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丧本失君[首发]

龙王天下 收藏 0 62
导读:[原创]丧本失君[首发]

丧本失君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

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

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

轻则失本,躁则失君。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

厚重是轻微的根本,沉静是躁动的主宰。

根,根本、基础;躁,躁动,表现为混乱无序、毫无章法;君,纲领、主宰,与“根”的意思类似。


重与轻是一对矛盾,其中重为主,轻为次,在正常的情况下,事物的性质由“重”来决定;如果轻重关系发生了颠倒,就会引起混乱。静与躁的关系也是如此。不过,仅知道这些仍然不够,面对日常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事物,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判断出孰重孰轻,孰静孰躁。假如做不到这一点,也就谈不上根据重轻静躁的主次关系来指导自己的行为了。那么我们应当怎样判断事物重轻静躁的属性呢?其实古圣先贤们早已给出了答案。


老子说“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又说“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简简单单的两段话,就把人类自身与名利这些身外之物的轻重关系交代地一清二楚。


除了上面讲到的个人修养,诸如国家这样的宏大事物,同样也有论述。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没有人民就没有国家,所以民为贵,社稷即国家次之;而同国家的重要性相比,君又次之,因为前者是整体,后者是个体,倘若国之不存,君又将何以为君?


由此可见,给不同事物准确地定性,是我们正确行事的第一步。有了这个第一步,然后再根据“重为轻根,静为躁君”的原则决定自己的行止,比如什么当做能做,什么不当做不能做,应当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

所以圣人的言行举止无时无刻不端庄稳重,即便身居高位,亦处之恬淡,不为富贵荣华所左右。

圣人,一作“君子”。

终日,用作状语,表示每时每刻。

行,过去大都翻译为“行走”,似为不妥,哪有整天走个不停的圣人?多动症?大约是被后面的“辎重”一词给迷惑了。“行”在此处翻译为“行为”比较妥当,即言行举止、一举一动。

辎重,原指器械、粮草、被服等军用物资,此处虚指,表示稳重、不浮躁。

荣观,显赫的地位、优越的生存条件,所谓“堂上一呼,阶下百诺”,形容的就是这种状况。

燕处,恬淡平和地对待;燕,恬淡、安闲,如《礼记》云“仲尼燕居”。

超然,不为荣观所左右,不受优越的外部条件支配,不迷失自己。


“终日行不离辎重”是圣人的内在品质,正是由于这个品质,所以在面对“荣观”的时候,能够“燕处超然”。一般人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他要么屈服于恶劣条件,要么在优越的环境中迷失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生存环境也是检验一个人人品的试金石呢。记得以前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讲的主要是腐败和社会环境的关系。由于时间久远,这篇文章的题目和作者的名字现在都想不起来了,但是文中的一个观点我却一生都不会忘记,因为它非常独特。文章的作者说,腐败现象和社会环境有很大关系,比如有些老百姓非常痛恨腐败,可是他们如果有机会却也会大搞腐败,所以普通人也有腐败情结。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却经不起进一步推敲。一种体制能够让原本并不坏的人进入体制后不断腐化堕落,这首先说明这样的体制绝不是一个好体制,起码存在着巨大的漏洞。撇开体制上的因素不谈,仅从人的因素来分析,也足以证明作者观点的荒谬性。能够进入体制内的都是什么人?还不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所谓的“精英”分子?普通百姓能成为公务员么?能成为法官、检察官和大大小小的领导者么?显然不能。所以即便小民百姓心中有什么腐败情结,也成不了某些人腐化堕落的借口。因为腐化堕落者都是体制内的人么,都是所谓的“精英”么。既然是精英,就要有精英的样子,怎么能象小民百姓一样没有觉悟,心中藏着什么腐败情结呢?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精英,必然具有坚定的信念和高尚的品格修养,岂会遭受腐化堕落因素的侵蚀?正所谓“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假如自甘堕落,大搞贪污腐化,就证明你不具备精英的素质,那么你是如何混进体制之内的?所以我一直认为该文作者的立场有问题,有明显的为腐败分子开脱责任的嫌疑。该文同时也暴露出作者个人品质上的问题,借用韩愈老夫子的话说就是“其责人也详,其待己也廉”。而更加令人奇怪的是这样的文章居然能够堂而皇之地发表在司法机关主办的报刊上,真不知道是在替谁鼓吹为何呐喊?费解费解。


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

万乘之主,拥有万辆兵车的大国君主。

堂堂大国君主,为何不知自重,贪恋物、欲、色,不但草率地对待自己,而且轻浮地对待天下百姓?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这叫重身、贵身。两个馒头一盘菜外加一碗汤能够吃饱,而且营养供得上,便不多吃不给身体增加额外负担就叫贵身;整天花天酒地胡喝海塞,那叫伤身叫轻身不叫贵身。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只图痛快不顾身体的承受力乱来一气,不叫伤身、轻身叫什么?不仅贪图美味叫轻身,贪图五音、五色、驰骋田猎也叫轻身。然而这种轻身却是以“厚生”的形式出现的,即过分优待自己,远远超出了客观承受力。就象现在有些家长对子女的溺爱一样,慈爱的外表下之下却是伤害的本质,呵呵,很有意思,值得玩味。


统治者的轻身必然带来“轻天下”的后果,因为过分优待自己不是没有条件的,它意味着人力物力的消耗,而社会财富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由劳动人民辛苦创造的。老百姓的劳动所得都被搜刮到少数人手中“轻身”去了,创造社会财富的人自然要挨饿受冻了,于是民生不足遂成为必然。这句话和“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的意思相反相成。


轻则失本,躁则失君。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如果主要精力只放在“轻”和“躁”的方向上,无视“重”和“静”这些主要矛盾,不啻于舍本逐末。人,头重脚轻要跌跟头;房子,根基不稳要倒塌;国家也是如此,根基不稳要覆亡。


其实不仅轻与重之间、躁与静之间联系密切,轻重躁静之间也不是孤立的,重则静,轻则躁。人们常说“稳如泰山”,泰山为什么那么沉稳、安定?因为重。浮萍倒是不重,但它只能到处漂流。


最后谈一谈“静与躁”的关系。有种观点认为,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所以“静为躁君”是错误的,应当反过来才对。问题是这里的“静”和“躁”不是纯粹的物理学意义上的静止和运动,“静”表示一种稳定、平和、有序的状态;而“躁”则表示混乱、无序和嬗变,而且主要是指具有主观意识的人类行为。除此之外,无论是静还是躁,在本章中都有具体的适用对象,那就是统治者。在统治者和天下百姓这对矛盾中,后者显然是主要矛盾,所以如果处理不好民生问题,那么既有的统治秩序肯定不能维持下去。而民生的主要表现就是“动”,丰富多彩甚至有些杂乱无章,这种情况决定了统治者的行为必须为“静”,即稳定、平和、有序,动与静相互补充,相反相成,所以统治政策上的以静为主完全是由民生领域中的以动为主决定的。反之,如果统治政策表现为“动”,即混乱、无序和嬗变,那么百姓的行为必定向静的方向演化,只是这个“静”不再表现为稳定、平和、有序,而是萧索和肃杀。一旦静到极处,便会在静默中爆发,只是这一动,不知道又会有多少颗人头落地。

所以读书决不能生搬硬套食古不化,而应当深刻领会作者的本意,灵活运用。书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活生生的人因为读死书变成了呆鸟,那么这个书不读也罢,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