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五卷,崛起之路,征战之路 第九章,坚守(上)

2126376 收藏 66 98
导读: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五卷,崛起之路,征战之路 第九章,坚守(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尚未飘散的硝烟闻起来已经不那么刺鼻了。看着对面敌人模糊退却的身影,乔晶全身无力的瘫在战壕里。


刚刚经历的一幕幕如同电影镜头一般,不断的在他眼前闪过。但是却远非那些苍白的电影情节所能比拟的。


炮弹,轰炸,爆炸声,突如其来的仿佛末日般的情景彻底颠覆了乔晶对于战斗乃至战争的定义。面对敌人的狂轰乱炸,自己的所做所为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卑微的缩在防炮洞里,心里祈祷着这一切停止下来。


然而,炮轰的停止,却仅仅预示着一个开始罢了,当看到密密麻麻的敌人和身躯庞大,喷吐着火蛇的坦克出现在前面的时候,乔晶发觉自己甚至恐惧的忘记了害怕的感觉。


所有这一切随着排长的一声‘打’字开始了, 平时训练的要领现在显然已经记的不太清楚, 唯一记得的就是重复过无数次的上膛,瞄准,开火……


战斗让人紧张的喘不过气来,甚至让人连思维的时间都没有,每一次还击都会得到一阵更加剧烈的弹雨,乔晶唯一能做的就是将枪口探出掩体胡乱的打上几枪然后立刻转移,饶是如此,子弹仍然如同令人厌恶的苍蝇一般,在他的头顶和左右胡飞乱撞,闻着灼热子弹烤过的泥土的气味,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离死亡竟然会这么近。仿佛哪颗子弹如果任性的想要多走一段路的话,都可以穿透那并不坚实的掩体,将自己轻松撕出个洞。


让人讨厌的,引发这场灾难的,刚刚喊那一声‘打’的排长,很无赖的在没有结束自己开始的灾难前, 就牺牲了。


他是在守卫一挺高机的时候,被敌人迫击炮的一次集火命中的,当冒着腰的卫生员找到排长的尸体,并且胡乱的摸了摸脖子,就叹息的摇了摇头的时候,乔晶忽然发现自己非常的生气。


该死的排长竟然这么不负责任的就牺牲了,自己还没报他以前给自己出小操的仇呢,更让人说不过去的是卫生员, 他怎么能胡乱的摸一把,就说排长牺牲了呢? 起码应该抢救一下。或者也有可能是他们俩联合捣的鬼, 说不定是排长想偷懒,躲起来抽跟烟,于是和卫生员串通好了骗连长的。


带着如此复杂的情绪,乔晶继续着未完的战斗,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忘记了此前一直纠缠着自己的恐惧,而在部队中学习的每个战术动作和射击要领此刻都忽然异常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


终于在这种惊讶冲动混合着气愤的情绪里,乔晶迎来了到印度以后的第一次战斗间歇。


敌人无奈的退下去了,他们不能不退,发动第一次冲锋的六辆坦克全部被摧毁,有一辆甚至已经开到了战壕上,然后被预设的反坦克雷炸出了好大一窟窿。而这也让驻守在那里的三班有了吹嘘的本钱, 报废的坦克,驾驶员身上的东西,天然的防御屏障,所有这些让三班的那帮家伙们尾巴已经翘上了天,而全赖这辆坦克的阻挡,让三班的损失也是全连最小的。


反观自己所在的一班,乔晶发现大家或多或少的都沉默不语,原本不会吸烟的老三,此刻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香烟正拼了命的吸着,看他的样子,仿佛不是在吸烟而是在吃烟一般。而老五和老六则围着刚刚战斗中被削掉胳膊的老四小心的呵护着,似乎两人为了避免刺激到他,都没有提起他的伤势,而乔晶刚刚看见,卫生员从那块削开他胳膊的弹片旁边拿起他那已经面目全非的残肢扔进草草挖好的掩埋坑里。


“你们去看看老三吧, 我没事的。”虚弱的看了身边的战友两眼,老四小声的对其他人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乔晶发觉,自己知道老四说的是实话,比起刚刚牺牲的老大,即使是老四都算是最幸福的人了,可怜的老大,仅仅因为睡在离门最近的地方,就获得了这个看似风光的称号,而刚刚的一颗可恶的坦克炮弹,却将他彻底凝固在这里。


与班里其他人相比,乔晶发现自己现在最冷静,刚刚休息了一会,他就再次拿出工兵锹,奋力的开始挖起自己这段战壕,乔晶承认自己怕死,他根本不相信,甚至不奢望自己能是个英雄,尤其到了战场后,他更希望自己能活下去,哪怕多活一分钟也是好的。他希望自己能完好的回国,完好的回家,完好的见到自己爸爸妈妈,然后找个对象结婚生子,然后幸福的和他们为生活的琐碎事情发愁。而要做到这一切,唯一的一条出路就是活下去,在九死一生的战场说生存下去。


不能投敌,不能卖友,不能逃跑~!这是乔晶给自己设立的一条底线,除此之外,他觉得没什么可以顾虑的。战壕还要再深一点, 还有防炮洞还要再坚固点,弹药也太少了。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乔晶默默的将自己累了个半死,而这一切只为了能满足最简单的要求,让自己生存下去。



“一连长什么说,统计数据上来了吗?”陈奇长久的注视着前方,甚至连参谋走到自己身边都没有放下手中的望远镜。


“统计了,战斗减员三十三人, 其中阵亡十四人,重伤十九人, 轻伤还在统计中。”参谋拿着一张皱皱巴巴的稿纸低头念道。“一连长对于反冲锋的要求没有抵触,不过也没有表示支持,只是表示如果是命令,坚决完成任务。但是对于调二连的两个排上去支援他,抵触情绪却很大,他表示,如果团长同意,他宁愿把自己的预备队第三排调上去,也不用别的连的人。”参谋说到这里,胆怯的看了陈奇一眼。


“什么别的连,部队是他自己的吗?”忽然没来由的一声的喊,吓的指挥所的通讯员都不禁回头看来,“告诉一连长,调去的两个排听他指挥,要是打出成绩来,我记在他帐上,但是有一点一定要他给我记清楚,就是晚上的反冲锋如果不给我打出点彩来,就别怪我把他换下来。”似乎觉得自己的吼叫太过突然和没礼貌,陈奇深吸了口气,压抑的对参谋吩咐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