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的第二次汽车遇险发生在抗战初期。1937年4月25日,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周恩来要赴西安与国民党代表顾祝同、张冲就国共合作,联合抗日等问题进行会谈。凌晨六点半,在用过早饭后,周恩来与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张云逸、红军驻西安办事处秘书孔石泉及周的随从副官陈友才上了停在操场上的一辆德国造奔驰牌柴油卡车。西北保卫局特务队副排长阵同桥卛一个班的红军战士随车担任保卫任务。


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后的中


的中央红军在陕北遭到国民党重兵围剿,本已到了最危急的困难时刻,但日寇的入侵和“西安事变”造成了国共两党停止那内战,一致抗日的有利局面。擅长统战工作的周恩来此时成了中共领导人中最忙碌的一位。因为联合抗日,中共也从国民政府那儿得到了一些军用物质,其中包括许多海外华侨热心募捐的医疗用品和一批德国柴油卡车。二、三十年代,国民党军队装备的军用卡车基本上是美国的福特(FORD)和道奇(DODGE)汽油机2吨卡车,而德国奔驰(BENZ)柴油卡车马力更大,载重3吨,性能也更为优越。当时八路军三个师,每个师都分配到一定数量的奔驰卡车。抗战之初的中共还没有条件为高级领导干部配备小轿车,于是奔驰柴油卡车便成了他们的座车。平型关战役后时,八路军备115师师长林彪就是坐着奔驰卡车奔赴前线指挥作战的。那时的习惯,首长坐在驾驶仓司机旁边,次一级的首长和参谋人员及警卫班坐在后面,配上一架电台,就是一所指挥部了。周恩来坐进驾驶室,张云逸等人则坐在后面的车斗里。特务队陈排长经常执行类似的任务,很有经验。他在车顶架好捷克式机关枪,后用预先准备的稻草和铺盖为张云逸他们准备了几个十分舒适的“座位”。奔驰卡车从延安南门外的红军总供给部大院开出,沿着依山筑成的黄土公路向西安方向驶去。


开车的老李是一名老司机了。他原是上海公共汽车公司的司机,是地下党员,1936年由上海地下党辗转送来陕北参加红军,从延安去西安,他已跑过多趟,可谓驾轻就熟。“西安事变”前,他就曾开车送叶剑英去西安与张学良秘密谈判。不过那回他开的是东北军送给红军的一辆破福特卡车。这回换上崭新的德国柴油卡车,他显得很兴奋,挂上高档娴熟地在山间公路疾驶,扬起一股黄尘。后面车厢里的干部战士也很兴奋,说说笑笑间卡车已过了三十里铺,进入了劳山。这里的公路弯弯拐拐,上下起伏,老李减慢了车速。劳山是黄龙山的一条支脉,绵延与陕北的黄土高原上,山脊蜿蜒曲折与延安和甘泉两县之间,形成一条东西走向的分水岭。以山而论,劳山不算高,也不算险,但沟壑纵横,满山都是梢林和齐人深的荒草,所以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劳山属原红四方面军俆海东红15军团的防区。


卡车驶上劳山北麓的坡路,老李加大油门,6缸柴油发动机吼叫着,一鼓作气爬上了峭耸立的峡谷。在就要进入甘泉县境时,突然从山坳里传来一声枪响。本来正靠在稻草棉被堆上打盹的副官陈友才立刻警惕地拨出驳壳枪,立起身来提醒司机老李注意。这时又响起了几声枪响,老李赶紧刹住车子-此时卡车正行驶到一个深水潭边。公路建在潭上,将水潭一分为二。潭左侧是一大片芦苇,右侧是一片茂密的梢林。山坳的正前方横着一条30多米高的大坎粱。这时水潭左、右侧都响起枪声,周恩来判断是遭到了敌人有预谋的伏击,便命令老李加大油门冲上坎梁。


老李猛踩油门,驾驶着卡车向大坎梁冲击-这时埋伏在坎梁上的敌人开火了,机枪、步枪一齐向卡车射击。老李身中数弹,倒在方向盘上。车轮也被打癟,卡车“嘎”地一下停了下来。周恩来敏捷地跳出驾驶室,命令车斗里的人:“下车!散开!还击!”担任保卫周恩来安全的西北保卫局特务队装备有当时红军最好的武器,除每个一支10响驳壳枪外,还有一挺捷克布尔诺2B-26式轻机枪和两支柏克门冲锋枪。但敌人居高临下,人数又占绝对优势,所以给红军战士造成很大威胁。副官陈友才还没来不及下车,腿部就中了子弹。但他忍着伤痛一边指挥战士掩护周恩来赶快撤离,一边挣扎着爬起来用驳壳枪想敌人射击。也许是因为他头戴礼帽,身穿西装的缘故,吸引了敌人的注意,一齐集中火力向他射击。陈友才意识到自己如能吸引敌人的火力,就能减少周恩来的危险,便利用卡车作掩护与敌人周旋。靠着陈友才等人的掩护,周恩来与张云逸、孔石泉等人迅速撤离了公路,钻进了右侧的梢林,安全地返回了延安。但担任阻击掩护的陈友才和陈国桥等红军战士都全部光荣牺牲了。伏击周恩来的是一股在劳山一带流窜的土匪,有二百多人,头目叫李清伍,惯于拦路抢劫过往车队。4月23日他探知有一辆卡车将从劳山经过,便带领一百多个土匪在此伏击,想发一笔横财。可当他们付出惨重代价接近卡车后,却发现车上既无银元,也无烟土,只有两只装满书籍和文件的铁箱子,不禁大失所望。


伏击事件发生后,在陕北引起很大震动,延安当晚宣布戒严。由于护卫周恩来的特务队和驻守老山的红军都是原红四方面军的部队,便有人怀疑是张国焘暗中指使,派重兵包围了张的住所。后来延安保卫局组织剿匪部队肃清了伏击的土匪,并活捉了匪首李清伍,张国焘才算摆脱了干系。


30多年后,1973年6月周恩来陪外宾到延安访问时,谈起老山遇险经过,周恩来感慨地说:“我一生遇过多次危险,但最危险的是这一次。


无独有偶,陈毅元帅也曾经遇过一次类似的伏击。那时1949年末的上海,时任第三野战军司令员的陈毅当上了刚解放不久的上海首任市长。陈毅很喜欢汽车,进入上海后,他遍挑选了一辆蓝灰色的美国克莱斯勒公司制造的道奇4P型小轿车作为自己的市长专车。这时克莱斯勒1949年生产的8缸新式轿车,速度很快、乘坐也很舒适。不甘于失败的国民党保密局长毛人凤亲自选派了一个名叫吴铁雄的军统少校,秘密潜回上海欲刺杀陈毅。吴铁雄到上海后,便组织了一个暗杀小组,配备了美制惹德M2A3冲锋枪和手榴弹,密切注意陈毅的行踪,准备伺机下手。吴铁雄通过在上海总工会里的内线探知陈毅将去造船厂与工人会面,便在陈毅将经过的隆昌路上设下埋伏。26日清晨,当陈毅的道奇座车在一辆美制吉普开道和一辆6轮中吉普殿后,驶入偏僻的隆昌路时,预先埋伏在树后的一名特务因过于紧张,没等吴铁雄的命令便扣响f冲锋枪——担任陈毅驾驶员的司机经验非常丰富,一听到枪响便立刻刹车,原地一个急拐弯,加大马力循原路开回市区去了。殿后的中吉普立刻横在路中央,车上的警卫战士跳下车来进行还击,结果将吴铁雄等三个特务当场击毙。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法国。1962年8月,随着在阿尔及尔的法国殖民者的传奇人物萨兰将军被捕,反对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的极右翼武装组织终于决定铤而走险了——他们雇佣了数名枪手埋伏在爱丽舍宫通往奥利机场的路上,向戴高乐乘坐的雪铁龙DC—IP女神车狂射了140颗子弹,打死了总统的两名摩托护卫。一颗子弹在离戴高乐头部仅一英寸之处呼啸而过。但总统的私人司机用超群的技艺控制住了四个轮胎全部爆裂的雪铁龙车,使总统和夫人逃过了一场死亡劫难。这场大难使雪铁龙DC-IP获得了名垂青史的不朽声誉,也赢得了戴高乐总统的高度信赖。由戴高乐带头直到今天,每—位法国总统都选择雪铁龙车作为自己的总统座车。从DC-IP女神车到CX系列到今天的XMv6SEi。唯一的区别仅在于所有的总统座车都由雪铁龙公司进行防弹改装,使之更为安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