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甲 第三章 神秘的义军 第十节

卫悲回 收藏 1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98/



正是午时最为酷热的时辰,欢迎总督大人的队列已在沙县东门外的校场前等候多时。阳光颇为刺眼,戈什哈们卖力地在沙县县令严葆铦前后忙碌端茶送水拧手巾。


远远地出现接营兵丁们抗着的大旗,王懿德终于来了。接营的人群出现些躁动,绿营兵丁们纷纷探头探脑地挤到路边观看。


“回去!回去!奶奶的,找死啊!”


游击王金镛挥舞着马鞭训斥自己那些不安分的部下。


剿匪的大军已经过去两万多,严葆铦奉命负责在沙县向前方的部队提供补给确保运输安全。固守沙县一个月抵挡住林俊进攻后严葆铦受到王懿德的书面表扬,他热烈地期盼能早日见到总督大人并攀附一番。


总督大人的轿子过来了,严葆铦、王金镛领着一干文武官员们齐刷刷跪在官道旁的田里。


“沙县县令严葆铦叩见大人!”


队列前一名将官高捧手本大声报道。


轿子前的戈什哈喊道:“起去!”


所有拜迎的兵丁们齐齐应道:“咋!”


喊过之后严葆铦又重新起身带领众官员一路小跑撵到总督大人的队列前伺候。冲锋旗、帅字旗、官衔牌、头锣、腰锣、伞扇、令旗、令箭、刽子手、清道旗、飞虎旗、十八般兵器、亲兵、戈什哈、巡捕,等等,一对一对的过完后,王懿德的轿子悠然进入校场。


远道跋涉,王懿德只在校场呆了半个时辰不到便哈欠连天。严葆铦是个聪明人,哪里不晓得规矩,连忙停下操练请总督大人移驾城内延请至自己的官邸。


少不得接风洗尘,席间王懿德也没什么惊人话语,老头子更多是向严葆铦询问林俊余孽的战力和去向。


沙县受围时严葆铦没少编造耸人听闻的战情牒文,林俊人马的数量在他嘴里成了五六万人。此时总督大人问起严葆铦不敢大意,说经过连番苦战林俊的人马已溃散大半,现在只剩不足万人向永安撤退。


官场上的默契,王懿德在核实林俊残余人马装备战力后也开始满嘴胡诌,大谈发逆如何猖獗可恶,萑符如何嚣张滋蔓。


厅堂下严葆铦弄来的一个小戏班子开始助兴,酒酣耳热上下欢跃,王懿德却在此时给严葆铦出了个新难题。不日建宁知府刘翊宸领后队增援人马路过沙县,巡抚瑞宾督办的粮秣尚在途中,严葆铦需要紧急办理好这五千人马一个月的补给。


代理按查使张远兰、毕定邦、水师提督钟宝三几支人马过境时自己已把沙县不多的粮秣库存奉献一空,这二十多天来虽有两批钱粮经手,可都悉数转送到前线大营,不曾落下半个铜钱。自打林俊围攻沙县开始县衙门藩库里仅有的一些库银早已挥霍一空,哪里去筹措这五千人的补给?


严葆铦顿时头大如斗,开始支支吾吾地诉苦。


战事要紧不可贻误,王懿德扔下句轻飘飘的你看着办便自顾休息去了,只留下严葆铦和他的钱谷师爷在厢房里转圈。


沙县着实是个地嵴民稀的穷地方,连着几天严葆铦连哄带骗才从本县大户人家手里勉强筹措出总督大人要求的钱粮物资。


这个亏不能吃,沙县上下都憋着口气等福州的补给来后连本带利捞回来。


在沙县磨蹭多日后刘翊宸的人马才施施然准备起程。大多都是些临时招募的地痞流氓,到哪哪乱,沙县县城的百姓都被骚扰得无可奈何,巴不得这些瘟神早些上路。


按进度瑞宾督办的粮秣应该抵达延平,这些天张远兰、毕定邦、钟宝三频频送来正在酣战的牒文,再三请求增援。在沙县逗留多日后急于平定匪患的王懿德也准备随同刘翊宸的人马前往前线大营。自从曹崇义造反后永安城被长毛一再加固,城高池深炮火密集,再加上永安城内的贼兵异常骁勇,两万多官兵围攻一个月仍没有任何进展。张远兰建议紧急向广东浙江和江西各省请求援军。


外省援军?哪里还等得了他们?


王懿德哪里不明白,再这么与发逆僵持下去恐怕后勤支撑不住。闽东各县府已经全面动员,多数地方在领头乡绅倡导下开始编练团练,其中近万人马已经补充编制进张远兰、毕定邦、钟宝三等各处将官麾下。其他一些后援力量因为装备训练问题暂时还形成不了战斗力,王懿德也更需要他们组织起来保障后勤协助地方官员维持治安。如今福建绝大多数正规驻军都已经集中在永安、仙游、上杭一带与曹崇义和林俊的乱匪交战,各地空虚,有曹崇义、林俊这个榜样在前,天晓得什么时候又在什么地方闹出新的匪患来。


福建今年突然间冒出如此大规模的匪患,京城里已经有若干不知好歹的清议在诽谤自己,无论如何王懿德希望能早日平息匪患堵住这些混蛋的嘴巴。


早饭完毕点炮升帐,王懿德正装模做样地按顺序安排命令分发令箭遣兵派将,一名戈什哈气喘吁吁地跑进帐中送来军情急报。


看完急报王懿德脸色煞白跌坐进帅椅之中,好半响才手忙脚乱大吼大叫地重新下达命令。


延平失守了!


满座的知府县令参将副将全乱成一团,面面相觑。


※※※


数千长毛突然攻入延平,突围出来的副将张从龙、参将琳润泼命向沙县方向逃来。也不知道这些长毛是从什么杀进来的,只晓得他们打着杨辅清的旗号,异常彪悍善战,而且据说建宁已失,杨辅清数万主力部队正星夜南下意与曹崇义会剿永安城下的福建官兵。


这不是要老命吗?延平失守,闽中的战略咽喉沦丧在长毛手中。万一长毛集中人马两面夹击,福建岌岌可危!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己身边只有八千多人,哪里能抵挡得住杨辅清的数万大军,王懿德哆嗦着急令张远兰、钟宝三返师救援延平。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边王懿德在衙门中度日如年,外面县城里已然炸开了锅。


延平被数万发逆一夜攻克,长毛大军不日即将围攻沙县,朝廷的人马已经抵挡不住准备南撤。一天下来谣言越传越不成样子,县城里的大户人家已经开始收拾细软准备逃难。


无论如何也要先守住沙县,等待永安前线救驾的主力。


现在正值用人之时,副将张从龙这草包在年初就因为擅自弃守杉关差点被自己拿办,此次派他留守延平也是无奈之举,想不到这家伙居然把延平拱手送与长毛。王懿德后悔不已吞脐莫及。


沙县一夕数惊,王懿德惶惶不可终日地督促刘翊宸、严葆铦、王金镛整饬防务修补城池,自己也时不时爬上城墙四处查看。


这些天琳润受命领着一百多收拢的剩余兵丁还在延平附近硬挺着,塘递快报每天都将他侦察到的情报送往沙县。长毛主力还没有抵达延平,占领城池的长毛先锋部队正在大肆招兵买马整饬防务,几天之内就招募到两千青壮,他们似乎准备在延平长期据守。只可惜了瑞宾刚派人送到延平的钱粮,被长毛悉数掠走。


等待张远兰、钟宝三这几日王懿德坐卧不宁,掐着指头计算他们何时能到。


等了四天,张远兰、钟宝三的人马没到却来了张从龙、琳润。遭到长毛夜袭,他俩仓促应战,只带十来个兵丁杀出重围仓皇撤退到沙县县城。张从龙带来了新消息,闽清失守,一支长毛部队正向福州挺进。身后面延平的长毛也尾随而来了!


眼见着张从龙、琳润一副惊弓之鸟的窝囊样王懿德不由得恶向胆边生,这个依靠关系户爬上副将位置的蠢货张从龙屡次贻误战机,简直是罪该万死。偏偏这小子攀爬的是自己这条关系,王懿德有气没处发泄。


身边的将官不少,随同刘翊宸一起的还有建阳镇总兵林尚荣等几个老绿营将领,沙县被他们修缮得坚固无比,想那长毛一时还攻不进来。


连日来从永安下来的主力人马进兵缓慢,其中多由团练部队组成的张远兰部队更是被尾随的发逆纠缠,折了不少人马。王懿德催促得急,溃散损失两千多人马后张远兰狼狈不堪地在六天后水陆并进撤退到沙县。


曹崇义没胆子继续追赶,重新集结在一起的各路人马得以喘息休整。


侦察几日各地返回的探子们终于弄清原委。


偷袭攻克延平的长毛是属于曹崇义的,从南面涉江而上伪装成增援的莆田团练乘船而来,数量不过两千多人。在延平招兵后这拨长毛扩充到三千多人,其中一千新兵已经乘船南下似乎前往闽清。


一通商量后王懿德决定先行解决据守延平的小股发逆,然后再扫荡正在闽江下游作乱的发逆部队。敌人进逼福州直接威胁到福建之根基,这不是件小事,王懿德需要尽快消弭腹地的叛乱。


※※※


突前的斥候与发匪小股侦察人员已发生多次小规模交战,敌人都是骑兵,且装备了射程较远的火枪,一直没办法俘获敌兵。这些嚣张的发逆,竟然前出到距离沙县不足二十里外的官道上活动,负责前军的总兵袁艮怒火中烧。没什么阻碍,王懿德跟着后队人马抵进到距离延平不足十里的地方。


沿途不断有新的战报传来,各地编组的团练部队都在向延平集结,超过两万,现在除了水路外延平的乱匪插翅难逃了。福州方向上巡抚瑞宾得到厦门水师增援的三十多条红单船和六百水师兵丁支援后准备不日北上,协同王懿德联合会剿。只可惜水师留在延平的百多艘大船,否则长毛连水路都走脱不得。


还在后面王懿德便听到前方杀声震天炮火雷鸣,应该是前军袁艮的人马与江边的长毛部队爆发战斗。


拐过官道的一个路口王懿德看见了延平城,他骇然发现城墙已坍塌大半,城内的建筑物赤裸裸地暴露在众人面前。王懿德暗暗叫苦,没想到长毛居然放弃延平拆毁城墙,这叫自己以后如何防御?


长毛阵前遗弃不少官兵尸体和旗帜锣鼓,先前交战的袁艮似乎吃亏不小。战场上硝烟滚滚,江面上一溜红单船贴着岸边。袁艮的部队正在他指挥下狼狈地重新整顿阵容,先前被长毛控制的长毛凭借缴获的红单船用猛烈的炮火打击了自己进攻部队的侧翼,又遭到在岸边摆开一字长蛇阵的千名长毛则轮番用火枪弓箭射击,袁艮部队伤亡颇大。


看来张从龙、琳润描述着支长毛部队战斗力强悍不是捏造,进退有序火力凶猛,简直可以与杨辅清的精锐媲美,而且火器的数量远远超出杨辅清部队。在对方密集排射狙击下袁艮那批绿营团练混编部队居然一触即溃,随后抵达战场的将官们大为吃惊。


钟宝三接过战场指挥权。很快,随着后续部队的增加朝廷人马已经摆开包围阵势,两万五千人准备形成一个兜型的模样向长毛压去。


长毛已经开始分几十路向红单船和快蟹上撤队,速度极快。


敌人见朝廷人马占据绝对优势准备撤退了。


江面上没有可以拦截的象样战船,这批长毛早就将闽江这一段水路上朝廷水师的船只扫荡干净,不是焚毁就是收编,剩下其他增援而来的团练小艇根本无法与他们抗衡。


不能让发逆轻易走脱。号角呜咽鼓声震天,钟宝三开始催促麾下士气大振的各路人马发动进攻,各部人马在山谷缓坡上来回跑动归营布阵。两万多人马胡乱摆开乱哄哄朝江边蜂拥而去,掌管火炮的兵丁们费力地牵拽着沉重的武器跟随在步兵后面。


袁艮处有些混乱,他那六千人马散乱在山坡上一时无法收拢,月牙阵右翼露出一个巨大的空缺。


红单船的船帆是易受攻击的目标,用火箭可以点燃它,钟宝三水师作为提督那有不明白之理。看长毛兵丁操作船只不甚灵便晓得这些家伙还不善水战,钟宝三连忙调动弓箭手准备用火箭攻击船帆。


在把总千总威逼下勉强冲到岸边的弓箭手遭到红单船上密集的火炮打击,长毛竟然全用霰弹,更甚者上船的火枪手也开始排射。几次冲锋过后发逆的船只终于脱离战场向下游驶去,红单船不断发射霰弹轰击追赶而来的弓箭手。


眼看着越来越远的长毛船队已追赶不及,钟宝三只能无奈地下令鸣金收兵。


延平城池破坏严重,城墙只剩下东门附近一小段还健在,其余部分几乎被炸得稀烂;护城河没坍塌的砖石泥土给填满,王懿德都找不到南门的位置。


府衙门居然也成了废墟,王懿德见此景象忍不住破口大骂顿足长叹。


近期如再有长毛或者其他乱匪来攻,只能围着延平城另外构筑营垒了,修复这个城池最少需要半年光景。


与增援而来的团练汇合后几万人马在延平城外扎下营垒,晚上王懿德召集众将官商议后续战事部署。没等会开完外面传来炮声,紧接着营垒里的兵丁一片哗然吵闹。


“何事喧哗?”


王懿德怒起问道。


一名巡营哨官跑进来汇报,说长毛船只去而复返,趁着天黑偷袭江边的营垒,死伤不少兵丁。


“一定要剿灭这支乱匪!”


王懿德愤然摔碎手中的茶杯。


※※※


下来这几天朝廷追剿的部队被江面上的长毛调戏得团团转。见对手人少力单,长毛便靠岸下啶组织人马上岸厮杀;若朝廷大部主力追来他们便扬帆而去,直若得钟宝三七窍生烟。幸亏巡抚瑞宾的合击部队已经聚集上万正在北上,否则这批长毛还不知道要在延平附近招摇多久。


饱受折磨的王懿德下死令必须剿灭这支乱匪,延平周围闽江两岸的几十支八旗绿营和团练部队星夜追赶意图堵截住长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