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96/



在这段时间里,楚寒接到田秘书的通知,也参加了一次考试,那是由中组部组织的中青年干部选拔会,楚寒考得不错,他很有把握入选。田秘书私下相告,此次中组部选拔中青年干部是为将来储备干部,入选的人很有可能会被派到基层任职煅练。楚寒听了暗自欣喜,机会终于来了。

今天是星期二,楚寒没有去图书馆,因为下午他要陪菲丽尔练习双语,虽说楚寒开始并不太情愿与菲丽尔搭配练习语言,但经过一个多月的练习,他也受益非浅,他还发现菲丽尔是一个很温柔很体贴人的姑娘,两人见面时,菲丽尔常常带许多吃的东西来,那是一般中国人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比如奶油面包,可乐等,这些都是专供外国人消费的。

“楚寒!楚寒!”楼下传来一阵高音女声。

“楚寒!有人叫你!”陈若恪耳尖,第一个听到叫声。

正与大家谈得欢的楚寒忙跑到窗台,探出头一看竟是菲丽尔,难怪叫声那么怪,令人听不清楚了。

“看!美女耶!”

“还是外国美女!”

“哪个小子有此艳福啊?”

203室所在的第七栋楼许多窗户被推开,许多脑袋探了出来。

楚寒暗暗叫苦:“怎么跑这来了?”他看看时间,才一点半不到,离双语训练的时间还早着啊?

每周两次的双语练习,楚寒与菲丽尔都是约定在“英语角”见面,两人谁也没有误过时,今天不知怎地菲丽尔竟然找上了门。

“菲丽尔!什么事?”楚寒朝下招手。

“楚寒!你在这里啊!我上来!我找你有事!”菲丽尔流利道,只是语调又升了两个调。

楚寒忙道:“不!不要!你别上来,我下去!你等着!”他缩回头,拿起一本书准备出门。

三个室友早阴森森地拦住他,“楚寒!小子不错啊!泡上了洋妞!”陈若恪揶揄。

“还是如此漂亮的洋妞!”杨经山故作一本正经地板着脸。

胡南安更是愤怒道:“为何不准人家洋姑娘上来?是不是怕我们……”

楚寒赶紧截断:“哪能呢?

陈若恪又恶煞般问:“老实交待什么时候泡上的?”

楚寒苦笑:“什么泡啊,什么洋妞啊,看你们说的什么话?这外国姑娘你们见过!”

杨经山突道:“我想起来了,就是上次舞会与楚寒跳舞的那个外国姑娘!”

“哦!是她?”三个人又同时扑向窗台。楚寒趁机出了门。

楚寒走出楼口,回头一望,正见胡南安、陈若恪、杨经山三人爬在窗台笑得像猪腰子似地向菲丽尔招手,然而,突见楚寒出现,他们马上跌下脸色,狠瞪着楚寒,那眼神像是在警告:“好个楚寒!你竟敢私逃,有你好看的!”

楚寒马上扭回头,不敢再上瞧。

“楚寒!我来是告诉你今天下午四点不能与你在‘英语角’练双语了!”菲丽尔与楚寒站得很近。

楚寒退后一步,问:“有事吗?”

菲丽尔道:“是的!我的祖父来了北京,我要陪他去长城!这是他多年的心愿!”

楚寒十分理解,笑道:“祝福你祖父要成为好汉了!”

菲丽尔不解:“好汉?祖父为什么会成为好汉?”

楚寒道:“我们中国有句俗语‘不到长城非好汉’,你祖父下午将登上长城,他不是要成为好汉了吗?”

菲丽尔喜道:“欧!长城还有这一句俗语?你以前为什么不教我?”

楚寒说:“我现在不是教你了吗?”

菲丽尔嗔眸一眼,道:“楚寒!谢谢你!下午我又可以说一句中国俗语给祖父听了,他一定很高兴!”

楚寒笑着点点头,菲丽尔告辞:“楚寒!对不起!”

楚寒挥挥手:“没事!去吧!”

菲丽尔走后,楚寒想了想现在去图书馆还早,虽然心里有点怕上面几个室友,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往楼口走去。

“你还敢回来啊?”

“你说怎么办吧!”

“你先坐下,先坐下!”

胡南安三人早已摆开了架式,通常这种情况,楚寒都会答应请他们在外面搓一顿,想来他们正想着饭店里北京烤鸭的美味吧!

“楚寒!楚寒!”耷拉着头,正准备忍痛“大出血”的楚寒还未来得及承认错误,下面又传来一阵黄莺出谷般地高音。

“又有人喊?”胡南安等三人侧耳聆听,同时出声:“是叫楚寒的!”又同时扑向窗台,当事人楚寒却被落在了后面。

楚寒早听出是陈诗嫣在叫,真邪门了,今天怎么连连来人?

“哇操!又是一个大美女!”第七栋楼又伸出无数脑袋。

“陈诗嫣!”杨经山目不转睛。

“校园玫瑰!”胡南安惊喜。

“又是找楚寒的,楚寒走桃花运了!”陈若恪感叹。

楚寒不给胡南安三人任何施威的机会,转身兔窜似地逃下了楼。“今天我便是在大街上溜街,也不回203室了!”他暗暗决心。

“楚寒!这边来!”陈诗嫣欢快地招着手。自上次去过203室后,她未再来过男生宿舍这边,她要找楚寒容易得很,自可去图书馆。

“陈诗嫣同学!找我有事?”楚寒躲到一簇花丛的背部,他不想再次成为众目睽睽的焦点,更不想成为第七栋楼男生们怀恨的对象。

陈诗嫣噘着嘴走近楚寒,她很不满意楚寒对她的称呼,但又不好明说。“你跟我来!”她生硬道。

刚还是好好的,怎么又不对劲了?楚寒不明白,暗忖:“女人的情绪就像昆仑山顶的天气变化无常,还是小心为好!”

两人走出百米,楚寒问:“有事吗?”

陈诗嫣半晌才出声:“我就想让你陪我走走!”

楚寒瞅一眼,若有所思,没有再出声,只是陪着陈诗嫣慢慢地走。

“你怎么不说话!”两人默默走出好长一段路后,陈诗嫣耐不住问。

楚寒戏道:“你只是要我陪你走走啊?”

陈诗嫣拍打一下楚寒,白一眼,娇媚道:“你捉狭我!”

楚寒哈哈一笑。

“楚寒!你马上要毕业了!毕业后,你准备去哪?”陈诗嫣倏地停下。

楚寒差点与陈诗嫣撞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会去哪?”楚寒回答。

“你想去哪?”陈诗嫣认真地望着楚寒。

楚寒迈开脚步,深邃的眼睛望向天空:“我想去南方!”

陈诗嫣断然道:“不!我不许你去南方!”

楚寒愕然,旋感激一笑,他知道这是陈诗嫣在关心他。“我不去南方还能去哪?”他摊摊手。

“留在北京!”陈诗嫣水灵灵的眼睛一动不动。

“留不留在北京不由我作主!再说,北京是那么好留的吗?”楚寒苦笑。

陈诗嫣妩媚一笑:“其它的你别管,只要你愿意留在北京就好!”接着又说:“走!”

“去哪?”楚寒疑惑。

“下午不去图书馆了,跟我来就是!”陈诗嫣不容分说,拉着楚寒便走。