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好人李查德 收藏 0 39
导读:亮剑

第三章


冬天的田野山峦,显得特别空旷。西北风钻进了晋西北的群山,在山峰和沟谷

间尖利地呼啸着,似乎把裸露的岩石都冻裂了。户外活动的人每人嘴上都像叼上了

烟袋,呼呼的冒白烟。李云龙命令分散在各地的连队进行刺杀训练。这是没有办法

的事,部队缺乏御寒的棉衣,不活动活动就会冻死人。有些连队只有一两件棉衣,

只有哨兵上岗才能穿。李云龙认为与其让部队冻得乱蹦乱跳,不如练练刺杀,既练

出一身汗又提高了战斗素质。


只穿着一件单衣的赵刚冻得病例了,高烧到39度。李云龙一发愁就爱骂街,他

骂天骂地骂西北风骂小鬼子,日爹操娘的把老天爷和小鬼子的先人都骂了一遍。赵

刚从昏迷中醒来见李云龙骂街,便抱歉地说:老李,我这一病,担子都放在你身上

了,我这身体太不争气,要不怎么说百无一用是文人呢?李云龙眼一瞪:你哪儿这

么多废话?谁没个头疼脑热的时候?文人怎么没用?小时候我爹就告诉我,这辈子

谁都可以不敬,惟有秀才不可不敬,那是文曲星,不是凡人。在我们村,我家不算

最穷,好歹还有二亩薄地,年景好时,一家老小吃饱肚子没问题。我爹说,这辈子

就算穷死,也要让我读书,全家人省吃俭用供我去私塾先生那读书,可惜只读了三

年就赶上灾年,饭都吃不饱还能读得起书?只学了《三字经》《百家姓》,这些日

子不是你教我,我李云龙脑子里还不是一盆浆糊?我李云龙上辈子烧了高香,碰见

你这么个大知识分子,我还不该当菩萨似的供着?赵刚有气无力地骂了一句:你狗

日的少给我戴高帽……你看,你看,你这大知识分子咋也学会骂人了,总不是跟我

学的吧?赵刚睁开眼说:得想点儿办法啦,再这样下去咱们要被困死。棉衣还是小

事,挺一挺也就过去了,最严重的是弹药问题。每人不到五发子弹,一场小规模战

斗也打不起。李云龙摸起赵刚的笔记本要撕纸卷烟。


赵刚抗议道:你少动我的本子,都快让你扯光了。李云龙哼了一声:小气鬼,

一个破本子也当宝贝,老子过些日子还你个新的,还是日本货。赵刚眼睛一亮:我

知道你又打鬼子运输队的主意呢,说吧,这仗准备怎么打?先把一营集结起来,以

一营为主。再把其他营的战斗骨干补充进一营,编成加强营。据侦察报告,鬼子运

输队的押送兵力一般为一个小队,我拿一个加强营干他一个小队,10:1的兵力,该

是没问题了。老赵,你说,这仗怎么打才好。李云龙在卖关子。


赵刚说:我知道你在考我。我要是说了可就没你这个团长什么事了,我当了团

长,你干得了政委吗?好,只当咱们团现在没有团长,我暂时代理团长组织这场伏

击战。第一,咱们的弱点是火力差,缺弹药。论兵力,咱们和日军为10:1,若论火

力,咱们和日军恐怕连1:20都不止。在这么强的火力下,别说一个加强营,就算独

立团全上去也不过是一堆活靶子。打平型关,115师倾全师之兵力,在弹药充足、地

形极为有利的情况下,向毫无防备的日军发起突然攻击,以正规野战军对付二流的

辎重部队不过是打了个平手,伤亡比例是1:1。比起平型关之战,咱们没有115师当

时的本钱,要是算计不好,这个本可赔大了……


李云龙一拍桌子笑道:好你个赵刚,看来我这个团长位子坐不长了,你小子是

不是早惦记上这位子啦?赵刚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其实你在安排部队进行刺杀

训练时我就想到了,看看你安排的那些科目,单兵对刺,一对一、一对三对刺,当

时我就猜出来,你打算在适当的时机、适当的地形条件下打一场正规的白刃战。日

本陆军擅长白刃战,单兵训练中以刺杀训练为重。他们的《步兵操典》中规定得更

为机械,进行白刃战之前要退出枪膛内的子弹。据说,他们最反感的是八路军在白

刃战中开枪射击,认为这有损于一支正规军队的荣誉。我猜想,你希望能用事实证

明,八路军的刺杀技术和勇气丝毫不逊色于日本军人。李云龙点点头:对,是这么

想。其实,以中国武术的眼光看,日本步兵那两下子刺杀技术根本上不得台面。论

冷兵器,咱中国人是老祖宗。这次刺杀训练中,全团有一百多个战士曾经练过武术,

他们把武术中使红缨枪的套路揉进了刺杀训练,不光重视刺刀和枪托的杀伤力,还

注意武术中腿法的使用。和尚这小子更有阴招,他设计了一种能安在脚尖上的刀子,

脚踢出去,刀刀见血。要在过去,玩儿这种暗器会被武林中人所不齿,现在对付鬼

子可没这么多讲究了。一营的二连长张大彪上次找我,说二连不打算练刺杀,练练

砍刀成不成。我才想起这小于在宋哲元的29军大刀队当过排长,懂些刀法。我说行,

只要你不用子弹就能把日本鬼子宰了,你用老娘们儿的锥子剪子都成。没想到我刚

一说成,二连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多把大砍刀,闹了半天人家早预备好了。赵刚接着

说:第二,选择地形是个关键,首先需要一个加强营的兵力能从隐蔽地点迅速展开,

在日军没来得及组织火力反击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上去和敌人绞在一起。

这种战术的前提是,尽量缩短冲击距离,最好限定在50米内,这样一分钟之内就冲

上去了。一旦和敌人绞在一起,他们不想拼刺刀也由不得他了。


李云龙眉开眼笑地说:你看,一套完整的作战方案已经出来了嘛,老赵,你做

好事做到底,帮我想想伏击地点选在哪里?赵刚椰榆道:得啦,别假谦虚了,这是

你的作战方案,我不过是替你说出来罢了。你也别卖关子了,前些日子你带和尚在

野狼峪那边转悠,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那地方选得不错,我看就在野狼峪干吧。

李云龙喊道:知我者,赵刚也。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万一情报不准,鬼子不是一

个押车小队,而是一个中队或一个大队作战部队,你怎么办?李云龙道:古代剑客

和高手狭路相逢,假定这个对手是天下第一剑客,你明知不敌该怎么办?是转身逃

走还是求饶?当然不能退缩,要不你凭什么当剑客?这就对了,明知是个死,也要

宝剑出鞘,这叫亮剑,没这个勇气你就别当剑客。倒在对手剑下算不上丢脸,那叫

虽败犹荣,要是不敢亮剑你以后就别在江湖上混啦。咱独立团不当孬种,鬼子来一

个小队咱亮剑,来一个大队也照样亮剑。


大地上覆满了白雪,干燥而坚硬,刺骨的寒风仿佛把人的脑子都冻结了,连思

维都凝固了。路边几棵孤零零的槐树在严寒的侵袭下,时而可以听到树枝的折裂声,

好像它的肢体在树皮下碎裂了,偶尔一截粗大的树枝被寒风利落到地上,砸在潜伏

的战士们的背上。


一个加强营400多号战士一动不动地趴在公路两侧的土沟里。他们身上盖着事先

搞来的枯草,这样,既能御寒又能达到隐蔽的效果。李云龙看见路边的草都在微微

颤动,他知道这是身穿单衣的战士们在寒风中被冻得发抖。部队已经进入潜伏位置

三个小时了,李云龙自己也冻得两排牙在不停地撞击,用他自己的话说,听见这声

跟打机枪似的。他用不连贯的声音对着被冻得脸色发青的赵刚说:老……老……赵……

看你那……那模样……像他娘的……青面兽似……似的……病刚好点儿的赵刚知道

这下子又该大病一场了。但他坚持要参加战斗,不能让人家看着说知识分子出身的

政委是个熊蛋,连冻都扛不住,还当什么政委?他上牙打下牙地还嘴道:你……你

还他妈……妈的说我……你,你,你那模样……比我……我也好不到哪……哪里去,

像……像他娘的……挂……挂着霜……霜的冬瓜李云龙还想还嘴,但嘴动了半天却

一句话说不出来,他隔着单衣摸摸肚皮,发觉手感有些不对,肚皮怎么硬邦邦的?

好像五脏六腑全冻结在一起了,他自嘲地想:穿上铠甲啦,鬼子的刺刀也捅不进去。


前面的小山上战士们个个都一样,破釜沉舟了,鬼子来一个小队要干,来一个

联队也得干,总比冻死强。


日军的汽车队出现了,头车的驾驶棚顶上架着两挺歪把子机枪。车厢里满载着

荷枪实弹穿着黄色粗呢面皮大衣戴着皮帽的日本士兵,满载士兵的卡车竞有几十辆……

日军的卡车开得很慢,先头车似乎在谨慎地做搜索前进。随风传来日军士兵的歌声:

朝霞之下任遥望,起伏无比几山河,吾人精锐军威壮,盟邦众庶皆康宁,满载光荣

啊,关东军。


懂些日语的赵刚脸色候变,轻声道:这是关东军军歌,老李,情况有变,这不

是日本驻山西的部队,是刚调进关的关东军。兵力有两个中队,和咱们的兵力对比

差不多是一比一,干不干?李云龙注视着开近的车队,牙一咬发狠道:狭路相逢勇

者胜,干!敌人把胸脯送到咱们的刺刀尖前,咋能把刺刀缩回来?李云龙一挥手,

和尚拉响了预先埋好的地雷。轰的一声,第一辆车被炸得粉碎,汽车的碎片、日军

士兵破碎的肢体纷纷扬扬从天上落下,几乎全落在潜伏战士身上。


路边的枯草在一瞬间被掀开,一排排雪亮的刺刀出现了。部队潮水般冲上公路,

顷刻间,身穿黄色军装的人群和身穿灰色军装的人群便绞做一团。


训练有素的关东军士兵在突如其来的打击前迅速做出反映,他们嗷嗷地嚎叫着

从车上纷纷跳下去,哗哗地拉枪栓声响成一片,黄澄澄的子弹从枪膛里跳出来,迸

在地上,训练有素而又墨守成规的日本士兵,百忙中也没有忘了在白刃战前按《步

兵操典》退出子弹。就这么一眨眼的停顿,有几十个日军士兵手脚稍微慢了些,被

独立团的刺刀捅个透心凉。


这是场硬碰硬的肉搏战。双方杀红了眼,刺刀相交的铿锵声,枪托击中肉体发

出的闷响声,濒死者的惨叫声,杀得性起的吼声响成一片……两架日军的零式战斗

机超低空掠过,日军驾驶员发现,下面的公路上密密麻麻的人群绞在一起,灰色和

黄色相杂其间。飞行员紧按机枪发射钮的手松开了,飞机一掠而过。


按照战前团党委的决定:团长、政委应坚守指挥位置,绝不允许参加白刃战。

这条规定实际上是冲着李云龙去的,李云龙也郑重表了态,坚决遵守团党委的决定。

可战斗一打响,他和警卫员都进入了兴奋状态。李云龙三下两下就把单军装脱下来,

抄起鬼头刀赤膊冲上去。团长光了膀子,警卫员自然没有穿衣服的道理,和尚也把

衣服一甩,拎着红缨枪冲上去。赵刚制止不及,见两人已冲进敌阵,一时也按捺不

住,和他的警卫员小张一齐拎着驳壳枪冲出去。


好一场混战,军人的意志、勇气和战斗技巧的完美结合。八路军115师的那位大

名鼎鼎的师长,未来的元帅曾得出结论:敢于刺刀见红的部队才是过硬的部队。身

穿单薄夏装、顶着刺骨寒风的独立团一营,以破釜沉舟的决死精神面对强敌,在和

对手兵力相等的情况下率先发起攻击进行了一场惨烈的白刃战,这在当时的中日战

场上也实为罕见。


李云龙的第一个对手是个日本军曹,他不像别的日本兵一样嘴里呀呀地叫个没

完,而是一声不吭,端着刺刀以逸待劳,对身旁惨烈的格斗视若无睹,只是用双阴

沉沉的眼睛死死盯着李云龙。两人对视着兜了几个圈子。也许日本军曹在琢磨,为

什么对手摆出一个奇怪的姿态。李云龙双手握刀,刀身下垂到左腿前,刀背对着敌

人,而刀锋却向着自己,几乎贴近了左腿。日本军曹怎么也想象不出以这种姿势迎

敌有什么奥妙,他不耐烦了,呀的一声倾其全力向李云龙左肋来个突刺,李云龙身

形未动,手中的刀迅速上扬咔嚓一声,沉重的刀背磕开了日本军曹手中的步枪,一

个念头在军曹脑子里倏然闪过:坏了,他一个动作完成了两个目的,在扬刀磕开步

枪的同时,刀锋已经到位……他来不及多想,李云龙的刀锋从右至左,从上而下斜

着抡出了一个180.的杀伤半径。军曹的身子飞出两米开外,还怒视着李云龙呢。李

云龙咧开嘴乐了,这宋哲元29军的大刀队不愧是玩儿刀的行家,真是越厉害的刀术

往往越简单。这招刀术是曾在29军大刀队干过的二连连长张大彪的绝活儿,李云龙

也学会了,这招确实厉害。


少林寺出身的魏和尚根本不是当警卫员的料。他早把保卫首长安全的职责抛到

爪哇国去了,只顾自己杀得痛快,他的红缨枪经过他改装,红缨穗足有二尺多长,

枪杆是直径两公分的白蜡杆。这类极具古典风格的兵器在中国传统武术中具有枪和

棍的双重功能,在精通中国武术的和尚手里,这种兵器所发挥出的杀伤力是日本兵

手中装着刺刀的三八式步枪没法比的。


崇尚冷兵器的日本军人的眼光都很敏锐,和尚一出场就捅穿了两个日本兵。他

们马上发现这个对手不一般,顿时上来五个日本兵围住他。五把刺刀走马灯似的不

停地突刺,根本不容他缓缓手,他猛地仰面朝天栽倒,日本兵们还没有醒过味来,

和尚手中的枪杆呼啸着贴地一个360度扫膛棍,五个日本兵惨叫着栽倒。白蜡杆的力

道之大,五个日本兵的踩骨全被扫断,圈外的日本兵大惊失色,纷纷围拢过来,和

尚一枪刺入一个躺倒的日本兵胸部,身子借力来个撑杆跳,腾空而起,有脚已踢中

一个日本兵的喉咙,脚上的暗器划断了日本兵的颈动脉,鲜血随着压力喷起半尺多

高,而枪尖借体重把另一个日本兵钉在地上,三个日本兵再不敢轻举妄动,背靠背

摆出三角阵以求自保。和尚手中枪杆一抖,两尺多长的红缨穗如铁拂尘一样扫中面

对他的两个日本兵的眼睛。枪尖又一抖,从两个脑袋之间穿过刺入背对着他的日本

兵后脑,和尚正要收拾剩下的两个,就听见啪,啪两声枪响,两个日本兵应声栽倒,

他回头一看,见赵刚正扬着枪口吹气呢,和尚不满地说:政委,省点儿子弹行不?

要拼刺刀就别开枪,你看人家鬼子多懂规矩,子弹都退了,别让鬼子笑话咱八路军

不讲规矩呀。赵刚叭,叭又是两枪打倒两个日本兵,嘴里说:废话,哪儿这么多规

矩?只要能消灭敌人就行。和尚拎着红缨枪向格斗激烈的地方窜过去,嘴里低声挖

苦道:政委枪法不赖,两三米内弹无虚发……


赵刚虽然参加过不少次战斗,但这种硬碰硬的白刃战还是第一次碰上,对这种

惨烈的搏斗显然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眼前这种血淋淋的场面使他感到震惊。在他

看来,日军士兵的身高虽普遍矮小,但几乎每个士兵都长得粗壮敦实,肌肉发达,

脸上都泛着营养良好的油光,无论是突刺还是格挡,手臂上都带着一种训练有素的

爆发力。相比之下,八路军战土显出身材上的单薄,脸上也呈现出营养不良的菜色,

两个国家经济实力的悬殊,体现在单兵素质上,很使赵刚感到痛心疾首。但赵刚也

同时发现,独立团的战士的确不同于别的部队,他们身上有一种共同的气质,就是

出手凶狠果。断,有种敢和敌人拼命的劲头,一出刺刀就痛下杀手,很少使用格挡

等以求自保的方式,招招都是要和对手同归于尽的意思。赵刚看见搏斗中不断地有

战土被敌人的刺刀刺中,有的战士腹部已被刺刀豁开,青紫色的肠子已挂在体外,

但仍然发着狠地将刺刀向敌人捅去。一个身中十几刀、浑身血肉模糊的战士,已经

站不起来了,他双手握着砍刀卧在地上,只要见到穿翻毛皮鞋的脚就狠命地砍,有

两个正在对刺的日本兵都在猝然及防中被他砍断脚腕,一头栽倒。看得赵刚眼眶发

热、血脉贲张,他不停地用驳壳枪向敌人点射,二十发子弹顷刻间就打光了,若不

是有经验的警卫员小张恰到好处地扣响了驳壳枪,一个日军少尉的刺刀很可能就把

赵刚捅个透心凉。小张打空了弹夹,还没来得及换,一个日本兵的刺刀就捅进了他

的腹部,这时,赵刚的驳壳枪又扣响了……二连长张大彪也是个闻到血腥味就兴奋

的家伙。他是个颇具古典气质的军人,崇尚冷兵器。宋哲元的29军在国民党军战斗

序列中,以人手一把大砍刀闻名于世,其前身西北军由于装备较差,不得不注重使

用大砍刀进行近身肉搏。部队的训练科目中,刀法训练占有很大的比重。在29军中,

由士兵提升为军官的人,必须是刀法上有过人之处的军人。


当年喜峰口一战,身为上士班长的张大彪一把砍刀砍掉四个鬼子的脑袋,被提

升为排长。1937年卢沟桥事变时,在争夺永定河上的大铁桥时,29军何基丰旅和关

东军展开肉搏,张大彪用大砍刀砍倒九个鬼子。后来29军南撤时,张大彪开了小差,

他要回家安顿老母亲,谁知他家乡一带的村子都被日军烧了,老母亲也被烧死。张

大彪埋葬了母亲,一跺脚便投了八路。从此,他见了日本人眼睛就红。


当地雷把关东军的第一辆卡车炸上天时,一顶被炸飞的日本钢盔从高空落下,

正砸在张大彪的脑门上,锋利的钢盔沿把他的脑门砸开一个口子,鲜血顺着脑门流

下来,把眼睛都糊住了。他打了多年的仗,连根毫毛都没伤过,从来是见别人流血,

这次居然是自己脑门上淌血了,不禁勃然大怒。他用袖子在脸上胡乱揩了几把,拎

着砍刀就冲了上去。


坐在汽车驾驶室里的一个日军少佐刚推开车门往下跳,张大彪的刀锋一闪,日

军少佐的脑袋飞出了几米远。一个日军士兵刚从车厢里跳下来,脚还没站稳,张大

彪一刀下去,他的右手连同三八式步枪的木质枪托被齐崭崭砍断,落进尘埃。日本

士兵疼得抱着断臂嚎叫起来,张大彪又是一刀横着抡出,刀尖轻飘飘地从日军士兵

的脖子上划过,准确地将颈动脉划断,鲜血从动脉血管的断处喷出。


李云龙正抢着鬼头刀冲过来,看见这一幕,不禁心疼起那枝被砍掉枪托的步枪

来,便怒骂道:大彪,你狗日的真是个败家子,多好的一枝枪让你毁了,你是砍人

还是砍枪?张大彪举着刀扑向另一个鬼子,嘴里抱歉地说:对不起啦团长,那狗日

的手腕子咋像是豆腐做的?我没使劲儿呀?白刃战就像体育竞技中的淘汰赛,不到

十分钟时间双方大部分人都倒下了,幸存下来的都是些刺杀高手了。一个身穿黄呢

军服,佩戴中尉军衔的日本军官还在做困兽之斗。这个中尉是个中等个子,很壮实,

皮肤白哲,长得眉清目秀,很年青却骁勇异常,一把刺刀使得神出鬼没,几个八路

军战士把他围在中间,他竟面无惧色,呀呀地叫着,左突右刺,频频出击,几个战

士都被他刺倒。李云龙大怒,拎着鬼头刀就要往上冲,张大彪扑过来拦住李云龙大

吼道:团长,给我点儿面子,把这狗日的留给我…。他满脸通红,血脉责张,两眼

炯炯放光,这是一种突然遇见势均力敌的对手引起的兴奋。李云龙挥挥手,张大彪

感激地看了团长一眼,举刀扑向前去。


赵刚拎着驳壳枪从远处跑过来,见张大彪正和日军中尉对峙,举枪就要打,被

李云龙拦住了:老赵,千万别开枪,咱们今天玩儿的是冷兵器,我李云龙不能让鬼

子笑话咱不讲规矩。赵刚不屑地说:和鬼子讲什么规矩?我看你脑子有病,时间紧

迫,快开枪打死这个鬼子,赶快打扫战场……


李云龙固执地说:不行,白刃战有白刃战的规矩,我李云龙往后还要在这一带

混呢,不能让鬼子笑话我的部队没拼刺刀的本事,这有损我的名誉。现在是单打独

斗,大彪要不行我再上我就不信这小于还有三头六臂不成。高手相搏,胜负只在毫

厘之间,张大彪和日军中尉转眼间已过了五六招,两人身上的军装都被刀锋划得稀

烂,鲜血把军装都浸透了。张大彪的左胁和胳膊都被刺刀划开几道口子,不过那日

军中尉也没占着便宜,他的肩膀和手臂也在淌血,尤其是脸上被刀锋从左至右划开

一道横口子,连鼻子都豁开了。大砍刀和刺刀相撞溅出火星,发出铿铿的金属音。


李云龙两腿叉开,双手拄着鬼头刀在若无其事地观战,嘴里还啧啧评论着:这

小鬼子身手不错,有股子拼命的劲头,还算条汉子。我说大彪,你还行吗?不行就

换人,别他娘的占着茅坑不屙屎。张大彪把砍刀抡出一片白光,嘴里说着:团长,

你先歇着,不劳你大驾了,我先逗这小子玩儿会儿,总得让人家临死前露几手嘛。

和尚拎着红缨枪不耐烦地催道:快点儿,快点儿,你当是哄孩子呢。这狗日的也就

这几下子,上盘护得挺严,下盘全露着,大彪你那刀是干吗吃的?咋不攻他的下盘……

和尚话音没落,张大彪一侧身躲开了对方的突刺,身子扑倒在地,砍刀贴着地皮呈

扇面掠过,日军中尉突然惨叫一声,他正呈弓箭步的左脚被锋利的砍刀齐脚腕砍断,

顿时失去支撑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张大彪闪电般翻腕就是一刀,日军中尉的脑袋

和身子分了家。


白刃战用了十几分钟就结束了。田野里横七竖八地躺满了血淋淋的尸体,像个

露天屠宰场。300多个关东军士兵的尸体和300多个八路军士兵的尸体都保持着生前

搏斗的姿势。


有如时间在一霎间凝固了,留下这些惨烈的雕塑。


赵刚的警卫员小张被刺中腹部,青紫色的肠子已滑出体外。赵刚抱着濒死的小

张连声喊:小张,再坚持一下,要挺住呀……他的泪水成串地滚落下来,悲痛得说

不出话来。


李云龙脸色凝重地环视着尸体陈横的战场,关东军士兵强悍的战斗力给他留下

深刻的印象。那个脑袋和身子已经分家的日军中尉伏在沟边,李云龙对和尚说:别

的鬼子尸体不用管,让鬼子自己去收尸,这个中尉的衣服不要扒了,好好把他埋了,

这狗日的是条汉子,硬是刺倒了我四个战士,娘的,是个刺杀高手,可惜了。和尚

瞪着眼表示不满:这天寒地冻的埋自己人还埋不过来,我还管他……李云龙也瞪起

了眼:你懂什么?别看你能打两下子,也只是个刚还俗的和尚,还不算是军人,这

小子有种,是真正的军人我就尊重,快去。是役,独立团一营阵亡358人,仅存30多

人。日军阵亡371人,两个中队全军覆没。日军驻山西第一军司令官莜冢义男得到消

息时正和下属下围棋,他先是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随后又暴怒地抽出军刀将围棋

盘砍成碎片,他愤怒的是,穷得像叫花子一样的八路军竟敢率先攻击一流的关东军

部队,他发誓有朝一日要亲手用军刀砍下李云龙的脑袋。


八路军总部传令嘉奖。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除传令嘉奖外,还赏

李云龙团大洋两干元。远在重庆的蒋委员长对何应钦说:你去查一查,这个李团长

是不是黄埔生?喂,军衔该是上校吧,军政部考虑一下,能否提为陆军少将?何应

钦苦笑着说:委员长,人家共产党不认军衔,我听说,120师的贺龙把中将服都赏给

了他的马夫……李云龙派人给楚云飞送去一把日军指挥刀和一副军用望远镜,还捎

去一封信:楚兄,前日县城会面,兄待弟不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不说,临别还赠

予爱枪,弟乃穷光蛋一个,摸遍全身,无以回赠,不胜惶惶。有道是,来而不往非

礼也,鄙团虽说游而不击近来也颇有斩获,一点薄礼,实难出手,望兄笑纳。弟云

龙顿首。


楚云飞派人送来子弹五万发,信上写道:云龙兄,近闻贵团以一营之兵力全歼

关东军两个中队,敌官佐至土兵无一漏网,贵团战斗力之强悍已在第二战区传为佳

话。昔日田光赞荆轲曰:血勇之人,怒而面赤,脉勇之人,怒而面青,骨勇之人,

怒而面白,荆轲当属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依愚弟之见,云龙兄率部以劣势装备

率先向强敌发起攻击,并手刃敌数百人,实属神勇之人,愚弟不胜钦佩。


补充:这一章的描写比较精彩,但比起实际的作战还是明显带有理想化的色彩。

作者似乎太想突出主人公的勇气和侠义精神了,把一场近代战争变成了古代战争,

未免有点脱离实际了。


从情报上来说很失败,本打算对付一个小队,但碰上了两个中队,战前侦察不

利。


从战术上说,在整个伏击战中没有火力准备是十分失败的,埋伏地点距离公路

只有50米左右,正好发挥手榴弹的威力。完全可以在地雷爆炸的同时,伏击部队打

一排枪,然后边冲锋边投弹,并辅之以制高点的机枪火力进行掩护,给敌人以最大

限度的火力杀伤,然后再进行白刃战,则可以有效的消灭敌人并减少己方的损失。


完全靠白刃战是要吃亏的。如344旅进行的町店战斗,也是伏击打响后就开始肉

搏,结果伤亡很大。这样的作战结果通常是要挨批评的,因为虽然有缴获,但部队

伤亡太大,不合算。


白刃战是极为残酷战斗,一般来说双方的伤亡率基本是1:1,这就不仅要求士

兵有很好的刺杀技术,而且要有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即稳定的心理素质。日军刺

杀训练严格、技术精湛,而且士兵配有帆布防护带来防护腹部。在中国战场,日军

的新兵都尽可能进行丧尽天良的对活人的刺杀训练以练胆。这使得他们的新兵在白

刃战中占有一定优势。三个日军丁字派开,一般可以轻松对付6、7个中国士兵。


八路军开始的刺杀技术不敌日军,一方面体能不如对方,另一方面中国军队的

刺杀技术主要源于北洋军,在动作上不如日本刺杀简单有效。而且汉阳造和三八式

相比,汉阳造枪身短,刺刀短,刺刀品质也不如对方。八路军刺杀技术是在学习日

本刺杀技术的基础上不断提高的,后来基本可以达到日军的水平了,而且还伴有拼

刺时开枪的诀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