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能,你忘记武汉之耻了吗--写在鲁能兵败后

潇湘~夜雨 收藏 1 20
导读:鲁能,你忘记武汉之耻了吗--写在鲁能兵败后

小时侯娱乐节目少,还好六岁那年家里买了台黑白电视,于是就整天对着看个没够,那时侯有个很火暴的电视剧叫《西施》,讲的就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个镜头,越王勾践的柴房里挂着一只硕大的苦胆,大概是怕苦吧,勾践先生还犹豫的不敢尝,这时候范蠡文种等一干大臣们在柴房外齐声高呼:勾践,你忘了会稽之耻了吗?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说得勾践心头如翻江倒海一般,终于大着胆子冲那苦胆咬了一口。从那以后,这个镜头就长久的铭刻在我的脑海里,在我并不算蹉跎的岁月中,每当我有懈怠的情绪时,我总会想起这个场景,它提醒着我不要在困难的时候灰心丧气,更不要在顺境的时候骄傲自满,因此也就很幸运的闯过了一些难关。


而在看完了鲁能同武汉的比赛后,我也忍不住要对鲁能大喝一声:鲁能,你忘记武汉之耻了吗?


如果还能找到电视剧〈〈西施〉〉的录象带的话,希望鲁能俱乐部能够好好的给队员看一看这部片子,因为此时的鲁能,正恰恰处于如电视剧中的勾践一样微妙的境地下,如那位雄霸春秋的越王一样,鲁能不缺少雄才大略,如那位性格坚韧的越王一样,屡次遭受挫折的鲁能也不缺少忍辱负重的精神和勇争胜利的气魄。但是在骨子里面,鲁能却距离强者还缺少一种宠辱不惊的气魄。这是鲁能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在遭遇了2005年吉达之耻以后,鲁能一直生活在质疑中,几番苦难的磨砺锤炼了鲁能的精神,却还没有让鲁能真正的走向成熟,与武汉的比赛就是例子。


在图拨接手鲁能的三年多里,鲁能在联赛中三次在客场挑战武汉,总成绩是一胜二负,更让人感到难以接受的是,鲁能的两次失败如出一辙,都是在上半场取得了领先,都是在亚洲战场连连奏凯的情形下,都是在下半场遭遇到了对手的绝地反击。聪明的人不会在同一块石头上连续倒下两次,然而命运却真的给鲁能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2007年中超的三次客场比赛,鲁能仅仅取得一平两负的成绩,仅有的一分还是从升班马河南队身上取得,这样尴尬的情形不得不让我们思考鲁能出现了什么问题。


虽然三个丢球都来自于下半场,但是从开场阶段以后,鲁能就明显已经露出了失球的征兆,两名中后卫巴辛和舒畅都相继染黄,而我们的后卫线在武汉队速度的冲击下也几度告急,在与河南以及申花的客场比赛里,对手都是通过速度一次又一次冲开了鲁能的防线,与武汉的比赛应该可以看做鲁能在07年中超联赛里进攻打的最出色的一场,两粒进球各个精彩,有威胁的次数也很多,但是脆弱的防守却拖累了队伍的后腿,不要把丢球的错误单方面的算在后卫的身上,鲁能的问题在于整体防御阵线的崩溃,如果说上半场我们还可以凭借经验勉强顶住对方的话,那么在下半场体力透支的情形下,鲁能脆弱的整体协防能力终于引爆了崩溃的导火索。武汉的第一个进球明显是防御定位球时协防不力造成的,当武汉队的队员用空中接力的方式完成射门时,那位射门队员身边居然没有一个鲁能队员,这样的失球情形与06年的联城惨案何其相似,武汉的第二个进球是吉奥森的左路世界波,这明显是由于边后卫回撤不及时所致,而武汉的第三个进球,恰恰是打了鲁能后卫速度和转身慢的弱点。一场对武汉的比赛,短短的九十分钟,可以说将鲁能长久以来所有的防守问题都暴露了出来,或者可以说,鲁能是在为过去积累的一系列错误买单。


为此我们不得不质疑图拨一下,也许一套阵容打天下着实有他的道理,但是在临阵指挥上的刻板却着实成为本次比赛的一大败笔,既然舒畅和巴辛都已经因为染黄而导致动作缩手缩脚,那为什么不在领先时换上尼古拉加强防守,难道尼古拉的能力还不足以打中超?既然下半场因为体力透支而导致进攻疲软,那为什么不早早换上冲击力比较强的吕征和苑伟伟们,在韩鹏与维森特那次冲撞受伤后,他就已经基本失去了作用,为什么不能考虑把对抗能力同样强悍的王永珀推到前锋线上。已经吃过多次亏的他不会不明白这些,也懂得许多球迷们都懂的道理。我们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在这位塞尔维亚老头的内心里,他的重点只盯在了如城南一和等亚洲强邻身上,至于武汉,他根本没有用一个强队的标准去衡量他们。


这不是一句玩笑话,从今年已经结束的比赛里我们可以看到,2007年的鲁能在国内与国际两条战线上表现出了判若两队的双重状态,一方面是亚洲战场主客场通吃的三连胜,并有希望提前晋级八强。另一方面却是国内战场上客场作战的持续疲软。与战绩相对应的就是队员们在不同比赛里所表现出的不同精神状态,我们不得不承认鲁能在武汉的比赛里松懈了,不仅是在武汉,在郑州甚至在上海,鲁能都表现出了同样的松懈和疲软,在亚洲战场上,无论是对阵阿德莱德还是城南一和,鲁能都是把自己放到弱者的位置上去拼对手,但是在国内的比赛里,鲁能却把自己放在了强者的位置上等着对手来拼,即使是获得胜利的比赛,鲁能也成就了青岛队的虽败尤荣,成就了文虎一的一战成名。不要把这种心态的失衡当成是球队战略的有的放矢,如果是战术上的有的放矢,那还不如锻炼新人来得更实惠,与其说是战略的放弃,不如说是鲁能的教练和队员对于自身的定位发生了严重的失衡,他们在精神上很自然的把国内的队伍当做了弱者,这种心态的结局就是如今客场不胜的尴尬情形,如果这种心态上的问题不解决,那么我们今天所承受的痛苦只能仅仅是一个开始。


虽然在2006年夺取了双冠王,但是外界对于鲁能的质疑始终没有停止过,2005年的痛苦今天还折磨着我们的心,客观上说,今天的鲁能依然处于卧薪尝胆的艰难过程里,还远远没有到扬眉吐气的时候,但是很显然,2006年的辉煌使队伍整体的心理定位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包括主教练图拨在内,对于自身的实力都出现了严重的高估状态,在此我们不得不问一句,鲁能,你忘记了武汉之耻了吗?两年前的五月,在同样的地方,鲁能就是因为败北于武汉迎来了联赛首败,那场比赛也成为了鲁能全年命运走势的一个转折点,鲁能2005年所有的灾难都由此开始。而在两年以后,鲁能又以同样的方式放走了一场该赢了比赛,这会对2007年鲁能的命运又产生什么影响呢?积分榜的排名不是世界末日,联赛毕竟才刚刚开始,鲁能被甩下的分数也并不是很多,只要打好后面的比赛,一切都还来得及,可是比积分榜的形势更可怕的却是全队精神状态的变化,无论是如今的客场不胜的困局还是亚冠出线的大好形势都是暂时的,落后的分数可以打回来,大好的形势也很有可能会被葬送,历史血的教训就在不远的昨天,如果基本的联赛都打不好,国际赛场的好形势也必然不会持久,这一切都需要鲁能重新去摆正自己的位置。两年前的那颗苦胆不知道现在挂在了什么地方,新的苦胆又已经开始让鲁能吞咽,好在一切还不晚,2007年的故事对于鲁能来说还只是刚刚开始,路究竟要怎么走,就看自己的选择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