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参加了一个由40余人组成的临时旅游团,团员是来自各地仨仨俩俩的散客。游览中大家多是以熟人为圈子,三五成群地活动着,可到了三餐吃饭时,难免有人要从熟悉的人群中分散而坐。若是大家都能按时到齐倒也无妨,贯彻“十人一桌”的规矩还算顺利。

可是,有一天午餐的情况却有所不同。那天烈日当午,气温异热,大家拥进饭馆,看似温文尔雅,实际上却不失时机地瞅准靠近电扇的好“风水”坐定。在饥肠辘辘的大伙催促下,饭店老板很快就把所定的四桌菜端了上来。而这时却偏偏有近一桌的团员因贪玩而误了时辰,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影。领队见有性急的开始动筷子了,连忙放弃“等人齐,再开饭”的策略,改为“先整桌,就开饭”。但是,四张饭桌都分别坐着七个或八个人,看样子大约都是熟人围坐在一起,靠着电扇的风头下。在领队的阵阵“整桌”声中,大家或耷拉眼皮,装着充耳未闻;或暗瞧邻桌动静,企盼别人向自己靠拢;而性急人的筷子却以付诸行动,领队尴尬得满脸是汗。

见此情景,我暗示身边的朋友:我们分散到各桌去吧。可朋友小声嘀咕:我们都八个人了,况且,邻桌剩下的位子都是电扇吹不着的。我犹豫了一下,便也硬着头皮坐定不动了。

这时,邻桌站起一位身材瘦小的老者。他对同桌的人轻声曼语着,以致隔桌的我也听不出他说些什么。随之,其同桌的人便纷纷起立,分散插到另外三桌上去。而待到他最后落座时,三张饭桌都已满满当当地十个人了。只见老者不慌不忙地从邻桌搬来一只凳子、一副食具说:“将就一下吧。”意思是来我们桌上挤一挤。此时,大家早已为他挪出一个空档,并以敬重的眼光迎接他。

眨眼间,尴尬的场面在老者一个平常的举止中得以圆满化解。虽然他的举止是那么地平凡,言语是那么地轻微,甚至连身子也是那么瘦小。但在我的眼里,老者却是那样的可亲可敬、高大伟岸。同时,我为自己曾经的“火花”一闪,却没有勇气去点燃而自感惭愧不已。不过,老者那种知礼向善、默默为之的精神感召力,已经给了我和周围的人以潜移默化的教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