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报废汽车处理厂内,雷雨田无精打采的坐在一个太师椅上,林飞宇坐在他旁边,刚把昨天晚上的事说了一遍。其实林盛和曹秉已经打电话告诉他事情的经过,他知道这两人不会骗他,林飞宇说的和这些人说的一样,没什么希奇之处。

雷雨田的想法和林飞宇相同,都认为他们不该做的太过头,粗略一算,这群人昨天就打死五十人左右,死这么多的肯定会惊动警察。为了让他们不被警察找到,今天也就没让这些人来这里换班,依然是刘铭基、张汉合在这里看守人质。

正在雷雨田为以后的行动担心的时候,手机又发出烦人的噪音,看来电显示上的号码是小宇的,他不是在大陆呆着么,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就马上接起电话问:“什么事?”

“我到了台北,你在那?”小宇问。

“你怎么到这里来?”雷雨田很惊讶。

“你写邮件说你要做点事,我来帮忙。”

雷雨田没说话,把手机捏在手里,对林飞宇说:“有我一个兄弟来了这里,是我从小一起玩大的,人很可靠,我想让他也来帮忙,你看?”

话没说完,林飞宇就说:“既然是你信的过的人,又是主动来帮忙,我怎么能驳你面子,就让他来帮你,但为了保险,等做事前你在告诉他具体做什么。”

雷雨田点点头,拿手机继续说:“你的钱够住店么?”

“我的钱够用,我找到住的地方在给你打电话。”小宇说完挂了电话。

林飞宇好奇的问:“他多大岁数,家里还有什么人?如果拖家带口的就别让他一起冒险。”

“他和我一样,很适合陪我去冒险。”


红色的马自达跑车在台北市转了好几天,晴美和美嘉开车去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街道,而台湾的反间谍部门国防部军情局一点也没发现他们,更不可能察觉到日本情报部门在台北展开的行动。

一家位置偏僻的饭店内,新田和三井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地图,正计算着一些细节。地图上的国民党党部大楼被红色的彩笔画出的红线所圈住,地图上还有八条带箭头的蓝线被标出来,看来他们要分头准备,同时多路攻击,但地图上没标出时间。

“我们的武器已经全部到位,所有的人员已经以组为单位分头住进酒店内,还犹豫什么?”茶几上放着地图,三井的右手握着拳头压在地图上,他有点等的不耐烦,这次行动是他晋升的绝好机会,他希望越早越好。

新田坐在沙发上继续抽着烟,烟灰缸内堆满烟头,“日期是上边定,我也认为宜早不宜晚,有句话叫夜长梦多。”

“时间拖的越长他们察觉到我们的机会也就越大,组长,请决定吧。”三井把左手捏着的烟使劲的按进烟灰缸,拧了一下,把马上要着完的烟头熄灭。

新田和他心情差不多,他拿出卫星电话,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等电话接通之后客气的说:“阁下,我们已经完成全部侦察任务,就等他们开会,但是新闻上没说召开会议的日期,我们想在他们开大会那天展开进攻。”

桥本德坐在东京的办公室里,拿着电话听筒,满意的点点头,“很好,一定要聚歼他们的首脑,千万不要把大鱼放走,行动前你再向我报告一次,我好有点准备。”

挂上电话,桥本德一只手托着下巴,依然稳当的坐在办公椅上,他不知道怎么向首相报告这个好消息,还是先别报告,等大功告成再汇报。这次很顺利,一向很有作为的台湾情报部门居然没察觉到他们的计划,看来这次行动一点悬念都没有。


小宇初次来台北,拿着一张旅游地图,顺利的找到一家便宜的酒店,把在大陆做好的假证件递到酒店服务台里,顺利的办理了住宿手续。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这次是偷渡来的台湾,幸好路上有雷雨田送的左轮手枪防身,靠这支手枪避免了被蛇头敲诈,最后蛇头也死在这支左轮枪下。小宇摆弄着左轮手枪,枪内的6发子弹早就全用蛇头和他的船员身上,匆忙间还没给手枪装子弹。

他从背包里翻出了塑料饭盒,从里边拿出6发金黄色的派拉贝鲁姆手枪弹,小心的把子弹擦了一遍,然后把子弹装进枪里。正在玩赏这支柯尔特公司制造的手枪,手机又响了一声,是短信提示音。

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是雷雨田发来的,让他来一个地方,短信里有一个地址,是繁体字,这样叫出租车的时候可以直接给司机看。小宇马上从床上爬起来,穿上鞋,把手枪装到口袋里,然后拿着手机离开酒店。


很顺利的抵达报废汽车处理厂,小宇没让出租车直接开到门口,而是离很远的地方他就下了车。

徒步走到处理厂门口的时候,雷雨田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年轻人正站在门口等他。三人见面打过招呼,互相认识之后,一起进了仓库。

三人各自找了木箱围坐下,小宇问:“你们开始做没?”

“还没有,你正好赶上。”雷雨田说着就把一个箱子打开,里边有一个M79榴弹器,还有自动步枪冲锋枪,以及防弹背心。

小宇从箱子内拿出一支M-4卡宾枪,枪上挂有M203榴弹器,导轨上装的是三倍白光瞄准镜,箱子内还有红外瞄准镜,枪的左边装着一个战术灯,还有一个激光瞄准器,他从箱子内拿出一发枪射榴弹装在枪口上。(枪射榴弹就是装在枪的枪口上,靠子弹发射出去的榴弹,比较浪费子弹,用起来也麻烦,而且单发重量和体积很大,M203榴弹器的榴弹重量轻精度好,一般装M203和GP25榴弹器的步枪就不用老式枪射榴弹)

“呵呵,这家伙好,两发榴弹一打出去就省下子弹,带着它还用M79,背着M79很累的。”小宇很喜欢M-4,他对武器的热爱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

“继续看,还有好东西。”林飞宇指了一下箱子内的油布。

小宇把油布拉开,里边还有一支AUG无托自动步枪和一支短管型G36折叠枪托步枪,看到这两支枪他更加高兴,因为欧洲的枪做工都很精良,价格也贵,而且这两种型号也非常难买到,他把MP-5SD3都丢在一边不看,先拿起G36步枪仔细端详着。

“除了MP-7没有,这里基本全是顺手的家伙,感觉怎么样?”雷雨田坐回到椅子上,用一个手帕擦拭着M79榴弹器。

“这么多东西用的了么?”小宇把枪放回箱子内,拿着两个卵形手榴弹掂量着手榴弹的分量。

林飞宇把一份台北市区地图递给他。地图上有进攻符号,标在台联当总部上,还有一个表示重点防御的符号标在了国民党总部上。小宇很聪明,没让他们俩解释就明白了要做什么,而且他也知道这事的风险很大,如果弄不好小命保不住。

“我们成功的概率是多少?”小宇心里已经有底,想知道他们俩的想法。

“成功的概率在七成以上,只是我们活着离开的概率不大,你敢去么?”林飞宇看着他的眼睛。

“有什么不敢,反正活了二十多年一事无成,倘若能做成点事也不白活这一辈子,如果一辈子没成就,那还活着有啥意思?”小宇是个喜欢冒险的疯子,这样的机会他肯定不会放弃。

“是条汉子。”林飞宇拿出一瓶XO递给他。

小宇也没客气,拿起来像喝水一样喝着酒,反正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喝酒,他也不担心健康问题,喝就是了。

林飞宇手边的对讲机传来许睿的声音,“今天台联党开会,我看到他们很多人进入大楼,很多台高级轿车,还有很多保镖,台北警察已经把周边的几条路戒严,完毕。”

“不好意思,你刚来台湾就不能休息。”林飞宇拿起对讲机命令,“全体注意,今天开工,检查好自己的家伙,进入预定埋伏点。”

雷雨田迅速打开一个箱子,往一辆旧面包车上搬装武器弹药。

坐在一辆轿车内的曹秉、富安、江琦听到对讲机里的命令,直接坐车向台联党总部方向开过去,把车停在戒严街道外。


“快穿防弹背心。”雷雨田催促道。

“没想到他们晚上开会,看来今晚我们睡不成,”林飞宇往衣服口袋内装了几个手榴弹和两支手枪。

刘铭基带着两个身上绑着炸弹的卡车司机过来,问:“可以带他们上车么?”

“让他们去,他们的家人在我们这,给司机穿上防弹背心,戴上钢盔,我不想他们死,他们只要把车开到预订位置就可以走。”

听了林飞宇的话,两个司机顿时感觉到一丝生存的希望,他们已经被关在这里好多天,以为即使开完车也会被打死,没想到这些匪徒还有点良心。

司机身上的绑绳被解开,他们接过防弹背心和钢盔,知道办完事自己就自由了但不知道家人会怎么样,两个司机还有点犹豫,张汉合恐吓道:“别磨蹭,不想让家人继续活着么?赶快上车,车上有GPS,你们要跑偏了,我们就引爆你们身上的炸弹,车要开到那里,驾驶室里有地图,去吧。”

两个司机上了卡车,刘铭基把仓库门打开,两台大型油灌车已经发动起来,司机临走前,刘铭基又对司机说:“小心你们身上的炸弹,把车开到地方就跑,有防弹背心,警察打不死你,去吧。”

两个司机哭丧着脸,开着两台大型油罐车离开废旧汽车处理厂。


台联党今晚召开大会,主要是因为立法委员选举中他们遭到空前惨败,得到的席位还不如上次选举多,几乎少了一半以上,党内现在也没总裁,只有代主席,而且与民进党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不召开一次临时会议制定下一步的策略可能这个党就要完蛋,泛绿联盟就要瓦解。目前国民党对民进党的牵制力越来越大,亲民党也失去不少人心,国民党几乎在立法院内可以不联合任何党派顺利的就能否决任何提案,也能顺利通过任何他们想通过的法案。现在和两蒋末期有点像,那就是国民党绝对控制着立法权。

军购案已经不知道被否决了多少次,或许只有搞时事新闻的人知道,连台联党的立法委员也记不清。现在召集党员,就是要讨论一下对策,如何发挥台联党的作用。现在对民进党来说,台联党除了能帮助通过军够案之外,几乎毫无用处,再不凝聚人心,台联党就离解散不远了。

一辆辆奔驰、宝马、丰田、尼桑轿车进入台联党总部的停车场内,门口的保安认真的查看着进入院内的汽车和人员,仔细的看每一张证件。防暴警察穿着防护服戴着头盔拿着警棍盾牌如临大敌。巡警的警车停在总部大楼外不远的街道上,红蓝色的警灯闪烁着,巡警们腰上挂着警棍守卫在四周的路口。背着M-16A2步枪的武装警察守着马路的路口。

远处的大街上有不少反对台联党的人喊着口号举着条幅正在给台联党的会议来捣乱,他们希望新闻记者多拍摄一些他们的镜头,企图证明台联党是不得人心的。而台联党的支持者早知道有人要捣乱,早把总部保护起来,举着写着台联党主张的条幅在警察的隔离下与反对者在大街上对峙。

如果不是台北警察动用大量的人马,这些人早就打起来,不过今天晚上没出意外,警官们都松了一口气。


警察们本以为没事,一些巡警就在一起扎堆聊天,背着枪的警察见没什么事,就回到警车上喝珍珠奶茶。

两台装满柴油的油灌车正开足马力向台联党总部大楼冲过来,因为车上的发动机安装了降噪设备,所以发动机的轰鸣声不是很大,走在路上也不是很惹人注意。

两个司机分别按着驾驶室内放着的地图行驶,分两路扑向台联党总部。坐在驾驶室内,司机紧张的看着身上的遥控炸弹,小心的驾驶着油灌车。其实他们也知道车开过去是做什么的,他们也不想来,无奈家人被绑票,自己身上还有炸弹,不乖乖开车只有死,好好把车开过去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在台联党总部最外边执行任务的警察已经有些疲倦,几乎没人在车外值班,外边只有简单的路障,警察们都坐在车内听收音机或者听MP3,没人会想到会有两台装满柴油的车冲向这里。

一个警察刚走下车,打算呼吸一下清凉的空气,就见一台大型油灌车开着大灯,连喇叭都不按,一下就向被封锁的道路冲过来。

飞速行驶的油灌车把红色塑料路障一下的撞的飞了起来,然后迅速突破第一道封锁线,与此同时另一辆油灌车也进入戒严的街道上。

发现有车非法闯入的警察迅速拿起对讲机向上级报告情况,没等上级下命令,加足马力的油灌车撞开停在十字路口的几台警车,成功突破第二道封锁线。


油灌车司机小心的开着车,逐渐降低车速,他们也不想撞到人,只是撞了几台车,就顺利的开到台联党总部附近,见这里有很多示威游行的人,司机更加小心,猛按下喇叭提醒那些人躲避自己的车。

警察见有突发事件,马上拿上各种枪支冲过去,企图包围油灌车。

两台油灌车中的一辆停在台联党总部正门前,另一辆停在后门前边。司机下了车已经顾不上别的,他们知道车上有油,随时可能爆炸,下了车就使劲跑。

警察见司机穿着防弹背心,戴着钢盔,感觉有点可笑,因为司机违法闯入戒严区,最多是坐几天牢,他们犯的不是死罪,也不是其他严重罪行,警察为了抓他们是不可能打死他们的,也不会开枪击毙他们。

司机是为了躲避爆炸的油灌车,而不是躲避警察,他们拼命跑,还不想让警察抓住他们。但他们身上的炸弹是使用着遥控爆炸引信,炸弹随时会爆炸,只是他们并不知道。

林飞宇他们一最人已经坐着面包车抵达戒严区域外,他拿着对讲机问许睿,“车到了没?”


一座酒店的楼顶,许睿独自潜伏在这儿,他身边放着一支带两脚架的M-24狙击步枪,枪上的光学瞄准镜已经调整到放大七倍,可以看清八百米外的警察。

他左手拿着对讲机,右手拿着望远镜正观察油罐车。许睿回答:“车已经堵住前后门,司机下了车正在逃跑,完毕。”

林飞宇虽然不能直接看到现场,但是通过许睿的观察哨对现场进行监视,他对那的情况非常满意,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下了红色按钮。


两个司机正拼命的跑,但是被几个拿着警棍的防暴警察拦住,司机无法摆脱警察们有力的手,挣扎着,因为跑的很累,大口喘气的司机也无法和警察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十几个警察抓住两个司机,很满意,以为把他们带走把车挪开就没事。

林飞宇按下按钮,两个司机身上的炸弹顿时爆炸。这两枚人体炸弹和当初在仓库内炸死一个醉鬼的那一枚一点都不一样,它能炸死周围的人,而且威力巨大。

“轰”的一声爆炸,两个被抓的司机同时爆炸,他们身上的C4炸药把围着他们的几个警察顿时炸的东倒西歪,飞向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