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大唐行镖 作者:金寻者

神仙豆腐 收藏 226 1084
导读:[转帖]大唐行镖 作者:金寻者

正文 第一章 无望出山


彭无望的柴刀轻盈地连闪了几闪,一段碗口大小的树桩立刻被劈成二十四根一边大小的木片,他得意地笑道:“嘿,二十四块,奶奶个雄,这般轻松。今天晚上的灶火可要旺得很呢。”

天姥山方圆千里之内,黟山翠谷,花草繁盛,珍禽异兽,成千上万,名胜美景数不胜数。但是这里山势险要,道路难行,时常有猛兽出没,加上当今天下,大乱刚平,百废待兴,天姥山山道年久失修,危险异常,即使善走山路的老樵夫也不愿在这里穿行。而且现在的大唐朝李渊的二皇子李世民励精图治,与民休息,不误农时,同时整顿官吏,派遣得力的地方官管制中土大唐治下的几十个州郡。现在中原一片歌舞升平,盛世可期,再没有人愿意冒上送命的危险在天姥山这种名山大川中讨生活。所以,整个天姥山成了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只有决意与世隔绝的高人隐士才会有兴致到此一游。


而彭无望所在的茅舍正是在天姥山的中心地带,四周完全被高山峻岭和千年以上的绵密丛林所围绕,俨然是一个离世潜修的好地方。但奇怪的是彭无望相貌平常,毫无特异之处,一口的市井粗言,全无隐士的文雅派头。他皮肤黝黑,中等身材,肌肉结实健美,令人一看便知身上有几分功夫。但是,怎么看,他都像一个行镖护院的武师,而不是在如此荒山野岭中混日子的人物。


这时,彭无望随手将另一个碗口粗的树桩抛向空中,然后手起刀落,只见几道闪光划过晚霞满天的长空,树桩似乎象融化在空中一般无影无踪,二十四块木片犹如满天的褐叶蝶纷纷落在彭无望的脚边。


此时,一道青云般的身影从彭无望身后的小丘上飘然落下,象拾草芥般横掠过超过十丈的距离,落在茅舍的后门处。有识之士一定能从这一势惊世骇俗的轻功身法认出来,此人正是武林中人人敬仰的天外第一人——鹤神齐笑云。而刚才的一势轻功正是齐笑云的独门身法——浮光掠影。


这位武林奇人身高八尺开外,比普通的武林壮汉起码高上一头,骨格清奇,一头梳理得极为得体的长发半白半褐,一张清瘦的脸颊,丹凤眼斜插入鬓,显示出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的!”齐笑云连连摇头,满脸惊奇。


彭无望这时才发现这位来去无踪的武林奇人。“师傅,您回来了!徒儿已经砍完柴了,马上可以做饭!”


“等一等,等一等,你刚才使得可是我教的云龙长风刀法?”齐笑云急切地问道。


“正是,师傅,我刚才使得正是长风九转的心法。”彭无望道。


“长风九转!”齐笑云沉吟了半晌,问道,“好,我来问你,既然是九转,为什么你却要连出二十四刀。”


彭无望奇怪地说:“师傅,是您说的,九字是数之极,极言其多,可作变化万千之意。而且,您也说过,用刀一定要重意不重形,又说用刀如做诗,只要兴致所至,可以任意施展,犹如九天飞龙,不受人力所限,刀到意到,虽百千万刀,犹如一刀,虽一刀也可化为百刀,千刀。所以,长风九转虽然有九刀之数,却可以心随意转,随意挥洒。”


“不错,想不到你竟然也已经懂得这个道理,实在叫我难以置信。”齐笑云叹道,“我的七个徒儿中,想不到只有你能够领悟到这个境界。可是你粗胚一个,连做诗也嗑嗑巴巴。为了让你多领悟些我的武功,我还特意教你学琴吹箫,结果差点活活把我气死。没想到最后还是你最先领悟到刀道的极至。”


彭无望满脸得色,笑道:“师傅,我很聪明吧?”


“你是如何领悟到的?”齐笑云不以为许,笑着问。


“说来还是我从厨艺中领悟到的。”一说到厨艺,彭无望立刻眉飞色舞,“无论运刀杀敌,和操刀剁菜其实没什么差别,一个刀手会遇上各式各样的高手。一个厨子也会遇上各式各样的食客,所以如何使出绝妙刀法破敌,和如何做出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征服食客也是一样道理。有的人喜欢清淡,有的人喜欢麻辣,有的人喜欢酸甜,有的人喜欢鲜美。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需要,象我们家是开镖局的,镖师们行镖需要携带方便的食物,所以熏鸡腊肉,烧饼馒头,腌蛋油条是我们的首选。象如果有人生病,鸡汤稀饭,肉松蛋羹才适合他们食用。不同的敌手也是一样,有人出招凶猛,我就避实击虚,有人招式轻盈,我就直击中门,逼他决战。当然,战场之上,千变万化,我随时都会留心换招。象刚才的木桩子,是最简单的敌手,不过我对它的需求不同,所以才使出长风九转来获得最大的需求,二十四个木片。”齐笑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将自己震惊天下的绝世刀法与厨艺相比较,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但是不得不同意,彭无望所说的不无道理。他缓缓点点头说:“很好,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却也明白得了如此深奥的道理,这也是你平时喜欢观察思考,多动脑筋的结果。不过你虽然天资聪慧,但是心地却很单纯,无欲无求,所以才能突飞猛进,练得如此武功,也不枉了我一番教诲。来,你将你悟到的云龙长风刀法给我耍耍看。”


彭无望精神大振,兴奋地说:“早就想让师傅看看我的刀法了。”齐笑云笑道:“好志气,我的其他徒儿一听说要在我面前舞刀个个战战兢兢,一丝不苟。只有你这个小子活蹦乱跳,跟过节一样。小心了,如果耍得不好,为师就让你再砍上三年的柴。”


彭无望傲然道:“师傅放心,男子汉大丈夫学得武功,应该行侠天下,造福万民!如何能窝在深山僻谷里打柴度日,今天无望一定要让师尊满意,早日下山,实现我的梦想。”


齐笑云不怒反喜:“好小子,我以前的七个徒儿个个是名扬天下的大人物,但是若论志气,还是你这个市井镖行里打滚长大的小子最有志气。”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不过今天你大话说满,若不给为师露几手,看我如何罚你?”


彭无望兴冲冲地走到屋前的空地中间,手握柴刀,拿桩作势。


“等一下,”齐笑云道,“今天不用柴刀了,就使为师的佩刀吧!”说完一抖手,一把线条优美,修长晶莹,百炼精钢的长刀历电一般射向彭无望。彭无望叫道:“好,终于可以使这把刀了!”话语声中,他奋身一跃,跳到空中,伸手抄过长刀,连挽三个平花,在弹指之间,已经向四面八方连砍数刀,如果有数个敌人从四面向他进攻,只这几刀就让他们一命难保。齐笑云看到这里,在心底说了一声好,暗暗叹道:“此子绝非平凡人物。”彭无望此时长啸了一声,清越振耳,犹如龙吟。他的身影化为一阵灰烟,几乎消失在空地之上,只见到精光闪烁的刀影在空场之上,转折如意,四面飞舞,时如鹤舞九天,时如龙越深潭,时如猛虎穿林,时如灵猿献果,时如飞鸟滑翔,每一刀都不拘成法,自成一格,充满天马行空的灵动潇洒,又有诗中圣者挥毫泼墨的意兴湍飞。


即使是刀中之王者齐笑云见到如此精彩的刀法也是如饮佳酿,陶然欲醉,看的痛快淋漓。


此时,彭无望几个旋身,眼看就要收势了,齐笑云忽然大声说:“喂,来敌势大,招势凶猛,无法硬接,你待如何?”


彭无望振声长啸:“我不接!”话音刚落,他手中的长刀忽然刀光大盛,犹如东升的朝阳,将黄昏时的暗淡一扫而光,接着,数十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正前方奋力劈来。


齐笑云赞赏地喝了一声:“好,以攻对攻,避强击弱,应变的好!”


彭无望收势而立,将长刀掷还给齐笑云。齐笑云收刀入鞘,却从怀中取出一对短刀,掷向彭无望:“我这对鸳鸯刀刚刚打制出来不久,看看你如何耍这对短刀!”


彭无望接过短刀,连舞十数刀,不得要领,呆立在场中。齐笑云笑道:“怎么,是认为这对短刀太秀气,不称手么?”


“一寸短,一分险,这对刀适合紧身肉搏,正是奇险之中见功力,怎么会秀气呢?但是若是对手长枪大戟,十几个人站成一排,我却如何?”彭无望面带难色,用手挠头,苦苦思索。


“你能发现这个问题,实在难得。”齐笑云道,“这样吧,如果你能站在原地,用鸳鸯刀连砍断我面前的十一个木桩,你今夜就可以下山,为师还另赠你这对短刀,如何?”


彭无望犹豫了一下,道:“好,好啊!”


齐笑云满意地点点头,右脚前伸,轻轻一跺地。他面前的十几个木桩霍地漂起空中。接着,齐笑云长袖一挥,同时击在十一个木桩之上。那些木桩犹如重获生机,象十一朵乌云飘向彭无望。彭无望没想到齐笑云竟说打就打,连忙一个侧翻,躲开迎面而来的攻击。“如果落地,你就输了!”齐笑云叫道。


彭无望急中生智,身子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高速,连转数圈,鸳鸯双刀脱手飞出,划出两道光滑优美的曲线,厉电般交剪而下,弹指般刹那,穿越了数丈长的距离,衔尾追上了那去势渐尽的十一个木桩,只听一声脆响,十一个木桩被整整齐齐地砍成了二十二段,落在地上。鸳鸯双刀去势不尽,呼啸着飞了回来,彭无望一个旋身飞向空中,探手一捞,将双刀抢了回来,接着收势站立。


“好小子!你出师了!”齐笑云叹道,“好一式离手刀!”


烤肉的香味从彭无望搭起来的香木架上飘了出来,齐笑云闻了闻,忍不住叹了口气。“师傅,您叹什么气呀?”彭无望奇怪地问,“是不是这肉烤得不好?”


“嗨,”齐笑云叹道,“正是因为烤得太好,我才叹气。”


“怪哉,师傅,难道您不喜欢美食么?”彭无望问道。


“唉,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收你为徒么?”


“难道是因为我的厨艺?”彭无望问道。


“非也。你可知道,三年前,我在青州泰安县的餐馆里遇到你的时候,正准备出家为道,学广成子一般修炼成仙。见到你资质奇佳,又聪明好学,更难得的是心地善良,古道热肠。这在天资聪慧的人身上往往是见不到的。于是动了收你为徒的心思。本来,只想指点你几路拳法,盘桓不过数月,但是,嗨!”


“哦,师傅,你原来只想教我几个月呀?”


“可不,但是,因为你,嗨,因为你菜做得实在太好,引得我欲罢不能,终于还是将心中所得尽数教予了你。你的手艺引出了我的口腹之欲,现在想要学道恐怕又要多出一重心魔。”


“师傅,不是我说你,好好的学什么道么?男子汉大丈夫,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多么逍遥。去学那些牛鼻子整天吃素,真怕您闷出鸟来。”


“这是小孩子的见识,不必多言。这叫各有所痴,哎,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为师在尘世中浮沉多年,喜乐哀愁,怨憎愤悲,困苦窘穷,也经历了这许许多多,尘世中的名利起伏,再也无法让我有一点眷恋,而世上我没有办成的大事,也没有几桩。现在更教出了你这样的好小子,再也没有一点遗憾。如果再不找一些更加高远的事业,恐怕这以后活在世上的的时光就要虚度了。”齐笑云叹了口气,又道:“其实,我也知道,求仙学道,终数渺茫,但是如果真有其事,能练成长生不死之身,缥缈于云海之外的青天,俯瞰尘世的沧海桑田,白云苍狗,看着人间那些追名逐利的小人终日盘算,却终日虚掷时光,看着那些不甘寂寞的江湖客,日日惹是生非,换来半生更加寂寞孤单的日子,而我超然物外,自在逍遥,何等快哉,哈哈,何等快哉!”说到这里,齐笑云得意之极,仰天大笑。彭无望连忙将烤肉和酒壶端了上来,笑道:“师傅,你果然说的有理,来,多喝一杯,以后恐怕再也没有酒肉了。”齐笑云一拍大腿,道:“说的对。这将是我最后一顿酒宴,以后,我齐笑云要遍踏名山,求仙学道,人生大欲,再和我没有半点关系。痛快,痛快,来,陪为师多喝一杯。”彭无望连忙抢过酒壶,往嘴里猛灌。齐笑云奇怪地说:“喂,无望,怎么喝得这么急,心中有事。”


彭无望也学他一般叹了口气,黯然道:“今日就要拜别师傅,以后不知何日方能相见,若是师傅修炼成仙,从此仙人永隔,相见更加渺茫,无望心中如何能够无感。”


“哈哈哈,”齐笑云仰天长笑,大声道,“无望,别学小孩子一般,将来你活到为师这把年纪,就会知道人间的聚聚散散,生死别离,都是一场接一场的笑话。来来,今天难得这么高兴,你将为师交给你的少林罗汉拳练一堂给我看看。”


彭无望暗暗将眼泪用力擦掉,紧了紧腰带,来到了他生起的篝火旁边,沉腰坐马,单臂向前,左手护腰,正是罗汉拳的起手势。接着,他右手划圈,左拳急伸,一堂三十六路罗汉拳行云流水般使了出来。


齐笑云看在眼里,笑道:“好,将云龙长风刀法的心法用上,不要拘泥于招势。”


彭无望断喝道:“好!”只见他清啸一声,罗汉拳法转眼间用长风心决使发了,满天满地,都是不住涌现的拳影腿影,彭无望的身影似乎变幻成了十数个,每个身影都在使着一招罗汉拳法。齐笑云仰天喝下酒壶中的最后一口酒,身子陀螺般转了一圈,将酒壶远远抛开,畅然笑道:“好拳法,为师来了!”说完,他一身青衣已经融进了彭无望的拳影之中。他手中使得也是少林罗汉拳,但是出手之间却缓慢了许多,但是彭无望铺天盖地的拳影却被他轻轻松松地挡在了外门。他的动作虽然缓慢,然而他的身影却幻化万千,一如有形无质的幽灵,令人无法揣摩。


“你懂了么?”齐笑云一拳将彭无望打翻在地。彭无望一个鱼跃,翻起了身,喜道:“懂了。以招取意,用意取形,以形惑敌,以敌成招。”


“儒子可教!”齐笑云一个旋身跳出圈外。彭无望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地。


“少林罗汉拳是少林寺武功的入门拳法,江湖上人人会使,却不知这套拳法博大精深,就算用一生的时光浸淫其中,也是日有所得。少林寺七十二绝技都是基于罗汉拳的拳理化生而出。当日老夫与少林道信大师花了二十年时光才了解到罗汉拳的精义,合创出了七十二绝技中的一十四项,都已经尽数传与了你,再加上我的云龙长风刀,你已经终生受用不尽。以后见到少林门人,多加照顾,为师与他们渊源极深。这对鸳鸯刀,还有我所佩戴的这柄长刀,都送给了你。”齐笑云说完,左臂一抖,三柄各式长刀飞向彭无望。


彭无望收下鸳鸯刀和长刀,茫然地望向师傅。


齐笑云抬头望天,道:“天已破晓,你这就上路吧。”


彭无望跪倒在地,用力磕了几个响头,哽咽地说:“徒儿受了师傅天高地厚之恩,无以为报,此地一为别,相逢不可期。师傅还有什么心事未了,就交给徒儿去办吧。”


齐笑云摇了摇头:“为师一无牵挂,只一点,行走江湖,要靠自己本事,若是抬出为师的名号压人,便不必再认我这个师傅了。”


彭无望道:“若是我彭无望抬出师傅的名号招摇撞骗,叫我死无全尸。”


齐笑云点了点头:“你,这就去吧。以后不必再到天姥山找我,我这就云游去了。”


彭无望用力一点头,猛地站起身,转头离去。


出了天姥山已经是一天之后的事了。在山中苦修了三年,下得山后,再次见到人世中的人人物物,彭无望心中不禁有无限的感慨。


记得拜师之前,彭无望本是山东青州彭门飞虎镖局的总镖头彭地的侄儿。学的是彭门独家的彭氏刀法和彭门长子武学天才彭无忌所自创的锁喉枪法。虽然在武林之中等闲人物不敢与之争锋,但是终究不是独步天下的武学神功。而且,因为彭无望贪恋厨艺,无心学武,在镖局中受尽白眼。后来终于被彭地派去青州酒家练习厨艺,让他一尝所愿。但是彭无望知道,叔父对他实在非常失望。从那一天开始,他在学习厨艺的同时,加紧了武学上的修炼,后来被云游到此的齐笑云看中,作了他的关门弟子。从此练就了一身的武功,同时也学得了一手好厨艺。一生中的心愿已经得尝大半,彭无望心中的自豪之情实在无法抑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