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七十二章

霍刚的血已经流到地板上。其实霍刚心里清楚,如果这样还能逃过警方追捕,那真是祖上积了八辈子的德了,警方也太无能了。霍刚从来不敢低估警方,这是他犯下累累罪行还能逍遥法外到今天的原因。犯下如此惊天大案,警方必定调集重兵来抓他,恐怕还等不到自己亡命天涯,就被捕了。自己一贯以来的好运算是终结了,等待自己的将是被判枪决,如果警方来抓他,他也不打算顽抗,自己暴露了行踪,还受了伤,顽抗已无意义。也许可以跑到一座山上,从上面跳下去,跳进从未有人到过山沟中,从此在人间消失。

一时间,霍刚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很多念头在脑子里闪烁。他不敢想象家人得知自己的“光辉事迹”会是什么反应,极度震惊是肯定的。他在霍爽心目中的榜样形象将会彻底坍塌。万晓洁呢?也许她会拒绝相信这是真的。至于何婉婷,就不必让她知道真相以免她伤心欲绝了。她会猜测霍刚食言不去果敢见她的原因,出了意外还是变了心?由得她去猜吧,只要长时间失去联系,她自会淡忘自己的,她会再去寻找她的幸福,来生再与她相聚吧。最后又想到清清,算了,其实他俩并没有什么深入的关系。

纷繁念头一闪而过,霍刚的思维又回到现实中。要是自己没受伤,不管这个会玩枪的女人有多厉害他都有信心把她收拾了,但是他受伤了,形势就不同了,说不定还要挨这女人的枪子。难道自己“一世英名”就这样毁在一个女人手里?这是霍刚万万不能接受的。既然逃脱的希望渺茫,霍刚干脆豁出去了,这是他行动中第一次受伤,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无论如何要把这女人干掉。就算死,也要再多拉一个垫背的。

霍刚又向屋里开了一枪,再探出小半个脑袋向里望了一下。这时霍刚听到楼下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并伴有一声女人吃痛的尖叫。

说来有点不雅,刚才霍刚在客厅大开杀戒时,汪兰正在卫生间里大便,听到一连串的枪声和惨叫,她吓得连屁股都来不及擦,赶忙去拿枪。汪兰是薛孟云介绍给薛青山的,这女人见过些场面,所以胆子比一般女人大。见霍刚还能反击,汪兰心中发虚,她不敢再与霍刚对抗,翻过阳台的护栏,吊在阳台上跳了下去。阳台下面是土质松软的花台,不然她也不敢跳。虽然高度不低,会跌得很痛,还可能被花花草草挂伤,但总比挨枪子强。

霍刚又探头望了一下,赶紧举着枪冲进屋内,屋内已没人了。霍刚蹲着身子来到阳台上,透过护栏向下望。只见汪兰鞋都没穿,正慌慌张张往院子大门跑去。

霍刚站起身子,手越过护栏,向汪兰连开四枪。其实两人距离并不算远,要以霍刚正常的水准,要射中她把握是很大的,但现在他心情太急,一枪也未命中。汪兰不敢再往大门跑,那会暴露在霍刚视线之内,可能还没打开大门,自己就中弹了;她迅速往另一端跑,霍刚又开了两枪,仍未命中。转瞬汪兰已躲到墙后,霍刚看不见她了。

妈的,练了几年的枪法怎么关键时刻不灵了,霍刚暗骂,弹夹里的子弹也不多了。

自己一番运动,左肩的伤又痛得厉害,霍刚咬牙忍着。霍刚走到汪兰躲的那一侧的房间,小心地从窗口向下望去,却没看见人,不知这女人又躲到哪去了,这女人倒真机敏。霍刚本不想到楼下去追逐,在二楼居高临下,更有利一些,那女人有枪,自己下楼去未必占得了便宜。但他到每个侧面看了一下,都没发现汪兰。其实汪兰怕被霍刚从楼上瞧见,已经从厨房的窗子翻了进去,躲在厨房里。还好她没翻到女佣的房里去,避开了惨不忍睹的一幕。

霍刚无奈,只好下到一楼,寻找汪兰踪迹。表面看来他是猎手,其实他面临的危险不比对方小,搞不好就要被猎物反咬一口。何况他已经被反咬了一口,血顺着他的手臂从二楼洒到了一楼。

霍刚决定先搜索汪兰最先所处的厨房这一侧。厨房有道门,是关着的,但霍刚记得原来这道门是开着的。人可能就在里面,霍刚靠在门边,准备攻击。

霍刚隔着门向厨房里射了一枪,测试里面人的反应,能击中当然最好。没有任何反应。霍刚感到里面没人,于是摸了摸门把手,门并没有锁。霍刚小心地推开门,厨房确实没人。

其实在霍刚下楼时,汪兰已经听到了他的声响,霍刚已经不可能保持行动无声的状态了。当霍刚来到厨房门前,汪兰已经又翻出窗外,躲在墙角。枪声一响,汪兰就勾着身子朝院子大门溜去。霍刚并没有听到她跑的声音。

霍刚还在厨房里,忽地听到院子大铁门开启的声音,心中叫糟。霍刚冲到别墅大厅窗前,看到汪兰正往铁门外逃跑,霍刚抬手就是一枪,还是未击中,子弹打在铁门上,呛的一声,冒了一下火花。

霍刚急忙打开别墅大门,因动作太急,出去时左肩撞了门一下,钻心的痛。霍刚向大铁门跑去,火烧眉毛,他已经顾不上汪兰可能的反击了。

冲出院子,霍刚看到不远处有灯光,有车开过来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要不是出了这些差错,早就结束战斗了。汪兰正向那辆车跑去。司机见一个赤脚女人从院子里飞奔而来,手上还拿着什么东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停下了车。司机很快就看到另一个全身漆黑,带着头罩的男人也朝这边跑来,好像还受了伤。他在想是抢劫还是强奸。

因剧烈运动,霍刚感到伤口痛疼难当,血洒了一路,他跑得非常吃力。眼看汪兰已跑到车前,霍刚离她不到三十米,霍刚也不想再跑了,抬手连续抠动板机,直到把子弹打光。

呯呯呯,霍刚的放手一搏,还是略见成效,汪兰右臂中了一枪,她手上的枪也掉到地上。司机吓得连忙伏下身。

汪兰逃命要紧,顾不上伤痛,急忙打开车门上了车,司机迅速倒车。霍刚在想他为什么不开车向自己撞过来,可能他还没这个胆量吧。霍刚还不肯罢休,又坚持着跑到那辆车刚才停的地方,捡起汪兰丢下的枪,向正在后退的车射击。这该死的司机,怎么在这时候出现,和那女人一起去死吧。

霍刚又一口气打光了所有子弹,但是车距离他越来越远,已经超过了手枪的有效射程,子弹连挡风玻璃都无法击穿,根本够不成威胁。司机在一个路稍宽的地方掉转车头,飞也似地开走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