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A中校心中暗叫不好,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许他掩盖下去了。怎么办呢?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周旋下去,让联络室里的人完成这次联络。至于为什么会帮这几个年轻人,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知道,如果这一切被S上校发现,不但这几个年轻人完了,自己也完了。但转念一想,其实这并没什么,只要他们能顺利地联系上卡兰德将军,几个人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现在他顾不了那么多了,能拖延一会儿是一会儿。

此时,在靶场上比赛的S上校和汤姆正难分高下。

站在八百米远处的拉多忐忑不安地将一根点着的香烟顶在头上。在八百米以外的一星亮光,肉眼是绝对难以发现的。尽管他们手里的狙击步枪有十倍的放大镜,但这个题目让常人看起来难度还是有些大。M40A1良好的夜视系统能够保证他们准确地捕捉到目标,但能不能击中目标那就是狙击手的事了。

汤姆发现欧文和因塞尼已经离开了,他暗暗沉了沉气。自己的任务就是能拖延一会儿是一会儿。只要他们顺利地联系上卡兰德将军,一切将大功告成。想到这里汤姆对S上校说:“上校请!”

“我先来?”上校吹了吹枪口。在科威特晴朗的天空下,浓浓的夜色将一切笼罩得神秘而诡异。

“是的长官,我想先领教一下您的枪法。”汤姆说。

S上校从士兵手里接过枪和子弹,熟练地打开卡榫,咔地一声,M40A1狙击步枪发出清脆的响声。子弹上膛,他熟练地打开保险,转头对身边的人说:“去看看拉多准备好没有!”

一名士兵飞快地跑过去,很快他回来报告说:“报告长官,他已经站在那里了。”

“好吧,”说着,他咳嗽了一下:“拉多你站好!”

只见S上校大叫一声,端起了枪。

手里拿着枪的S上校看起来再也不像一个中年鳏夫。他神采奕奕而且全身挺括,手臂稳稳当当地端起来。狙击手在选定目标后,一般都会寻找地形上的依托。他必须要选择一个固定的架枪的支点。在开枪的一瞬间,他的手绝对不能发抖。在战场上,绝对不容许一个狙击手开第二枪,他必须一枪致命,所以他的行动不能有任何马虎。

就见S上校伏在地上,两只胳膊架起枪。从他一套熟练的动作汤姆已经感觉到这名上校一定是一个狂热的狙击爱好者,并精于此道。此时他并不着急。能不能打赢他汤姆心里也没底,如果让欧文来跟他比试就好了。但现在站在战场上的是自己。好在能不能战胜S上校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为欧文和因塞尼的行动提供足够的时间。

汤姆和阿文静静地看着。此时,整个多哈基地的军官们都饶有兴致地观看着这场有意思的比赛。他们可从来没见过拿活人当靶子的狙击较量。

S上校气定神闲,他很快捕捉到了目标。八百米远处的多尼正哆哆嗦嗦地站着,S上校叹了口气,他拍了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大家都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他叫过一名士兵:“你去告诉多尼,如果他今天晚上不想死在这里的话,就让他不要哆嗦。告诉他,这是命令!”

说着,他看了看汤姆:“这个家伙吓坏了。”

汤姆一笑,心想,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谁都会吓坏的。如果枪手稍稍有一个闪失,后果可想而知。

S上校再次定了定神,趴在地上。果然,另一头的拉多屏住气不动了。S上校将目标圈定,再次吸了口气,等呼吸调匀之后,他作好了射击的准备。

一声枪响穿破沉闷的夜空。

呼啸而来的子弹嗖地一下在拉多头上一掠而过,他甚至闻到了弹头将自己头发烧焦的味道。在这一瞬间他大叫了一声。一道凉气掠过,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还活着。S上校拍了拍身上的土将枪交给士兵,对汤姆说:“我们去验验靶?”

“好的长官,但愿他还活着。”汤姆说。

拉多惊恐万状地用双手捂着眼睛,很难想像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怎样的噩梦。S上校微笑着摘下他的军帽。

“这个狡猾的家伙,他是把它顶在头上了。”他笑了笑,对汤姆以及自己手下的军官说。

汤姆接过来一看,那顶帽子被穿了一个小洞,香烟只剩下半截。汤姆说:“如果不是拉多搞鬼,我想,帽子上不会有这个洞,长官。”

S上校满意地点点头,四下响起掌声。S上校回身拍了拍拉多的肩膀:“表现得不错先生,今晚你还有一次表现的机会。”说着,他对汤姆说:“现在轮到你了。”

汤姆点点头。这时,一名士兵取过一顶军帽,S上校将一支香烟夹在上面,将它用力戴在拉多头上。“好了,就这样,拉多,你不要担心,这只是个游戏。让我来点这支烟吧。”

“不,长官,我想你应该等我就位以后再点燃它,这样对我来说才是公平的。”汤姆说。

S上校想了想,“好吧,我们现在开始。”

汤姆不敢怠慢,他迅速地跑回去。只见黑暗中闪过一线亮光,烟点着了。几名军官监视着汤姆,S上校并没有跟过来,他在那头等着验靶呢。

烟已经点着了,留给他的空间将越来越小。迅速地锁定目标,然后将子弹上膛。

不管怎么说汤姆对自己的狙击还是有信心的。从S上校发出的那一枪看,他绝对能够算得上是一个出色的狙击手。在黑夜里进行狙击,而且目标是一个不到一平方厘米的点,其难度可想而知。一般的狙击手能将子弹打在几近九平方厘米的空间已经很不容易了。虽然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但汤姆却丝毫不敢大意。如果稍有一个闪失,责任是他承担不起的。

汤姆喘了口气,他再次想了想。

自己绝对不能这么轻易地打出这一枪。即使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即使自己有足够的把握战胜S上校,但这一切对自己来说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为欧文和因塞尼赢得宝贵的时间是最重要的事。想到这里汤姆已经打定了主意。

他不慌不忙地站起来,舒了口气,等调匀自己的呼吸,汤姆再次就位。这时,阿文有些着急地提醒他道:“烟快着完了。”

汤姆只是微微一笑,他并没有说什么。

再次伏下来的时候,汤姆开枪了。

打出这发子弹,汤姆并没有马上从地上爬起来。他先是看了看表。欧文和因塞尼出发已经整整四十分钟了,也不知道他们搞得怎么样了。他不紧不慢地从地上起来,冲阿文挤了挤眼睛。

还没走到靶点,阿文远远地看见了拉多头上那点亮光。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汤姆。汤姆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汤姆脱靶了。

这时靶场上的灯全部亮了。S上校望着汤姆哈哈大笑,他细细一想,突然感觉好像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就在这时,基地刺耳的警报响了。

在严密的看守之下,绝对不可能有人进入基地。他冷眼看了看汤姆,S上校迅速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判断。他冷笑着:“年轻人,很好!很好,我中了你的圈套!”

说着,他命令手下的士兵将汤姆和阿文押起来。直到这时,多哈基地的军官们才发现身边少了两个人。

刺耳的警报声穿破长空,S上校冷冷地说:“不要害怕,是那两个可恶的家伙,我们的客人!在做客的时候,在别人家里乱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拉多,你命令基地所有人员进入战斗状态,你带着人好好教训他们一下!”

S上校的面孔在夜幕下狰狞可怖。汤姆长叹一声,接下来发生什么事就很难说了,但愿因塞尼能联络到将军本人。

望着冲上来的拉多,A中校迎上前去。

“中校先生,谁拉响的警报?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长官命令我进行增援!”拉多有些不解地望着A中校。

A中校不慌不忙地一笑:“是我拉多,我下令拉的警报。我们有一名哨兵倒下了,所有的联络系统终端都瘫痪了。”

“一定是这里出了问题!”说着,拉多向身后一挥手:“所有人员进入战斗状态,准备行动!”

“不拉多,里面好像没有什么异常,据我观察,好像问题并不是出在这里。”A中校说。

拉多有些怀疑地望站A中校:“中校先生,我们的哨兵都被放倒了,你竟然说问题不是出在这里?他们一定在里面,我怀疑我们这里有内奸,你在帮那两个可恶的家伙!”

“拉多!”A中校一狠心,“你太放肆了!你要对自己说出的话负责!”

“他当然要对自己的话负责!”这时,S上校已经来到联络营外,“A中校,我想你站在这里一定是为他们放哨的吧?”S上校冷冷地说。

A中校知道自己再也没法拖下去了,能不能联络上将军就看里面两个年轻人的运气了。想到这里,他一言不发地站在原地,两眼望向天空。

“把他关起来!”S上校怒不可遏地吼道,然后他对手下的士兵们说:“我们的中枢系统被人入侵了,他们就在里面!兄弟们,马上采取行动,如果遇到抵抗,我想你们手里的枪不是只在训练场上用的!”

此时,守在门口的欧文焦急地望着因塞尼。外面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

因塞尼满头大汗地操作着。因克里克没并有回应,也就是说他并没能联系上将军。所以,他不得不向因克里克发出求救信号,将军什么时候会收到这个信号,那就不得而知了。

当因塞尼将事由简单地用代码发送过去,多哈基地的士兵们已经冲到了门外。因塞尼默默地站起来,对欧文说:“很抱歉,我没能联系上他,不过,我发出了求救信号。如果他们收到信号,一定会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欧文点点头:“好吧兄弟,看来我们只有靠运气了。他们已经冲过来了。我们举手投降吧。”

因塞尼点点头,两个人举起手站在屋子中央。

门被撞开了。

士兵们蜂拥而入,枪口对准备了他们。S上校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枪口下的欧文和因塞尼低下了头。

“果然是你们,很好,很好,你们破坏了整个多哈基地的联络系统,很好,真不愧是海豹突击了的战士!你们需要为今晚发生的一切承担责任!”说着,S上校怒不遏地回过头对拉多说,“拉多,将他们全部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