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 第二卷 大明功臣 第十九节 汉奸之父

莽苍万里踏雪行 收藏 4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61/


戚金和张名世立即下令铁甲骑铳兵列阵,吴文杰和秦邦屏则分兵两部,一部护卫铳兵阵列后方,另一部斜出侧翼排列。

前面的三千闽浙骑铳兵在军令中像表演团体操一样迅速整齐地移动,五十辆双辕炮车一列摆开排在阵前,骑铳手则全部火绳燃着,排列在炮车的间隔中间。

那些炮车上的炮有两米左右长,四公分左右的口径,长颈大腹,一百多斤重,都是佛朗机的样式,用一个可以让炮身旋转的炮架支撑在车上。车里还有二十枚子炮,部份炮子和药包、工具,每辆炮车总共四个人操作。每门炮车都另配有一辆弹药车,车上有六十枚子炮,还有铁闩铁锤铅子火药包等等,三个人操作。列好的阵势里雅静无声,连马的响鼻都没听到一个。

阵列里的铳兵和炮车上,有许多装备的都还是青铜火绳铳和青铜炮,一些士兵的鳞甲上好像还用普通铁片补缀着脱落的鳞片。

符强觉得有些奇怪,转身想问丰有信时,发现他们十二位抗倭老兵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打开了面罩。一个个胸前不住地起伏,脸上的表情似乎正在神游某处,满是悲愤和壮烈。符强知道他们一定是因景生情,又想起了在朝鲜征战时的场面。

符强问丰有信,东协骑铳营为什么还在用青铜铳和火炮?那些士兵怎么用普通铁片补缀鳞甲?

丰有信说,东协和北协的骑铳营没有军匠,当年他们的兵器、鳞甲都是由自己这边的南协帮着打造。估计是南协蒙难之后,东协也受到了排挤,被上司收走了部份由南协军匠打造的优质武器,所以才不得不用青铜材质的代替。看这个情形,他们被排挤的还算不会太难过,因为那些人还没有拿火器中适用性能更差的熟铁铳炮替换他们的装备。

符强明白过来。他知道青铜性能比熟铁坚韧,制作出的铳炮质量要比熟铁的好得多,一直到后世的十九世纪初期,西方都还是用青铜做为铸炮的主要材料。现在的这个时代,应该还只有他们三姓堡这些人,才会懂得用砒矿炼制造铳炮的镍钢,否则青铜一定早就被淘汰出武器材料的主要领域了。

追来的大队人马队中,领头是的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一身锦衣在骏马上飘飘扬扬。来到闽浙兵的阵列前后,他挥手让随行队伍停下,向着这边喊:“末将李如梅,求见巡按大人。”

张名世过来请示熊延弼,熊延弼说不要理会他们,不走就用炮轰。

张名世回去向李如梅传达了熊延弼的意思后,李如梅举起双手,又喊:“我们没带武器,只是前来话别。请熊大人行个方便,让末将和姐夫说上几句话。”

“限你们十息之内,策马掉头。否则按劫囚论处,格杀勿论!”说完张名世一声令下,骑铳手全部平举起火绳枪。

符强悄悄拿出望远镜,两手遮着往那边看。李如梅脸色似乎变了几变,终于悻悻地打马回头。五六千人隆隆而来,又隆隆而去,留下一片烟尘。

“这么容易就走了?”熊延弼嘀咕了一句,把张名世叫了过来,问他昨晚有没有人接近过韩家父子。张名世说昨天送饭的是由锦州卫营属的厨子负责,守卫盘问了一阵,没发现有什么疑迹。

“疑兵之计。”熊延弼撇了撇嘴说:“这里就在锦州边上,借他们一车胆子,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劫囚。真要是劫囚,哪有走得人累马乏了再喊人家停步的?所以这只是他们做给我们看而已,一则想撇清关系,另一则想麻痹我们。要是我没有猜错,真正的劫囚队伍还在前面远处。”

从锦州出发,以队伍快速行进的速度到山海关大约要三天的路程。因为秦邦屏吴文杰带的都是轻骑,所以哨探依旧由他们的队伍负责。

第三天的太阳十分猛烈,快到连山驿时,符强觉得自己的头盔已经给晒得像锅底一样发烫。他忍不住打开面罩,招呼丰有信他们一起开了吹吹凉风。

张世名从前队跑来,向熊延弼禀报说奴儿哈赤的队伍就在前面,两百多人带着十多辆拉满货物的大车,像鼻涕虫一样在路上慢慢地拱着。

张名世禀报完,突然向符强靠近。符强以为他要和自己说话,正想做出回应。没想到他只是和自己笑了笑,小声地自言自语说:“杨镐派了参将吴襄和奴儿哈赤随行。那个老狗,眼神好得很啊,居然连探马是吴文杰他们派出的都能看出。嗯,只怕是哪探马没有拉下护面罩,让他认出来了。”

说完他向熊延弼告了个罪,脚下一夹马腹,又往前队去了。

张名世说话时,丰有信就在符强身边。符强正奇怪张名世说的那个人名字好像挺熟时,丰有信等十二个老兵已经啪地同时把面罩搭下。

符强回头一望,发现龚铁砧连守礼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早已经在咬牙切齿,泪水顺着面颊挂了下来。

他向丰有信看去征询的目光,丰有信回望过来,惨然的声音从面罩下传出:“吴襄是当年王保手下的守备,就是他带兵去杀的咱们那些手无寸铁的军属。”

符强顿时明白,张名世已经认出丰有信,刚才的话就是告诉他前面有‘熟人’出现了。

不一会符强就看到了探马说的女真车马队。两百来号人一步三挪,就好像脚下的平地正在拉着他们倒退一样。

熊延弼带着符强和十几个卫士策马来到那群人中一个五十来岁的精壮男子面前,冷冷地对他说:“听说佟都司的马车坏了,走得不快。本巡按特地带几个人帮你修修,免得庭议时阁老和部卿们说你无心朝贡,故意怠慢,所以路上拖拉。”

哪老头只来得及说一声下官见过巡按大人,熊延弼已经大手一挥,十几个军士照着他的吩咐把奴儿哈赤的人赶下了他们的马车,执鞭大声吆喝,把辕马抽得哒哒地往前疯跑。

符强冷眼看着这位屠杀了符方堡两百多男女老幼,还险些把三姓堡也带入了这种命运的人的哥哥,这时候时正扮出卖炭翁的角色,干咽着喉咙,用无奈的眼光看着熊延弼在说:“佟奴儿哈赤多谢巡按大人了。”

边上一位三十多岁的将领也谄媚地笑着行礼说:“末将吴襄参见巡按大人。”

奴儿哈赤正想再说些什么,熊延弼冷哼一声,打马就走。

符强突然想起一个人,脱口问吴襄:“你儿子是不是叫吴三桂?”

吴襄脸上莫名其妙,说自己还没有儿子。符强醒悟后自己也觉得可笑,吴三桂生在一六一二年,这时候只怕连液体都不是呢。他把吴襄多看了几眼,记住他的相貌,策马离去。

马车上被赶下来的人都走向奴儿哈赤那边。一个二十多岁颇为清秀的汉装男子和符强正正打了一个照面,像是被他全身黑黝盔甲的气势吓了一跳,哪张脸唰地变成白色,一个趔趄跪了下去,襟口跌出了一个四端都是云头状的十字架。

符强看见那个十字架,立即就想起了自己以前那个老板,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来。

边上一个三十多岁中等身材的黑瘦汉装男子急忙把那个人拉起,向着符强陪笑说:“他就是胆小,将爷见笑了。”

符强追上熊延弼时,熊延弼回头对他狡黠地一笑,问:“对这种狼子野心和奴颜婢膝的人不要客气,知道为什么把他们裹着一起走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