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 第一章 避祸 第十四节 养病

wanhexing 收藏 6 45
导读:寡妇门 第一章 避祸 第十四节 养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3/


这个山村叫清水湾,清水湾自从明朝十几户人家来此定居,几百年来,无论朝代变迁,兵灾战乱,都未受到波及。加之河流从村前流过,村里的土地基本是水浇地,十分地肥沃,村里人的生活显得安逸富足。村子的住户也由原来的十几户繁衍成一百多户五百多人。于郎中家不是清水湾的老户,先世祖先在别处行医,虽然医术不高,但也衣食无忧。到了于郎中――于友德的太爷爷时,太爷爷为了把医术提高,远赴保定府拜著名的“梅二”先生为师。于友德的太爷爷跟随名师不仅学到了精湛的医术,而且精通“看风水”。阴宅、阳宅样样精通。 “梅二”先生一派的“阴阳”之术,讲究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一切作派高深莫测。他们的主顾多是富贵人家,平常人家是一概不与理睬。凡为人点穴者,必然要经过四个步骤,一为“觅龙”,然后“察砂”,三为“观水”,最后“点穴”。“梅二”先生的一派,每次为死人“阴宅”点的穴, 都以“穴好”、“穴准”著称,同时他们“点穴”每次都会发现“祥瑞”之物。能够请他们看阴宅的人家必是大富大贵人家。

天下哪里会那麽多带“祥瑞”之物的好穴,这只不过是“梅派”传人使出的伎俩。他们首先在富贵人家祖坟、田地周围秘密勘察,“觅龙”、“察砂”、“观水”、“定穴”找到大富大贵的坟穴,然后在坟穴下偷偷埋下刻有篆字的石碑或铜牌等 “祥瑞”之物。五年、十年、二十年甚至是几十年,埋藏“祥瑞”物品时在土地中留下的痕迹早已被雨水冲没,活土变实,一切都象是天意。人都会生病,精通医术的传人们以“名医”的身份结交未来的主顾,然后逐渐露出“梅派风水大师”身份。五年、十年、二十年,人总是要死的,主人一死,看阴宅的任务自然落在他们身上,推托一番,把价钱抬的高高的,然后作足文章,“点穴”后,意外的发现,总是使主顾欣喜若狂,奖赏往往比酬金要高出几倍。由于确实有真才实学,他们点的穴,其他风水大师也都承认确实是好穴。经年积累,他们会象长白山的“老参客”一样,手里有一张标注着“宝穴”准确方位地点的风水图,随时等待出得起高价的主顾。于家在那一辈开始发家。 “梅二”先生一派“风水术”得以延续的的根本在于 “医术”、“风水术”的相互配合,二者缺一不可。因此对传人的要求及高,传人必须是绝顶聪明之人,首先要精通“医术”,只有变成名医才能学习“风水术”;“风水术”必须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才会成为嫡传门人,才可以为人看风水。不合格者只能行医,不得再看风水,因此“梅二”先生的传人都有“半仙”的称谓。

走过千山万水的于友德的太爷爷最终看上了清水湾,他认为如果不遇到千百年一遇的乱世,这里都不会遭到刀兵的侵扰。为了子孙的安宁,他把全家迁到这里,依山势水行,盖房修院,为自己在选定了“坟穴”。临终告诉儿子:自己一世为人看风水,以有泄露天机之嫌,后世不得再为人勘看“阴阳”二宅,当以行医济人为责。于家嫡系后人不忘祖训,除了置办了几百亩水浇地,租给他人耕种外,几代人都以行医为主业。


齐振清得的是疟疾,俗称打摆子。三日发作一次,发作多在早晨,持续4~6小时。为了防止传染,齐振清被隔离在于家的东厢房,木英则随于家夫妇住在正房。每天于友德都要先给齐振青号脉,小儿子于五在根据病情,配药熬药,熬好药后,他在亲自替齐振青喂药。见于家三口热情地照料自己父女,齐振青心感不安。

“于大哥,咱哥俩素昧平生,你们一家三口这样照顾我们父女,实在让我于心不忍。”

“齐老地,这也是缘分。如果你们不是走错了路,我一辈子恐怕也不会高攀上你。你就放心地养病吧!你的孩子挺招人待见,我们家都喜欢她,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

“你老儿子也不错,小伙子认账的精神,年纪轻轻有精通医术,待人也热情勤快。你老哥真是有富之人。”齐振青对于五赞不绝口。

“于大哥,我姐姐离此不远,你能不能找人给他们带个口信,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养病。”

齐振青的姐姐姐夫来了,他们都是知里知面的人。他们首先感谢了于家对内弟父女的照顾,然后提出将齐振青接回自家将养。齐振青病情还没有转轻,不一搬动,还须在于家静养几日。最后,齐振青的姐姐留了下来。

旗人家的姑娘一般从小在家时就参与家庭的迎来送往,孩生日娘满月事事清楚。从小丧母的齐振清是姐姐一手带大的,姐姐象母亲一样疼爱齐家这唯一的根苗,姐姐干净、利落为人得体但老例也不少,齐振清从小就怕姐姐几分。

姐夫走了,姐姐看着弟弟伤心地哭了。姐弟两人唠了会嗑,听了弟弟几年来的遭遇,姐姐即心疼弟弟,又抱怨弟弟有些事作得不妥:“你心里还有你这老姐姐吗?木英妈一死你就应该把她给我送来,姐姐是养不起她?还是教不好她?你咋能让我的大侄女跟你一起受苦受罪?你是干大事的人,带个孩子在身边即劳心又分神,你和木英谁有个三长两短,我也对不起死去的爹妈。这回病好了,木英就留在我身边,过一两年,我给她找个好婆家,你也能安心干你自己的大事。”齐振清听到姐姐不停地抱怨声,心里暖融融的,姐姐是真心疼爱自己。木英交给姐姐,她就有了安身之处,自己就能安心地打鬼子去了,就是战死沙场也没有牵挂了。

齐振清的病在于郎中的诊治下,在姐姐的照顾下渐渐康复,木英也搬到东厢房跟父亲住在一起。天性活泼好动她早已和于家混熟,有时还会仗着于家夫妇的宠爱欺负大她两岁的于五,当然这些欺负也只不过是一些类似小女孩撒娇使性子的小把戏,十六、七岁的于家老五反而越来越宠爱她。

明天就要离开于家,姐姐坐在齐振清的身边看了看已经睡熟了的木英,对弟弟说:“木英长大了,该找婆婆家了。你这个当爸爸的有什麽打算?”

“唉!这要是少帅夫妇在,也能找个富贵人家。”齐振清感慨地说。

“你别把心思放在当兵的当官的身上,这年月兵荒马乱的,当兵的自身都难保,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年轻轻就守寡,要遭多少大的罪。女人就图一个安稳,家庭好、男人知道疼人就一切都好。”姐姐深有感触地说。

“富贵人家的男人靠不住,现在有权有势的人娶小老婆、包戏子、养婊子什麽花花事都做得出。我不在木英身边,以木英的性格,不定闹出什麽事,没有娘家人做靠山,不知会受多少委屈。我看还是找一个衣食无忧安心本分的人家吧。”齐振清说。

“弟弟,你觉得于家咋样?”姐姐低声地说。

“这家人品还不错,不知到家景咋样?”

“于家老五人长的挺精神,又懂事。他给你端药递水,照顾多周到。我刚来几天,就大姑长大姑短,就像亲侄子一样,这样的人为人处事绝对错不了。他比木英大两岁,我看他对木英十分宠爱,对木英言听计从,以后准是个会疼媳妇的好男人。听说他医术也不错。家有万贯,不如有一技在身,日后的日子错不了。”姐姐看看弟弟没有反对,又接着说:“清水湾山好水好,就连风水都好。听说,这里几百年都没有遇到过兵灾。嫁到这里,哪怕遇到乱世,也不用东躲西藏。这年月,这样的地方越来越少见了。”姐姐好像对于家庭有感情,极力述说这里的好处。

“于家一共五个儿子,老大、老三在北平干事,老二、老四在平谷三河开药铺都已经挑家另过,只有老五没结婚跟父母过。听说老于家在这一带也算是阔主,光水浇地就有好几百亩。于郎中公婆两为人都挺随和,不象事多的主。这些日子他们对木英也挺好,我告诉他们木英为了躲兵灾才把头发剪短,从小识文断字,又和你出过洋,还被张少帅任了干女儿,他们都夸木英有福气,眼馋的很。不过我没提木英舞枪弄棒的事,毕竟是女儿家,让人听了觉得没家教。木英要是嫁过来,多带点嫁妆,他们是高攀咱家,以后受不了气。”姐姐唠叨着。

“打听打听再说吧,要是合适再让媒人提亲。峪口的买卖当嫁妆也行,找人好好经营,够他们衣食无忧。”齐振清有点被姐姐的话打动,想起小林在峪口还有一处买卖没有处理,随口说了出来。想想事关女儿的终身大事,不能草率决定,就打了个哈欠示意姐姐先睡觉。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