去那找土匪呢,一旦进山围剿自己的两百人马能行么?这些兵他也了解了一下,自己来之前偶尔也打打仗,会使用枪但用的不好,现在子弹还有七百发,可以平均一人三发,这可不行,太不行了,进山打土匪也好下水抓水匪也好自己枪不行,弹药也不足,进山打土匪需要马,保安团是步兵部队没有马。

但是不整理地方治安不行,自己需要扩大威望就是要给老百姓做事,必须跟土匪开战,正在这时候,白马和大胡子一起进了团部,“横把,我们前来报到。”

“快请坐,两位哥哥请坐,军装我们都给你们带来了。”张学义出去看看,章韩还在训练部队就关住门问:“你们俩怎么来的?”

“横把吩咐我们去找红军,我们出了南京先在上海建了个落脚点,钱瑞和他老婆留在上海蹲点儿,我们其他人去南昌先落脚,之后留下刘二才和他老婆在南昌蹲点,这样我们好联系,之后我跟胡子带了老兵直接去江西南边。”白马说完大胡子继续讲联络红军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