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先解决好一个中国老百姓的问题,种下希望(1)

北极之星3336 收藏 1 68


先解决好一个中国老百姓的问题,给每个人心中种下希望


熊老师:


您还记得我吗?我是袁文婷。一个你曾经关心爱护过的学生。


以前,您总说要我和苏小菁比赛。还说过我做事总喜欢不吭声,但却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女孩。我不再在隧道局附属学校上学了,到洛铁四中上初中后,您还特意和我妈妈联系了解我在铁四中上学的学习情况,您给我写了厚厚的一封信。


在信里,您指出我在初中第一学期中考试考了全班第三名,在一般人眼中可能成绩是很好的了。但以我的能力而言,为什么不能是榜首呢?您要我反思原因。很显然,您对于我寄予了很高的厚望。


后来,我在2002年高考结束后,在洛阳台的一个节目里,我看到了苏小菁。苏小菁和洛阳的几个高考尖子生在节目中介绍了学习经验和一些感受心得。节目里好像说苏小菁考上了北大。在节目中,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无论是主持人还是苏小菁外的几名尖子生都只是配角,苏小菁主导了节目的内容。在场所有人对苏小菁既敬佩还有一丝服从的敬畏。后来,我在一本历史小说里看到这样一个词——亲而难犯,是形容一个伟大的帝王的。无疑,我觉得这个词很适合当时我看到的苏小菁。


而我呢?我现在是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2006级工程管理专业专升本的学生,期末考试拿不到奖学金不说,甚至还会有几门挂科!在世俗的标准看,我真是太令您失望了。而且,当年您给我写了那么厚厚的一封信,我竟不懂事没给您回信,后来还不慎把信给弄丢了,实在不是您形容的善解人意。


而今天我之所以突然和您联络,是觉得到了可以说出我的想法的时候了,因为我已有能力把我的想法变成成果了。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我为什么不是榜首的原因?开玩笑!我为什么一定要是榜首呢?榜首对我而言不是荣耀,很可能是毁灭。我的性格和个人经历决定我选择不做榜首。


很小的时候,我还没到隧道局附属学校上学,在洛铁二小上学,班里大部分男生总是合伙欺负我。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我爸爸很有些头脑。当他知道我在学校被人欺负后,告诉我,如果他们欺负你,你就跟他们打,人必须存着这样的一股气。


我就听话照做了。我发现这样做有个好处,虽然不能避免不受欺负,但我会对自己讲,我抗争了,以寡敌众不是不可能,但你必须学会运用智慧来弥补你不如他们有力气造成的弱势。小孩哪懂得这种智慧,但我内心有了信念和希望。希腊神话中有个潘多拉魔盒,里边装的是各种灾难,有嫉妒、恐惧、贫穷、懒惰等。掌握魔盒的潘多拉把魔盒打开,灾难撒向人间。但有一样可以克制这些灾难的法宝藏在魔盒的最底层。潘多拉为了让人间不幸,在放出各种灾难后紧紧的把这个法宝盖在了魔盒里,不让它跑出来。这个法宝的名字叫希望。


后来,大概过了一两年,有一天放学,我回家的路上有个班里平时跟我玩的女生,突然追上了我。她告诉我,刚才她放学后在班里无意中听到吕畅跟一个女生说的话。吕畅说,袁文婷长大以后肯定会了不得,不能让她太好受,我找男生来欺负她,苗旭还缺心眼护着她。苗旭的父母跟我父母是同学和朋友,我和苗旭又一起上小学还在一个班,算是比较好的朋友。


而吕畅呢?她可以说是女生当中的女生,虽然她不是班长,仅仅和我一样是小组长。但吕畅很有办法,能让女生听她的,和男生关系也不坏。再加上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女生很老实,不是个爱搬弄是非的人,基本上可以确定她是在为我好,关心我,这个消息是真的。我很感谢她告诉我被欺负的原因,但我仍过着抗争加受气的日子,没有流露出对吕畅的不满,也没什么行动。就这样,一直到我从洛铁二小转到隧道局附属学校也没什么改变。


当时,我把这个事告诉了我妈妈,当时我爸爸在武汉上学,家里只有妈妈。妈妈说,小孩子怎么那么多心眼,你怎么不在意的样子,老实的没有一点用处!


其实,我脑子里没有什么知识,也没有什么智慧和办法。可我再无能也知道,当时吕畅小小年纪已经很有头脑和办法,一个女生能让这些多男生被她指挥来干一件事,我是比不了的。总之,与其指责吕畅和男生有什么不对,不如指责我的能力,这本来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稍大些,我上了初中,有一天,妈妈拿回报纸上登的一篇文章给我看。是个叫邓巍巍的男生写的,邓巍巍在那一年在洛一高被保送上了清华。而邓巍巍的妈妈和我妈在一个单位里工作。所以妈妈拿他写的文章给我看。大意是,邓巍巍的妈妈很爱他,很关心他。在邓巍巍喜欢数学但年龄小不够报考奥数(还是物理竞赛,总之是那一类)的时候,想办法争取到邓巍巍破格参赛的机会。他妈妈又细心为邓巍巍选了较好的参赛复习资料,让邓巍巍为参赛好好准备。结果当然是刻苦努力加上知识准备优势,还有学习的兴趣综合到一起导致邓巍巍拿到了好成绩。


其实,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但文章最后一段震憾了我!邓巍巍写道,我拿到成绩单后非常得意,但妈妈却一脸严肃地对我说了一句话:“夹着尾巴做人!”


所以,对我而言,成功很重要,成绩好也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像邓巍巍妈妈说的那样:“夹着尾巴做人!”只有学会君子深藏苦虚,才能办成事,才能有成就,才能长久成功。


而我的性格也往往决定我不能像苏小菁那样做榜首。我的考试成绩规律是,一门新开的课程或是上小学第一学期考试,上初中第一学期考试,我往往是成绩的佼佼者。但在马拉松式的后期考试,第二学期考试,我的成绩往往会比第一学期退下来一点。这说明我对新鲜的东西往往更感兴趣,更专注,更愿意学习,而学过一段时间后,我会把这种集中的注意力降低,成绩控制在掌握大部分基础性理解性知识给分的范围。这对我来说有一个好处,掌握基础知识又理解它,学习起来相对容易简单效率高。而基础占考试分大约80%,也就是说我喜欢有效率有效益的学习,不喜欢追求那20%考的有些生僻和过于细节化或者拔高的知识。那20%的分数往往要花80%的精力和时间去学习才能得到,而我花20%的时间得到80%的分数我的感觉会更好。当然做做拔高题是可以提高自己能力的,但这只看作我得到新知识新思路的一个方法,只是为了增长阅历,拓展思维。大部分五花八门的拔高题下一次考试都不会出了,见识一下就可以了。我不喜欢去研究怎样解各种拔高题,我更愿意听老师讲拔高题是怎么解的。


还有个细节能说明我的学习态度和学习特点。在洛铁二小上小学有一年老师在后黑板画格成表,写下了每个人的名字。告诉大家自己名字下的格按大家的成绩,做的好事,以及各种体育成绩、音乐成绩之类往里面画小红花,各方面越优秀,小红花就越多。


由于这张表画好时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老师才宣布这个表。所以这张表的小红花就按这一个多月大家已经有的表现画小红花。小红花都画上后,我看了看,我的小红花是全班最多的,是十六朵。一般同学是五朵六朵的,好的最多是十三朵。但大概两个星期,这种状态就改变了。最夸张的是有一个男生小红花累积到了102朵,还有一个男生累积到了93朵,其他人的小红花也大概都添了三五朵左右。那个累积小红花102朵的男生,第102朵小红花是因为他捡到了2角钱交给老师拾金不昧得到的。这朵小红花因为他的小红花已经多得给他的表格地方已经画不下了,结果老师不得不想法找个缝画,小红花画在了表格外。大家看到那第102朵小红花画上后都笑了,说这都102朵了,可袁文婷才又添了1朵,变成17朵小红花,袁文婷你不行了。


这样的情况在隧着附属中学也上演了一次。老师你还记得吗?有一学期你也画了一张类似的表贴在班里墙上。按我们写的语文学习与巩固这本练习册上的作业,如果你这一回作业写的好或字写的好就可以得到一个红心的章翟戈或梅花形的红章戳。表格里这样的章戳累积到一定数目的人您会给他奖励,我和一些同学累积到十五个章戳时,你给了我们一人一支圆珠笔作为奖励。这张表也不是开学就画的,也是开学过了一段时间才贴上的。您把表贴好,我注意到我的章戳居然又是全班累积最多的,当时这个章戳我不是说高出很多人一截,只是比那些班里学习好的学生可能多上两到三个吧。


我的语文不是最好的,因为我不喜欢学习文学常识或者句含之类。如果一定要说我的语文好,那是文章好点,但我的文章往往不注意技巧,只是按我喜欢表达感情和立意。有一次,我考试还是作业写作文,我嫌那个主题太老套,竟只写了一二百字左右。您看了很生所,说要是一些程度差的学生也就算了,我偷懒是不对的,您罚我重写,我勉强写完以后,您责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笑笑说,觉得不好写,写不出来,您不相信很生气。而我的字也不好,没有形,喜欢写的大大的,写的顶着格站着底的。后来上初中有同学问我,说袁文婷你写的字怎么这样,喜欢站满空间啊!我说,这叫顶天立地。


所以,我想不出我章戳最多的原因。后来,表贴出来后,大家章戳增加的很快,不少人超过了我的累积,我大概又是章戳增长很慢的几个人。


总之,通过这些事,你可以清晰地看到我是认为学习是要为自己学,综合水准可能高于一般同学的人。而且我不喜欢受别人的影响而努力或决定什么,甚至可能固执地认为这种章戳和小红花的比较竞争很无聊,以致有意无意让自己有关这方面的竞争表现的水平比较低。


但无疑,这种竞争会令大多数人有紧迫感,表现的更好些。我这种重视学习效率和效益的80分原则,为自己而学,不喜欢竞争成绩的学习观念,后来在应试教育中使我的竞争力可能不如一般人。第一次我发现我在应试教育中竞争能力低,是在我小学五年级最后一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后。全班41个人,我的成绩排在第22名,而我是老师比较重视的班里大约十人左右的优秀学生。基本上,奥数、华罗庚杯等我都参加过,比赛作文也让我去,但让人脸红的是,奥数、华罗庚杯老师讲课学习时,内容我基本不懂,参加了也没拿过好成绩,而且很可能是参加者中低成绩者。华罗庚杯我们考的时候是在电视上放的考题,一道题往往我都没看清更不要说懂或解了就没了。结果我一道题也没做出来。一共考试放了十还是十五题也记不太清了,不过和我一起参加的班里的尖子,大多做出了五题,至少也有3题,看着他们讨论答案,我和他们感觉真是两个世界的人。


基本上,从我发现我在41名同学里只能排在第22位起,我就认定我要在应试教育中吃亏了。但那个时候,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了快十年多点了吧,人们经济水平提高了,有了些富人。人们以想富,能富,开始转向研究如何才能富,如何才能巨富。那时候,已经流传着一条致富的规律,或者说是黄金规律,也就是说大家研究了各国的首富和世界前十名二十名富翁的共同特点是:他们这些人都很爱精确地记帐,他们生活节俭。还有他们往往很爱帮助人,都是通过满足了别人的需求来挣钱,已经不是马克思时代资本家是罪恶的,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里都是别人的血腥。但最让我觉得我会大有作为的是最后一个特点,他们大多数是什么都知道一点,但什么都不精,也就是说他们像我一样,只注重拥有基础知识,不注重高、精、尖。这些在当时如果你愿意了解,每个人都能知道。可大多数小学生我并不相信他们会关心这个。而我之所以会关心这些,除了我怕我在应试教育中吃亏的危机感,我想不出我小小年纪关心这些的道理。


于是,我仍然用20%的精力去拿80%的分数,但另一方面,我开始收集有关经商致富能学习的知识。可惜的是,河南省在改革开放初期相对其他省要封闭,消息流通过来的慢,基础过时。我在初二才开始半系统地掌握到一两本这方面的书。这类书实在是不好找,或者说我挑剔,适合我且实用的不多。


但我一直没停过做这项工作。最有收获和利益的是高中三年和大专三年,我大概买了一二千元的书,这还不包括我在图书馆看的。


高中时,父母为了不让我看书,经常把我看的书撕了或没收。但我决定的事不是会因为几个我看起来蛮横无知粗野的暴力行为就止步不前的。小学我从来没停止过一天的抗争,这样从小就学会了不屈的人,是不容易放弃自己的信念的。撕书和没收只会让我重复买书,多花了点钱而已。现在,我家有时还能翻出同一本书有两本。在我看来,爸爸已经失去了当年的上进心,我经常同他讲时代的形势,让他再学点有用的的知识。他说他学也用不上了,而且他老了,学也学不会。我给他讲,中国古代有一位国王,有一天他问他一个很有智慧的大臣说:“我年轻的时候不知道知识的好处,等我明白过来,可我已经老了,我还能学习吗?”大臣就说:“那就燃起蜡烛吧。”国王很奇怪说:“你是不是在嘲笑我?我在认真地同你讨论学习知识的问题,你怎么答非所问?”大臣说:“不是呀。年轻的时候学习,就如同有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上;中年的时候学习就像他拥有一支火把为他照明;而老年人学习,就像他燃起了一要蜡烛,烛光虽然弱了些,但仍然能照亮从而让他能明白前进的路在哪个方向,如何走。”田王听了后,说:“你说的太好了。我没有顾虑了,从今天开始,我就决定学习。”爸爸听了也没什么反应,还是把不上班的空闲时间在家属院里打扑克给耗掉。他经常很伤心地说,爸爸这一辈子完了,希望全在你身上了。他希望我好好学习,经常想的和讲的只有一件事:有一家的男孩不好好学习,他的爸爸把他有一天吊起来打,打得他遍体鳞伤,又吊了他好几天。结果,从这以后,这个男孩就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最后,他考上了一所好大学,找了一份好工作。让我听的目瞪口呆。


还有一件发生在我小时候的事。我弟弟袁齐成绩不好,有一次我们在火车上,大人让我看能帮袁齐提高成绩不能。我就对袁齐说,袁齐你知道我们小孩都爱看的日本动画片《圣斗士星矢》里那些圣斗士在相互比赛中,什么样的一方能赢吗?是燃烧小宇宙最充分的圣斗士。而燃烧小宇宙最充分的关键是看哪个圣斗士更能集中注意力。最能集中注意力的圣斗士才是胜者。如果你能最大程度的集中注意力,一天学一个小时就够了,甚至只要半个小时一天,成绩就很好了。学习时集中注意力就是我学习的决窍。大人听完后,议论说袁文婷就是行,能看到问题的关键。但袁齐的成绩还是没提上来。每个人心中重视的东西不同,也有的是因为学习方法不是都有普适性。袁齐重视的是和朋友一起玩,一起热热闹闹混日子。在袁齐心中,比起学习差,他更在意害怕一个人孤独。而一个人孤独对普通人而言,往往是能最大程度提高注意力集中力的。


每每想到爸爸希望通过把我吊起来打提高我学习成绩,以及袁齐和朋友一起混日子而不考虑他自己的未来处境,我就感到很痛苦。虽然我是学习了很多知识,并且有自信和把握将来能用上它们干净利落地解决问题。但我也很怀疑我真的能解决吗?我不能解决爸爸成天愤世嫉俗,不切实际,用暴力幻想解决一切的问题。我不能解决袁齐混日子会给他老年留下病根的问题。


我很难容忍中国人天上掉馅饼,或者有个大侠来路见不平、劫富济贫秋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想法。在我学习了经商的知识后,很想运用这些知识为周围的人做点事。我常常会为他们做一些安排和工作,然后宣布,你只需像吃个汉堡那么简单,把汉堡吃到肚子里,一个久久困绕你的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但大部分人听到我说这种话,总说,这是不可能的,你在吹牛,你说的话都比较空,或者说,对于你这种有能力的人是这样简单的事,我永远做不到。他们告诉我,如果你能成功,那你注定会成功,你根本不需要我们,我们害怕有一天你用你的智慧来害我们。然后就冷漠地离开了我。


我听了他们的话后,哭笑不得。他们的离开使我没机会向他们解释,成功之所以变得如此简单,如此容易,如此快是因为全球已经变成了网络。我们解决一个问题,往往可以动用的是集体的智慧。一个人的思维总会有优缺点,而集体的智慧优点是集体中每个人各有不同的优缺点可以互补不足。如果有一个人会对集体中各人的优缺点进行有效的优化组合,就像思想像闪时间性一样,成功也可以变得像闪电一样来的迅速而高效。而我一直研究和学习的就是如何对集体中各人的优缺点优化组合。所以碰到我,他只要有想解决问题的愿望和决心,加上我解决问题的执行能力,问题就会在很短时间得到很好解决。可大多数人面对问题时,他们会告诉我,这个问题很复杂,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要一点一点慢慢解决,然后就没了下文。或者他们会说,我们没有问题,你少在这胡说。对于我学习的是美国成熟的商业运作而拥有了美国式的务实思维和有些嚣张的个性来说,真真让我觉得他们有病,或者我的方式不对?我很想跟他们讲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以及更强的能力就意味着更大的责任的道理。我想对他们说我离不开他们,他们才是成功的保证。但我真的这样说会有用吗?他们真的不懂这个道理吗?


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我的结论是他们在仇富。为什么总是富人安排社会游戏规则,有人说这种游戏规则对穷人不公平。但我认为,如果由穷人来安排游戏规则同样也是对富人的不公平。富人之所以能富,是因为他善于整合优化利用各种资源。会整合优化利用资源的人来制定游戏规则,他会考虑整个社会整体资源的优化,定出相对公平,适用于大多数人的规则。这样的游戏规则好比阳光,它既照耀好人,也照耀坏人,既照耀穷人,也照耀富人。穷人与其抱怨愤怒规则的不公平,不如好好研究运用游戏规则。富人最喜欢研究规则了。而现在大多数发达进步的国家,最守法的人往往是最富有,且都有对整个社会负责的观念。他们虽然富有,但都赞成对社会慈善,以及高额的遗产税。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团能保证长久的定裕。我对他们讲这些,他们总爱说,袁文婷你不要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不要以为你多高明,你所有的成功不过是侥幸。但我必须不断地讲这些,只有通过不断地向他们讲解这些,或者总会有一天会在这种努力中摸索出如何与中国老百姓沟通,与他们息息相关的方法。


我现在真正关心的是像我爸爸这样的工人的痛苦和像我弟弟袁齐那样不知道关心自己未来只喜欢热热闹闹跟朋友一起混日子的年轻人的未来处境。如果这些能代表大多数中国基层社会现状老百姓我不能关心他们的疾苦和问题,解决他们的困难,我也不能说是成熟的商人。商人总是通过满足他人的需求,来最终获得利润。按我的80分原则,这是80%的中国人的需求,而且由于中国还是很农业大国,人口结构形式单一,也就是说他们想解决的问题大都具有相似性,只要我能解决一个老百姓的问题,花掉20%的力气,这80%的人都是消费者,80%的人都会给我带来利润。而现在中国20%的富人,我往往不关心,关心也是关心他们在中国成功的方法,以及分析他能否长久的成功。中国现在的富人富的快,破产的也快,恒量很少,大多数公司寿命不超过十年,关心他们得来的利润不稳定,风险大。而且我往往不能见到这些富人,如何知道他们的需要来满足?现在关键是我先研究解决好一个老百姓的问题。但开始的局面是困难的,中国老百姓认为我代表的是富人的立场,不信任我,敌视我。有些人甚至在想,她如果能解决我的问题,那她就能轻松获得巨大的成功,我就做了她的垫脚石,我不甘心。甚至,因为我是女人,在还有男权观念的中国社会,敢这样做的阻力就更大。我从高中就开始做这方面的工作,六七年了,一点成效也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我的确还没赚到这80%的利润,我常常感到一个人的能力和知识的不足,老师你能不能帮帮我!


现在我周围的人很明白如果我为他们解决问题能为他们带来的好处,也信任我的能力,但他们更害怕我拥有的对他们来说不可思议的广搏知识,和精明严密的思维分析能力。总觉得我能轻易地扶起一个人帮他成熟一番画业,但在必要时也能把他的事业瞬间瓦解。那样他们想借我的力量成功后也无法拥有优越感。那样,他们想借我的力量成功后也无法拥有优越感,只会觉得自己被我捏在手掌心,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自己如同囚徒,如同我身边的一条狗。他们觉得与其这样被一个人摆布,永远逃脱不了,不如封闭自己,打击我,阻挠我,如果处在乱世我说不定还会被刺杀。总之,他们希望以自己的失败和痛苦来换取我的难受和失败。我觉得他们会这样想,说明他们已经变聪明了,但却又陷进了另一个误区。他们从我身上看到命运是可以掌握的,已经不甘心被命运摆布了。一个不甘心被命运摆布的人,怎么会甘心被某一个人摆布呢?他们有了为自己命运左右方向的勇气,甚至不自由务宁死。愿意为不受不摆布承担巨大的损失。但他们陷入的另一个误区是,他们高估了我对他们的重视程度,也因不理解我的思想理念,轻视了我这种理念的价值。我的核心理念是,要获得长期稳定的成功,以及对社会资源优化的责任。谁能帮我获得长期稳定的成功,谁能使我更好的对社会资源优化组合,这就是我的朋友,是我愿意帮其更快更好成就其事业的合作者。反之,谁要破坏我长期稳定的成功且有这种能力,谁不利于我优化整合社会资源并想这样做,就是我的敌人,是我瓦解打击的对象,通常对待这种人我会想办法让他坐牢。你可以说这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但如果我想做一个长期的成功者,这是我必然的选择。即使我的确有如来像摆布孙悟空的本领,我也是又打又拉,先压他五百年,然后让他为我办事,办成事后,封他个有社会地位有社会名望的战斗佛。我没有兴趣捏死谁在我手掌心,这对我没什么好处,喜欢把人捏死在手掌心的人,在我看来是失败者。首先,这个人没有征服人心的人,在我看来是失败者。首先,这个人没有征服人心的自信心和能力,喜欢让问题在眼前消失而不是解决它,做不到仁而信,惠而威,喜欢用恐怖和血腥让人服从他。可在现代文明社会,你会发现用恐怖血腥让人服从会越来越难。恐怖和血腥往往是能控制住内心,有各种不安心理的人,如受到饥饿的威胁,受到孤独无援的威胁之类的人。这些人往往都处在信息封闭不易流通,资源单一贫瘠的地区或时代。现代全球网络化使恐怖和血腥控制人的条件渐渐消失了。


而且,真正的成功者,往往是不喜欢竞争的,他们总喜欢与人合作。你不要跟我提竞争的好处。真正的成功者最喜欢的是做到人莫能与争。就是让其他人发现,越跟他竞争,自己的损失越大,只有跟他合作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价值。用孙子兵法上说的话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中国共产党已经在中国执政了五六十年了,面对那么多强敌环绕,苏联崩溃了,东欧解体了。但美国却同意中国台湾是中国领土。在文化大革命还没结束,一场“小球推动大球”的外交,美国却承认了一个人性受到摧残,经济严重倒退的社会主义国家与它建交。这是因为我们国家有一种人莫能与争的智慧。美国发现对中国打压气会损害自己的利益,只有同这个东方古国对话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都说文化大革命错了,可我认为正是有文化大革命这样一场浩劫,才使我们国家重新拥有了可持续的生命力。***一生为国家做了三件大事,一、统一中国,结束军阀混战;二、焚书坑儒,也叫文化大革命。因为这两件事,林彪曾用秦始皇来形容和攻击***,但***哈哈大笑,说我就是秦始皇,秦始皇不好吗?而第三件大事,是***让中国做了第三世界的“丐帮帮主”,在世界形成为不发达国家说话的力量。我在读武则天的传记时,发现武则天胜利的秘诀是,她善于团结弱势群体和小人物,注意提拔寒士人才即不是贵族的人才来与当朝的贵族顽固派对抗衡。贵族顽固派代表是长孙无忌,他就像现在的美国,有魅力,有能力,但是傲气十足,柔顺不足。结果,长孙无忌,因为自己不善于团结人,又动不动想指挥皇帝,最后被武则天斗倒了。许多人骂***,说他走资本主义复辟道路,抛弃了国家打江山的工人和农民,违背了毛主席和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可我却觉得,正是说这种话的人背叛了***思想,他们已经推动了劳动人民自食其力的本色,想当社会主义的寄生虫。而***才是***思想真正的延续发展和坚定的执行者。我们现在许多人研究曹操,学习曹操,赞美曹操。认为曹操这种人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人,我们已不是像***时期以首先论成功,以苦论成功的时代了。但很多人应该都记得,是谁为曹操大力翻案的,是***,不是别人。毛主席不是不懂***那一套,也不是反对和不想搞***那一套。但我们的文化和他的那个时代不允许他去搞那一套,在某种历史机遇和使命上他只能交给***去完成。


我们要知道中国共产党的天下是农民打下来的。但农民在具有最大的革命积极性的同时也有他自身的局限性和缺点。所以,才会发生像二万五千里长征和文化大革命的事情。为什么会有长征,是农民不了解文化,却对文化有盲目崇拜,像王明这些唬人的绣花枕头才会被推为领袖,然后,虽然我们长征胜利了,但损失了多少,我们应该肚子里明白。为什么会有文化大革命,是农民打下了江山,开始心理膨胀,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瞧不起文化人,是臭老九,是小资,有老子就够了,这帮文化人会腐蚀社会主义。当然了,所幸的是我们的民族有着对苦难巨大的承受能力,又有深厚璀灿文化所孕育出的伟大领导人。从***、***、***到***,这些领导人怀着对中国人民巨大深刻的爱,他们既了解人民的优点,也明白人民的缺点。所以才能作出正确的决策,已经昼把苦难损失降到最低。规避了真正会对我们国家造成毁灭性损失的灾难,使中国保持了现在快速平稳的发展势头。大家应该还记得东南亚经济危机吧,正是国家领导人在这场危机的前几年,嗅到了这样的危险,果断地让国有亏损企业和不良企业工人下岗,才使危机真正到来时,国家没有出现混乱,才没有国家经济全线崩溃。在东南亚经济危机中,国家才能坚持人民币不贬值,承受得住压力,在某种程度上做了全球抵挡危机灾难严重化的中流砥柱,为国家不但赢得了以后更好的发展的条件,也在世界范围赢得了声誉。有人说是国家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的决策好,才使我们国家没乱,要不就我们国家人的素质,不可能像韩国人都从家里捐出金货去救国家,国家乱定了。我觉得他真是不了解我们的民族,正是有明白国民的高明领导人和深明大义肯做出牺牲的人民团结一致,才避开了对我国经济的重大打击。他怎么不想想我们的人民没韩国人富,每家哪有多少金货,但他们肯丢了自己吃饭的饭碗去保证国家长远的利益,是比韩国人更伟大的。事实上,在灾难来临时,国家领导人和中国人民从来都是站在一起面对灾难的,中国人素质哪低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