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六十章

liuz345 收藏 5 9
导读: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六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战后统计才知道这帮家伙的具体数字:四十三人。一也都没有少,全部留了下来。这个消息一传到庄园后,所有人都拍手称快。好些人都哭了,说总算是帮自己枉死的亲人出了口恶气。同时,我们也很自然的变成了他们心中的保护神。这种感觉让我很开心,仿佛间我又回到了当初在部队时,才有的荣誉之心。如果能永远把这种感觉保持下去,那该有好啊。

真的要感谢这帮畜生,他们除了给我送来久违的好心情外,还给我们送来了一批急需的武器弹药。当初雷头可为这个头痛了半天,这下可好,都解决了。如果不出现大的意外,这些弹药足够挺到任务结束。照来时的约定,我们只要在这里挺过七天,等上面把人转移走,任务就算完了。

这往后的两天还算是平静,可能是上次真的把他们打怕了吧,再也没有人来庄园捣乱。这天,我跟左刀带着另外六个小伙子值班。太阳很大,让人非常不舒服。风也是热的,我只好找了个稍微阴凉点的地方躲了躲,这才感觉好了那么一点。他娘的,这该死的防弹衣可把我捂的够戗。可又不敢不穿,这环境可不太平,要万一有点什么,这可是救命的东西。我可不想这么早死,钱还没有赚够呢。

不久,左刀也跑了过来,顺手扔了支烟给我。便开口说:“疯狗,你小子太会挑地方了。一会儿我们换个位置,让哥也舒坦舒坦。”

我点燃烟,冲丫一竖中指:“去你的,哪凉快你丫就想往哪里钻啊。你就别想这美事了,老实在你那里呆着吧。”

左刀冲口就是一句:“操!你小子不够意思,下次不带你去‘国际友谊’交流场所了。”说完还故意发出一阵淫笑,害得我差点被口里的烟呛到。什么人啊,干脆改叫淫刀得了。

两个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在打屁呢,突然远处传来几声枪响,我们立刻进入阵地。过了一会,看见一辆开得歪歪斜斜但速度极快的车向庄园靠近。在这台车后面,还尾随着另外两台车。从望远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开枪的就是后面一台车上的几个家伙。

他们看到前面的车冲进了庄园的范围里,就慢慢停了下来,接着冲前面开几枪后,便飞快的掉头跑掉。看来前两天的打击是很有效果的。前面的车好象不太知道后面的车没有追了,一直飞快的开着。眼看就要快撞上我们设立的路障时,才猛然刹车。可车速还是太快了一点,在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撞到了路障上。

我冲左刀做了一个掩护的手势后,便小心的向停在路障前的车子跑去。靠近后看到开车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满头是血的靠在椅子上,身边有两个女人正哭喊着试图摇醒他。我赶忙打开车门,把男子从车里抱了出来,把他平放在地上,对他的伤势进行检查才发现让男人昏迷的并不是头上的撞伤,而是胸口两处枪伤造成的过度失血导致的。虽然我的经验告诉我他已经没有救了,但依然抱着一丝希望,对他的伤口进行紧急处理。

很明显,对于他的伤口,我随身的急救包不够。再加上两个哭的死去活来的女人,也需要人来安慰,我用麦通知左刀他们上来帮忙。左刀他们飞快的赶了过来,把急救包往我手里一放,便想办法把两个女人哄开。也许是这个男人还有什么放不下的缘故,竟然又慢慢醒了过来。可沉重的伤势让他已经没有办法开口,只能挣扎着用手乱指着什么。我明白他想说什么,轻轻告诉他,那两个女人没有事,我们会保证他们安全的。

男人听了后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便被巨大的痛苦掩盖了。为了让他能不那么痛苦的离去,我给他扎了一针我平时用的吗啡,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帮他的地方。男人是在吗啡的作用下,安详的死去。后事是由其他人处理的,我再没有心情去管。我心里有个问题在往外冒:为什么华人老是成为牺牲品?难道真的是我们华人软弱好欺吗!远的就不说了,什么小日本,美国,英国等,哪个不是欠着咱们华人一笔血帐。现在就连YN这样一个狗屁不是的贫下之国都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华人举起屠刀。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不值得我们自己去深思吗?

当我把这些话跟大伙一说,大伙都沉默了。半晌,左刀才说:“这样的事情之所以一再发生,就是因为华人太喜欢讲什么大国恩德了。这是狗屁!我们华人就应该向犹太人学习。以暴治暴,以杀止杀!你杀我一人,我他妈的干掉你一双!只要有这种做法跟态度,我就不相信那些想打华人主意的人跟国家不会不害怕!”

别人听了怎么想,我不知道。我心里是认同左刀这种说法的,对付这种事,就应该这样去做!

两个死里逃生的女人的来到,给庄园里的人带来了极大的震动。因为从她们口里,我们知道外面的情况非常的糟,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华人处境十分危险。这次排华运动远远超出了前几次的规模,生活在YN国的华人死伤惨重。在许多地方,华人积聚区几乎成了地狱的代名词!她们能逃出来,已经属幸运。

队里的成员基本上都去看过她俩,独独我没有去。并不是我不想去关心这两个可怜的女人,只是我不知道见到她们应该怎么说。难道说对不起,你们的亲人死在我面前,可我无能为力吗?去他妈,这种事我做不出!

正想着,土匪进来说有麻烦了。我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那两个新来的女孩中,大的犯有非常严重的糖尿病,必须要定时注射胰岛素。本来是有准备的,可前面那次撞击把药品差不多全毁了。余下的药物,已经不够两天的注射量。如果不能帮她搞到药物,那么这个女人死定了。我坐不住了,我答应过她们的父亲,我会保证他们安全的。我不想对已走的人失信,除非我也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