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七十三章

霍刚 收藏 0 16
导读: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七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七十三章

看着车拐了一个弯,开出了自己视线,霍刚只有徒呼奈何。霍刚喘着气,无力地垂下举枪的手臂,一屁股坐在地上。没能干掉那个女人,霍刚不无遗憾,但总算打伤了她,也算是聊以藉慰。

基于本能反应,霍刚在想要不要马上逃跑,其实并没有人看见他的脸,最多也只看到他的身材,至少现在还没有附近的村民跑来火上浇油,也许他们选择了明哲保身吧;但他明白,逃脱的希望微乎其微,以他现在的状况,能否跑回旅馆都是问题。

霍刚想了一会儿,还是不甘坐以待毙,他希望凭借自己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坚强的意志,逃出法网。他把枪扔掉,枪已经没用了。霍刚想把背上的包取下来,伤口一扯动,痛得他几乎叫了出来。好不容易小心翼翼地取下包,霍刚从包里取出一块布,用布将被血浸透的衣袖擦了擦,再将布塞到衣服里,堵住流血的伤口。这样做并不会使他好过一点,但可以尽量避免血再流到地上,而他坐的地方已经留下了他的血迹。

霍刚从包里取出皮鞋换上,注意不让皮鞋沾上地上的血迹。在此地多呆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必须尽快撤离。霍刚右手撑地,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现在都非常吃力。

霍刚沿原路返回。霍刚右手捂着左肩的伤口,一路小跑,他感到右手逐渐变得粘糊糊的,他知道血渗了出来,血流得太多了。受了伤还这样剧烈运动,他也不想,但没有办法。血越流越多,霍刚感到头有些晕眩,腿也变得越来越无力。他不知道血流到地上没有,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跑了有一半了吧,霍刚问自己,他觉得回去的路好像比来时的路长了一倍。霍刚意识越来越模糊,只是麻木地在跑着。突地,霍刚眼前一黑,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他的体力和忍受力已经到达了极限。很遗憾,他没能坚持到最后。

当霍刚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是一个单独的房间,床边还坐了一个警察。

见霍刚醒了,那个警察又叫了三个同事进了屋,这四个警察看起来都孔武有力,估计都有一手功夫。事实也确实如此,霍刚属于极度危险人物,体形彪悍,虽受了伤,但不得不重点照看,公安局派了四个好手来守着他,以免他逃走,当真是如临大敌。

霍刚的伤本身并不很严重,只是失血过多,身体虚弱,护士已经给他输了血。霍刚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很快父母、霍爽、万晓洁等人就会知道自己的事迹了,但他的事迹确实太过惊人,太“富有传奇色彩”,他们听到后将会怎样呢?是呆若木鸡?是如梦初醒?还是难以置信?霍刚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情景。

他——父母眼中既能干又孝顺的儿子;弟弟眼中最贴身的成功例子;亲朋眼中年轻有为的楷模;万晓洁眼中的理想对象……一大串耀眼的光环罩在他头上。不过很快,这个光环就会骤然消退,最终变成上帝召唤他的光环。

其实自己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马上就可以金盆洗手,过上全新的生活了。但就在最后的一刻,一时大意,导致满盘皆输。假如能重来一次,他发誓在行动中不会再轻视任何人,哪怕是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霍刚深明久走夜路必遇鬼的道理,在多次行动中要想一点差错都不出,是不太可能的,百密总会一疏,白宝山这么厉害不也被抓了吗,自己也未能幸免。自己在最后一役中栽了,栽得很惨,是运气不佳?是过于狂妄?还是天意使然?也许兼而有之吧。从警方的角度说,这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几天以后,霍刚伤情稳定下来,就开始接受审讯了。霍刚不打算抵赖、隐瞒自己的罪行,他详细地交待了他在薛青山别墅作案的全过程,听得警察们都心生寒意,这个人太可怕了。警方感到他绝对不是第一次作案。既然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霍刚无需警察逼问,主动将自己所犯的所有罪行一一坦白,听得审问他的警察都目瞪口呆。

昆明警方立即就霍刚所交待的情况与犯案各地的警方取得联系,霍刚也被押到几座城市指认犯罪现场,证据确凿,但有的受害者的尸体再也找不到了。

两年多的时间里,霍刚先后在贵阳、成都、长沙、武汉、果敢、太原、绍兴、昆明等八个地方作案,涉及人命二十条,伤一人,抢劫、勒索金额约二百七十万,可谓恶贯满盈。尤其是在昆明,一下子杀死七人,而且其中四个都是有钱人,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此案被公安部定为2005年中国刑侦第一大案。还好霍刚受伤晕倒当晚就被捕了,警方捡了个落地桃子,如果他受伤稍轻,第一时间让他逃脱,不知又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去抓他。

走了一遍自己曾经作案的地方(除果敢外),霍刚有感于心。他将自己与白宝山比较了一下,不论双方本领如何,只看实际结果。他们杀的总人数差不多,他本来准备破掉白宝山一次杀七人的纪录,但未能如愿,从这一点上讲,他并未超越白宝山;历次以来他抢的钱加起来比白宝山多,这方面胜过白宝山;但他未能完成最后一次行动,反被击伤致可以说当场被捕,而白宝山顺利完成了最后一次行动,这一点他不如白宝山。虽说自己是突然遭到反击,而白宝山未遇任何抵抗,但只有结果才是最真实的,偶然中有必然,无需为自己找借口。总的来说,算是不分伯仲。

霍刚觉得自己的能力超过白宝山,但白宝山是一个坐了十几年牢的人,除了练过枪法外完全是凭借自身天赋达到那种境界,而自己则吸收了很多知识、经验、教训,自己一定程度上是踩在白宝山肩膀上才站得更高的,可以说没有白宝山,也不会有霍刚。

万晓洁听说薛青山被杀了,得知凶手竟是霍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霍刚不是已经回重庆了吗?为了弄清楚怎么回事,她和万晓峰去看守所找霍刚,但霍刚不愿见他们。连后来霍宗华、赵丽、霍爽惊闻消息到昆明来看他,也没见到他,霍刚拒绝见任何人。因为霍刚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他的所作所为,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这个时候要发表点忏悔也没什么意义,他真的不敢面对他们。既然相见不如不见,那还是不见为好。

不久以后,自己就将被宣判死刑,走上法场,霍刚并没有恐惧,在他第一次作案之前,他就想到了有朝一日可能会是这样的结局。回顾自己的经历,宛如一场大梦。他习惯了演戏,也擅长于演戏,戏中他大部分时候都在扮演积极的一面,这到底是自己的本性还是纯粹是演戏,他都有点分不清楚,也许自己确实具有当一个十佳青年的潜质,他不禁苦笑。

真真假假都不重要了,戏马上就要结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