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九十章

巴渝 收藏 4 18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九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九十章


江海洋被几个退伍军人匆匆扶进厂医院,一进门,“捣蛋兵”居安危就大声夸气的吼起来,“医生!医生呐,这里有个急诊病人。”

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医院大楼的过道里显得格外大声,招来楼上病人的一阵臭骂:“吼你妈个铲铲!”

“老子就是要吼!”他回骂道,看清楚值班牌子上写着值班医生任及耐三个大字时,他又吼了起来,“任医生!快点来噻,这里有急诊病人。”

“来啦,来啦,你这个人轻声一点嘛,这里是医院,不是战场。”来人是刚刚躺在值班室床上看书的姜佳妮,那个叫任及耐的医生不晓的跑到那间病室里去吹牛去了。

“你是任医生?”居安危不相信眼前这个年青美女就是任医生,看年龄跟自己差别不多大。

“我不是‘人’医生未必还是“狗”医生吗?你这人说话真逗。”

一句只有在部队里才能常听见的北方话,使围着江海洋的几个退兵都笑了起来,他们没想到这个谁也不爱来的地方,居然还“藏”有转业女兵。

“我先申明,我们不是狗哈,我们几个都是‘车’字头上一顶帽,军人!”居安危无不得意的说。

“现在是二横加一竖,工人了。也不错,工农兵学商,排名靠前了。”“兵油子”秦民仪贫嘴道。

“咦,怎么是你?”姜佳妮拨开围在江海洋身边的退伍军人问道,因为她首先看见的是一张写满痛苦的脸。她关心的问道:“哪里不好?”

“可能是澜尾炎。”江海洋尽量装出轻松的样子,他怕他痛得扭曲变形的脸吓坏女医士。

“快,你们扶他进来验血。”她像一名女军官一样,冷峻的向他们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十五分钟后,江海洋被诊断为亚急性澜尾炎,被护士推进手术室。姜佳妮在进手术室前,把手一挥向他们发布第二道命令;“你们回去吧,这里暂时不欢迎你们。”

“哼,这个医生啷个冷冰冰的呢?”

“我看就是个冷美人!”

“格老子,她好像认识海洋一样?”

“哈,江海洋这小子怕是要走挑花运了哦。”

几个退伍军人在回来的路议论道。


江海洋与姜佳妮的恋爱,按江海洋出院后向“转哥”们吹嘘的那样,是革命爱情分四步才完成。第一步是同窗好友,第二步是新兵相见,第三步是列车相遇,第四步是医院相恋,可谓青梅竹马,颇有一点戏剧色彩的成份,让那些“爱情”还没有砸到头上来的“转哥”们是羡慕的要命。但还未等到二人成双成对的进入公众视线时,突入其来的全国“文革”以后的第一次高考,使姜佳妮又像一只蝴蝶一样飞走了,她考上了全国著名的华西医科大学,她牢牢抓住了这一次机会。从此几年来他们都是鸿燕传书,劳燕双飞,聚少离多。紧紧抓住这次机会的还有江海滨,她作为最为年青的学员之一,跨进了西南政法学院,而她的老师恰巧就是那个与江海洋有着不解之缘的刘有法。


自从姜佳妮到千里之外的益州去上大学后,江海洋也审时度势的自动提出回到生产班组,安心的跟师傅学技术,他既想身怀绝技又想千方百计的圆大学梦。原先他对上大学不怎么敢想,即使“文革”时期有工农兵学员,那也是层层推荐层层选拔,真是凤毛麟角。如今条件要宽松的多了,只要自身努力能跨过高考分数线,一般来说要想步入高等学府也不是不可能的。他最担心的是数学,因为底子薄,怕拖其它科的分数,影响出线总分,他决定用两年的时间来补习数学,同时复习文史地政几科。

就在江海洋回到中车组不久,江中水与“渣滓组”的好几个人都被落实了政策,结束了歧视与耻辱,回到了本来的工作岗位上。

江中水还干他的老本行——车间技术顾问,不过他最多还干几个月就要退休了。十年“文革”使他失去了技术上登峰造极的宝贵时间,只有那台他亲手设计的土龙门铣,现在还隆隆的工作着,历史的再现了他的聪明才智。

那天他补发了十年的工资,下班后他把江海洋叫到他一个人独居的小屋,就出去买酒和卤菜去了。

江海洋趁机打量起老人的小屋,他是第一次踏进这间有一股霉味的小屋,它只有九平方米大,地处底楼最里面的一间,既潮湿又黑暗,人未进门就得先在外边开灯。小屋只摆了一张单人床,一个放衣物的立柜,一张饭桌和两根凳子,厨房是四家公用。他想象不出大伯是怎样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而且一住十年。如果没有一种的坚定信念,怕是早就一命呜乎了。

不一会儿,江中水手里提着三样卤菜和一瓶江州60度老白干进门来。他是山东人,对四川的白酒情有独钟。喝酒中,老人向他道出了一个心愿,希望能把远在在益州工作的儿子调回来,以便好照顾他。

江海洋依稀记得父亲曾提起过有一个老战友,在省委当组织部副部长,他答应老人回去给父亲提起此事,看能否帮上忙。

没过多久,江中水的儿子江渝生就从益州调来厂里,安排在厂里机修车间当钳工,这让厂里好多人对老人刮目相看。

八月份厂里分新房,老人也按分房政策分得一套两室一厅,而且是三楼,光线也很好。按工会张副主席的话讲,“这是厂里对你老的补偿和特别照顾,因为上面有人为此专门打过招呼。”

搬进新房的那天,老人特意叫江海洋请江汉清来做客,他要当面对他表示感谢。江汉清听倒口信后高兴的满口答应,还专门为江中水带来两瓶泸州老窖酒和一条上海产的群英牌香烟。老哥俩边吃边说,直到三更半夜好像话意还未犹尽。要不是第二天都得上班,怕是二人在一起谈上一个通宵也不是不可能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