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节掌握部队

ddtt 收藏 9 32
导读:抗战先锋 第五章江西战事 第二十节掌握部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房间里站着管家和厨子,张学义的母亲坐在椅子上阴沉着脸,张学义见了老娘就笑着打招呼,“呵呵,妈我回来了,跟你打个招呼,明天上边让坐船去江西,要去前线了。”

“别跟我撤没用的,你说,刚才是怎么回事,越来越没规矩了,离开家,没有你干爹干娘管教你,你就无法无天了,你居然也学会压花窑(辽西土匪帮比较忌讳抢男霸女的事,对这一类的事全概括成压花窑,在帮里这是重罪一旦犯了掉脑袋的),你长本事拉?”张学义的老娘不怎么爱生气,这也是当着用人第一次发火。

管家李嫂和厨子赵嫂还在那哭,“不是,我不是喝了点酒么,要不这么地,我补办个手续,把她们俩娶过来不就没事了么?她们也是包办婚姻,也不幸福是不是,头婚随父母二婚随自己,她们俩愿意我吃点亏,当回嫩草。”张学义读过书白乎起来词儿是一套套的,他学点本事到现在没看出来他用到正经地方。

“你个兔崽子我看你是活够了。”老太太一生气把枪拽出来了,一支左轮枪就顶在张学义的脑袋上。

长这么大这是张学义第一次被老娘拿枪指着头,老太太真想打儿子?那不可能,谁不心疼自己家的孩子,老太太也是绿林闯荡过的,什么不懂,她这么做是给外人看的,张学义马上跪地磕头,“娘我错了,您别打我,我感觉活的还挺好。”他还厚的脸说这些。

这一折腾把两个用人吓坏了,李嫂、赵嫂一看就害怕,这要出人命,真出了事她们的饭碗可就砸了,来这家干活钱很多,非常非常多,干一个月的工作拿好多大洋,比别处干一年还多,而且吃的好住的好穿的好,那年头生活难那,她们俩是穷人家出来的,一般人家还不愿意让女人抛头露面的呢,实在难的不行了女人才出来做事,两个被害人想到自己的经济利益,想想家里公公婆婆吃药,孩子吃饭读书,那样不要钱?一想到以后怎么生活她们也害怕,断了自己的生计怎么好,吃点亏就吃吧,马上给给老太太跪下。

“老夫人开恩,饶命那,我们都这把年纪,也没什么好怕的,您饶了少爷吧。”俩用人跪下磕头。

“不行,你给两位赔礼,直到人家原谅你才许起来。”老太太也不傻,见台阶就下,聪明的很,倒退二十年那也是了不起的女侠,骑马可以双手打枪,长拳短打马上步下,冷热兵器那都样样精通,只是从小读书少点罢了又为生计做了土匪。

张学义一看有台阶下马上给被害人磕头请罪,“两位息怒,我愿意认错赔礼道歉,我给每人陪一百个大洋了解此事,不知道二位愿意不。”

一人一百大洋,那是钱,营长一个月才四五元钱,这么好赚的钱谁会放弃?李嫂、赵嫂那有不动心的,想想自己年纪又比他大,怎么想也是自己占了便宜,一看有钱赚收手吧,她们俩马上点头同意此事到此为止。


一晚上就处理烂事儿张学义倒头就睡,没跟老婆说去江西的事,这事没法跟老婆说,老婆是出身辽西地主家庭的,共产党打地主分地给穷人她估计不赞成,现在张学义就担心暴露自己,绝对不能跟老婆说,知道自己亲近共产党和红军的,都是跟自己磕头的兄弟,这些人都是没地的自由民,他们心里是反地主的,所以不会害自己,游侠、土匪比地主套可靠的多。

一夜无话,早上章韩打好背包就来找张学义,他穿好军装带了一支手枪就坐黄包车了来到张学义家,张学义早上也穿好军装,打点好背包带好自己的武器就在往门外走,云玉站在客厅门口目送他离开。

“哎,我就不明白,你留在南京警备司令部多好,何必去前线呢,大城市里多好呀,比山区战场好的多,那可危险呢,你要被共军抓住会被喀嚓了的。”张学义故意吓唬他。

“你也不是么,放着中央陆军学校的书不念去那找乱子。”章韩边聊边边伸手又拦了几辆黄包车,因为这次去的不光是张学义一个人,也把他的几个助手也调到江西去,他们两个上尉坐黄包车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在前边,张学义的两个跟班坐车带其他行李坐后边的车就一起赶奔码头。


码头上戒备森严,江苏地区的部分中央军精锐部队正在登船,运兵船上挂着青天白日的国旗,也挂着陆军军旗,一群穿着新军装的步兵背着崭新的德制毛瑟枪,腰上挂着刺刀水壶等物品,显得军容十分整齐,张学义心想我从小没少见军队,这么漂亮的军队还不多,他们穿这么干净能打仗么。

后勤军官们佩带的似乎是什么准尉军衔,正指挥当兵的把很多大米也装到船上,张学义不了解中央军,一看人家吃的是大米就知道北伐老蒋怎么赢的,可以说全中国中央军吃的最好,到现在东北军吃的高粱米和棒子面,那有什么大米白面,看来老蒋真有钱,收编自己的时候花钱那么大方,原来是他有钱那。

“看什么看呀,快上船。”一个吃的白胖的上校军官趾高气扬的站在码头上,指挥乘船的其他军人,似乎他军衔最高,一脸得意忘形的样子。

章韩走过去,“你咋呼啥,知道这是谁么,委员长警卫团的骑兵警卫连上尉连长张学义,人家是委员长的高级侍从,现在挂着职在军校,人家一心报效国家主动请战去江西,不留恋后方的灯红酒绿,你跟人家说话客气点。”

上校一听吓得脸色发白,急忙走过来客气的打招呼,“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我还没说完呢,人家可是中原大战入的伍,你知道他有个干老哥是谁么,是张少帅,他还是以前张老帅的干儿子,你知道么,东北军团以上的军官人家都认识,要不来中央军,怎么也捞个师长军张的当,你明白么。”章韩一顿猛吹把上校团长吓住了,团长急忙请他们俩去头等舱休息,还一脸赔笑的跟在后边尽说拜年的话,因为中原大战张少帅向着委员长,最近人气看涨,现在张少帅的二弟就是天津公安局的局长,人家一家了不起,当今民国的大红人儿,巴结都没地方买路去,能认识个少帅的干兄弟。

三个军官进舱聊着天,勤务兵把龙井茶给倒上,船长下令拉汽笛离开南京逆江而上直奔南昌。

路上很轻松,士兵们在舱里打牌赌钱,有的在甲板上闲聊,高等客舱里军官们喝着洋酒看着外语杂志悠闲的像是旅行。跟这个教导团团长一起喝茶的章韩没啥想法,张学义可心里有想法,他借喝茶太多出去这么一看,还她妈的精锐教导团,靠这样的兵训练其他部队那不是做梦么,好吃好喝好穿的不等于有战斗力,他顺着当兵的住舱走了一圈发现,这支部队不行,看来中央军没什么名将也不怎么会带兵,估计第十一师的精锐部队也比他们强不到那去。

一路上张学义就是喝茶水吃瓜子儿看闲书,全船上属他文化高,并不是因为他上了正规高中,而是因为他从小家里家庭教师请的多,会的东西可比那年代的一般高中学生高的多,他没事就看英文的ZB-26机枪说明书,看看德制造马可沁的说明书,没事有玩玩正版的新毛瑟枪,这比自己当土匪玩的枪好的多,以前老帅给自己玩的拿ZB26比较旧,人家教导团的机枪全是新的。


船抵达南昌以后张学义感觉到了战争的气氛,弹药堆积如山,各路抵达的部队都在码头下船,换小船继续沿内水向吉安开进,沿路之上到处是部队,南昌附近成了一座大兵营,到这里的部队会携带很多辎重。

张学义不跟部队开进,直接去南昌面见这里的江西省主席、第9路军总司令鲁涤平。其实他对这个鲁涤平一点也不熟悉,他都不知道这是个谁,或许是久在北方的缘故,南方军政大员他都不认识,只知道这个鲁涤平现在是围剿部队的总指挥。

到了鲁涤平的司令部门前,钱瑞、刘二才问:“我们进去不?”

“你们别进去了,在这里等我,不过我有个事情想让你们也想想,莲儿、红玉她们休假完了你们俩是希望她们跟我老婆一起上电讯学校然后一起混军官当还是让他们辞职,我总感觉多几个没军装的帮手好办事,你们先想着。”张学义说完整理了一下军装,把腰上佩带的骑兵指挥刀解下来交给自己的跟班,然后拿着证件大步往司令部里走。

鲁涤平忙完公务得到禀报就知道委员长有要安插人,安插就安插吧,此时正在用人,前边一直进兵没取得任何成绩,占领很大的地区需要更多的部队,安排进来的人正好是帮着整顿军队和地方保安团的,也好,让他收编点人马然后去前边送死,这样可以减少自己的损失。

副官报告完鲁涤平说:“请他进来吧。”

张学义在办公室外正了正军帽,整理了一下衣服,身穿陆军军服佩带骑兵上尉军衔,身上全副武装戴着武装带和枪牌撸子,外披将校呢的斗篷,脚上穿着一双擦的十分光亮的马靴,一副中央大员的派头。


张学义走进会客室,见到一个穿将官军装的四十来岁身材比较结实的将军,此人长的大脸盘,一副很正派的样子。鲁涤平可是跟真心跟着孙中山的国民党军官,跟老蒋那种人不一样,一生没干太多坏事。

鲁涤平客气的说:“请坐。”

“谢长官。”张学义坐在椅子上,腰杆挺的很直等他训话。

“委员长要在十二月亲临南昌指挥,我江西省地方军现在正在全面动员向中南地区集结,所以后方现在开始变的空袭,江西省、东、北、南三个方向没有太多正规军,由也是向中南部开进的正规军,现在前线并不缺少人手,只是后方空虚,小股红军以及地方土匪很活跃,你在整训处主要就办好一件事就行,拿我的命令去收编地方保安团、保安大队中队和民团,把他们训练成可以打仗的部队,严密防守不能让后边的土匪红军在我们背后弄出事端,尤其南昌周围两百里我不希望有土匪,你就执行好这个后方镇守任务就可以。”鲁涤平说完先签署了具体任务的委任命令,任命书上先盖了印,直接往上写正文就可以,另外还签署了领取必要装备的文书一并交给他。

“谢省主席重用,学义绝对保证后方安全。”张学义接过文书向省长敬礼。

“你先去领电台,这样我们方便随时联系,尽快带你的副手去接管南昌市外的一个保安团,他们平时训练很差,除了会骚扰百姓简直百无一用,你要好好整顿,维持我民国革命军人的形象,训练要快,因为前线随时要用人,有事也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委员长和器重你,你可不要给他丢了脸面,我们的委员长很爱面子的。”鲁涤平多安顿了几句,因为他看过这小子的简历,岁数实在太小了,十八九岁就当上尉连长,毛太嫩了容易出事,因为他本身是土匪出身,也没上过军校,靠这样的人整训地方武装改编成中央军有点难,还不如选些黄埔毕业的人来做这样的事。

“谢主席教诲,卑职一定尽力报答委员长知遇之恩,也一定报答主席提拔之恩。”张学义也装得可好呢,一点没显示出他是土匪出身,显得很礼貌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你去忙吧,我想委员长下个月就来,可能检阅你训练的人马,你要格外用心才是。”鲁涤平又安顿了几句。

“是,长官。”张学义立正站好敬完军礼出去了。


出了省主席的办公楼,走到大院外,张学义得意的哈哈大笑,没想到如此顺利的捞到一个团,那是一个团呀,不少人马呢,自己总算有点权力了。章韩没被召见有点不高兴,去茶馆等消息,他从茶馆里一看张学义出来了他也戴好军帽出来。

“怎么样?”章韩着急的问。

“去接管一个保安团,任命书上写着驻地,我们坐车去吧。”张学义安排好了坐车出了城去郊区的一座军营接手保安团。

顺利的拿着委任书就进了保安团的团部,保安团是武警和警察性质的部队,市区一般他们不管,主要负责县城和城以外的安全,服装么跟民国警察一样,黑衣服黑帽子,白色领章、帽圈和绑腿,武器装备也好不到那里去。

几个营长一听说新团长来了,急忙集合军官去见新团长,不知道新长官能解决一下军饷问题,很多当兵的都翻了烟瘾站都站不去来了,要拿钱救人。

“报告团长,各营军官集合完毕,请指示。”值班的军官看大家站好了就跑步到团部门前报告。

张学义一看这些人就知道他们不是好东西,一个个长的就歪瓜劣枣的,估计只会欺负穷人,这些民族败类我先清理你们,张学义翻着花名册看了看也没点名就走出来训话,“现在你们都不是营长,都降为副营长,我现在任命,钱瑞、刘二才为营长,原先三个营我看了看人不够,就合成两个营,才他妈的四百来号人也是一个团呀,另外我任命,章韩为副团长兼任团参谋长,我兼任团执法处处长。”

值班员问:“团长,要集合一下全团点名么?”

“当然,现在全团集合,吹集合号。”张学义打算伸手大干一场。

“报告,全团没号。”值班员回话。

“那带我去看看军械库和弹药库,把钥匙给我。”张学义伸手就要权,钥匙就是权力,“另外你们也被闲的,都他妈的给我集合。”

值班员交出钥匙后去叫人马集合。


军火库里只有几百条枪,全是破枪,子弹箱子里才不到一千发子弹,够个屁,幸亏自己带了点行李,里边夹带了点在骑兵连配发的武器,钱瑞、刘二才的行李箱里有的是好家伙事。

“钱瑞、刘二才,把咱们的家伙拿进来,来这里装子弹。”张学义子弹可没多带,机枪冲锋枪的弹匣是空的,因为不打仗只有护身的枪才给发子弹,自己当土匪积攒的子弹本来不多,又在上海浪费不少自己的盒子炮都是空的。

行李箱子打开,三支ZB26捷克造机枪都拿出来,三个人忙着把步枪子弹全部压进机枪弹匣里,把手枪子弹压进已经空了的盒子炮里边,他们一下就把这里的子弹基本全装到自己的枪里,然后把机枪冲锋枪锁进仓库里,张学义带着跟班挂好盒子炮的枪套带着手枪出了仓库直奔操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