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30.建交.

7821144 收藏 8 0
导读: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30.建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第三天,正式会谈开始.不像与相对了解得YF那种针锋相对得谈判,载镔为了长久利益,这次没有做甩手掌柜,除了不亲自上谈判桌,每天都与内阁对会谈进程进行分析指导.

双方相同的内部矛盾与外部战略环境的改善均非朝夕可就,因而不缺少讨价还价的时间与精力.所以,数天谈判后只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普鲁士从代表团中选取人员,在清国设立正式外交机构,而清国一时没有相同需求.可见,在合作问题上,普鲁士稍显出了急切.也是,清国是个统一的国家,D意志还一盘散沙呢!

载镔是那么想,事实也与他想的差不多.就是说,清普两国间暂时不会有正式合作条约出现.清国可能为了普鲁士硬充着大头儿蒜去进攻印度,缅滇,安南,东南亚吗?倒是很想呢,有那个实力吗?不说解放军能不能打出国门,仅就武器装备和后勤保彰两项,几年之内也跟不上对外战争需求啊!

那么普鲁士呢?它更不可能主动进攻YF两强了.YF两国目前对普鲁士更多得是遏制,军队是装装样子,以威胁为主.远没到解放军与YF联军杀地血流成河的地步.

对此,双方都心知肚明,所谓合作是个很有前景得远期政策,一时就要在战略上向对方做出何种承诺,那叫扯蛋,两国都还没解决好内部矛盾,之间也远远没到互相信任那一步.充其量有几个分项[合同],而且也不是正式得.就拿清国需要地科技人才来说,即便普鲁士完全愿意将犹太人推到东方来,但在两国谈判中,总是个筹码.

对了,翁师傅真忙啊,那边儿和YF的谈判还没个完整结果呢.没想到,YF真他妈硬气,不管怎么威胁,只是不断得小小让步,就是不松口,十九世纪的战俘地位真不怎么样,远没后世那样受重视.也对,西方在十九世纪的民主化进程也就走在半道儿上,向军属国民虚报说人死了,绝大多数Y国佬F国佬的确没办法证实.载镔一想到此很是得意,清国的战俘政治地位肯定比YF强.那可都是老兵啊,换俘过后,只要个人愿意,还可以回部队,不准受到歧视.不愿意继续留在部队也一样,或者该立项法案,战俘不准受到任何不公正待遇.只要不是在弹尽粮绝前投降,他们都是英雄.

可是与YF的谈判结果也就是双方公平交换战俘而已.战争只打完了第一阶段,YF不可能给付战败赔款.话说回来,解放军不能打到欧洲去,估计无法从YF手上要到一分以赔偿为名的利益.现在的清国谈判代表在监国王授意下一定要抓住地是让YF公开承认鸦片是毒品.可是,在政治上,YF打死也不愿意承认他们是国家贩毒集团.互不相让中,谈判始终在继续,一轮又一轮,吵完架休息几天接着吵,反正大家都不急.把斯特伦中将这样优秀得海军将领陷在陆地上也不错.不就是占用些国家办公经费吗,这点小亏,堂堂华夏古国还是可以接受地.

不过,就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等与普鲁士的谈判告一段落后,也该去内阁和国防部过问一下与两大敌人的交锋情况了.

天渐渐温暖起来,阳春三月里,清普谈判,在双方都不会为对方改变战略决策的前题下终于有了初步成果.

唯一正式协约是:两国为准友好国家,互派公使,以为进一步的准战略伙伴关系做出卓有成效的努力.同时,两国应该赋予公使足够得具体事务决定权,以免双方交流出现长时间的迟滞情况.[注:此点主要针对清国方面.而普鲁士驻清公使冯.克劳琛先生在出发前即被授予足够之权力.]

清国虽将YF侵略军赶出了大陆领土,但战争并没结束,YF侵略军尚控制着清国的出海通道,同时还有台湾战事正在继续,陆地边界上的YF殖民军队也在虎视眈眈于清国.在如此恶劣得周边环境当中,清国时刻处于危险境地.

但是,普鲁士信任清国的决心与能力.一个伟大得古老文明也难免有低潮期,却不会彻底被卑劣得侵略者所压制.因而,普鲁士要求清国,在达成自身的战略目的进程中,尽最大努力为D意志的统一和崛起而牵制YF之军事力量.普鲁士不要求清国立即打击YF的海上霸权,但清国应该在陆地上拿出诚意.比如,清国完全有实力增加西南边界的兵力与装备,以给予安南和缅滇的YF殖民军队以更大压力.对此,驻清国公使将有权监督,同时有权提出新得且适当得要求.

做为回报,第一,普鲁士本身,并尽力联合欧洲友好国家,支持清国对琉球群岛的管辖权甚至领土主权.第二,在双方公认的恰当时机,普鲁士应该公开支持<<雅克萨条约>>.第三,普鲁士有义务为了清国人民抵抗侵略的正义战争提供经济与科技人才支持,由普鲁士负责人员输送,清国则有义务为外来人员提供优越得生活保障.第四,外来人员可自愿选择是否加入清国国籍.

清普合作协议[初步]草案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些.这分协议草案可以说相当实际,双方都没有去触犯对方的战略决策之根本.清国为了自身战略安全,无论如何都要与不放弃远东利益的YF侵略者打下去,不过是为了普鲁士而在本身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稍稍加快实现战略目标的进程.而普鲁士不过是支援一批经济与科技人才,顺带还可以将犹太人赶走,否则也不会有第四点所谓回报.至于支持清国对琉球群岛的主权,普鲁士难道还会怕了小日本吗?即便明治维新已开始,并有了成就,小日本还能把欧洲国家怎么样不成?而支持<<雅克萨条约>>更好解释了,"双方公认得恰当时机",这几乎是个心照不宣的承诺,清国对E国恨的牙疼,D国人不也特讨厌E国人吗!所谓恰当时机,说白了就是两国强大起来后,一起干倒他妈的E国佬儿.

这是一个双方都有把握的草案,普鲁士不着急清国会不会姑息养奸.至少,就克劳琛而言,虽还没有真正了解载镔睚呲必报的流氓特性,却也看到了清国内阁官员与军队将领的自信,狡诈,还有血性.当然,在思想与政治上刚刚开始转型的清国肯定有许多不足,但欧洲人所熟悉的侵略性已有所显现.这样一个国家,怎会允许几头恶狼蹲在家门口呢?

而清国大部分人对这个草案都觉得不算吃亏,但也不太满意,特别是翁同龢等主谈人员,对监国王万岁坚持引进一个欧洲人视为牛皮癣的民族很不理解,而载镔也不想解释.其实,载镔谈不上有多重视犹太人,前文说了,他从不认为犹太人有什么伟大.那个被人传诵如神一般的爱因斯坦,不也因为金钱与中国国际地位,无耻得爽约蔡元培吗!<<相对论>>的确伟大,但不至于光中国人听不懂吧?莎士比亚那般贬低犹太人,怎可能没有一点原因.他又不是文盲,怎可能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千夫所指,必有可杀之处.

载镔重视的是一种新得思想意识,一向谦逊保守的华夏民族需要利益观念.而包容性最强得华夏文明没什么融会贯通不了,深湛得文化底蕴也不会让利益观念成为主导.载斌想尽力营造一种文明是文明,该利益就利益的合理民族特性.如此一来,没有比引进一个有特点,却永远不可能颠覆华夏文化的小民族更合适得了.

总得来说,对此协议草案,双方都能认可,载镔个人觉得占了一定便宜.便宜在于,清国驻普鲁士公使馆将成为一个基地,慢慢从整个欧洲搜罗人才,反正犹太人在欧洲哪儿都不招人待见.载斌多现实一人啊,欧洲犹太人有上千万,除了普鲁士境内的清国将履行协议外,其他的只要专业人才,咱又不是收容站.

互派公使,即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在谈判刚开始就已确定,否则也无法进行合作性质的谈判.所以,冯.克劳琛在载镔接见的第四天就向清国皇帝递交了国书,正式成为普鲁士驻清国全权大使.这一点上普鲁士的算盘很精明,即便双方的谈判没有任何成果,普鲁士也得到了打败强大得YF联军,同时又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东方大国承认,只有利没有弊.就算D意志不能统一,YF找起麻烦来,[政治犯]们也可以跑到与YF仇深似海得东方来政治避难.只不过普鲁士暂时不知道,载镔早肯定,一个统一而强大得D意志不几年就要出现,外交关系的正式确定是个双赢局面,清国与YF势如水火,自然需要另一个欧洲大国的郑重承认.

而且,普鲁士的收祸真得很大,不但与清国确定了外交关系,草签了合作意向协议.而且......而且还有一个不上协议的秘密条款,也就是说,双方打死也不承认合作的性质.这个要求是普鲁士提出,并以回报条款第三条要挟,清国不干,普鲁士不准经济与科技人才援助出国.难怪刚刚统一就侵略到亚洲来了呢,的确精明.

普鲁士要求,清国应该加大对YF的[恐怖袭击]力度.翁同龢听到这要求吓一跳,当即抗议克劳琛的话有问题.克劳琛这种人脑子反应快啊,马上赔礼道歉,承认自己用词不当,改说法为"清国应该加大对YF战争潜力的破坏力度".并郑重其事得表明,对两个交战中的势力而言,这种攻击行动无可非异.切,当然无可非异,这还要你说,但这事儿我们内部要商量商量.

休会后,翁同龢立刻向载镔汇报了普鲁士的要求,载镔大笑不止.面对平民的恐怖行动袭击早已结束了,出了那口恶气之后,让载镔一如际往的屠杀平民,他真干不出来.但YF至少从东亚全面撤军以前,对其本土经济基础的袭击不可能停止.载镔一年有十个月不在京城,其中两个多月就是祸害YF本土.

"告诉那个克劳琛,他的要求可以满足,但我们要求普鲁士善加利用YF遭袭击后的混乱进行彻底破坏.他们早跟我后面干了,现在干大点儿好了."

克劳琛眼里闪着对YF的阴狠,脸上对翁同龢笑嘻嘻,哪有不同意一说.

两个月的谈判有了成果,普鲁士代表团的部分成员已成为驻清外交官,其他人也该回国了,清国驻普鲁士公使团当然要同船前往啦!

驻普公使的任务不仅仅是从事外交工作,还要网罗经济科技人才啊.所以说最好派正副两个公使,还有有一批专业人员,专业人员由科学院和教育部选一些人去,问题不大,但一国公使派谁去好呢?没点见识肯定不成.

这普鲁士答应来地突然,要不是谈判了两个月,真要手忙脚乱了.载斌与内阁正副总理大臣们商量了很久,翁同龢李鸿章走不了,职务也太高,左宗棠等人性格太直,只有在洪仁轩,容闳,李善兰,徐寿这四人中选择.结果选中了洪仁轩和李善兰两人出任驻普鲁士正副大使.因为新式教育离不开容闳,同理,科学院的具体工作也不能少了徐寿.而洪仁轩对西方的了解并不次于容闳,而李善兰是位翻译家,科学上又很有成就.同时两人又是正部级大臣降级任命,给足了普鲁士面子.而洪李二人都对自身新得任命没有任何意见,首先,对于第一个适应新时代需求的建交国家,应该给予更多重视.反倒是普鲁士,清国并不是它第一个建交国家,似乎无需派外交部长来表达诚意.事实上,克劳琛递交地国书上所说明的权力已不次于外交部长了.更因监国王万岁执政日久,清国官员不再那么假谦虚,两人均认为自己是最适合去欧洲任大使人选之一.

自然,内阁任职免不了一番调动,副总理大臣沈葆祯免去了兼任的内务大臣职务,改为兼任吏治监察[原吏核大臣,载镔觉得官名太不好听]大臣.原国家情报总局局长齐天远接任内务大臣,照样兼管国际情报与内部情报工作.徐寿转正任科学院院长.

五月二日,载镔率众送别普鲁士代表团与清国第一个正式驻外使团.天津港,驻军炮兵鸣响了送别礼炮,以[德意志光辉]号为首的船队缓缓离来码头,军人们举手敬礼,其他人不住挥手.刚行的船头上,洪仁轩和李善兰缓缓跪下,深深叩首,然后,所有驻外使团人员都跪下.岸上的载镔忍不住又一次泪流满面.他明白,那主要是向祖国向故土告别,这一拜后,山高水长,离家岂止万里,哪知何日才能回还.

回到京城,载镔的心情几天不能好转.不是古人离别时另外多愁善感,也不是后世人不将离别不当回事儿.住要是后世绕地球一圈也只要两天,古代的五百里路也要半个月.何况远任欧洲也不像将领们,再艰苦得边疆也是自家国土啊!

郁闷中,翁师傅又来火上加油,那话说地:"......监国王万岁,YF对我们所能接受的最低赎金要求也不能答应,更不谈由政府公开承认鸦片是毒品,虽说我国并没让其承认国家犯罪行为了,看来呀,是没把您的话当真......"

该死的,你老翁是腰杆子挺了,自己又不愿意当流氓,纯粹想我耍流氓你看热闹啊,反正谁也不怕谁,左右是个打.靠,流氓就流氓,不让那俩王八服,老子就不收手.卑鄙,无耻,恶毒,阴险,老子哪样差过谁?也就小日本的龌鹾老子自认学不来.

载镔给翁同龢刺激的,一边呲着牙一边握拳头:"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耍流氓,我是第二,没人敢当第一.等着收大烟枪吧,反正是个没规则的世界,你YF敢贩毒老子也敢叫人吸毒,大家都做恶棍,看谁恶过谁."

"监国王万岁,那<<军人守则>>......"

"屁,老子是诱奸,又不是强奸,中了招儿只能怨自己意志不坚定,找谁告老子去."

"监国王万岁,微臣现今也不反感对等报复了,只是这后世骂名......"

"哼哼,嘿嘿,狗屁的骂名,第一,我敢做敢当,无需其他大人物负责,骂不骂名也轮不到小兵兵们.第二,有没有骂名还另说,指不定是英名呢!"

对此,载镔太有感触了,他自己就从后世来,就从没听说过有谁骂维多利亚是毒贩头目,只说她是Y国历史上最杰出皇帝.而其杰出的原因,很大部分就来自于贩毒,并为保护国家贩毒行为挑起的战争.同理,只要清国干倒前进道路上的对手,载镔就是个伟人,什么恐怖活动,什么杀人如麻,什么走私贩毒,都他妈是英雄之举,都他妈是伟大事业的必要手段.历史是胜利者所书写,干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你能胜利,哪怕你强奸了杰出得维多利亚呢,历史只会说你雄风如虎.

成者王侯败者贼,华夏人哪里是不懂这些.载镔这个后来人的优点在于,他始终将自己当王侯,更希望整个民族一直保持当王的自信.一个秧秧大国,建设或改造的过程中,麻烦肯定比国小民寡多,但是一个大字,不正是自信的源泉吗?多少小国看起来很强悍,却撑不起信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